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兩個時辰的快速趕路,易林站在了愛麗絲小鎮的鎮門口,一路上他都在想這個問題。

因為亞當爺爺的面容和自己前世的爺爺一模一樣,所以他對亞當是很敬重的,只是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對得起亞當爺爺一直以來對自己的付出嗎?

易林握緊了拳頭,緩緩閉上了眼睛,右手鐵籠里的超凡元素看著易林,目露疑惑,她雖有智慧,但對於人類的複雜感情,還是無法理解的。

深吸一口氣,再睜開眼時,易林眼中一片清明,這個世界本就是如此,有著太多太多的無可奈何以及身不由己,有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就勇敢面對吧,做任何事都需要有為之承擔的勇氣與意志。

此時,已經黃昏時分,鎮里街道上的人很少,即便有,但因為天色昏沉,並沒有發現易林身上的血跡。

「這個災星又回來了。」

兩個婦女在一旁,厭惡地看著易林,議論著。

「今天安波西大人帶人來亞當家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氣氛似乎很凝重,亞當那老頭還被打傷了。」

這話落下,兩個婦女聲音忽然戛然而止,因為易林停下了腳步,側過了頭,那一雙冰冷至極的漆黑眸子對上了她們。 四方臉中年男子試圖反抗,但力氣遠沒羅陽的大,被輕易推出了診室。

「你等著,老子不信你一個少年還能玩過老子!」四方臉中年男子立刻掏出手機打電話。

從講電話的內容來看,可知他是在叫人過來教訓羅陽。

此時譚勝美說道:「牛仔,給他看病吧。」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她是副院長,不想看到事情鬧大。

「可以啊。」羅陽給面子譚勝美。

「那位先生,快過來吧。他願意給你看病。」譚勝美招手道。

可是四方臉中年男子下不了台階,不肯再進來。

「今日老子要他給一個滿意的解釋,否則老子對他不客氣!」四方臉中年男子怒氣沖沖道。

估摸平時沒什麼人敢衝撞他。

現今又喝了兩杯,更是不可一世了。

正在僵持中,有腳步聲從樓梯傳來。

不過,可以聽出是一個人。

四方臉中年男子轉頭望過去。

只見關百強提了一塑料袋的水果,四方臉中年男子立刻迎了上去。

「關少,這麼巧,在這裡碰到你!來的正好,幫我收拾一個人。」四方臉中年男子說道。

「誰?」關百強問。

「那個!」

隨著四方臉中年男子的手指所指的方向,關百強看到了羅陽。

關百強呵呵一笑,說道:「何總,他是我兄弟,羅醫生。我就是帶水果來給他。」

一聽是關百強的兄弟,四方臉中年男子嚇得清醒了大半。

「你兄弟?」

「對啊,過來,我給你介紹。什麼恩怨啊?」

「一場誤會。」

二人走過來,經了關百強介紹,才知四方臉中年男子叫何路東,是國際酒店的老闆。

「羅醫生,原來你是關少的兄弟,早說嘛,大家是兄弟。」

何路東一面說,一面掏出香煙分給羅陽。

醫院裡不許抽煙,羅陽只好將香煙夾在耳背上。

「今晚到國際酒店吃飯,我請客。」何路東大方道。

「行。那恭敬不如從命,我會帶幾個朋友一起去大吃一頓。」羅陽笑道。

「你來就是給我老何面子,來了,打電話給我,給你最好的包廂。」何路東說道。

「晚飯就去那你吃了。」羅陽笑道。

關百強帶來的水果,有菠蘿蜜,人蔘果,番荔枝,鱷梨等等,每樣都有些。

「大家來嘗嘗。」羅陽招呼道。

幾位美人自然不願意放棄吃美食的機會,都圍了過來。

羅陽便和關百強走到一邊。

「房子幫你問好了,這是房東電話,你跟他聯繫就行了。」關百強說道。

「那謝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羅陽問。

「你不是說請你的朋友?」關百強笑道。

「是。那不請你了。改天再請你。」羅陽笑道。

於是關百強便先告辭離開了醫院,他還要幫羅陽尋找大B哥。

這時何路東才有機會跟羅陽講話。

「羅醫生,原來你是關少的兄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一表人材……」

「何總,我給看病吧。」

豪門奪愛:調教嬌妻 羅陽摟著何路東的肩膀,走到桌子旁邊。

先給何路東把脈,又觀察一番。

見何路東嘴角有點兒糜爛,臉膛很紅,自然也有喝酒的原因。

在九月份,卻見何路東要穿兩件,一般人穿一件長袖的都行了。

羅陽說道:「何總,你這是上熱下寒之症吧?」

何路東拍手道:「羅醫生,你果然了得!一說就說中了!我這病好多年了,卻是治不斷尾,最要命。」

這上熱下寒之症,有很多種原因。

其中血液循環不暢,也是原因之一。

何路東上了年紀,平時鍛煉不多,體型略胖。

羅陽說道:「我教你一套按摩腳踝和足部的方法。你每天自己堅持按摩。平時注意飲食,一個月後看效果。」

《神農經》醫術篇里就有治療上熱下寒的方法。

羅陽猜何路東上熱下寒的主因是血液循環不暢所致。

是以,先教他按摩。

其實按摩方法並不複雜,只教了幾遍,何路東也學會了。

隨即羅陽又寫了一張藥方給何路東,上面寫道:「附子瀉心湯:大黃6克,黃連9克,黃苓6克用開水沖,附子10克和水500毫升開后煎半小時,攪勻後分二次服用。」

收了藥方,何路東要給報酬,羅陽不要,說到他的酒店去吃飯就行了。

送走了何路東,羅陽才有空嘗水果。

每樣嘗了點,味道還不錯。

「牛仔,我想跟你說個事。」譚勝美說道。

「行。」羅陽爽快道。

可是譚勝美沒有當場說,而是走出了科室,顯是要私下跟羅陽談。

她就是想再試探一次,看羅陽當時說要送她一套房子是不是開玩笑的。

若不是開玩笑,那就賺大了。

一想起有人要送房子,譚勝美就心花怒放。

只是羅陽少年一個,或許是一時信口開河,隨便說說也是有的。

問清楚,要羅陽發個誓,那才保險。

在其他美人面前,譚勝美又不便直說,只好單獨找羅陽聊了。

結果譚勝美一直帶羅陽到了後面的宿舍。

羅陽擔心洪佳欣,但想到譚勝美或許只是說兩句,便跟來了。

進了宿舍,譚勝美洗了手,出來含笑道:「牛仔,你說要送我房子,不會哄我開心吧?」

原來是聊這事。

羅陽在譚勝美曼妙的嬌軀上透視幾眼,笑道:「譚姐,我是認真的。」

若譚勝美知道羅陽擁有透視能力,早就蒙住他的眼睛了。

她還把腿張著坐在羅陽對面,更方便他欣賞了。

看到興奮處,羅陽呼吸都微重了。

「你發個誓。」譚勝美催道。

「要是我說謊,不得好死。」羅陽說道。

「那我等你的房子了。虧我上次成全你們。你也應該報答一下我。」譚勝美嘴角噙著耐人尋味的笑意。

她所說的是指前不久單獨留羅陽和林喜欣在這兒。

其實羅陽當時只是給林喜欣通了奶,並沒有做其他的事情。

現今聽了譚勝美的話,便知她誤會了。

羅陽只覺臉面微熱,訕笑道:「譚姐,你想多了。沒那回事。」

可是,當時譚勝美先入為見,早就認為有了。

到了而今,羅陽再否認,她哪裡會相信?

「你知,我知,她知,怕什麼。」譚勝美笑道。

「譚姐,真的沒有啦。」羅陽站起來走過來。

「你坐著,別過來。」譚勝美也盈盈起立,伸出手擋在前面。

可是羅陽還是向她走過去。

他就是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別讓她老是提那事。

「你別過來嘛,我怕你了。」譚勝美嬌笑著,往陽台退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難以言敘這是怎樣的眼神。

宛如煉獄一般血腥,冰寒,像是有無盡的冤魂亡靈從冥界大門中爬出來,它們嘶吼,咆哮,聲音中布滿了濃濃的怨毒。

撲通!

兩個婦女面色慘白,頭皮發麻,雙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下身慢慢被濕跡染透。

即便易林已經離開很久,她們都沒有力氣站起來,直到家裡的人來尋找她們時,她們仍瞳孔無距地顫抖著,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像是散去了。

回到鐵匠鋪,易林將超凡元素放在了門口,走進去,裡面站著許多人,亞當,朱利安以及馬里奧三人坐在牆角,臉上都有或紅或青的傷痕。

在他們面前則是三個人,其中一個易林認識,就是當初給他做資質測試的安波西,另外兩人穿著純白色的勁裝,右胸膛處綉著一道宮殿狀的標記。

一男一女都很年輕,不過二十齣頭,只不過他們的眉宇之間卻是有著不加掩飾的傲氣。

除了他們以外,布雷迪以及蓋亞也在場,他倆站在這三人的身後,一副恭敬的樣子。

看到易林進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轉了過來。

「易林,快走!」

亞當喊了出來。

「聒噪!」

安波西一冷,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亞當蒼白的頭髮頓時凌亂了,臉上留下一個紅色的掌印。

亞當三人身體像是被控制住了,所以根本無法反抗。

「你便是易林?」

那兩個青年,看著易林,面色傲然,「我們是盧瑟宮的人,跟我們走吧。」

聽到盧瑟宮這兩字,易林看向了蓋亞,蓋亞無奈地搖了搖頭。

「聽不懂話嗎?」

安波西看著易林一動不動,頓時皺眉。

撲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