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起身,隨意換了一套形狀,打開了房門。

“呼!好舒服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又吸了一口空氣中的清新氧氣,雷動大聲說道。

走出院子大門,雷動今天也不打算去學院了。他現在可把以前說的話,忘光了。

雖然學院的外院對於雷動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學了,但是他也聽天老說過,內院可是高手雲集的。

所以他還是有一絲好奇,等着過兩年進入內院修習!

平日龍錫鎮和白帝城也差不多,早上的鬧市一過,中午也就安靜下來了。

望着行人來回傳流的街道,此時的雷動已經在一家茶館坐下。

“嗯,好茶!嘿嘿!店家,在來一壺!”雷動大聲笑着道。

可笑的是雷動根本不知道如何品茶,這茶當普通的水一飲而盡。

“鄉巴佬,喝茶都不會,哼!”坐在雷動身後一個身形,看着雷動這樣,她可受不了,不屑的說道。

雖然後面的話語非常細小,但也被這雷動的招風耳給聽到了,頭一轉。

“喲呵,還是個妹紙!小姑娘,嘴巴挺毒啊!嘖嘖,看你這麼漂亮,小心以後找不到好老公!”雷動回敬一句道。

“哼,鄉巴佬,我嘴巴毒怎麼了!就你這還叫喝茶?喝尿吧你!!!”女子又回一句狠話不屑的道。 聞言,雷動兩眼直盯着她。

“這姑娘長得確實不錯,要胸有胸,要臉蛋有臉蛋,嘖嘖,就是最毒了一點。”雷動心裏喃喃了一句。

“哎!”雷動又重上往下的看了女子一眼,嘆了口氣。

也不和這個女子在糾纏自己喝茶的事情了。

“小二,快點啊!茶呢!”雷動望着眼前空空的茶壺道。

“好勒。客官您的碧螺春!”這次小二好像速度特別的快,將一壺茶水拿了過來。

雷動點了點頭,示意謝了。

又開始狼吞虎嚥的喝,這第二壺茶水。

嘖嘖,實話說,雷動這喝茶,簡直是慘不忍睹啊,這次他居然直接對着茶壺吹了起來。

“額!舒服!”將滿滿一壺茶水喝完,雷動吐了2個字,打了一個飽嗝。

“哼,這種人,也配來這裏喝茶?小二,叫你們老闆出來!”那身後曼妙的女子忍不住了,大叫到。

遠處的小二,見狀,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哆哆嗦嗦的,雷動這廝雖然喝茶的樣子難看,但他給錢可不含糊,而且啊,是常客。

這女子嘛,美若天仙的,看她的華麗衣着,肯定不是普通人,自己這小二也不好對她怎麼樣!

站在原地傻眼了。

“哎,姑娘,你什麼意思啊你?這我有哪裏得罪你了嗎?”雷動聳了聳肩回頭問道。

望着這無理取鬧的女子,雷動無語了。

自己可沒得罪過她,不就吃相難堪了一點嘛!

“哼,我就看你不順眼怎麼了。”女子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部對着雷動道。

“額。。。。。。。。。”雷動無語,自己已經忍讓了,她居然變本加厲的。

“哼!老子我也沒看你有多斯文!也就嘖嘖,哼,胸大無腦。”雷動看着她傲人的胸部,氣聲說道。

“你,你,你這個流氓!鄉巴佬!”女子也看到雷動眼神盯在哪裏,氣得說不出話來。

隨後,女子一個箭步衝上去,左手拉住了雷動的衣袖。

“哼,鄉巴佬,你這點本事,還敢和我叫囂!”女子見其這麼容易被自己抓住了,她冷哼道。

“哎,胸大無腦,我不打女人,鬧不過你,我還躲不過你嗎?小二,今天的錢,先欠着,改日來還!”雷動說完,身形一閃,只是他嘴上說的求饒,但身體卻不自主的摸了一下女子秀長的腿。


眼前的鄉巴佬在一息之間,轉眼消失了,女子愣了愣,隨即感受到自己腿部有點異動。

回過神來,就大罵道!

“這個死流氓,臭流氓,鄉巴佬。。。。。”

聽着茶館之中傳出來的叫罵聲啊。雷動無奈的聳了聳肩,這女人就是煩。

自己不就是喝個茶嗎!她何必要這麼和自己過不去呢!

而後也是身形一閃,消失在了茶館門口。

“算了,還是去白老那邊吧。看看我煉藥術有沒有增長!”到了火炎觀門口,雷動眼中眸子轉了一下,而後緩緩的道。

說去就去,小屋門口,雷動敲了幾下門,但貌似白老未在裏面。

搖了搖頭,身形走向院中那上次讓雷動睡得非常舒服的躺椅。

“啊!舒服!”躺下,眼睛微閉,換了一個自己認爲最舒服的姿勢道。

享受着院中安靜,和諧的感覺,雷動此時已經睡覺了一般。

沒有任何動作。

“主人啊,你現在是二品內破師,若是尋常與你同級的人物,非你的對手!但是若是你以後碰到比你強幾倍的,那你就玩咯。”牌魂的聲音緩緩的出現。

“哎,你不是說廢話嗎!每次都是前一句說完,後一句不說。你這次想說什麼。”雷動恰意的迴應道。

“咳咳,還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聽哪個?”牌魂乾咳兩聲緩緩的道。

“額,,,你這老東西,又來賣乖!直接說吧,好的先說!”雷動無奈的道。

“經過這兩天吞地鼠的查探,他找到了這邊一直二星妖獸王者,若是你能打敗他,那麼你就可以進行第二次升決了。但是,但是,哎!”牌魂說道但是他又不肯說下去了。

“媽的,你有話就直說好嗎?但是,但是個毛!”雷動臉色一變,氣聲說道。

“好,好!但是那妖獸是學員中一個長老養的寵物!你要得到他,可能機率不大!”牌魂終於將後面的重點說了出來。

“誰?哪個長老!試試看先,不行再說!”雷動起身,嚴肅的問道。

“管理進入內院資格的王迪!這個老小子可是軟硬不吃的。當然你可以去試試看。但千萬別把那個萬獸決說漏嘴!”牌魂嚴肅的道。

“好吧,既然這樣,我們就出發,今天白老也不知道去哪裏閒逛了。哎。他在哪裏。。”


雷動話沒說完,院子外面傳來了兩道聲響。


好像是白老和另外一個老者的交談聲。

“喲,呵呵,雷動啊,今天你怎麼過來了!有什麼事嗎?”白老見着雷動開心的笑問道。

“嘿嘿,白老,我想您了嘛!過來看看你。”雷動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你這小子,呵呵,王老,你還不知道這小子是誰吧!就是上次打敗那個鐵牛幫,牛謙的雷動!”白老指着雷動對着身旁的老者說道。

身旁被白巖鬆稱爲王老的在仔細端詳面前的俊俏男子一陣之後啊,那眼神中發出一道異樣的目光。

“嘖嘖,不錯,不錯,小子,幾歲了?有婚配嗎?家裏都怎麼樣啊!”許久之後,王老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噗!!!!”雷動吃驚的做了一個吐血的動作。

被這麼稀奇古怪的一問,雷動愣了愣。

“額,,,小子18歲,還沒分配。家裏就我一個人了。”而後雷動聳了聳肩無奈的道。

“嘖嘖,哎呀,自古英雄出少年,不錯,不錯!走吧,進去在說吧!”王老指着屋門說道。

“呵呵,好,走走!”白老應了一聲,笑道。

雷動也是符合了一聲。

“吔,這王迪也沒牌魂說的那般軟硬不吃啊!看他好像還很好說話的樣子!”心裏喃喃一句道。

幾人來到屋中,隨意坐下。

看這雷動這若有所思的表情,白老也有所擦覺了。

“說吧,有什麼事啊!” 聞言,雷動笑了笑、

“嘿嘿,白老,小子有什麼事啊!今天啊,我來給你演示一下我現在煉藥的實力啊!”雷動憨憨的笑道。

“哦!纔過去1個星期不到,你製藥術就有長進了嗎?嘖嘖,不錯,王老,我們一起看一下!”白老驚異的道。

雷動聞言,身形一動,將屋子中的挪出一塊空地出來。


右手一揮,青銅丹爐就是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隨即坐下身來,兩眼緊閉。

而後右手又是一揮,那一株株已經煉化過的藥草已經出現在雷動身前。

靠着意念,雷動將藥草漂浮在空中,而後一株株的放入青銅丹爐內。

“水蛭煉化完畢,太子參煉化完畢,天麻土煉化完畢,鱉蟲煉化完畢。”深呼吸一口氣後,又將剩下的三株藥草放入丹爐之中,

“連翹煉化成功,靈芝煉化成功,麥冬煉化成功。”

此時雷動額頭處略微出了一絲絲熱汗,往着臉頰流下。

“呼。現在就是融合了。”心裏舒了一口氣,慎重的道。

“水蛭煉化、太子參融合成功,天麻土融合成功,鱉蟲融合成功,連翹融合成功,靈芝融合成功,麥冬融合成功。”

在腦中響起最後一道成功的消息之後啊,雷動嘴角已經微微扶起一抹幅度。

只聽“叮”“叮”兩聲清脆的響聲後。

雷動起身,用意念將丹丸拿在手裏。

“白老,7品丹丸,破鬥丹煉製完畢!請過目!”雷動鞠了一躬,雙手舉着丹丸遞向白巖鬆。

此時,白巖鬆已經楞了。

他不敢相信,這雷動能煉製這個7品丹丸。

“嘖嘖。這小子好可怕啊!才幾天居然將7品丹丸練出來了,而且那般行雲流水!”心中暗暗的感嘆道,白巖鬆眼神略微空洞起來。

接過雷動遞來的丹丸,仔細探查一番。

“哼哼!嘖嘖,小子你行啊!這才幾天,居然能一氣呵成的將這7品丹藥煉製出來。而且不靠老夫的指導,人才,人才吶!”愣了好久之後啊,那安靜的屋子裏,白巖鬆發出一道驚訝的讚歎話語。

旁邊坐着的王迪早已被這雷動一氣呵成,行雲流水般的製藥術給嚇呆了。

“才幾歲!18歲啊!聽說有着1品內破師的實力,嘖嘖,在加上這能煉製7品丹丸的製藥術實力。哎,這小子日後非同凡響啊!”王迪暗暗的點了兩下頭,也是被雷動剛纔那精彩的一幕給震驚了。

聽着白老對自己的誇讚,雷動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