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兩個走了之後,我趕緊問陳柏爲什麼要答應把餓鬼給玩鬼老怪。這時候,一直在一旁待着的小黑貓化成了人形,皺着眉頭,對我說。“這也是無奈之舉,現在情況不容樂觀,把餓鬼交給他們養鬼一派,才能發揮出餓鬼真正的用處,面對天羽閣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和最充分的準備。”

“什麼意思,天羽閣怎麼了?”我一頭霧水,問道。他倆回來之後就變得有些怪怪的,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陳柏嘆了口氣,轉過頭來看向我,問了一句讓我摸不着頭腦的話。“你知道我們剛剛是從哪裏回來的嗎?”

我搖了搖頭說自己不知道。他頓了頓,然後繼續說道:“今天一早各派人士又在一起開了一次會議,這次的會議主要是對這段時間以來對天羽閣的調查做分析和總結,開會得出的結果很差,天羽閣原本我們想的還要可怕,現在他們所作的事情可不是隻會對我們術士界有影響,處理不好的好那可是要生靈塗炭,人間變成煉獄。”

“而且天羽閣的勢力在各派中都安插了眼線,我們處於十分不利的地位,在加上他們盜取的大邪物,就算整個術士界連起來對付他們也討不了絲毫的好處。”難得看到秦筱筱露出這麼嚴肅的表情,由此可看出這次的情況的確很糟。

陳柏說現在術士界提高整體實力是關鍵,這樣才能更好的對付天羽閣的陰謀,爲了這件事各派都會相互協作,互幫互助提升實力。養鬼一派想到得到餓鬼的確存在一些私心,但餓鬼的確能讓他們的實力得到很大的提升,也只有在他們養鬼一派的手中餓鬼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價值和作用。

“爲了對付天羽閣,也只能把餓鬼交給他們了,相應的他們也會提供我們需要的東西。”陳柏無奈的說,眼中的凝重之色絲毫沒有減少。

看來的確是我想的太簡單了,對付天羽閣可是術士界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所有派別都在爲這件事努力着,自己看問題的目光還是太片面了,考慮不到更深遠的東西。我現在這麼努力的想要提升實力,不就是爲了對付天羽閣,保護身邊的人,爲那些被天羽閣害死的人報仇。

“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儘快提升實力,其他的事情就先不要考慮了。”陳柏盯着一臉認真的說,他現在真的是越來越像一個做師父的人了。

一旁的秦筱筱卻讓我也不用太着急,術法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循序漸進,急了有時候反而會得到相反的結果,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你怎麼又無緣無故的化成人形了,能不能好好保持身體的恢復,讓實力早點完全恢復過來。”陳柏沒好氣的看了秦筱筱一樣,說道。

秦筱筱沒理會他,而是拉着我走到了一旁,問我現在感覺怎麼樣,身體還有沒有什麼異樣。我讓她放心,自己現在好的很,而且金蠶蠱破繭成功後,我明顯感到身體有些變化了,覺得自己比以前更有精神和精力了。

“老三,你光是看書不親手實踐也是不行的,這是我今天給你要來的東西,你可要好好的用,好好的修煉。”陳柏走了過來,把一個土陶罐子遞給了我。

我接過土陶罐子,打開罐子往裏面看,發現裏面的陶壁上沾着密密麻麻的白色小圓點,看着有些像蟲子的卵。

“這是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蠱蟲卵。”陳柏淡淡回道。我愣住了,問他是從哪裏得來的,不是蠱人的我們要弄到這些不少的蠱蟲卵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所以我有些吃驚。

他讓我不用那麼多,儘管用這些蠱蟲卵練習蠱術裏的內容就行,對一個合格的術士來說,實踐必須的。

我心裏有些激動,看着陶壁上的蠱蟲卵躍躍欲試,終於能有東西拿來練手了。 雲藝不可思議的看著唐宋手裡晶瑩透徹的丹藥,一雙大眼睛瞪得老大,直突突的。

她雖然不懂煉丹,可也吃過丹藥,這麼晶瑩透徹的丹藥,等級肯定不低!

唐宋輕抿著微笑遞過去:「試一下,看看有多大效果。我剛試了一下,感覺還可以。」

「你……你怎麼做到的?」雲藝當真傻眼,她才出去一會兒,他就煉製好丹藥了?

這速度也太快了,不是說煉丹是個很漫長的過程嗎,聽說有些丹藥還需要煉製十天以上呢!

唐宋微微聳肩:「我也不知道,就瞎搞。真的,我剛試過了,應該沒毒,你先試一下跟你平常吃的丹藥有什麼不同,然後我們再慢慢改進。」

咕嚕!

雲藝吞咽著口水坐下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你,你真給我?這麼好的丹藥……」

唐宋翻著白眼:「之前不說好的么,分你一點。一共四枚丹藥,我剛吃了一枚,給你一枚,還剩兩枚。」

拉長脖子,雲藝小心翼翼接過丹藥。那淡淡的芳香,簡直讓她迷醉,手都忍不住顫抖。凝視了一會,忽然抬頭盯著唐宋,低聲道:「其實,丹藥真的很貴。我,我沒見過這麼好的丹藥。以前我爹給我吃過一枚丹藥,白白的,還有點臭。雖然我不懂煉丹,可他們說,丹藥越晶瑩透徹越好。」

「別廢話,吃吧。」唐宋輕抿著笑容,「放心,有什麼問題我會幫你。」

強壓著內心激動,雲藝深吸了口氣,還是將丹藥放入嘴裡。還真是入口即化,而且香香的。

沒等她來得及多感受,力量已經開始洶湧,雲藝倒也是熟練,立即閉上眼運轉丹田。

唐宋靜靜坐在她前邊看著,神念一直鎖定,生怕她出什麼問題。她的實力不強,湧入的藥效都快跟得上她的本體力量。

好在,藥效確實很柔和,並沒有跟她丹田裡的力量發生衝突,反而是很快就融合在一起,隨後又順著經脈在她體內飛速流動,好像是在洗滌。

這丫頭,好像是在突破……

咿,好像還不只是突破了一個關卡,洗滌了一遍之後,融合的力量又重新遊走洗滌,藥效居然還沒完全消化。

看她吸收實在有點慢,唐宋遲疑了一下,還是抬起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幫忙消化藥效。就她那速度,估計得到晚上都消化不完。

有了唐宋的幫助,雲藝就感覺輕鬆多了,平靜的運轉著丹田,控制著力量在經脈之內遊走。這丫頭雖然天真,可她修鍊很有一套,熟練程度都讓唐宋吃驚。

足足有一柱香的時間,唐宋把手收回,雲藝也重重吐了口氣睜開眼,雙眸卻忍不住閃爍精光的盯著唐宋,愣是說不出話來。

被她看得有些發毛,唐宋哭笑不得站起來:「回頭你再鞏固一下,體內還有不少藥效。看樣子,丹藥挺成功,就是不知道算什麼等級,嘿嘿……」

雲藝也站起來,深吸了口氣平復內心激動,鄭重道:「謝謝你!」

突破了,她竟然從五段靈士直接突破到二段靈師,整整跨了四個等級!

四個等級,而且是從最關鍵的靈士到靈師,這是什麼概念?

雲藝雖然有點傻,卻不笨。多少人一輩子停在靈士沒辦法突破,她卻一會兒的功夫直接提升四個等級,其中震撼可想而知!

看她一雙大眼睛都開始閃爍淚光,唐宋反倒不適應,翻著白眼鄙視:「少跟我來這套,正經點。就一枚丹藥而已,等回頭弄點更高級的藥材,估計能煉製更好的。」

「哼,不領情!」雲藝鼓著嘴斜眼,卻忍不住笑起來,「不管怎樣,反正我很高興。要是讓我爹知道,他肯定高興壞了。嗯,得先隱藏實力,不能讓他們知道,要不然就麻煩了,嘻嘻……」

唐宋打了個響指:「聰明,只要他們看不透你的實力,你就不要說,嘿嘿!丫頭,走啦。」

收拾剩下的藥材,兩人高興地離開荒廢房屋。其實唐宋挺心疼的,兩百耀的藥材,就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大多都是一些不太好的。看樣子,煉丹是一個燒錢的工作……

雲藝心情大好,走路都昂首挺胸的,就恨不得讓人知道她突破了。當然,她也確實沒亂說。

夕陽已經西下,街道依然熱鬧。

想了想,唐宋輕聲道:「丫頭,你出來挺長時間了,該回家了。」

「哦,好吧。」雲藝也沒在意的點頭,可隨後又轉過頭來,「喂,你明天要跟著他們去帝都么?」

唐宋點著頭:「嗯,我想去帝都看一下,也想去青華宗看一下。」

雲藝擰著細眉,鼓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看她那樣子,唐宋不由笑道:「實在不行,你也去吧。難道有你這樣的朋友,出去走走也好。」

雲藝眼前一亮,旋即又暗淡下來,鼓著嘴:「我爹才不會讓我出去呢,他都不給我參加選拔。哎呀好煩哦,明天再說。我走啦,明天還會找你呢。」說罷,大搖大擺的走了。

都沒等走多遠,雲藝又轉身跑回來,兩眼迸發著精光:「喂,我請你到我家吃飯好不好?」

唐宋一怔,奇怪的低頭打量著她。雲藝皎潔的挑著細眉:「你幫了我,我總得謝謝你。再說了,你去驛站有什麼好的,到我家,我爹是城主府的財政大臣……」

不等說完,唐宋已經忍著笑輕輕敲一下她的腦袋:「你是想讓我幫你勸你爹吧?」

心思被看穿,雲藝俏臉一紅:「哎呀,你是高手,我爹肯定願意聽你的。哎呀走啦,到我家,有好多好吃的,嘻嘻……」

被她強行推著,唐宋也拗不過,只能點頭答應。

說實話,他還真挺喜歡跟這丫頭相處,無拘無束,沒有太多隔閡。

她跟其他人不同,並沒有因為知道自己實力強而巴結或者討教,始終是無憂無慮的小丫頭。很聰明,可有時候腦子很簡單,挺可愛。

當然,唐宋只是把她當朋友……

不過想來想去,唐宋還是打算先回驛站,總不能把楊雲威落下。雖然跟楊雲威也沒多少交集,可畢竟是一個鎮子出來,得幫他一把。 「唐大哥,你可算回來……咿,這位姑娘是?」遠遠地,楊雲威便跑過來,見到雲藝,立即顯得拘謹起來。

唐宋掃了他一眼,輕聲道:「雲家大小姐,雲藝。怎麼樣,今天還順利?」

楊雲威先是畢恭畢敬的跟雲藝拱手作揖,隨後才苦笑:「不太好,我的實力太低了。好多人都是靈士或者靈師,我覺得沒什麼指望。」

說著一臉的沮喪,估計今天被打擊得不小。當時廣場上人那麼多,實力幾乎都比他強。

預料之中,唐宋也早就想到了。楊雲威其實不僅僅是修為問題,而是心態。唐宋看過他修鍊的功法,雖然不算高級,可在這個世界應該算比較正常,但他修鍊速度很慢,就是因為心態比較浮躁,沒有持之以恆的耐心。

修鍊這條路可不是那麼容易,別看雲藝這種很隨意就提升,平時也大大咧咧,可該努力的時候從來都不含糊。楊雲威不同,他總喜歡想東想西,很難靜下來修鍊。

暗嘆了口氣,唐宋輕抿著微笑:「沒事,先別想那麼多。吃過飯了嗎,我去她家吃飯,你跟我們一塊去吧。」

楊雲威遲疑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沖著雲藝低聲道:「雲小姐,可方便?」

雲藝很隨意聳肩:「方便呀,我家那麼大,多一個人有什麼。走啦,再不回去等下我爹要罵我了。」

「多謝雲小姐。」楊雲威還是拱手作揖。

唐宋更是暗嘆,這小子就是不懂事,跟什麼人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交流,他根本不懂……

邊走著,唐宋輕聲道:「楊雲威,要不,你明天別去帝都了。」

楊雲威一怔,低著頭不吭聲。

唐宋側頭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心有不甘,可唐宋還是繼續道:「明天上午選拔,以你的實力通過可能不大。就算通過,去了帝都也沒什麼好處。」

「唐大哥,我……」楊雲威咬著牙抬起頭,眼睛帶著幾分失落。

唐宋搖著頭:「你不用感覺難受,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修鍊,也並不是非要修鍊才好。有時候,當一個普通人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修鍊只是一種生活方式,並不是全部。你的修鍊速度比較慢,但你的腦子不笨,也許做別的事會更好呢?」

楊雲威極力忍著眼淚,咬著牙:「唐大哥,你不用安慰我了。你都幫了我,我還是那麼笨。」

抿著微笑,唐宋輕輕拍著他的腦袋:「看開點,我都說了,並不是只有修鍊才是出路。你好好想想,如果執意要去,我也不攔你。 重生之拖家帶口奔小康 如果不去,我想辦法讓你留在雷城做事,如何?」

「唐大哥……」楊雲威的眼淚終於還是不爭氣的滾下來,「謝謝!」

唐朝只是搖搖頭,並沒有再說什麼。雲藝在旁邊很奇怪,但她非常懂事,並沒有任何嫌棄,而是保持著安靜。

這也是唐宋欣賞她的一點,這丫頭雖然鬼機靈,可她其實很懂事……

雲家在城主府往後不算很遠,等三人走到門口,天色已經漸漸昏暗下來。

門口的守衛一見到雲藝立即跑過來:「小姐,你可回來了,老爺剛剛還說要去找你呢。」

雲藝吐了吐舌頭,低聲道:「我爹怎樣,生氣了沒有?我娘呢,有沒有攔著?」

守衛苦笑:「夫人倒是攔著了,不過夫人似乎也有些氣惱……小姐,你可得小心些。」

這下雲藝頭疼了,一臉鬱悶的樣子。唐宋反倒覺得好笑:「怎麼,你還怕你爹你娘?」

雲藝翻著白眼:「那當然,我爹一生氣,可嚇人了。喂,說好了,等下你可得幫我拉著點,要不然我爹會打我。」

唐宋笑而不語,這鬼丫頭,真是活潑過度……

雲家挺大,一進門楊雲威就顯得拘謹起來,每走一步都很謹慎,戰戰兢兢的。

看他那樣子,唐宋實在忍不住,輕聲道:「楊雲威,你放開一些,別總是覺得自己實力低就低人一等,你也是人,他們也是人,只不過他們在修鍊方面有點天賦而已。」

楊雲威很是感動,硬著頭皮抬起頭,頓時就有了底氣。

走到前院,遠遠見到裡邊一對中年夫妻在吃飯,雲藝立即撒嬌的飛奔過去:「爹,娘,我回來啦,想死你們啦!」

那嗲嗲的叫喊,讓唐宋差點沒笑出來。這丫頭真是,鬼得很!

不出所料,雲父雲母臉色發黑的轉過頭來,尤其是雲父,極度的不滿。只不過很快見到唐宋兩人,雲父又及時控制了怒火。

綳著臉色,雲父沉聲道:「去哪了,這麼晚才回來!」

雲藝扭著身子:「哎呀爹,你不要生氣嘛,我去辦大事了。對了,這是唐宋唐大哥,這是他朋友楊雲威。爹,偷偷告訴你一件事。」說著湊到雲父耳邊低聲咕嚕什麼。

雲父臉色猛地一變,豁然站起來,驚駭的看著唐宋。

唐宋輕抿著微笑,拱手作揖:「見過雲家主,雲夫人。不請自來,多有打擾,還望見諒。」

見雲父沒反應,雲母抿著慈善的微笑站起來:「不必客氣,看樣子小女給你添了麻煩吧?」

「哪有嘛。」雲藝立即蹦過去,摟著娘親的胳膊撒嬌,「娘,我可是幫了他好多呢。娘,我告訴你啊,我現在已經是……你猜,我突破沒有?」

雲母細眉一凜,仔細凝視著雲藝。雲父也轉過頭去,面色越發凝重,低沉道:「丫頭,說!」

雲藝驕傲的昂著頭:「哼哼,聽好咯,我現在已經是,二段靈師!是靈師,不是靈士喲!」

嘶!

雲父兩人同時倒吸了口涼氣,兩人均是露出了驚駭。自己女兒什麼實力,他們當然清楚,白天出去還靈士,現在已經是二段靈師了?!

「都是唐大哥幫我的。」雲藝嬉笑著,「所以,我請唐大哥到我們家吃飯,不過分吧?爹,你說呢?」

雲父立即反應過來,擠出笑容:「不過分,懂事。兩位,請坐……」

唐宋隨和的上前拉過椅子坐下:「雲家主,你叫我唐宋就好。其實也沒她說得那麼誇張,也就她自己本身實力不錯,要不然我也幫不了。」

雲父鄭重的搖頭:「不,無論如何,這份恩情厚重,真不知該如何感謝你才是……」 我重新把土罐給蓋起來,說了謝謝師父,就跑回房間裏去打算立馬修煉起來。秦筱筱也跟了上來,不過她已經重新變成了小黑貓的模樣,跳到牀上趴着,安靜的看着一臉興奮的我。

把蠱術打開拿在手裏,認真的看着裏面內容,有蠱蟲卵的土罐被我放在了身前的地上。

蠱術裏寫着蠱蟲是蠱人的最大武器,也是夥伴,一個蠱人想要被養出來屬於自己的蟲蠱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蟲蠱比一般的蟲子要難養得多,更不用說一代一代的把蟲蠱培養繁殖下去了。

一般蠱術厲害的蠱人都會直接找適合當蟲蠱的蟲子,把蟲子直接培養成自己的蟲蠱,但蠱術初學想要直接把蟲子培養成蟲蠱不太可能,所以最適合的方法就是找來蟲蠱的卵,從蠱蟲卵開始培養,這樣孵化出來蟲子就已經都是蟲蠱了,飼養和修煉這些剛孵化出來的小蟲蠱要簡單不少。

當然,想要讓蟲蠱產卵也不是簡單的事情,產卵過後的蟲蠱壽命會有明顯的縮短,甚至有些蟲蠱會在產卵之後立馬死亡,所以蠱蟲卵很珍貴,一般的人基本上沒什麼機會或者得到蠱蟲卵。

看到這裏,我不由的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土罐,心裏更是驚愕不已。我們這一派是屬於到道教一派的,和蟲蠱可掛不上一點鉤,想要弄到蠱蟲卵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估計陳柏爲了弄到這一土罐的蠱蟲卵,花了不少功夫。心裏更是感動不已,爲了讓我學到更多東西,陳柏可以說是盡了不少力。

這一土罐的蠱蟲卵來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不能浪費了,讓陳柏白費了功夫,這下要更小心使用才行。

我看書裏說蠱蟲卵孵化出小蟲蠱的機率很小,有時候十幾只蟲蠱卵都不一定能成功孵化出一隻小蟲蠱,爲了讓蠱蟲卵順利孵化,需要準備不少東西,過程也比較複雜。

“光是需要的東西就這麼多,這麼複雜,但蠱蟲卵孵化的機率還是這麼低,這也太難了一點。”我皺着眉頭,感覺有些太誇張了,學習蠱術果然沒那麼簡單,都需要一朝一夕的積累和練習。

土罐裏的蠱蟲卵不是隨時都能找到的和得到的,所以我一時間也不太敢動手了,糾結着要是失敗了,那很可能這一土罐的蠱蟲卵都白費了。

放下手中的書,我看了一眼趴在牀上的小黑貓,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小黑貓已經睡着了。本來還想問一些她有沒有什麼建議的,看來自己能是我自己琢磨了。

正爲難的時候,陳柏開門走了進來,見我坐在地上望着土罐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他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什麼,就是怕把這一土罐的蠱蟲卵給浪費了,不太敢隨便動手練習。

“沒事,放心練吧,失敗了再弄新的一罐蠱蟲卵就行了。”陳柏開口說道,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樣子。

我愣住了,心裏有些驚訝,說蠱蟲卵挺珍貴的,怎麼可能隨便就能弄到,這土罐裏的蠱蟲卵他一定也是花了不少功夫纔好不容易弄到的。他搖了搖頭,說沒有,總之只要我需要,蠱蟲卵就能弄到。

“怎麼可能,你從哪弄的?”我不敢相信,問道,覺得他一定是在開玩笑,想讓我安心好好的修煉,不然我有心裏負擔。

陳柏笑了笑,說我怎麼這麼傻,剛剛在樓下他就說過了,現在整個術士界的各門各派都相互互幫互助,只要和苗疆蠱人問就行了,他們肯定會給的。就算不這樣,光憑他陳柏在術士界的名號,多少還能弄到一些的。

“你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安心修煉,你再這樣擔心這擔心那的,只會白白浪費時間,什麼也沒修煉到。”他緩緩的說,語氣十分的嚴肅認真。

他說的的確沒錯,光是這樣待着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效果,不實踐的話,我永遠都不可能有提高,而且還沒開始做我就想着失敗,這也太不自信了,不是試一試怎麼能知道最終的結果呢。

於是我開始着手準備讓蠱蟲卵孵化的東西,見我開始動手了,陳柏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就關上門出去了。

還好需要的東西雖然多,但是都是一些很常見的東西,我這裏多少都備着一點。按照蠱術裏面的說法,我開始一步一步的照着做,步驟雖然複雜,但還不算太困難,弄了一會,很快就把蠱蟲卵孵化需要的材料弄好了。

弄完後,我打開土罐,看着裏面的白色蠱蟲卵,我嚥了咽口水,讓自己不要太慌,專心按蠱書上的說法去做就行。深呼了一口氣,我把那些準備好的東西,一點點,小心翼翼的抹在了蠱蟲卵上。

均勻的在蠱蟲卵上抹完後,我重新把土罐的蓋子蓋上了。蓋上土罐的蓋子後,拿出一個香爐抓了一把裏面的香灰,把香灰塗抹在土罐外。弄好了我就開始在地上盤腿坐着,按照蠱書裏面給的蠱咒,對着面前的土罐開始認真的念起來。

念着念着,地上的土罐開始冒起一股股白煙,而且味道有些難聞。我被薰得受不了,但還是忍着嘴裏不停的唸咒,蠱書裏說過至少要念超過十分鐘的蠱咒才行,不然根本不可能讓蠱蟲卵孵化成功。

原本趴在牀上睡着的小黑貓,也被那味道也薰醒了,一臉嫌棄的看着在地上冒着白煙的土罐,喵喵喵的叫了幾聲,就受不了跑了出去。

我現在有些後悔,着知道這味道這麼難聞的話,我就不在自己房間里弄了,但現在已經爲時已晚,我只能繼續下去不能停下來,否則前功盡棄。

嘴裏念着蠱咒超過了十分鐘,我停了下來,土罐裏冒出的白煙也漸漸變少,最後不再往外冒白煙。接下來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往土罐上滴自己的鮮血。

我咬破手指,在土罐上擠了幾滴鮮血上去,滴在土罐上的血液慢慢的滲進了土罐裏,最後血液徹底消失了,而土罐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正納悶的時候,地上的土罐突然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就像是要炸裂開了一樣。 客套了一會,幾人開始坐下吃飯。氣氛有些怪,雲父總顯得有些小心翼翼,倒是雲藝總是大大咧咧的,一點大小姐的優雅都沒有。

吃著吃著,雲藝忽然皎潔的看了一眼唐宋,沖著自己的老爹說道:「爹,我想跟唐大哥一起去帝都!」

聰明的丫頭,一開口就要帶上唐宋……

雲母立即皺著眉頭:「你一個女孩子家,去帝都做什麼?」

「哎呀娘,長這麼大我都沒出過雷城呢。」雲藝鼓著嘴抱怨,「明兒他們都去帝都參加選拔,你們不讓我參加,我去看看總可以吧?娘,我就想出去見見世面嘛,跟唐大哥一起去,不會有什麼的。」

雲母眉頭緊鎖的看著丈夫,一臉的為難。雲父倒是冷靜,奇怪的看著唐宋問道:「唐先生也要參加選拔?」

唐宋抿著微笑點頭:「是的,想去帝都看看青華宗,也想學習學習怎麼煉丹。雲家主,其實小丫頭很聰明,她有能力保護自己。」

「就是啊。」雲藝驕傲的昂著頭,恨不得沖唐宋翹起大拇指,「爹,我現在實力那麼強,他們還不知道呢。爹,你就讓我出去見見世面吧。」

雲父沒有急著回答,目光還是落在唐宋身上,總覺得奇怪。女兒說,這人是靈王,卻還要參加選拔,為什麼?

唐宋自然看得出他的顧慮,保持著笑容:「雲家主不必介懷,我也只是跟小丫頭投緣,做個朋友而已。讓不讓去,我都理解,畢竟你們有自己的考慮。」

放下碗筷,繼續道,「其實這次前來是有另一件事想跟雲家主商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