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淼道:“這我並不知曉,我只是接到了一個任務,需要去九號遺蹟取一塊刻有古文明碑文的石板,卻在石板附近發現了這把劍。”

又是去遺蹟,雲琰隱約記得羅淼開學之後去了不少個遺蹟了,怎麼如此熱衷去古文明遺蹟中探索?

不對,雲琰覺得事有蹊蹺,他記得羅淼說過他能看懂古文明的文字,這件事雲琰沒有詳細詢問,但是此刻,看羅淼心事都快寫在臉上的樣子,他知道羅淼是困在了什麼事情當中,也許就和那些古文明留下的文字有關。

況且獲得一把奇劍,本是天賜難得的機緣,尤其是羅淼這樣的劍客流武者,更是應該覺得高興纔對,但是羅淼爲什麼如此陰鬱呢。

“你發現了什麼?”雲琰聲音低沉,小心的試探道。

羅淼的眼神猛地變得十分深邃,四周的寒氣都更加深了幾分,雲琰覺得自己的嘴都被凍得哆嗦了。

“雲琰,你覺得,人類在地球上生存是理所當然的嗎?”沒頭沒腦的一句問話令雲琰一怔,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應該沒有理所當然一說吧,如果有更強大的物種要淘汰人類在地球的地位,也只是生命進化的規則而已。”雲琰隨口答道。

羅淼的表情還是那般冷若冰霜,一如那把寒氣重重的怪劍。

一夜無話,第二天起牀後,雲琰發現羅淼今天竟然沒有出城做任務,而是在陽臺上啃着早點。表情看上去也沒有那麼憂鬱了,溫暖的晨曦映照下,他的臉上再次浮現了憨厚的笑容。

見到這一幕,雲琰才放下心來,這纔是自己認識的羅淼。只是還是不太清楚爲什麼之前他會去思考人類生存這種哲學問題,搞得自己跟得了抑鬱症一樣。

“我給你帶了早點,吃點吧。另外我告訴你啊,我已經攢夠了貢獻值,馬上十一月初的那一次進修報名我要參加,爭取一舉進入玄字學院!”羅淼信心十足的說道。

雲琰口中塞滿食物,支支吾吾的說道:“嗯,我也要報名,玄字學院的功法閣應該有更厲害的功法,我要去看看!”

“你?”羅淼昨晚纔回來的,沒有看見昨天白天的時候雲琰對峙華族的時候展現出的三階後期實力,還以爲雲琰只是一階武者。

雲琰一邊吃,一邊隨意的釋放了下玄能氣勢,讓羅淼感受了一下,羅淼的嘴瞬間張成了O型。

吃了一半的包子啪的落地,嘴裏咬了一半的食物也很沒形象的倒了出來,“怎麼五天不見,你都三階後期了?!你不會是吃了什麼禁藥吧,兄弟啊,你不能爲了提升實力亂來啊,那些禁藥是有毒的,天賦不好咱們就慢慢修煉嘛,何必……”

羅淼幾步衝到了雲琰身邊,使勁的搖着雲琰,苦口婆心的勸他不要做傻事。

晃得雲琰一陣頭暈目眩,“行了行了!我沒吃什麼禁藥,也沒有練什麼有害的功法,我是這幾天出生入死,修爲進步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一時之間雲琰也沒法給羅淼解釋那麼多,只能暫時先這麼應付一下,改天再詳細解釋。

“聽說那個進修考試還挺難的,咱們兄弟一起去報名,到時候可別被我比下去了!”雲琰伸手又塞了一個包子,表情隨意,他的心理不是自信,都快自大了。

“我也要去!哈哈哈,一個月,照這個速度,我一定也能達到通過進修的修爲!”沐習突然破門而入,一腳踹壞房門,有些瘋傻似的走進屋內,大呼小叫。 “笨蛋,你把門踢壞了!”雲琰一巴掌拍在沐習頭上,這個傢伙發什麼瘋,好好的不開門進來,非要耍帥踹門而入。

沐習一夜未眠,沉浸在修煉當中,此刻兩個眼圈黑乎乎的整個一個熊貓眼,頭髮亂糟糟的比麻雀窩還雜亂,但是他臉上都是亢奮的神色,看不出絲毫沒有睡覺的萎靡。

“我一晚突破了兩個小層次,到了二階後期啊!你們看!”沐習釋放出玄能,雲琰羅淼一感應確實是二階後期。

昨天白天的時候沐習都還是二階初期,但是昨晚一晚的修煉,他的修爲就突破到了二階後期,確實可以用進步神速這個詞。

羅淼已經沒心情去質問沐習爲什麼也進步這麼快了,反正前面有一個比他還變態的例子,也沒啥好問的了,自己的室友開學的時候和自己都差的遠了,現在都迎頭追上了,尤其是雲琰,已經和自己一個層次了。

5007三個室友挺久沒有聚在一起了,三人乾脆在宿舍內聊了一個上午,談天說地,指點江山,年少氣盛,個個志向遠大。

羅淼從入學考試第三關考試之後就離開了學校,在外面做任務對於世界上發生的事情都不清楚,聽到沐習說到太白城的屠城事件,一陣義憤填膺,憤青氣十足,只恨自己當時不知道,沒能趕去救人。

對於火俠的勇猛和威名也豎起了大拇指稱讚,聽得雲琰心裏偷樂了半天。

對於這兩個室友雲琰是信任的,相處的時間只有一個多月,但是他不打算和他們隱瞞什麼,除了傳承的事情,這段日子經歷的事情雲琰幾乎都說了,就連他道武雙修的特殊體質雲琰也坦然相告,但是僅限於此,並沒有說他是乾坤體,其實日後還可以修煉更多的派系。

在入學考試第一關的時候,萬維廣場之上,三兄弟和魔化人交手之際,沐習和羅淼就發現了雲琰會使用真氣,但是他們並沒有多問,此刻聽到雲琰親口承認,兩人都是連連稱奇。

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可以既修道也修武。

因爲道者的體質讓他們可以在吸收空氣中的玄能的時候,把玄能煉化成真氣貯存在體內,如果再向體內存儲玄能,兩者不會衝突嗎?顯然有前人試過,這種衝突是致命的,但是雲琰竟然沒事,兩人也只能誇了一句:

“真是林子大了,拉什麼屎的鳥都有啊!”

“靠!你們這是誇我嗎?”

三人的談話直到日上竿頭的午時,樓下一個少女的呼喊聲傳來:“藍眼睛的帥哥,小矮子,快來陪我玩啊!”

兩人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煩人精伍荷又來了,一拍腦門一陣頭大。

羅淼倒是積極,跑到陽臺迴應道:“伍荷妹妹不要着急,我們這就來!”

“誰說你這個老學長啦,我纔不和你玩呢?”

有些沒控制住的笑聲從宿舍樓的一處又一處傳出來,後來變成了整個黃字學院男生宿舍區的鬨堂大笑。5007羅淼老學長的獨有外號不脛而走,總院長女兒給取得,權威性十足啊。

至於雲琰和沐習早已經捧腹笑的滿地打滾,羅淼在陽臺足足石化了十分鐘。

……

從十月開始,每月三號,天下武學院的黃字學院都會有一次集中的選拔進修,報名交貢獻值之後就可以參與,通過考驗就能進入玄字學院,接受更高層次的教學,同時獲得的修煉資源也更豐富。

而云琰三人打算報名的則是十一月那一次,因爲入學考試耽誤了十月這次的選拔日期。

雲琰雖然返回學院的有點晚,但是他仍然成功入學了。原因並不是他完成了第三關的任務,而是天下武學院今年破格錄取所有報名學院的人,之前被淘汰的學員也全部被召了回來,都加入了天下武學院的學籍。

進行擴招的不止天下一個學院,七大學院,各個出世家族,都在努力擴充自己的實力,一副招兵買馬的態勢。

同時,在普通修士不知道的地方,衆多大能不時出手,將一些來歷不明的家族和學院,甚至一些小組織盡數拔除。

天下武學院的執法隊在太白城之戰之後顯得異常繁忙,不時就會被調配出去參與一些大規模的戰鬥,被征討的對象都是一些與火盟有關的組織。

火盟,這個神祕的組織,還不是很爲人所知,但是修士的高層中卻有不少人很清楚這個組織的存在,在經歷太白城的血腥屠城事件之後,對於火盟的打擊被提上日程。

像天下武學院這樣的正義之師,毫不留餘力的四處打探火盟的消息,試圖找到總部所在,一舉殲滅。

如此做的自然不止天下一家,七大學院都在暗地裏展開着清除火盟的行動。許多出世家族也參與其中,但是也有些家族只想明哲保身,沒有參與這場風暴之中,比如華族之流。

在修士中的大能幾番出手震懾,加上火盟本身就準備好了再蟄伏起來,太白城事件之後沒多久,火盟的許多行動和據點都轉移到了地下,雖然他們的計劃也還在悄悄運行,但是明顯難以探查的多了,世界似乎又歸於了平靜。

外面的風風雨雨,雲琰都沒有去關心,他也接觸不到這些消息,雖然他就是火俠,他就是那個在太白城中把葉堂上上下下打的落花流水的火俠,但是當時的他僅存的意識都在拼命阻止自己攻擊平民,所以當時有哪些人在太白城出現,具體發生了什麼細節他都一概不知。

一個月以來,雲琰除了正常的修煉之外,都是在努力學着如何更熟練的控制傳承之力,爲了防止傳承之力失控的情況再出現,他不停的摸索着更有效的方法去控制傳承之力,加強練習,孰能生巧。

這一個月,雲琰偶爾也會找一個沒人的地方修煉《無量玄功》的招數。

《無量玄功》是雲琰道者修爲的根本所在,一個月的修煉下來,他的武者修爲都達到了三階巔峯,隱隱就要突破到四階,只差一個時機,但是道者修爲依然停滯在築基初期。

這是沒有辦法的,道者的修煉就是艱難無比,需要克服重重困難。況且雲琰現在並不是七階道根的天才,他的武者修爲只有三階,所以他的道根只突破封印到了三階道根,給他帶來的修煉速度和悟性是有限的,就算有炎神石神效的修煉速度輔助,也達不到七階道根修煉的時候那麼快。

《無量玄功》是道者的基礎功法,當中主要是介紹真氣的修煉,道者招式只記載了三個,包括最令武者羨慕的御劍術,這一招本質應該叫御物術,不止劍能被御起來,其他物品都是可以的,御劍術只是一個泛稱。

第二招是最基本的真氣攻擊招數:斬擊,可以將真氣從劍鋒上釋放斬殺敵人。

第三招是一套劍陣,這套劍陣被道者稱爲最難修煉的劍陣,招式難明,真氣運轉路線繁複,施法週期長,至於他的威力,有人花費時間修煉到第三層,覺得也就威力平平,所以這套劍陣大多數道者都是棄用的。

大家都覺得無量玄功到底是一本基礎法訣,想學習強力的戰鬥招式還是得研習其他功法爲好。可是雲琰不這麼覺得。

道家發於無量玄功,試想如此祖師級別的功法記載的劍陣怎麼會威力平平了,一定是那些修煉的人沒有領悟到精髓。就連那真的很普通的斬擊雲琰都覺得一定暗藏玄妙,只是自己沒有發現。

無量玄功中的劍陣,也以無量命名,書中記載共有四層,雲琰在道根被封印之前就已經修煉到了第二層,就是他在和紅十娘戰鬥時使用的十方劍陣。

以雲琰當時七階道根的悟性,修煉到第三層也不要多長時間,但是現在只有三階道根的他再去研習第三層劍陣,只覺得頭大無比,以前都看的很明朗的,現在如讀天書,但是這並沒有難倒雲琰,一個月當中,他也花了不少時間鑽研無量劍陣第三層。

這一個月,雲琰每次想要走出學院的時候,就覺得有很多隻眼睛盯上了自己,他當然知道這些都是華族的探子,只要自己一離開天下武學院,華族一定會來人對付自己。雖然修士在城裏打鬥是要被制裁的,但是華族會在乎這些嗎?顯然不會。

雲琰雖然有時候表現的狂妄,但他還不傻,他清楚自己的肉身雖然強橫,但是在王階大能面前還是不夠看的,在自己修爲足夠強之前他還是需要天下武學院這樣一個庇護之所。

十一月三號終於到了,天下武學院東北區域最大的大理石擂臺賽場,將是這一次進修考驗執行的場所。

上午,參加進修考驗的幾十名黃字學院學員悉數入場,開始熱身,準備迎接考驗。

看臺上也稀稀拉拉的坐了一些學員,這個看臺十分巨大,能容納上萬人,此時雖然坐的看上去很少,但是也有近千人在上面準備觀戰。學員們平時修煉枯燥無比,一個月一次的進修考驗是難得消遣機會,甚至都會有人在場邊開賭局,參加賭博的人還不算少,反正娛樂嘛。

和身邊緊張兮兮的學員相比,雲琰和羅淼在一邊有說有笑,放鬆的很。羅淼這一個月修爲突破了三階,達到了四階初期,此刻他完全不擔心自己會通過不了考驗,四階進入玄字學院是十分標準的修爲了。

而沐習這一個月勤學苦練,雖然進步也很大,但是也只有三階中期,此刻和大多數學員,緊張的直跺腳,嘴裏唸唸有詞的不知道在念叨什麼。


“大男子漢的,考個試怕成這樣,真沒出息!”伍荷在沐習旁邊數落他。

伍荷也要參加考驗,但是她修爲比沐習還低,只有三階初期,倒不是她天賦不好,她大力神體質的特殊體質修煉速度不可謂不快,但是她太貪玩,沒花多少時間修煉,這次參加考驗完全是因爲雲琰等人蔘加,她跟着來湊熱鬧。

“雲哥,你也來啦!”景秀兒蓮步款款,在人羣中找到了雲琰,笑眼如月牙,一顆美人痣點綴在眼角,雖然不過十四歲,但是已經出落成一個前凸後翹的小美人了。在衆多學員中間走過,令不少剛剛還緊張的男學員一下子都忘了自己今天是要來幹嘛的了。 “秀兒,你不會也要參加考驗吧。”雲琰可是記得景秀兒來學院也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難道這麼快就有信心參加進修考驗了嗎,雖然她是一個特殊體質。


景秀兒靠到了雲琰身邊,很自然的抱起雲琰的一隻胳膊,笑道:“我是特殊體質嘛,以前在家中就修煉了一段時間,只是只修煉了玄能而已,沒有修煉別的功法,現在也有三階後期了,我覺得可以一試就來了!”

這一個月景秀兒也時常和雲琰在一起,或是一起吃飯,或是偶爾散個步,雲琰看她一個女孩子家一個人在天下武學院也沒什麼朋友,所以就照顧她頗多,對於景秀兒這個親暱的動作也沒有太在意,權當是她把自己當成了哥哥。

沐習和羅淼就不瞭解那麼多了,熟悉的對白再次出現。

“美人投懷,仗劍天涯,雲兄弟,你已經又完成我夢想的一半了。”

“美人投懷,科學救世,雲兄弟,你也又完成我夢想的一半了。”

雲琰一人一腳,“去去去,又你妹,這是兄妹之情,你們兩個懂什麼?”雲琰再次一臉正經的胡說八道。

伍荷卻是在一邊撅起了小嘴,覺得自己的藍眼睛帥哥被人搶了,很不開心。

這時,觀衆臺上有一個熟人走了過來。來人肥頭大耳,一身肥肉走起路來搖搖擺擺,可不就是有些崇拜雲琰的好賭新生杜布書。

“雲兄弟,幾天不見,你看上去修爲更精進了啊。”杜布書熱絡的打招呼。


雲琰淡笑迴應,這個杜布書還是一個挺有意思的人,也沒有什麼壞心思,就是有點好賭。

這時主席臺之上,孔清韻和玄字學院的一些重要的老師走了上去,今天的考驗由他們主持,也由他們裁定是否通過。

“各位黃字學院的傑出學員!”孔清韻清亮的嗓音通過麥克風響徹整個擂臺賽場。

“今天你們敢於參加進修考驗,就證明了你們有一個強者之心,希望能得到更深層次的修煉教導,和更多的修煉資源。但是……”孔清韻話鋒一轉,嚴肅起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爲強者,對於沒有那份資質的人,如果我們給予他同樣的待遇,就是對資質更好的人不公平,同時你自己也經受不住在衆多天才之中的壓力!”


“所以我們纔要有一場考驗,通過,你們就可以成爲天下武學院玄字學院的正式學員,通過不了,就回到黃字繼續努力,每個月你們都有一次機會來參加考驗,但是記住,每個人都只有三次機會,請珍惜!”

接着玄字學院副院長上前介紹考驗的規則。

玄字學院進修考驗採用的考試方法十分獨特,既不是做任務,也不是什麼文試。

而是要和一種被稱爲天殘的戰鬥機器人對戰,戰鬥勝利就算通過考驗,但是參與考驗的人修爲不能達到五階,最多隻能是四階巔峯。

天殘機器人有不同的級別,最低級的爲A級,往上是S、SS、SSS三個更高的級別。打敗A級天殘機器人就可以通過考驗了,但是獲得玄字學院學員卡是最低級的A級學員,在玄字學院功法閣中的權限,每個月的貢獻值額度,以及其他各種修煉資源都是最少的。

所以,想要獲得更高級的學員卡就要打敗更高等級的天殘機器人。

最後副院長補充了一句:“此外,學院爲了鼓勵更多的人蔘與進修考驗,從這個月開始,每次考驗對於表現最好的三個學員還有額外的獎勵。這個月的獎勵如下,第三名,一千貢獻值,第二名,一千貢獻度外加任意挑選一件玄字學院藏寶閣二層以下的武器一件,第一名……”

副院長故意頓了一下,吊吊大家的胃口,場上的準備參與考驗的學員和看臺上的觀衆聽到第二名的獎勵就已經紛紛出現吞口水的聲音了。

就算自己不使用武器,去藏寶閣挑選一件拿出來販賣也能大賺一筆貢獻值啊,而如果是需要武器的學員則更加渴望無比了。

藏寶閣這個東西黃字學院都沒有,只有玄以上纔有,可見珍貴的武器寶物天下學院並不多,這一次能讓學員在第二層以下任意挑選已經十分大度。

“第一名可以進入地字學院功法閣任意層裏挑選一本功法!而且我們所說的表現並不一定是挑戰的機器人等級越高就越好,根據你的實力和挑戰的級別之間的戰鬥表現纔是衡量的標準。”

全場倒吸一口冷氣,這個第一名的獎勵實在貴重。

地字學院、天字學院,代表了天下武學院最頂級的學員實力。

但是天字學院只有十個人,是沒有獨立的功法閣的,所以地字學院的功法閣中的功法就是天下武學院裏最厲害的功法所在了。居然允許第一名進入隨意挑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