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問明事件起因經過,頓時一股怒氣湧上心頭。

「什麼人都敢抓,楊元坤,你真當市局是你家開的是吧?」

「你給我閉嘴,你不需要解釋,我現在也不想聽你解釋。

別把你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沒你想象中那麼傻。

現在我就問你,林昊是不是你抓來的,他現在,在不在市局?」

「……」

當場就踹了一腳,連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平日里也就罷了,多多少少要給文家那邊一點面子。

可現在是什麼時候?

現在可是京城全面戒嚴,風聲鶴唳的緊要關頭,這個時候鬧出這種事,他楊元坤想幹什麼?

這到底是報復別人,還是想要整死他?

不僅僅楊元坤。

心知無緣無故楊元坤肯定不會這麼干,這裡面多半有文家的原因,是以,連帶著文家也被恨上了。

眼見局長大人動了真火,不等楊元坤回答,馬上有局裡的下屬把情況說了一遍。

一聽人還在市局,還關在審訊室里,局長大人當即也顧不得了,怒罵一聲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放人……」

「是是是!」

下屬們如逢大赦,迅速離去。

很快有回來了,一人哭喪著臉道:「局長,那位,那位林教官,他,他……」

「他什麼?會不會說話?」結結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局長又是一陣火大。

這麼一吼,那人終於利索了,道:「他不肯出來,他說,他說裡面挺好,準備在裡面長住了!」

「是啊局長,不是我們不放人,我們好話說盡了,可是人家不肯出來,要把這裡當就成家了啊!」又一人苦著臉道。

二人這話一出,場面立馬陷入詭異的安靜中。

局長大人也坐蠟了,不知如何是好,他只能對那中年軍官道:「要不我們一起進去勸勸?

你們放心,這件事是我們的不是,不論如何,我們會給出一個合理的交代。」

結果那中年軍官也不理,聞言淡淡道:「不必,錯誤是你們造成的,自然就該你們來解決。

既然總教官覺得這裡挺好,想要在這裡長住,那麼……」

重重一頓,緊跟著聲音驟然鐵血高亢。

「全體戰士,聽我號令,就地守衛,嚴防死守,不允許任何人靠近,不允許任何人打攪總教官!」

話音一落,緊跟著戰士們雄壯的聲音響起。

被那呼聲一震,局長大人險些沒哭出來。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恨恨瞪了楊元坤一眼,他怒道:「楊元坤,你就安心等死吧,這次沒人能救得了你,文家也救不了……」

說罷就怒氣沖衝進了局裡。

怒歸怒,事情卻不能不做。

作為這裡的老大,哪怕這事不是因為他而起,可要是不能圓滿解決,一直被大兵壓境,怕是他這局長也當到頭了。

可惜,他出面的效果並不會更好,林昊,他依然不打算出來…… 「聽說沒有,市局被圍了,聽說是京城守備營的人!」

「何止啊,我還聽說,文家大院都被圍了呢!」

「真的假的?」

「當然真的,昨天那四架武裝直升機就是沖著文家大院去的,昨晚我還遠遠看見有人在外面巡邏,知道都是些什麼人不?

國安局長親自帶人在外圍幫忙巡邏戒備,不許生人靠近!」

「噝,不是吧?

國安局長都出面了,而且還只能在外圍?」

「哈哈,這下樂子大了,沒想到文家也有今天!」

「多行不義必自斃,看來是乾的壞事太多,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別盲目樂觀,文家可也不是好惹的,家裡部級大員就好幾個呢,更別說背後複雜的關係網!」

「嘿,那也要看惹的是誰,沒瞧見現在文家大院還被封鎖著么,沒瞧見,市局那邊京城守備營的人還沒走么?」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就是,我可是聽說了,被文家栽贓陷害的,那是京城守備營的總教官,而且貌似身份還不止於此,要不然,你們以為上面能眼睜睜的看著?」

「是夠牛氣的,那人現在還呆在市局,說什麼不肯出來。

市局局長去了沒用,市長去了也沒用,連中央大佬都去過好幾個,結果呢,人家該不出來,還不出來!」

「不是吧,這麼牛,那意思是,文件這次提到鐵板了唄?」

「那可不,擺明就是鐵得不能再鐵,一腳下去能給腳踢腫了的那種!」

「……」

樂子是真的大了。

京畿重地,天子腳下,這裡的人向來消息靈通,生活上的一大樂趣就是議論這紫禁城裡的是是非非。

這次發生的事,根本瞞不住,官方也沒想過要怎麼隱瞞,是以不過一夜之間,全程皆知。

所有人都知道文家大院被圍了!

所有人都知道市局也被圍了!

所有人都知道文家這回提到了鐵板!

也所有人都知道,市局住了一尊連市長乃至中央大佬都不鳥的超級大神!

這可把大傢伙樂壞了!

偌大的四九城,好些年沒發生過這麼有趣的事情了,一時間,原本因為戒嚴而產生的陰霾壓抑悉數淡去,整個城市都變得輕鬆愉快起來。

文家卻還在負隅頑抗!

文家大院雖然已經被控制,對外聯絡全面中斷,可外面文鳳山等人還在努力。

宣傳口,教育口,這是文家最大的兩座山頭,因為能引導輿論,勾連諸多學者官員,也是極具能量的兩座山頭。

自昨日定計分頭行動開始,兩座山頭的能量已經悉數被調動起來。

與此同時,兩座山頭之外,方方面面的人脈資源都在權利運做。

誠如文老所言,這是一場大戰,一場關乎生死存亡的大戰。

這場大戰不容忽視,許勝不許敗!

一開始文鳳山等人也頗有信心,認為最後勝利的必定是文家。

可隨著時間的延續,隨著與文家大院失去聯絡,隨著市局被官兵圍困……

漸漸的,信心在動搖!

只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個時候再想退縮,已經太晚了。

哪怕沒有必勝的信念,也必須堅持下去,否則,這場戰爭的殘酷性,足以讓文家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這絕不是開玩笑!

焰毒醉卿 文家這些年春風得意的背後,卻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也不知招來了多少政壇勢力的敵視。

如此情況下,一旦落敗,光是這些人報復起來,便足以讓文家死無葬身之地。

然而,堅持並沒有讓人看到曙光,反而隱約看見了深淵的漆黑。

「洛陽全面陷落!」

「杭城官商兩界文家的勢力全面被肅清!」

「江南省完了!」

「明珠市完全失去掌控!」

「全國範圍內,但凡與文家有關的公司企業,不論直屬還是參股,皆遭遇狙擊,損失慘重。」

「京城之外,文家扶持的政壇力量,幾乎全面陷落!」

「輿論已經失控!」

「原本站在我們陣營的,全都退了,現在,我們說孤軍奮戰!」

「……」

昨天夜裡還好,雖然形勢不太妙,但終究沒有太多壞消息傳來。

可當時間來到今天上午,壞消息是一個接一個,令人沮喪,令人絕望。

商業上慘遭狙擊,損失慘重!

政壇上羽翼幾乎被剪除一空,元氣大傷!

最糟糕的是,分明執掌宣傳部,現在,卻是連輿論都已經無法完全掌控。

氣氛十分壓抑!

文鳳山辦公室里,文家僅存的力量聚在一起,場面卻是十分凝重,煙氣繚繞中,一個想說話的人都沒有。

情況很不妙!

隨著時間的流逝,局勢還在繼續糟糕!

到現在,包括文鳳山在內,一群人沒人能看到希望。

而看不到希望,便等同於絕望!

好久好久,正當文鳳山強行打起精神,準備儘力鼓舞一下士氣的時候,突然座機電話響了。

沒人知道電話裡面都說了些什麼!

眾人只知道結果是,電話沒接完,文鳳山已經軟倒在椅子上,臉色一片灰敗。

好久好久,他才擺手道:「停手吧,這一場,文家輸了,那個人,文家惹不起,十個文家也惹不起……」

是啊,惹不起!

電話裡面說,來了什麼李家雲家太極門披甲門,等等等等,很多人。

在此之外,那些退休已久隱居不出的開國元老,一下子都出來好些個。

他不知道前面都是些什麼人,但他知道後面的!

他不知道前面都是些什麼人,但他知道就連孔家在那些人面前,都只能選擇妥協,表示不參與此事!

巫在回歸 如此,還能如何??

別說區區一個文家,就是十個文家,那又能如何??

該結束了!

文鳳山的話,相當於是給這場看不見希望的鬥爭畫下一個句點。

而後簡單把電話裡面通報的情況說了一遍,算是徹底將人心中的希冀抹平。

然後……

「走吧,此事因我文家而起,也該因我文家而止。」

「不就是想讓我文家低頭么,行,那就低頭,敗給這種人,不可恥!」

「上面說,讓我們去賠禮道歉,把人請出來,這件事就算完。

這是留給文家最後的體面,這個時候,大家就不要再多想了。」

「哦,是了,去把君武叫回來,此事,想來少不了他……」 京城,一棟私人別墅,文君武正壓著一剛搞定的小明星發泄怒火與旺盛的精力,忽然一個電話打過來。

「什麼,讓我去跟那小野種道歉?」

「不可能,你們誰愛去誰去,總而言之,我文君武絕對不會去!」

「……」

要放在平時也就罷了,早點接遲點接無所謂,只是現在非常時期,再自負,他也知道輕重,是以很快停下接通來電。

只是萬萬沒想到,家裡居然是通知他回去,讓他去給林昊道歉。

林昊算什麼東西?

道歉,他也配?

想都不想,他便拒絕了,而後,盛怒之下,手機也砸的粉碎。

見他生氣,那小明星便自以為是糾纏上來,酥媚入骨道:「文少,不去就不去,有什麼可生氣的?

來,讓人家好好伺候你,人家的舌頭可是很靈活很軟的哦……」

說著也不嫌臟,俯首朝著那沾滿粘液的地方而去。

許是因為憤怒,那原本還勇猛的傢伙,現在已經軟掉了,可是憑她的經驗與本事,她相信很快能讓它重新硬起來。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那東西還沒吃到,頭髮已經被一隻大手近乎於暴虐的抓起,進而陣陣劇痛從頭皮傳來。

「文少,文少,你饒了我!」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疼,好疼!」

「……」

小明星仰著臉,眼淚止不住往下掉,搭配著她此刻的模樣,像極了一隻被褪光毛的狗。

文君武卻沒有絲毫憐香惜玉之心,聽到喊痛非但沒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

面色也隨之而變得猙獰扭曲,再不復此前的瀟洒英俊。

「什麼東西,本少的事情要你多嘴?」

「你還真拿自己當明星了,告訴你,本少眼裡,你就是一條下賤的母狗!」

「是,是,我是下賤的母狗,我錯了,文少,你饒了我,你饒了你可憐的小母狗吧,求求你,求求你了!」

「……」

相當暴虐的一幕,也只有極度憤怒,且在無人得見的暗處方可顯現出來。

等將這小明星折磨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再出來時,文君武又變成了那個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京城四少。

說是不回,可他知道,既然父親已經派人傳訊招他回去,那回去一趟就成了必須要做的事。

只是回歸回,他並不打算去跟林昊道歉!

在他這裡,聽命回家,跟給林昊賠禮道歉,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碼事。

也就用了半個小時,他便回到文家大院。 鳳鳴帝王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