老爺同我都抱怨幾回了,真真是沒良心的!”

小吉祥樂呵呵的眯着眼睛笑道:“奶奶,還是不一樣的嘛。

三爺去宮裏是爲了辦正經事,這回還是去和皇帝老爺算賬去了。

皇帝老爺把寶姑娘身邊的鶯兒都哄騙成了細作,專門給皇帝老爺傳消息……”

話沒說完,就見趙姨娘騰的一下跳了起來,咬牙切齒驚怒道:“你說什麼?好啊!好啊!

她們一家子都吃環哥兒的喝我環哥兒的,有什麼事都尋環哥兒。

回過頭來,竟還要害死我兒子!

我去和她們拼了!!”

說罷,趙姨娘就要跳下炕去叫人,找薛家算賬去。

小吉祥飛撲上去抱住了趙姨娘,咯咯笑道:“奶奶你急個什麼,我話還沒說完呢!

今兒事並不是鶯兒走漏的信兒害的三爺被人欺負,不相干。”

趙姨娘聞言一怔,狐疑的看着小吉祥,道:“你個小浪蹄子,該不是想要借刀殺人吧?

我知道你和寶丫頭不大對付,可你別想拿我當槍。

環哥兒雖然疼你,可你要敢使幺蛾子,仔細他剝了你的皮!”

小吉祥嘟囔道:“我如今就盼着三爺剝我的皮哩,偏他就是不剝……”

“你說什麼?”

小吉祥乾笑了聲,道:“哪能呢?家裏不拘哪個都比我聰明,我在她們跟前動心眼子,豈不是找死?

我一身高明的能爲都是奶奶親自教的,我還能哄得了奶奶?

再說,家裏公主姐姐那等厲害,有她在,沒人動歪心思的。

這回鶯兒便是公主姐姐查出來的。”

“那倒也是,你哄不了我……杏兒也確實是個厲害的,我看着都心虛……咳咳!”

許是覺得怕兒媳婦讓趙姨娘心裏不得勁,乾咳了兩聲後,狠狠瞪了小吉祥一眼,道:“趕緊說正經的,到底怎麼回事?

再敢扯你孃的臊,仔細你的皮!”

小吉祥也不在乎被罵,還咯咯笑道:“奶奶就是我娘!”

死皮爛臉樣兒讓趙姨娘又笑罵了通後,小吉祥笑道:“就和奶奶方纔說的一般,三爺對皇帝老爺好,皇帝老爺也對三爺極好。

許是他不放心三爺過的好不好,所以就特意安排了幾個眼線,跟他彙報三爺哪天心情不好,哪裏過的不痛快……

原本我們未必就這麼快回京,是鶯兒傳出去消息,說三爺每日裏想出海,皇帝老爺才急了,以爲三爺要學一個娶了西施的大能人一樣,帶着我們出海呢。

這才一連發了十二道金牌,招三爺立刻回京。”

老姐 “真是這樣?那個孽障有這麼好?

不對……那環哥兒今兒怎麼被人埋伏了?”

趙姨娘將信將疑道。

小吉祥撇嘴道:“我也鬧不大明白,好像是那些壞人將三爺的心思都猜透了。

他們昨兒就算出今兒要下暴雨,就料準三爺一準會去宮裏接林姐姐她們,這纔在小道上埋伏了。

若是家裏人往外送信兒,卻是必然來不及的。

公主姐姐捉了幾個,對了信兒後,確定不是鶯兒做的。

不然,能有她的好?”

趙姨娘這纔信服了大半,又問道:“那那個小蹄子呢?怎麼處置她?就這麼放過她?”

小吉祥聞言,托腮伏在炕桌上,搖搖頭道:“公主姐姐不理會這樣的小事,說讓寶姑娘自己帶回去管教。

寶姑娘走的時候,卻理也沒理鶯兒。

唉,那個鶯兒可是將寶姑娘坑慘了……”

趙姨娘笑道:“你少同我貓哭耗子,你不是和寶丫頭不對付嗎?你巴不得她慘些吧?”

小吉祥撇撇嘴,剝了個橘子,分了一半給趙姨娘後,自己填嘴裏一瓣,吃了後道:“兩回事嘛!

奶奶是沒見着,寶姑娘今兒的眼神,真真嚇人。

她往日裏那樣要體面,偏她近身姑娘給她丟了這樣大一個臉,還是在這個時候。

好在三爺及時好了過來,不然……

這麼說吧,今兒三爺若有個好歹,我和林姐姐她們必不能獨活。

可如今三爺就算已經好了,我怕那寶姑娘也活不痛快了……”

“這麼嚴重?”

賈環沒事,趙姨娘就體會不到那份絕望了,不大理解道。

在她看來,只是一個丫鬟的事。

至於面子責任什麼的,這些詞都不存在於她的腦海裏。

今兒因爲號喪,她還被賈母氣的一耳光扇在臉上呢,這回兒不也忘了個乾淨?

在她看來,被老太太打一頓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什麼好記得的!

所以她不大理解薛寶釵的心思……

小吉祥嘖嘖搖頭笑道:“看模樣,是極慘極慘哩!保不準想不開就跳井了……”

趙姨娘聞言真真唬了一大跳,一巴掌抽在小吉祥腦門上,罵道:“你這蹄子可是黑了心了?

寶丫頭再怎麼說,那也是你三爺的妾室!

這都要想不開了,你還在這和老孃嗑瓜子兒吃橘子?

我吃你孃的腿!”

說罷,就又下了炕。

小吉祥忍着笑,忙問道:“奶奶,你做什麼去?”

趙姨娘惱道:“我去看看寶丫頭,她要是想不開跳了井,環哥兒不定怎麼傷心呢!

你三爺是白疼了你這黑了心的小蹄子了……”

說罷,就往外走。

小吉祥在後面開心的咧嘴笑了笑,忙跟了上去。

她今日來,本就是爲了賈環提前滅火的。

今日若是不告訴趙姨娘事情是怎麼回事,傳到後面指不定就傳成什麼樣了。

那會兒趙姨娘再爆發出來,怕是連她也要按不住。

趙姨娘日後若聽別人的話,信了是薛家害了賈環,她真能要死要活的讓賈環休了薛寶釵,趕走薛家。

雖然和薛寶釵不大對付,可既然賈環喜歡,小吉祥就不能看到鬧到那一步。

又自覺能這般智慧的幫到賈環,小吉祥得意的笑了。

飛快的叫上了在東廂說話的香菱和小鵲,又在門房喊了四個守夜的婆子,一行人護着趙姨娘,往園子裏趕去……

……

ps:今天上個推薦,應該是這本書的最後一次大推。兄弟們幫忙訂閱一下,數據別讓給推薦的編輯臉上無光,那下本書怕是都沒推薦了,我也會努力爆發一下,加油!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皇城,武德殿。

暴雨之後,晴空萬里。

繁星如點點珍珠般,清晰的閃動着光澤。

半滿的銀月,揮灑着銀紗般的光芒,籠罩着這方天地。

偏殿,兩個年輕人搬着一個烤爐,身邊連個黃門內侍都沒有,就燒着炭,烤着吃食。

“我說你就是個狗膽子,連個肉串都不敢烤。

不敢烤肉串,烤幾個麪筋總行吧?

還不讓,你他孃的讓老子烤茄子,那是爺們兒吃的東西嗎?

你怎麼不吃胡蘿北?”

賈環一邊烤着烤爐上的蔬菜,一邊鬱悶氣罵道。

贏晝身子胖些,也沒做過這些,往一旁一個躺椅上一趟,看着漫天星光,聽到賈環話後嘎嘎笑道:“你懂個屁!

如今太后國喪,你敢吃肉?

明兒蘭臺寺的摺子不把咱倆彈成篩子纔怪。

父皇都護不住咱們。”

賈環聞言一笑,道:“你腦袋裏也不是豬腦子嘛,連這都知道?”

“你纔是豬腦子!你狗頭裏長着豬腦子!”

空降萌寶:總裁爹地,超強勢 贏晝反擊罵道,興許被自己的話驚喜住了,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機長老公帥帥噠 賈環也不惱,仰起頭,忽然嘆息一聲。

贏晝見之,登時不笑了,抱怨道:“賈環,你還生氣了?這就沒意思了啊,你罵我我都不生氣,你怎麼變得娘們嘰嘰的了?”

賈環笑罵道:“放屁,我就是忽然很想奔哥、風哥、博哥還有小道他們了。

一晃三年多過去了,也不知他們怎麼樣了。”

贏晝聞言,竟還有些吃醋了,氣哼哼道:“我和你也是一別三年,問你要個小灰也不給!”

他還惦記着賈環在瓊州島養的那隻小灰猴兒。

賈環呵呵一笑,衝他比劃了根中指後,還是望着天上的明月,道:“你和他們能一樣嗎?你在宮裏安穩的待着,有陛下和皇后寵愛着,如今日子過的一天比一天得意。

他們,一個在黑遼種地,一個在草原牧羊,還有一個在西域吃沙子……

都是荒蕪之地,方圓幾百裏見不到一個鬼影子。

吃的都是腥羶的肉,怕是連時鮮水果都沒幾個。

三年了,不知兄弟們怎樣了……”

贏晝是個心軟的,聽着也有些不落忍,看着賈環道:“賈環,我之前聽你和父皇說,好似日後武勳不再掌軍了,那你如今還讓他們在九邊吃苦做什麼?調回來咱們一起高樂啊!”

賈環笑罵道:“你懂個屁!寶劍鋒自磨礪來,沒有這樣的磨礪,他們日後怎能在海外開疆闢土?

趁着年輕,多磨礪幾年只有好處。

高樂?等到了晚年,有的是高樂的時候。”

贏晝不屑道:“你只會說大話!你怎麼不去九邊磨礪去?”

賈環哈哈笑道:“我磨礪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贏晝笑道:“你就可勁兒的吹吧!對了賈環,你真想去海外開疆拓土?”

賈環拿着一個烤好的茄子,遞給贏晝,自己拿起一串烤土豆片,吃了口,覺得香氣滿口,滿意點點頭,道:“難道還是假的?”

贏晝吃了口烤茄子後,總覺得不是個味兒,聞到賈環手裏那串烤土豆香氣四溢,非要換着吃。

賈環給他換個錘子,也不怕燙,三兩口全塞嘴裏,嚯嚯大笑着。

贏晝氣道:“我看你也是個錘子!這麼大個爐子,你就烤一串茄子一串土豆?”

賈環費力嚥下土豆後,哈哈笑道:“這回該你動手了!真讓我伺候你?你臉大?”

贏晝氣惱的狠狠啃向茄子,卻被燙的眼淚差點沒流出來。

從一旁拿起果釀好生灌了幾口後感覺纔算好了些,他看了看茄子,到底沒捨得扔掉,一邊吃,一邊又操作着將穿好的茄子和土豆片放在烤爐上,也是隻各放了一串,然後道:“賈環,海外不都是蠻夷之地嗎?再說,我聽師傅說,好戰者必亡!

咱們連大秦都沒管理好,你佔別人的地兒做什麼?

大家各過各的不好嗎?”

賈環想了想,道:“你的智商有限,我就不給你說大道理了,就簡單的說說。

小五,國和國之間,層次是一樣的。

就好比舉人和舉人之間,進士和進士之間,也是一樣的。

舉人考進士,名額就那麼多,狀元就一個,對吧?

那些書生們爲何非要考個你死我活?”

“想中狀元唄!”

贏晝不明所以的回道。

賈環笑道:“對啊,想做狀元!

爲何想中了狀元?

因爲中了狀元就能入翰林,日後有機會當宰輔大官。

能出人頭地,高其他人一頭。

起居八座,其他的好處也是數之不盡。

而國與國的發展,其實也是這樣的。

資源就這麼多,你不佔,別人佔了,你就比不上人家。

這就是世道。

你怎麼不問問你讀書的師傅,爲何他們不各自本分的讀自己的書,參加科舉搶別人的狀元做什麼?”

贏晝迷糊道:“這一樣嗎?師傅說仁者無敵……”

賈環點點頭,道:“怎麼不一樣?

所謂仁者無敵,都是屁話。

若是他們心存仁念,有種在考場上讓一讓別人,別去爭着出頭當官。

國也是一樣的。

能多爭些資源,多佔些,咱們大秦的國力就會強盛些,百姓也會寬鬆些。

這樣,咱們強大了,別人也不會來欺負咱們。

當然,我所說的多佔些,並不是去燒殺搶掠,那太低級,我們只是去做買賣,最多講講道理。”

贏晝氣罵道:“你當我是傻子嗎?”說着,遞給了賈環一個被燒的一般焦一半生的茄子。

賈環接過後,也沒嫌棄,咬了口後,道:“你可能會疑惑,若是規規矩矩的去和人交易,和人做買賣,咱們怎麼開疆拓土,怎麼發財致富,對不對?”

贏晝點點頭,連土豆都顧不上吃了,道:“袁師傅都想不明白這個道理。”

賈環嗤笑了聲,道:“腐儒一個,懂什麼經濟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