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檢錄結束完,距離開賽還有幾分鐘的時間,霓裳仙子閑來無事,便說道:「陌凡,你實力只有二品,能闖到三品的對戰中,還真是厲害呢!」

「嘿嘿,前輩,我能闖到冠軍位您信嗎?」陌凡反問道。

「有點難。」霓裳仙子說道:「你是這幾天沒出現吧?龍驚天的比賽可是很精彩,不對,也不能叫精彩,總而言之,他每次都是以秒殺結束戰鬥的,近身戰鬥恐怕沒人是他對手。」

近身戰鬥,很強?

陌凡挑了下眉,下意識的揚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有趣,不知道遇到我會是怎麼樣呢?

之前龍驚天就想跟他打一場了,下一場比賽也算是圓了他的心愿吧。

鬧鐘響起,九點準時,霓裳仙子把門打開,在陌凡臨上場前,喊了聲加油!

(本章完) 走上台,陌凡看到了對面的劍長空,笑著說道:「到台上,待會就得動手了呢,有點激動。」

劍長空沒有回答他,而是臉色鬱悶的看著場外的觀眾,他發現他們都在討論陌凡,準確的說,是在討論他的cos服。

「看樣子是我比較受歡迎呢!」陌凡摸了摸鼻子,笑著環視了下觀眾席,找到了千羽曦她們所在處。

正如他之前所想,千羽曦跟小七手上舉著LED光板,在茫茫觀眾席中格外的醒目。

「劍長空!」

觀眾席的另一側響起了劍長空三字,陌凡的注意力朝向了那邊,只見有個中年人帶著兩個青年人在為劍長空鼓勁。

「他們是?」陌凡問道。

「師父跟兩個師兄。」劍長空回答道,他臉上又出現了笑意,看樣子是覺得跟陌凡的對比中扳回了一局。

陌凡聳聳肩,沒有說什麼。

術修上台,述說了比賽規則,並為他們分發了護體金光符。

陌凡看著手中的金黃色符篆,這可是第三等級的符篆,最低等級是黃色,第二等級是銀色,而第四,也就是最高等級為紫色。

這可是他第二次見到金黃色符篆了,第一次是術修給他的鎮符。

根據術修所指示,只要把符篆貼身放好,等到出現致命威脅或者致命一擊的時候,符篆就會自動激活,同樣的,激活了就代表本次對決失敗。

把符篆放好,術修走下台去,示意比賽開始。

「陌兄,我使全力了哦!」劍長空說道,身上的劍意劇增,道袍無風自動,雙手持劍,劍眉星目,他的氣勢起來了。

相反陌凡,他就沒有對方那麼仙氣了,平平淡淡的拿出紫金棍,把棍子立在地上,沒有多餘的動作,靜靜看著對方。

劍長空:「……」

好尷尬,劍長空沒想到自己如此有氣場的開局,陌凡竟是這樣回應的,完全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我上了哦!」劍長空緩解尷尬的說道,隨即整個人開始進入狀態。

陌凡依舊沒有動作,他眨了下眼,原本在數米開外的劍長空鬼魅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右手長劍橫掃,似乎要劃開他的喉嚨。

不得不說,陌凡是第一次有這種經歷,劍鋒擦喉的感覺很刺激,他後撤一步,隨後長棍往前一捅,直接達到對方腹部。

這一捅是下意識的動作,沒用多大力,劍長空不屑的笑了一下,嘲諷道:「你就這點水平嗎?」

靈力運轉到棍子中的陣法上,陌凡嘴角一揚。

莫名的第六感令劍長空感覺到了危險,他連忙後撤一步,發現對方手中的棍子又帶上了電。

「不會吧?」劍長空哭喪著臉,他的兩柄劍是金屬,只要被他的棍子碰到,鐵定導電。

陌凡嘿嘿笑了下,心情愉快的說道:「我這陣法超級耐久,就是用靈力開上一小時也沒什麼問題,長空兄,你不是要打嗎?發揮全力啊!」

劍長空:「……」

「這可是你說的。」劍長空沉聲道,看樣子是找到應對方法了。

將兩柄劍收起,劍長空拿出了一把平常修鍊劍道所需要的木劍,他打算用這個來進行戰鬥。

「你不怕被我打壞嗎?」陌凡看著劍長空右手上的木劍,忍不住問了一下。

「放心吧,想要壞,很難。」劍長空回答道,語氣中顯得十分自信。

陌凡聳了聳肩,關掉雷電陣法,直接衝上去跟他進行對打。

一個用棍法,一個用劍術。

劍長空沒有跟陌凡對戰過,這一回,他深刻體會到了披風亂棍的噁心之處,打架通常都是靠經驗和別人的微動作進行預判和反擊,陌凡倒好,雖然每一招看起來普通的很,但根本不知道他在時候出手,也不知道要打到什麼地方。

被壓著打了好久,劍長空終於在這被動的狀態下找回了自己的節奏。

充分的施展出劍術,陌凡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劍術比千羽曦要厲害一些,能在這種情況下,不惜冒著被打的風險,也要維持自己的節奏,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一種破局吧。

陌凡轉攻為守,披風亂棍切換成逆雨時棍,任憑對方的劍有多麼高超,來多少他就接多少,以彼之道,還彼之身,把對方劍上的力道統統反震回去。

劍長空咬牙,終於忍受不了小臂的疼痛感,連連後撤,與對方拉開距離。

「怎麼不繼續啊?」陌凡笑著問道,很顯然,他在之前的對戰中,感覺輕鬆的很,一點也不吃力。

劍長空看了看陌凡,搖搖頭說道:「你的招式怎麼都那麼邪乎啊!」

他不知道對方幹嘛不用空間天賦,不過既然如此,那就給了他另一個機會,近戰占不到便宜,那就選擇遠戰。

術法攻擊。

劍長空運轉靈力,注入劍身,隔著空朝陌凡連斬五道劍氣出來,白色劍芒很快,半息的時間,就來到了陌凡面前。

陌凡見逃不掉,外加時間緊迫,只好將棍子舞了個棍花,配合靈力的運用,形成一個類似於防護罩作用的效果。

「不錯啊!繼續。」陌凡說道。

劍長空沒有說話,而是一躍到空中,身上的劍意又是增長了一個檔次,他的雙目眼神變得十分銳利,就如同劍鋒一般,氣質也發生了改變,如果說之前是個小倒霉蛋,那麼現在就是一個傲氣衝天,睥睨天下的大佬。

劍心?陌凡看著對方這變化,心中不由得一痛,果然,一個個的都會開buff,突然感覺自己的無雙模式掉價了。

劍長空舉起右手,木劍的劍鋒指著天空,不知怎麼的,那把木劍給人的感覺也發生了變化,就好像是包含了大自然的萬物,自然之劍,說的也許就是這樣。

「斬!」劍長空吐出一字,木劍輕輕往下一劈,不同於之前的白色,一道五米多長的綠色劍芒飛向陌凡,不急不緩,似乎不擔心會不會中的問題。

這個感覺非常準確,陌凡感覺自己再怎麼躲,這道劍芒都會跟蹤過來,朝他劈去。

(本章完) 陌凡原本有些不正經的神色突然鄭重起來,他感覺到這道劍芒對他具有威脅。

試著後退幾步,劍芒果然跟隨著他沒有順著軌跡劈在地上。

陌凡無奈的搖搖頭,把棍子收起,又是後退幾步拉開距離,他不求劍芒消失,只是單純的給自己些時間罷了。

他深吸一口氣,弓步站穩,上身往右側彎了些,雙手做出握球的動作。

觀眾席見到陌凡這一動作,年輕們的修士都沸騰了。

「我的天,陌千秋該不會是想用那招吧?」

「看起來還真是!」

「媽耶!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龜派氣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看到見聞色霸氣?」

「……」

千羽曦看著場上的陌凡,不由得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好好的比武沒想到能鬧出這樣的事情來,陌凡還真是的,什麼畫風都能帶跑偏。

陌凡聽著周圍的議論紛紛,嘴角一笑,要的就是這效果,劍芒越來越接近,陌凡開口道:「陌! 校園絕品狂徒 派!氣!」

三個字的時間很快,陌凡雙手中以肉眼可見的,出現了一個旋球,到底是氣功,並沒有像動漫中那樣有著顏色光芒。

「功!」

氣旋球瞬間增大至一個籃球大小,陌凡將雙掌往前一推,氣旋球朝著劍芒飛去,撞到一起后,氣旋球好像發生了劇烈反應,將方圓十米的氣體往這邊抽送,氣勢不小。而劍芒也不賴,雖說氣勢依舊如此,但那瑩瑩綠芒在氣旋球的衝擊下依舊不減,好似不起作用,但仔細一看的話,還是可以發現,劍芒的速度減慢了些。

有效果?陌凡見如此,也不再擺poss,直接左右手各生成一個氣旋球打了過去。

看樣子不能叫陌派氣功了,陌凡心想,倒是跟螺旋丸很像,可是做人可不能抄襲啊!

思索了一會,他又生成了一個氣旋球懟過去,同時大聲喊道:「風暴彈!」

劍長空:「……」

他手持木劍站在遠處看著陌凡一人在武道場中央進行花式獨秀,感覺自己是個局外人,整個觀眾席的注意力都在陌凡的身上,他望向了自己的師兄師父,發現他們都在看著陌凡,霎時間,他的心涼涼了。

花費了十幾顆風暴彈才解決掉那道劍芒,即使是陌凡,這一下子的精神力突然消耗也令他有些頭疼。

「長空兄,你這招可以啊!夠猛!」陌凡難得誇讚了一句。

重生之白藥 劍長空:「……」

你這一點傷害都沒受到,再猛又有何用?

陌凡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那現在就輪到我出手了哦!」

御氣訣再次運轉,陌凡讓強風往劍長空的口鼻猛灌,打算一舉拿下比賽。

「哼!我早就知道你會使出這招了!」劍長空微微一笑,右手持劍,配合左手掐了個手印,平日里御劍用來防止勁風的招數用在這裡妥妥的。

恩?

陌凡見這招被劍長空破招,不由得驚嘆。

「長空兄,你比我想象的要厲害啊!」陌凡很鄭重的又誇了一句。

劍長空:「……」

他自上場以來,也就用了兩招,一招進攻一招防禦,進攻沒成功,防禦成了,這就算厲害了?

今天果然是沒看黃曆就出門,諸事不順啊!

抱著鬱悶的態度,劍長空揮了幾道劍氣出去,他沒有使用劍心,因為消耗不起。

陌凡又把棍子拿出,三兩下就把劍氣一一破除,他見對方的興緻不高,想了想,便問道:「長空兄,你剛剛在萬寶閣押注了多少錢?」

「二十上品靈石。」劍長空順嘴回答道,接著便又抬起了頭,對呀!自己可是押了二十塊上品靈石,換算成下品靈石,都有二十萬塊了,這是筆不菲的價錢啊!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戰意,自己不能輸,輸了,就代表小金庫沒了!

右腳重重地往前踏出一步,劍長空重振雄風,如炮彈般飛快的來到陌凡面前,運轉靈力,打出了一套劍法。

「迷蹤劍訣!」

招式名稱喊出,劍長空的身影瞬間變成五個,而且皆實皆虛,很是神奇。

陌凡挑眉,鎮定地施展逆雨時棍,絲毫不懼對方的劍訣。

劍影四起,陌凡的棍子終究不是全方面防禦,身上也被劃到了幾劍,不過並無大礙,別說皮膚了,化作cos裝的墨甲他也沒攻破。

劍訣消失,劍長空出現在陌凡的面前,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看樣子是消耗太大。

陌凡收起了棍子,打算換一種攻擊方法。

「長空兄,你累嗎?」陌凡問道。

「啊?」劍長空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在這種場合問這個問題。

陌凡自言自語道:「那就讓我為你獻上一曲,緩解緩解疲勞吧!」

說罷,他拿出了寒音玉笛,嘴唇輕輕貼住笛聲,運轉靈力開始進行吹奏。

優美的旋律響起,在觀眾席的人聽了,只是覺得笛音很美罷了,可劍長空不同,陌凡將效果選定了他,所以……

「姐姐,為什麼劍長空哥哥站著不動了?」千羽柔問道,看著場上陷入獃滯的劍長空。

「應該是中了陌凡的幻術吧。」千羽曦猜測道,她也沒見過陌凡使出這招,看這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大約過去了十秒鐘的時間,陌凡停止了吹奏,劍長空也恢復了正常,他臉色更加慘白的癱坐在地上,大口喘息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已經脫離了危險。

「怎麼樣?還來嗎?」陌凡將玉笛在劍長空的面前搖晃了一下問道。

「來!」

很出奇的回答,陌凡沒想到劍長空的意志竟然如此堅定,都這樣了還敢繼續,怪不得能贏刀幺。

沒有繼續使用笛子,陌凡將其收了起來,朝劍長空伸出一隻手,對方也不客氣,拉了一下,借力從地上起來。

「長空兄,我也不欺負你了,你使出最強的招數攻擊我,我不躲閃,要是成了,你就贏,要是我接下了,那你自動認輸,咋樣?」陌凡提了個建議道:「我可不想咱們因為一場比賽就從朋友變成敵人。」

「我才沒那麼小氣呢!」劍長空心寬的回答道:「那就按你說的那麼做吧!」

「好!」

(本章完) 陌凡給了劍長空足夠的時間進行休息,本該進行激烈戰鬥的武道場上,二人背靠著背打坐修鍊,十分的平和,也不擔心對方從背後下黑手。

眾人見到這幕,不由得再次陷入懵逼,這陌千秋也真是的,淘汰賽的時候吃全家桶也就算了,這到半決賽了還這樣,不知道這是要錄視頻的嗎?

陌凡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再次取出寒音,又吹奏了一曲。

笛聲入耳,劍長空原本因為冥想放鬆休息的身軀忽然緊繃,但發現自己沒有陷入幻境,而且精神力緩慢的進行自我恢復,身子又放鬆了下來。

陌凡沒有再理會劍長空,而是站起身來,將武道場當作自己的個人獨奏會,自顧自的吹奏著古音曲譜。

觀眾席漸漸安靜下來,紛紛聆聽著他的笛聲,時而悠長,時而短促,時而婉轉,時而低沉,這段笛音令眾人不由自主的在腦海中勾勒出了一個大自然生機勃勃的景象,浮躁的心漸漸進了下來。

站在後台的千翎尊者看著陌凡,不由得露出一笑,這小子可以啊!連這種技能都會,不錯不錯!

境界跟陌凡相仿的修士們,紛紛感覺到了精神狀態的增幅,境界比陌凡要高的前輩們,他們對於陌凡的增幅不怎麼放在眼裡,但光是聽那演奏,也是一種享受。

一曲終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劍長空回過神來,他雖然還沒完全恢復巔峰,但在陌凡的笛音輔助下,也差不多了。

「可以了嗎?」陌凡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