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半生的聲譽,就要付之東流了!

「沒事兒,沒事兒,你繼續,當我不存在啊!哎呀,不得不服氣,你快55了吧。老當益壯,寶刀不老,紅光滿面,牙齒健全,佩服!不愧是中醫院院長!」

姬空才不管他什麼模樣,手指利索的一陣拍視頻,還不忘揶揄幾句。

特別拍了休息間的女豬腳。

「來來來,你們別躲,來個臉部特寫,讓人們好好看看你們的臉色!」

姬空的臉上,帶著譏諷,冷冷說道。

他心裡有氣,以前一直把連城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當成是心中的夢想之地。

可是,第一天到這裡,就看到了如此淫穢的一面。

誰要說是真愛,沒有其他交易,他腦瓜子都踢下來當球踢。

什麼玩意!

玷污心中最美好得嚮往!

必須讓他們受到懲罰。

「哎呀,你是實習生吧!長得也挺漂亮,找個爺爺輩就那麼舒服?我會調出你的資料,讓你無法畢業的!」

姬空對她充滿了惡意,不走正路!

「不,你不能這樣!我是真心喜歡院長,是我勾引他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求你放過他吧!」

女生聞言悚然一驚,而後一下子放聲大哭,想要撲到姬空身上,卻被輕鬆躲開。

他隨即攝像頭轉移到院長身上,他剛準備整理一下褲子,看到這一幕,不得不停止。

躲到辦公桌後面,正襟危坐,希望不要記住他的面目。

「行了,適可而止,你到底是誰?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坐下來談!」

經過最初的驚慌后,院長平靜下來,老臉跟驢臉差不多,大聲呼喊著。

「看看啊,德高望重,醫術精湛,一附院中醫院院長,周不明!唉,與二十多歲的實習生在這裡大戰!看看辦公桌,還有痕迹呢!」

愛情特攻:回首恨別離 姬空全部介紹完畢,這才收起手機。

「我是誰,不重要,我要做什麼,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玷污了我對一附院的所有美好嚮往,必須付出代價!」

姬空大喇喇的坐在辦公桌對面的沙發上,敲著桌面,冷冷說道。

真正讓他無法接受,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幕。

而梁紫紅站在門口,此刻已經驚呆了。

完全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院長與實習生有染!

這個傳聞一直有,可今天看到真人現實版,讓她難以接受。

撒旦老婆冷冰冰 為什麼?

整個天空好像崩塌了!

刷新了世界觀!

目光不由得移動到姬空身上。

我們也會嗎?

「小兄弟,你是剛出校門吧?社會上本就有很多事情,是不由人的意識轉移的!我們還需要談談。梁紫紅,給我出去,關上門!」

周不明指著門口的美女,大聲喊道。 「閉嘴!」

程崇山沒等他將話說話就厲喝出聲:「誰准你這般詆毀王爺,他斷然不會臨陣脫逃!」

他話音落下后,房門外突然便傳來一陣清冷之音。

「他若不會臨陣脫逃,當初他是怎麼來的南梁?」

「他若不會臨陣脫逃,當初他又是怎麼從獻王手中逃脫,後來去了義慶翻身為王的?」

程崇山臉色大變,厲聲道:「什麼人?!」

你的餘生,我負責 姜雲卿從門外走了進來。

程崇山緊緊看著她,而他身邊的副將也是滿臉驚愕,手中更是下意識的抽出腰間長劍,直指姜雲卿。

「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

「自然是走進來的。」

姜雲卿半點不懼程崇山眼中厲色,直接從門外走了進去,對著他說道:「至於我是誰……你家主子費盡心機的想要本宮來換這滿城之人,你說本宮是什麼人。」

本宮……

程崇山瞳孔猛縮,厲聲道:「姜雲卿?!」

姜雲卿淡聲道:「程將軍。」

程崇山背脊繃緊,滿臉防備的看著姜雲卿,萬沒想到她居然敢獨身一人來此,他臉色一沉,低喝道:「拿下她!!」

程崇山和他身邊副將同時動了,兩人都是朝著姜雲卿攻了過去。

姜雲卿冷哼了一聲,腳下輕點之下身形便朝後退了半步,避開了揮來的長劍之後,整個人便欺身而上,揮手朝著那副將攻去。

她速度快到了極致,轉身之間一掌拍在那副將身前,然後手臂如同靈蛇纏上了他肩側,指縫間夾雜著的金針朝著他肩頭和后腰一刺,那人頓時便慘叫出聲。

而姜雲卿躲開了程崇山後凌空旋起,一腳落在那人身前,便將人踢飛了出去。

解決了副將之後,程崇山遠不是姜雲卿對手,他武功本就來自於戰場,大開大合之間破綻極多。

兩人不過交手不到十招,姜雲卿便一個虛晃,一掌拍在了程崇山肩頭。

陳崇山頓時疼的悶哼出聲,只覺得自己肩上的骨頭都好像是碎了,還來不及閃躲,就步了副將的後塵,被姜雲卿擊飛出去,狠狠撞在了牆面之上。

等落下來時,直接嘔出幾口血來,眼前一陣犯黑,險些疼的暈過去。

姜雲卿收站定,一腳踩在程崇山的手上。

程崇山頓時疼的直哆嗦:「姜雲卿……你到底想幹什麼?」

姜雲卿冷聲道:「本宮只是想來看看,能跟著李廣延那畜生一起,看著他草菅人命,看著他喪盡天良,跟他狼狽為奸連為人最基本的底線都沒有的前南樑柱國將軍是個什麼東西。」

程崇山又氣又疼,仰頭嘶聲道:「我今日敗於你手,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何必羞辱我?」

「羞辱?」

姜雲卿冷笑出聲,「本宮哪一句話說錯了?」

「你為人臣,沒有盡到上勸君主,識辯昏君的職責。」

「你為國之將,沒有盡到保家衛國,護佑百姓的責任。」

「你為人走狗,任由李廣延殘殺百姓,藉此要挾大燕退兵之時,你就已經忘了你身為一個人最基本的底線。」 梁紫紅沒動,目光定定的落在姬空身上。

如此道德敗壞的院長,有必要聽話嗎?

「對,出去叫所有人過來看看院長和她的醜態,估計會很壯觀。」

姬空面對院長,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說道。

「好嘞!」

梁紫紅瞬間同意,知道姬空不可能包庇院長,她格外開心。

痛快的答應一聲,大步向遠處走去。

「等等,我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一百萬,我給你們一百萬!」

周不明怎麼能任由事情超出自己預料,連忙叫住梁紫紅,惶急的說道。

平日里做事很小心,第一次在辦公室,就被抓個現行,太倒霉了。

梁紫紅準備邁出去的腿,定格在空中!

一百萬,姬空會不會同意?

她,恩,有些心動了!

「你怎麼還站著,給秋院長打電話,這事兒確實不易聲張!」

姬空吞了口口水,眼神中帶著嘲諷,對梁紫紅說道。

他沒想到,院長能輕輕鬆鬆拿出百萬。

看來當大夫也很有錢景啊!

「不不不,我給你們三百萬,這是我能拿出來的極限了!」

為了封口,周不明伸出三根手指頭,對他們說道。

如果能保住職位和聲譽,三百萬兩年就回來了!

「你有三百萬等他們,怎麼沒有十萬給我?你個老色鬼,給我等著,我有你十部床戲視頻!必須給我三百萬,不然你等著身敗名裂吧!」

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躲在休息間中的實習生,此刻沖了出來,獅子大張口,直接索要三百萬。

姬空瞬間愣住了,而後漸漸變成了好玩的神色。

梁紫紅心臟嘭嘭亂跳,感覺世界上奇葩真多。

簡直是垃圾堆!

但是想象三百萬,確實讓人心動。

「你跟著攙和什麼?我的不就是你的嗎?都要領證的人了!」

周不明瞬間頭大,覺得今天一定是沒看黃曆,太他媽倒霉了。

「你跟我結婚,別逗我了行嗎?你那黃臉婆,你會撒手?三百萬,立刻給我!不然你想後果吧!」

實習生此刻豁出去了,一點也沒有剛剛的畏懼和膽寒。

被三百萬刺激到了。

「我真的還想再活……」

就在他們爭吵時,姬空的手機響了,頓時讓空氣瞬間變得安靜。

「喂,秋院長啊?」

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他感覺真是心有靈犀,立刻接通,隨口說道。

「是我,怎麼樣,工作現場走完了?」

電話中傳出來所有人都熟悉的聲音,特別關心他。

周不明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雙手連連擺動,希望姬空不要將事情捅出去。

實習生在旁邊眼睛骨碌碌轉動,威脅著周不明。

梁紫紅雙手攪在一起,內心十分煎熬。

說出去的話,三百萬就沒了。不說出去,姬空也不是什麼好人,還有必要跟著嗎?

糾結,特別糾結!

「剛剛轉了一圈,工作都看到了。最後來到周院長這裡,發現了很給我們醫院丟臉的事情,您要不要過來看看?」

姬空想都沒想,直接將事情捅出去了。

只是為了照顧醫院聲譽,盡量幾個人知道就好。

現場的三個人,瞬間愣住了,他連猶豫都沒有,直接把事情挑出來了!

周不明瞬間坐倒在椅子上,目光獃獃的看著前方。

還想爭奪三百萬的實習生,全身無力,顧不上整理衣服了。

事情曝光,她所有前程盡毀,白白被老男人上了。

突然變得歇斯底里,大喊大叫道:「不可以,你不可以,我整整一年的付出,全都完了!不能說出去!」

「你不能這樣,你是哪個癟三,為什麼如此對我!」

各種聲音,早已超過了姬空,清晰的傳到手機裡面。

念念難防:沈先生愛藏嬌 「怎麼回事兒?很嚴重嗎?算了,我立刻過去一趟!」

裡面的秋開明知道,必定發生意外了,不然不會出現如此凄厲的大叫。

放下東西,快速前往中醫院,看看究竟發生的什麼,好儘快解決所有問題。

避免出現大麻煩。

秋開明在趕來,聽到辦公室內有聲嘶力竭的喊聲,走廊中的大夫和護士,為了表示殷勤,也呼啦啦的衝過來,想探個究竟。

「梁紫紅,關門,秋院長來之前,任何人不得進來!」

姬空老神在在,身體靠在沙發里,目光落在眼前的周不明身上,淡淡說道。

他們就別想有什麼變化了,老老實實的等在這裡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