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薰斷喝一聲,聲震羣峯,一套神階上品武技《混元輪迴殺》如行雲流水般從刀下使出,刀刀兇狠,刀刀致命,連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濃濃的殺意和血腥!

這套刀法納蘭薰使得嫺熟流暢,渾然天成,又是贏得一陣喝彩聲。

“果然不愧出自於三大家族之首的納蘭家族!”有人讚歎道,“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身手和修爲,實在是天之驕子!這水平比那鐵塔漢子強多了!”

“嗯,看來,納蘭薰鐵定了是第二個進入九龍琉璃塔的人了!”

“這樣的天才,人見人愛,肯定和九龍琉璃塔有緣!”

在場的大部分武修都看好納蘭薰。若論修爲,他們確實都都沒法和這個妖孽的天才相比。

但是,納蘭薰一套刀法演示完畢,琉璃塔卻無任何反應!

“什麼,九龍琉璃塔竟然不接受他?”

“爲什麼他武技功法修爲都比忽必強高一大截,九龍琉璃塔卻和他無緣?”

納蘭薰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守着華神國去皇家訓練營參加特訓的優秀少年武修的面,自己竟然沒有被九龍琉璃塔接納!這面子可丟大了!

他不由擡起頭望向峯頂。

可是,還未等他的腦袋擡起來,那高大的身影大手一揮,納蘭薰已經飄落回了人羣之中。

“你和九龍琉璃塔無緣!”高大身影淡淡地說,毫無感情。

“不!”納蘭薰失態地大吼,“怎麼可能?我比忽必強強之百倍,爲什麼他進去了,我卻不被接受?這不公平!”

“跟你講了,你和九龍琉璃塔無緣!”那高大的身影又重複了一遍,依舊毫無感情。

“那我還有機會!”納蘭薰又大聲道,“不是說還可以比武決定進塔資格嗎?如果沒有人敢向我挑戰,那我就是第一名,是不是也可以進入琉璃塔?”

機遇就在面前,卻被拒之門外,納蘭薰當然不甘心。

“只要沒有人挑戰你或者打敗你,你當然可以進入琉璃塔。這是規矩,對你也不例外。”那個聲音還是平靜無波。


“那好,我向大家挑戰,只要沒有人打敗我,就請前輩准許我進入琉璃塔!”納蘭薰聽到還有希望,又佔到了人羣前邊。

“有沒有人願意挑戰他?如果一刻鐘內沒有人挑戰這個少年,那麼,根據規則,他將取得進入九龍琉璃塔的資格。當然,你若挑戰打敗了他,又沒有人再挑戰你,你自然可以取代他進入塔內。”

高大身影渾厚空靈的聲音在峯頂又滾滾響起。

“英傑兄弟,必須阻止他進去接受傳承!他對我們是個威脅!”諸葛俠小聲提醒道。

“對,誰都可以進去,就是這個討厭的納蘭薰不可以!英傑哥哥,你一定要打慘了他!”靈犀公主捏着粉嫩的小拳衝龍英傑說。

“英傑哥哥,讓我去挑戰他吧!我看着他這牛哄哄的樣子就感到噁心!”閻娘說。

“不知允許不允許使用合擊術?若可以的話,我們兄弟倆倒想上去教訓教訓他!”郝氏兄弟也說。

“你倆的合擊術對付一個強者六階還稍顯弱了些。就讓他先得意一會兒,等他表演完了,我上去痛扁他!”龍英傑對納蘭薰也早已忍無可忍,當然不會讓他如意進入琉璃塔。 如果靠比武來決定進入琉璃塔,納蘭薰非常自信。因爲在記憶中,他還從來沒有輸給過同齡人。

哪怕年齡比他大一兩歲、修爲比他高一兩階的武修,最後都敗在了他的手下。

別的不說,作爲第一家族最優秀的天才少年,不光他的修爲段階比同齡人高,他的武技也會比對方強那麼一點。

所以,這就養成了他自負的毛病。

他相信,只要一對一的較量,同齡人中沒有武修能夠阻擋他勝利的腳步。就是那個一夜之間被吹捧起來的龍英傑也不行。

“各位,納蘭薰和大家一同進入華神山,彼此之間相互關照,能夠攜手走到這裏實屬不易。”納蘭薰假惺惺地開始了他的“演講”。

這顯然是虛情假意,說給不知道的人聽的。什麼相互關照,攜手走到這裏,純粹是扯淡!

有知根知底的開始在心裏罵娘了。

一路走來,凡是納蘭薰收編不成的都被他滅了,投靠他的也都成了幫他衝鋒的炮灰。他還大言不慚在這裏賣乖,實在令人噁心!

靈犀公主等人聽了這話已經在反胃。

“有臉皮厚的,沒想到會有這麼厚的!”尚雲燕衝納蘭薰“呸”了一聲,大聲罵道。

納蘭薰裝作聽不到,繼續說:“現在九龍琉璃塔開啓,納蘭薰愛武心切,一心想得到先輩傳承,所以,下決心要進入其中。現在迫不得已與各位兄弟以武相見,還請手下留情!”

納蘭薰一副謙謙君子的樣子,話說的冠冕堂皇,就像龍英傑當初在藏香樓見到他時一樣,許多人幾乎被他的外表和語言所迷惑。

並且,在場的武修也知道自己和納蘭薰的差距有多大。

和他比武,還不如像忽必強一樣展現一番,若僥倖和琉璃塔有緣,直接被收入進去接受傳承,豈不皆大歡喜!

眼看着一刻鐘就要過去,仍然沒有人挑戰納蘭薰。

難道納蘭薰就這麼輕鬆過關了?明明和琉璃塔無緣, 吾家萌妃路子野

這個時候,有人想到了龍英傑。

“對啊,那個龍英傑不是據說很厲害嗎?他怎麼不去挑戰?難道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

“是不是依仗和太子有點關係,徒有其名啊!”

有些人開始質疑龍英傑。

這些話當然傳到了龍英傑耳朵裏。

他一笑了之,根本不需要解釋,因爲他馬上就會用事實說話。

“各位少年武修,一刻鐘的時間快要到了,如果你們中間沒人能夠挑戰納蘭薰,他將成爲下一位進入九龍琉璃塔的武修。”

高大身影提醒說。龍英傑竟然沒來由地從中聽出了一絲淡淡的失望。

他不由自主地擡頭望向峯頂,卻霎時愣住了。他吃驚地發現,那高大身影一雙深邃的眼睛竟在盯着他看!

他莫名其妙的心中一顫,不由自主地衝那高大身影微微一笑。

那高大身影居然朝他微微點了點頭。

這個發現令龍英傑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似乎一下子拉近了他與這位遠古大能者的距離。

就在一刻鐘將滿時,龍英傑終於向前跨出了一步:“納蘭公子,就讓我這名小家族子弟來會會你這位道貌岸然的大家族天才吧!”

龍英傑出現,納蘭薰似乎並沒有覺得多麼驚訝。

“龍英傑,你果然出來了!我早就知道,在這些人中只有你會與我作對!”納蘭薰馬上收回了假惺惺的面具,惡狠狠的眼神能殺死人。

“他果然出去了!”有人豎起了大拇哥,“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贏!”

“雖然有膽量,但小家族的人想挑戰華神國第一家族武修天才,我看難!”另一個人預測,“不被傳送出去,能全身而退就不錯了!”

“好戲開始了,還是看結果吧!不管他倆誰勝了,我們就尊他爲華神國第一天才!”有人客觀地說。

“納蘭薰,在你的眼裏,所有的磨難都是敵人,你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成不了大氣候!”龍英傑鄙夷道。

“龍英傑,你擋我的道,不是狹隘嗎?你故意與我作對,不就是我的敵人嗎?”納蘭薰強詞奪理。

“不,納蘭薰,你沒有動腦子啊!你自詡爲華神國第一天才,剛纔的一番表演卻沒有得到九龍琉璃塔的認可,說明你與寶塔無緣。你就是強行進去也不會得到任何傳承。我阻止你,是爲了給有緣者多爭取一個名額!”

這句話戳到了納蘭薰的痛處:是啊,爲什麼九龍琉璃塔會拒絕如此天才優秀的自己呢?讓人想不通啊!

“龍英傑,多說無益,戰吧!小小的龍氏家族武學淺薄至極,而納蘭家族底蘊豐厚,你與我所接受的武學傳承有天壤之別,所以,你永遠不可能戰勝我!”

“井底之蛙!”龍英傑冷笑,“既然你認爲納蘭家族底蘊那麼豐厚強大,那還有什麼必要進九龍琉璃塔!一個自負的家族,永遠不會有什麼前途!”

鬥嘴,納蘭薰仍然略遜一籌。

妙手回春 龍英傑,牙尖嘴利沒有用,刀劍見分曉吧!”納蘭薰惱羞成怒,破風刀握在手中,森然的刀氣佈滿刀身,刀尖指向龍英傑。

“好冷冽的刀氣!不愧是納蘭家族,納蘭薰使用的居然是真階中品寶刀,若再配上納蘭家族的神階武技,龍英傑估計要吃虧了!”有人擔憂地說。

哪知,龍英傑似乎對面前的破風刀不屑一顧,他哈哈大笑:“納蘭薰,你改不了所謂大家族子弟驕橫自負的心態,怪不得修爲如此不堪!”

“納蘭薰如此年齡就已經是強者六階巔峯,龍英傑居然鄙視納蘭薰修爲不堪!難道……”有人吃驚地議論。

哪知,他們因震驚而張開的嘴巴還沒有閉上,第二輪震撼又接踵而至。

龍英傑身軀微展,鐵血龍神劍出鞘,暗紅劍身霎時激射出洶涌劍氣,並急速向四周盪漾擴散開來……

衆人只覺得呼吸壓迫,納蘭薰破風刀凝聚的森然刀氣更是砰然破碎!

“什麼?龍英傑的寶器比納蘭薰的品階還要高?納蘭薰賴以成名的破風刀竟然不敵!”有人驚得下頜骨都掉下來了!

“這下有好戲看了!”大家變得越來越興奮。

此時沒有人注意到站在峯頂的高大身影,他“咦”了一聲,眼睛盯着鐵血龍神劍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納蘭薰,把你的看家本事都使出來吧!”龍英傑淡淡地說。

納蘭薰的武器顯然已經敗給了龍英傑,這令他有了一些壓力。

納蘭薰用陰陽化氣散放倒靈犀公主等人後,本想借着人多奪了龍英傑的真階極品寶器,誰知冒出來一羣毒狼蛛壞了他的好事。

寶器輸給你一品,那我就用武技贏你!

在華神國,納蘭家族的武技除了軒轅皇族,就是他們的品階最高。

龍英傑可以因爲某種奇遇得到一把罕見寶器,但一定不會有神階武技。退一萬步說,就是有那麼一套,頂了天也就是神階下品。

納蘭薰自信一定可以利用武技來彌補武器的不足,戰勝龍英傑。

大總裁獨寵小甜妻

想到此,納蘭薰橫刀在胸前,冷笑道:“龍英傑,依仗一把真階極品寶器就想戰勝我,你想的也太簡單了!”

說完,一招神階中品刀技“瞞天過海”突然使出,衆人都聽到了呼嘯的刀吟聲。

瞞天過海爲虛實結合之刀技,一曰瞞天,一曰過海,先瞞天矇蔽敵人,然後過海殺人!

龍英傑不管它真假虛實,也不着急使出神階武技,他只用一個辦法:你有千般變化,我就見招拆招。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修爲、武技、武器都有些相當的對手,他想看看不憑藉那些花哨的東西,自己有多少戰力。

納蘭薰一招攻來,龍英傑揮劍迎上,用的只是實實在在的元力。

“當”的一聲,刀劍相撞,龍英傑步伐穩健,巋然不動!

再看納蘭薰,雖然使出了神階中品功法,身形卻仍然晃了兩晃,被震退了兩步,手臂隱隱作痛!

“你怎麼會是強者七階?進山時你不是六階嗎?怎麼又突破了一階?難道你隱藏了修爲?”納蘭薰滿眼滿心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他這一招和龍英傑勉強算是平手。但他很清楚自己其實已經敗了。

因爲他用出了神階功法,還被迫退了兩步,而對方卻只是用元力以劍抵擋,還佔了上風。

而最令他想不通和暴走的是,龍英傑的修爲竟然高出了自己一階,達到了強者七階!

他現在明白:自己已經從華神國最優秀的少年天才神壇上跌落下來!

“拜你所賜,我吸取了毒狼蛛王的浩瀚能量又突破了一階!”龍英傑依舊笑吟吟的,一副風輕雲淡、氣定神閒的瀟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