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着進入花海的藍風,看到無夏的身影,大喊一聲。

隨着藍風的喊聲,響起的還有那距離無夏最近的花海里,突然竄出的一條丈許長的紅色大蛇。

那大蛇的蛇頭呈三角形,渾身的紅色鱗片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着蠱惑人心的光澤,更讓人心驚的是,那蛇的半個身子下面竟然拖拉着一層又一層還未完全蛻下的蛇皮。

無夏被突然襲擊的紅色大蛇嚇了一跳,一個輕功閃過,將將躲過了大蛇的攻擊。

「又是蛇,這巫靈谷難道是個蛇窩。」

無夏曆來討厭這種冷血又蠕動的東西。

心裏雖然噁心,但是腳下絲毫不受影響的往後退去,手中冷劍泛著銀光,寒刀寸寸揚起。

「那蛇有毒。」

懸浮在半空的藍風暴怒一聲。

身體快速旋轉,從半空降落,飛至無夏身邊。

那紅色大蛇也正直立着身體與無夏纏鬥成一團。

藍風虛空化劍,面容輕鬆的讓人嫉妒,冷哼道:

「孽畜,還未煉化出內丹,竟然也敢違背天道,嗜血殺人。」

「無夏,你馬上退出花海。」

說着,手中泛著藍光的利劍已經祭起。

「無夏,退回來。」

這一次,是花海外的什方逸臨,用內功擴出聲音,冷冷下令。

有藍風在那,那條會飛的紅色大蛇不足為懼。

「是。」

無夏倒也不戀戰,找準時機,回身抽離,牟足了腳下的功夫,飛出了花海。

無夏一退,藍風更是沒有了後顧之憂。

「主人,後退,以免傷及無辜。」

藍風輕輕鬆鬆扭頭往花海外的方向看了看。

顏幽幽沒有絲毫猶豫。

「後退。」

她拉起什方逸臨,與眾人一道往後退出一射之地。

此時的藍風,懸浮於空中,手指詭異的快速轉動。

而那祭在空中的寶劍,轉瞬間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轉眼間,整個花海上空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寶劍,劍拔弩張,虎視眈眈的盯着那無邊無際散發着幽香的花海。

「天,這,這藍風兄弟練得到底是什麼功夫?」

白刃粗聲粗氣,但話里話外都流露出各種羨慕驚艷讚佩。

「如若把藍風兄弟投放到戰場上,光憑這一手,那將是對敵人最沉痛的打擊。」

離奎眼裏有驚喜,但心裏卻想着,等這件事結束后,是不是要和顏主子好好商量,讓藍風加入王爺的玄冥軍或者龍虎列衛。

但又想想,這是保護顏主子的人,他一個小小的統領,有什麼臉面去求顏主子。

無冬和剛剛返回的無夏,這個時候,也看呆了。

他們昨晚被攝了魂魄,自然沒有見過藍風的這等本領。

萬箭齊發,也不過如此了。

便是什方逸臨眼中也不禁微微一亮,他早知道藍風是有本事的,只不過這種僅憑一人之力控制漫天的劍雨,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無比震撼。

。 送別英靈們后,食堂安靜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恢復熱鬧,這時,也有不少人開始議論紛紛:

「話說,你們看見了嗎?應該不是我一個人眼花吧?我怎麼在隊伍里,看見了我校的學生呢?」

「你不是一個人。」

「你沒眼花!我也看見了!」

「是一年級的那些小崽子!」

「沈長青、楚嬌嬌、岳棲光那幾個!」

「我靠呀!這些小崽子也太幸運了吧?竟然直接見到了白芨上將!」

「這是什麼狗時運?」

「據說這些小崽子們已經回來了,不行,找個機會,哥兒幾個去揍他們一頓吧!」

「帶我一個!」

「必須算上我。」

「我我我……」

……

聽到這裡,季柚將餐盤扔下,默默轉身,大步地離開,幸好,她在一年級生裡面不算太出名,也不是沈長青、楚嬌嬌、岳棲光這幾個吸睛人物。

估摸著,沒人會找上她的麻煩。

季柚十分淡定的走出食堂,一路上,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忽然——

背後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4444號,你這個字,扔在大隊伍里,真的是讓人找不著人影兒啊。剛才要不是徐州指給我看,我都以為你不在場哈。」

季柚:「……」

她轉過頭,一看,發現是張曳,他旁邊還站著徐州。

季柚忍不住道:「就算我個子再矮,你也不能忽略我的實力比你強!我至少還在場呢,但是你嘛——」

張曳:「……」

張曳捂著心口,道:「夠了喂,別說這扎心話了,你就不能行行好,讓我過過嘴癮嗎?」

季柚:「不能。」

張曳罵道:「小氣鬼。」

說完,他拉上一旁的徐州,道:「小州州,我們走。」

季柚斜了張曳一眼,又看了看徐州,臉色立馬緩和起來,擠出笑,說:「小州州,課堂上見啊。」

徐州沉默不語。

這邊,季柚找上盛清顏,搭了順風車,立馬就去了戰鬥系的訓練室。

一個下午,所有學生都憋著氣,努力訓練。

下課後,季柚忽然收到了施雅學姐的消息,季柚給施雅學姐設定了比較特別的來電提醒:「神仙學姐給你發消息啦,快打開!快打開!」

季柚心尖一顫,立馬點開,然後,就見只有短短的一行字:【謝邀,外出,不便聯繫。】

唔~

雖然只是幾個字,但能收到施雅學姐的回復,季柚還是開心的不行,這至少說明學姐願意理她嘛。

季柚本來只想打幾個字回復,但寫著寫著,忍不住就開始啰嗦起來:【學姐,學姐,學姐,我跟你說哦,我這次外出見到大人物啦,你猜猜是誰?你肯定猜不到,我告訴你哦——是白芨上將!我的天呀,我第一次發現白芨上將竟然這麼年輕,看著就比我們大幾歲而已,而且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嚴肅,竟然膽敢摸我的腦袋瓜,還說我個子矮……啊啊啊……人家真的好氣哦!!我是正的想不到,他堂堂一個上將,作風竟然這麼不拘小節!但再怎樣,也不是他能嘲笑我矮的理由呀!哼!我決定了,我要打敗他!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巴拉巴拉,一大段,季柚寫出來,看到自己竟然發了這麼多,而且連心裡的豪情壯志,竟然都不小心對施雅學姐透露了,她有點窘迫,也有點害羞,正想刪減一部分,結果手一滑,把消息給發送了。

季柚:「!!!」

完啦。

施雅學姐看到后,肯定會嫌棄她啰嗦的。

肯定會。

季柚焦躁的轉了一圈,正想把消息撤回呢,忽然,聽到一陣提示音,一看,原來是施雅學姐的回復:【我信你。】

嗯?

季柚瞪大眼,內心羞恥之下,她有點不好意思,忍不住發出疑問:【學姐,你信我什麼呀?】

施雅學姐:【信你能打敗他。】

季柚看著消息,已經開心得找不著北了。

原來——

施雅學姐對自己這麼有信心呀。

莫名的,季柚心裡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雄心壯志:既然施雅學姐相信自己,小柚也相信自己,自己也相信自己,那麼——她肯定能做到的。

季柚開心的回了消息,順便問了句:【學姐,你大概什麼時候回校呢?可以告訴我具體是哪一天嗎?】

遠在某個星球的一個封閉實驗室內的施雅,看著季柚的消息時,臉上有著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溫和,並且她嘴角的弧度一直在上揚,只是她自己渾然不覺。

此時,施雅微微一怔,忍不住想,自己今天是否跟她說的太多了?以至於,自己都捨不得掐斷話題了。

沉默。

大概過了5分鐘有餘,施雅刪刪減減,最後只保留了兩個字:【未知。】

季柚一看,有些失望,於是,只好回道:【嗯,那到時候確定時間,一定要告訴我哦,到時候我請你吃飯呀,我告訴你哦,我有一個特別的朋友,它的名字叫萌萌,是商業街火鍋店的吉祥物哦,它特別可愛,到時候我介紹你跟它認識啊,那裡的食物也非常好吃哦,當然啦,我覺得還是紅燒排骨飯最好吃!】

最後,季柚不忘順嘴加個彩虹屁,當然了,這彩虹屁絕對是她發自內心的。

半響。

施雅才回復一個字:【嗯。】

季柚想了想,趕緊說:【學姐,我不打擾你啦,特訓的幾天,我落下了好幾節材料系的課呢,現在要趕緊去補上了,不然我怕到時候那個吹毛求疵的老教授讓我掛科,那就慘啦……】

這句話發完后,季柚等了又等,但始終沒有收到施雅學姐的回復,她心想,肯定是學姐很忙,來不及回復自己。

然後。

季柚馬上花費積分,下載了葉弘老教授的課程,打算把落下的課全部給補完。

她剛坐下不多久,大概十幾分鐘左右吧,忽然收到消息提示,是施雅學姐發來的:【好。】

季柚臉上瞬間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果然——

施雅學姐表面看著冷漠,實則內心是個很溫柔的人呀。

另一頭,施雅看著那個『好』字,禁不住攥緊了手指。

——明明不打算回的,但一想到她可能在另一邊等待,就忍不住了呢?

妙書屋 晨光熹微,山間雲霧繚繞,青翠的山峰此時朦朦朧朧,如那暈染的水墨之畫,神秘而悠遠,寒露掛在枝頭葉稍,一道人影踏葉而過,驚醒了露珠們的美夢,一時間如星雨落入晨光中。

白瑧到演武場時,已是雲霞蒸蔚,太陽星露出了頭,披著一層橘色光暈。

迎著晨光,演武場已有了許多人,白瑧沒有停留,她要先去跟沈師兄打聲招呼。

她還是有些怕面對這位「殺手臉」的師兄的,一臉冷酷不苟言笑,身上隨時冒著一股鋒銳之氣,還有那一身標誌性的黑衣服,可不就是一個冷麵殺手形象。

還沒到門口,就見李澤已等在那。

李澤見白瑧一身風塵僕僕,渾身亂糟糟的,小臉微白,顯然是被山間冷風吹的,抬手給白瑧使了個除塵訣。

「怎麼弄成這樣,融炎佩呢?」

低階修士不能長久施放靈氣罩,融炎佩便是低階修士過冬的必備法器,可以保持修士仙風道骨的風姿,還能生成一個可調熱量結界,融炎佩就成了最受歡迎的低階法器。

「在洞府呢,我不冷,就是風大了些!」

白瑧本來打算到了門口再整理儀容的,不想李澤等在門口,她這狼狽模樣被看個正著,幸好她今日梳了道髻,否則以葉渡的速度她的形容肯定更亂。

李澤今日專門給自家師父請了安,之後就在門口等著。

「師父在裡面,我帶你進去!」

白瑧跟著李澤進了洞府,沈天光此時端坐在堂上,正拿著枚玉簡看得極為投入。

見兩人進內,放下玉簡,寒星似的眸光落在白瑧身上。

「沈師兄早!」

白瑧趕緊躬身作揖,她可受不住這位師兄的打量,這位師兄不僅氣勢過人,還是個真真的冰靈根修士,看人一眼似是能把人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