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笑道:“呵呵,想不到雷神大人也加入了他那邊。”

雷神搖了搖頭:“大勢所趨,你我能奈何。”頓了頓,雷神繼續說道,“只是,太清大人,想不到你我卻要刀兵相見,不死不休了。”

“非要不死不休?何必呢?”老君反問。

“太清大人應該能明白,這是一場曠世之戰。”雷神說,“這場爭鬥結束之後,必然會有一批神永遠的倒下,也會有一批新的神憑空崛起,我不想倒下,僅此而已。”

“雷神大人,多說無益,三打二,他們死定了!”瘟神一臉兇狠的表情。

雷神點了點頭,問老君:“太清大人,如果你現在站回來,相信他不會計較的。”

太上老君呵呵一笑,剛要說話,張謙站了出來:“誰告訴你,你們是三打二的?”

雷神笑道:“這不就是三打二嗎?我並沒有發現還有其他的人在。”

“哈哈,”張謙也笑了,“是嗎?”

雷神剛要說話,張謙大聲吼道:“風神大人!請助我一臂之力!”

天帝、瘟神和雷神三人臉色齊齊一變!

突然之間,一股猛烈的狂風橫空吹過了蕭瑟的萬木山谷! 狂風呼嘯而過,一個人影憑空出現在了張謙的身邊。

這個人身上帶着同樣恐怖的氣息,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旋風圍着他的身軀飛速旋轉。

亮銀色的飄逸長髮隨風飛舞,張謙頓時有些無語。

這頭髮太妖嬈了,都要擋住他的視線了。

英俊瀟灑到令人髮指的風神怒目看着對面天帝三人:“你們竟敢如此大膽!竟敢以真身前來人界!這天道法度你們可有放在眼裏!”

瘟神和雷神對視了一眼,皺起了眉毛。

現如今,風神這傢伙的立場不明確,一直以來都保持着中立,而且和他一樣保持着中立的神還有不少,他這麼一來,很有可能會驚動神界其他的神!

這下可就不太好辦了。

想到這這仨人都覺得有點操蛋,不是有點,是太操蛋了。

張謙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路子?這也太野了吧?

先是不聲不響的突然策反了太上老君,然後又叫出來了風神,這傢伙簡直……

“回答我的話!”風神怒道,“你們可有把這天道放在眼裏!”

天帝冷冷的看着他:“我們背後的就是天道!”

風神冷笑不已:“你們背後?那只是破碎的天道,現在還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呢!”

“風神大人,你說這些,就不怕他日後會擊碎你的神格嗎?”

“如果只是因爲這一句公道話就被擊碎神格,那我也無話可說,只能說那天道不是什麼好鳥!”風神說。

天帝臉色陰翳:“那好,無須廢話了,殺了便是!”

“你們退到一邊去。”張謙看着孫悟空他們說。

孫悟空一愣,二郎神趕緊拽了他一把。

眼看就要開打了,再往後就是神之間的爭鬥了,他們這些仙人根本插不上手。

就算是孫悟空,進去也討不到好處。

“別拉俺,”孫悟空說,“俺的不破金身就算是神也打不壞。”

“你也打不動他們。”牛魔王上來拉住他的胳膊,“聽老弟的吧。”

孫悟空被拉走了,整個萬木山谷廣場上瞬間變得空曠了。

雙方對視而立,雖然都沒有說話,也都沒什麼動作,但是兩邊釋放出來的殺氣已經讓整個萬木山谷的氣氛凝固了。

後山的一棵棵參天大樹,樹葉全都靜止了,林間的各種動物們也都呆呆的看向氣息發出的方向,那種比天災還要恐怖的死亡絕望氣息讓它們完全忘記了抵抗和逃跑。

是的,在它們眼裏,神就是天,神威就是天災!

張謙召喚出了青木劍,點着了一根菸。

太上老君一隻手拿着參天羅盤,另一隻手拿着剛從張謙那裏拿回來的太乙拂塵。

風神手裏也提着一把劍,這把劍通體晶瑩剔透,細長而又鋒利。

對面,瘟神草草的治療了一下自己的傷勢,握緊了瘟神旗,雷神取出了一根長長的、閃爍着電光的金屬棍,天帝則是空着手。

他有些失算了,沒有問天哥要一把武器,他本來的那把劍已經跟不上形勢了,其他法寶也不夠看。

“連個趁手的傢伙事都沒有,你簡直丟了整個神界的臉。”張謙說。

天帝爭辯:“對付你們,不需要武器!”

但誰都注意到了,他的臉有點紅。

再然後,雙方又陷入了蜜汁沉默。

在場觀戰的所有人,手心都出了汗,這個氣氛實在是太讓人緊張了!

幾秒鐘後,突然,這六個人的身影齊齊消失不見了。

牛魔王一愣:“怎麼了?他們去別的地方了嗎?”

二郎神仰望天空,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猛地張開,放射出了道道金光,沉聲說:“不!他們還在這裏!”

話音剛落,兩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了蒼穹之上,惡狠狠的對撞在了一起,發出了‘轟’的一聲巨響,隨後兩人分開,再次消失不見。

接下來,幾乎每隔幾秒鐘就會有兩個人影突然出現,或是拳腳或是兵刃的對撞一次,然後又瞬息分開,下面觀戰的人全都看傻了!

這是什麼速度!什麼實力!

說實話,在場的沒有一個是菜鳥,隨便哪一個拉出去那都是大名鼎鼎的大佬級人物,但是現如今,這些‘大佬’在六位神的面前,幾乎全都變成了實力不濟的小癟三!

別說用肉眼看到這六位神之間的戰鬥了,就算是氣息,他們也都難以追尋到!

也就只有以孫悟空爲首的四聖猴還有二郎神能依稀看清他們的身影,但大多也只是看到一道影影綽綽的黑線帶着無聲的疾風劃過蒼穹!

這就是神之間的戰鬥嗎?

這就是站在這個時空的頂端的強者的實力嗎?

妖界三巨頭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渺小,十幾萬、幾十萬年的修爲道行,在神的面前算什麼?狗屁不是!

“唉,修行之路漫漫,何其遠也。”鐵皇龜嘆息了一聲。

九天貓神和八極古龍看了他一眼,又對視了一眼,全都搖了搖頭。

修行?就算再修行十幾萬幾十萬年,又有什麼用?

面對這個時空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極道高手——神,他們也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螻蟻!

他們在這長吁短嘆,殊不知張謙這貨現在心情也是七上八下。

他剛剛纔成神,只是一個小小的菜鳥,並沒有完全熟悉神的實力,所以他有點跟不上這個戰鬥強度。

施展出了全速的神,速度比光速還要猛,張謙這麼一時半會的根本就接受不了。

他的全速也早就超越了光速,但是施展全速之後,他還不能完全隨心所欲的掌控速度,不能想停在哪就停在哪,所以好幾次差點掛彩。

對面那三個人完全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時不時的就會找機會過來淦他。

好在天帝和瘟神都掛了彩,實力有所下降,要不然張謙也得吃不小的虧。

“少年,不要衝太快,跟在我們後面打!”風神大聲說。

“好!”張謙說。

太上老君隨手丟給他一件金燦燦的盔甲:“穿上這個!”

張謙立刻接了過來套在了身上。

“穿上也沒用!”雷神一個瞬閃飛到他面前,手中的長棍砰的一下砸了過去,張謙連忙揮起青木劍抵擋,雷神賊笑一聲:“試試我純正的雷電之力吧!”

滋滋滋!電光閃爍!

老君、風神、四聖猴和二郎神都眼睛一瞪,這下張謙要吃虧了! 然而讓他們驚訝的是,張謙完全沒有被電到,反身一腳踹在了雷神的腹部,踹的雷神悶哼了一聲,倒退了好幾步。

雷神穩住身形,一臉的驚訝:“怎麼可能,難道你不會被電?”

張謙一甩手中青木劍:“你傻吧?木頭的,不導電!”

雷神差點吐血!

搞雞毛啊!

正打架呢你能不能嚴肅一點,誰特麼打架用木頭劍啊我靠!

太上老君和風神:“……”

木劍?可以啊,有一套。

關於雷神,神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雷神這貨最令人防不勝防也最令人討厭的就是他的雷電,他手中的天雷神杖一旦和別人的兵器接觸,雷電就會在一瞬間順着對方的武器蔓延到對方全身,讓對方渾身酥麻疼痛,雷神就會趁機攻擊。

只要是金屬,就會有導電的特性,哪怕是神仙們用來鍛造法寶的奇特金屬甚至稀有的神級金屬,也有這個特性,所以大多數神仙都不願意和雷神爲敵。

卻沒想到,人張謙用的是木頭劍!

除非把這木劍弄溼,否則雷神在張謙這估計吃不到什麼好處了。

但木頭又不是女人,哪有那麼容易溼!

雷神捂着肚子迅速後退,張謙剛要追,太上老君衝了過來一把拉住了他:“到我們後面去。”

張謙一點頭。

這時候瘟神突然瞬移了過來,迅速揮動瘟神旗,打出了濃郁的綠色霧氣,張謙只是小小的吸入了一口就覺得有些頭暈眼花,風神大吼道:“我來!”

呼!狂風吹過,綠色霧氣瞬間被吹的無影無蹤,張謙又深吸了一口乾淨的空氣,這才舒服了很多。

太上老君說:“你專心對付天帝,另外兩個人交給我們!”

張謙一點頭,提着青木劍衝向天帝。

天帝一看他飛了過來,立刻跳走了。

剛纔那一套老拳現在還讓他心頭直跳呢。

要是再吃上那麼一套,估計他今天就得交代在這了。

張謙緊咬不放,追上去一頓猛揍。

他們倆現在的速度差不太多,情況和剛纔也差不太多,唯一的區別就是張謙現在手裏有武器了。

所以天帝現在得躲着他,往死裏躲。

追打了一會,張謙這個氣啊!

這天帝是老鼠嗎?怎麼漫天亂竄!

根本不跟他剛正面,一見他過來就跑,而且現在就算有天機術張謙也幾乎打不到他,因爲這傢伙現在雞賊了,瞬移到下一個地方之後不做任何停留,立馬瞬移走,根本不給張謙機會。

“沒事,換一個戰術。”系統說,“你往後算算,多算幾步,這樣就行了。”

張謙默默點頭,天機術急速運算了起來。

天帝還在這暗喜找到了應對張謙的辦法呢,結果張謙刷的一下出現在了他第二個瞬移的地點,算好了時間一劍刺了過去。

天帝根本沒反應過來,剛瞬移走就覺得背上一疼,伸手一摸,血就沾到手上了。

天帝怒了,召喚出了之前使用的長劍,決定和張謙剛一波正面。

沒辦法,現在躲也躲不掉,也會被幹,還不如打一場試試。

結果更是讓他抓狂,張謙總能算到他下一次出的招是什麼,所以他一直在被動挨打。

就這樣過了十幾招,他已經渾身是傷了。

張謙手上那把雖然是木劍,但是論威力,比他手上這把仙劍要強太多了。

“天帝陛下,”張謙說,“之前那麼多次都被你跑了,今天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天帝盯着他:“就憑你也想殺我?”

“就憑我!”說完,張謙舉劍刺向天帝,天帝立刻揮劍招架,噹的一聲,兩把劍撞在一起,天帝突然看向張謙的背後,大聲說:“快!幹掉他!”

張謙一愣,立刻抽劍一個瞬閃,卻發現背後根本沒有人。

天帝扭頭就跑,跑到了雷神的身邊。

張謙鼻子都氣歪了!

臥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這是!

張謙居然也有被別人這麼玩弄的一天!

系統樂的哈哈大笑:“哈哈哈,遭報應了吧?”

張謙氣的搖頭笑:“厲害,這孫子現在會動腦子了!”

“對啊,人家現在跑到雷神那邊去了,不過你對雷神還是有點優勢的,上!”

張謙一個瞬移衝了過去,舉起手中青木劍砍向天帝,雷神立刻揮舞天雷神杖攻擊他,太上老君瞅準了這一刻,手中參天羅盤一甩,一道光線嗖的一下射向中門大開的雷神。

雷神吃了一驚,這一下捱上可不好受,連忙瞬移躲開,天帝一看這情況氣的在心裏罵了一句,也趕緊一個瞬閃躲開了張謙的劍刃。

張謙立刻用天機術推算出他的下幾步動作,提着青木劍追着他一頓猛砍。

就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天帝又捱了張謙兩劍。

而且這次張謙學精了,在劍刃上附加了白虎和朱雀的力量,白虎之力讓劍刃更鋒利,朱雀之力則是讓劍刃帶上了熾熱的難以抵禦的高溫。

這兩道新傷口深可見骨,皮肉翻卷,如同被火燒過一樣,天帝疼的渾身發抖,齜牙咧嘴!

張謙得勢不饒人,騰騰騰召喚出自己八個分身,人手一把青木劍,和張謙的本體一塊追着天帝就是一頓往死裏削。

分身雖然只有本體一半的實力,但是也能瞬移,在張謙的指揮下可算是如魚得水!

雷神和瘟神有心想過來幫忙,但卻被太上老君和風神死死的纏住了。

神之間的戰鬥非常緊張激烈,一旦分心,就有可能會被對方找到破綻從而一舉擊破,所以他們也只能乾着急。

沒過多久。

“啊!”天帝爆發出了一聲慘叫。

瘟神和雷神立刻看了過去,卻發現張謙的兩個分身手持青木劍一左一右的刺穿了他兩側的肩胛骨,鮮血直流!

張謙沒有絲毫的客氣,更沒有多餘的廢話,一個瞬閃出現在天帝的背後,一件從他的後背刺了進去。

劍尖帶着蓬勃的鮮血從天帝的腹部刺出,張謙擡腳踩在天帝后背,猛地一抽劍,天帝哀嚎了一聲,從半空中摔落了下去。

張謙帶着八個分身立刻瞬移到了他身邊,揮劍抵住了他各處的要害。 天帝很硬氣,雙手撐着地面,怒目瞪着張謙,一句求饒的話都不說。

張謙笑道:“陛下,我本以爲你很厲害呢。”

天帝眯起眼睛:“殺了我吧,不必廢話!”

“呵呵,我當然想殺了你。”張謙冷笑,“但是現在留着你這條狗命還有用。”

說着,他和八個分身齊齊刺出手中長劍,長劍從九個不同的方位刺進了天帝的身體,天帝疼的當場慘叫了起來。

張謙趁機猛地一掌拍在了天帝的腦門上,嗖嗖嗖的把他的魂魄給吸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