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一開口,眾人都愣住了。

聽李老這個語氣,怎麼這麼熟稔的感覺?這麼不客氣的語調,就好像是對極為親近的後輩才有的訓斥。

李老……

他能說他不是故意的嗎?

依依也有些意外,畢竟李老可是說過他們現在並不適合有太多的交流的。

可是依依何等聰明,結合早上發生的事情,依依想當然就知道了李老的意思。

可是現在依依心裡有事正想問辰辰,所以執意想要回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背上的辰辰又撓了依依一下。

這一下的意思,依依竟然一下子就了解了,她家辰辰這是在提醒自己安全為上,不可貿然行事。

依依仔細一想,現在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這個交易會上,畢竟機會難得,還得好好把握,而自己現在貿然離場,說不得肯定會被有心人盯上。

想通這個,依依這才俏皮的朝著李老吐了吐舌頭:

「李老是怕我會回去給慕容莊主添亂嗎?這事兒的確是依依思慮不周,現在我已經決定了,我不回去了,就留在這裡把握好這個難得的機會,好好的逛一逛這個交易會,您看我這樣可以不?」

依依這簡單的一句話,就把兩人的關係翟開,而且提醒別人李老是因為擔憂好友慕容莊主,才會有剛才的失態。

「的確,現在山莊里恐怕有點兒亂,所以依依如果你沒有什麼急事的話,還是暫時不急著回去才好。

如果是真有事情要做的話,我們就一起回去吧!」

愛倫心裡也知道現在山莊里恐怕是有點兒亂,所以才會有此一說。

依依哪裡會因為自己一點點的事,讓他們錯過這難得的交易會,所以這才笑著說:

「我是真的沒什麼急事,稍後一點在做也行,所以我們現在最主要的還是繼續逛這個交易會,走吧!」

說完就繼續往前逛過去了。

既然當事人都沒有異議,他們自然也不在堅持,仍舊繼續往前逛著。

突然,依依發現有一種散發著靈氣波動的石頭,擺在一個攤位上雖然圍著問價格的人很多,可是卻並沒有人出手,想必都沒有人認識這個東西,所以都怕吃虧,不敢出手。

可依依一眼就看出來這個是九洲異聞錄上記載過的一種靈石。

利用裡面的靈氣來修鍊,亦或者用來布置陣法的陣基,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材料。所以依依能在這裡遇見,也是一種機緣。

詢問過價格以後,在思量過自己的存款,除開剛才讓愛倫幫忙準備的材料,因為價格並沒有確定下來,所以按照早上自己買的那些材料價格來算,除了那一部分,自己現在能動用的資金並不多。最多只能買下兩三塊的樣子。

可是那一堆靈石依依著實不想錯過!!糾結ing

自從接手公司以來,依依這還是第一次為了錢發愁。

正當依依糾結的時候,突然想到她出門的時候,爸爸給的那張卡!

對啊,既然爸爸已經給出來了那就說明自己可以隨意動用裡面的資金!不過自己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打算會用到這個卡,所以自己現在是否應該用?

哎,愁啊!

「叮咚,您有一條新簡訊!」

就在這個時候,依依手機收到一條簡訊提示音。

這個時候是誰會給自己發消息?出於好奇,依依趕緊拿出手機點開一看,竟然發現是龔翔將哥哥這個月內公司的盈利全都打在自己的卡里。

看著各個公司的彙報,依依這才驚覺自己出來已經要有一個月了。

看著自己卡里的數字頓時就增加了三位數有餘,依依的心就止不住的狂跳。

饒是自己已經建立足以在A城稱霸的豪字系列,可是在哥哥這個商業帝國面前,還真的是微不足道啊!

而後,依依的手機又在次收到一條消息,依舊是金錢到賬提醒!

這又是什麼?

依依在次點開一看,我的個乖乖!這個竟然是宛笑,芷筠,紫語,華少,胡少和深哥他們發過來的那個百分之一的純利! 這當真還是瞌睡來了,就有人送枕頭啊!

這下依依再不會糾結了!

就算是不動用哥哥和爸爸給的那些,就憑著自己的積累和剛才豪字系列的那百分之一的純利,都足夠依依將這個攤位攤位上的靈石都包下來。

依依剛想過去,就看到有人已經在給攤主砍價了。

「你這個東西雖然蘊含靈氣,可是質地太差,又不能用來煉器,也不能用來煉丹,既然都沒啥用,我出的這個價格就很合理了。

而且你擺出來這麼久,都沒有人出價,所以,你就這個價格考慮一下,把這些廢石頭都賣給我怎麼樣?」

他出的價格依依剛才也聽到了,直接就把攤主出的價格壓了一半,這才是個狠人。

可是他這個價格,攤主怎麼會接受。

為了這些個東西,他們可是損失了很多人,如果這個價格賣出去,就連隕落的那些兄弟的家人都沒法好好安置,所以攤主直接就拒絕了。

他們這一趟,原本是得到一張神秘地圖的。結果他們七個人組隊去的,可是在那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找到,就不知道了觸發了哪裡的機關,導致他們有五人直接隕落,再無生還的可能。

他在他們隕落五人的幫助下慌忙逃生的時候,順手將這點兒東西放進百寶袋的,期望這些東西,能夠換取足夠的金錢,好保證那五位好友的家人安穩的過完下半生,所以這才會定下這麼高的價格。

現在他只期盼著有人能接受他定的這個價格,然後把這些東西全都買走。

「我艹,你這是給臉不要臉了是不是?小爺能買你的東西,完全是看得起你,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剛才我說的那個價格,把這些東西全都給我包起來。」

想要買東西的那個人見攤主絲毫不鬆口,頓時覺著自己沒了面子,勃然大怒的朝著那個攤主吼道。看樣子,恐怕是打算強買強賣了。

「等等!」

就在攤主不知所措的時候,依依這才出聲阻止道。

不是依依想要強出頭,而是自己在不動手,這些東西就可能被這個無理男強取過去,那個時候,依依在想遇到這種機會,可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去了。

「你這小丫頭片子又是誰?沒事就趕緊離開這裡,可別來趟這趟渾水。」

依依直接無視了強買男怒火和言語中暗藏的威脅,朝著攤主問道:「你這個石頭是怎麼賣的?」

攤主看著眼前的小姑涼有些無措,自己雖然並不想這麼低的價格把這些東西賣出去,可是現在恐怕不是自己說了算的。

而且這個小姑涼在這個時候出來替自己解圍,自己怎的都不能讓她身陷險境,所以他神色之間的糾結和擔憂顯而易見。

「這些石頭我可以半價給你,可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攤主思及此,並沒有回答依依的問話,反而是朝著強買男說道。

「喲呵,我還以為是個硬茬,結果沒有想到這竟然是個軟蛋!哈哈哈,爺現在半價都不想出了,勉強給你三成,現在都給我包起來吧!至於你說的什麼條件,你可以說說看!」

楞在一邊的依依,怎麼的也沒有想到這個攤主怎麼就突然反悔,跟這個強買男做交易去了。

「行,三成就三成!而我的條件就是你事後不能去找這個小姑涼的麻煩!這一點你必須答應,不然就算是十成的價格給我,我也不會把這些石頭賣給你的。」

楞在一邊的依依,看著這個攤主指著自己的手,眨了眨大眼睛,似乎是在確認這位攤主說的是否真的是自己。

「呵呵,這個小丫頭剛才差點兒壞了我的好事,你覺著我會輕易的就放過她……慕,慕容少爺!」

強買男開始還趾高氣昂的說不會輕易的放過依依,而後在看見愛倫他們過來站在依依身後以後,這才像是被人掐住喉嚨的雞一樣,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這人是誰,怎麼自己完全不認識?算了…管他呢!並不重要的人,沒有必要記住。

「依依,你這裡怎麼了?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麻煩?我並沒有遇上任何麻煩啊!我只是想要買下這些漂亮石頭而已!攤主大叔,謝謝你剛才的維護,不過我只是想要買下你這些漂亮石頭,所以你能原價賣給我嗎?」

攤主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小姑涼背後竟然還有四大家族的人,再看看剛才那個強買男此刻已經偷偷溜走,就知道眼前這些人自己一個都得最不起,所以趕緊就開口說到:

「這些石頭除了蘊含有靈氣以外,質地不夠堅硬,也不能作為煉器材料,煉藥更加沒有作用,所以我們都不知道他有什麼功用,而且你幫我解決一個大麻煩,所以這些石頭我可以全部半價給你的。」

因為之前攤主的維護,依依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占他的便宜,所以清點過數量以後,直接往他戶頭劃了等額的錢幣之後,直接就要走人。

賣給依依,這攤主是真心的想要將這些石頭半價賣給依依的,所以看到依依轉過去的錢幣有多以後,收了攤子追著依依就出去了。

「小姑涼,我是真心的降半價把這些石頭賣給你的,剛才你轉的錢幣多出一半呢!你手機拿出來,我立馬轉回給你。」

「攤主大叔,我是真的喜歡那個漂亮石頭,所以並不覺著你賣貴了,所以那錢你不用轉回來給我的。」

依依這人,該是什麼就是什麼,才不會因為自己剛才出手解圍,就心安理得的接受老闆降下半價的舉動。而且依依才出這麼一點點錢,就得到這麼多靈石,怎麼都感覺是自己賺翻了好吧!

見依依並不准備動手,攤主大叔頓時覺著自己好像是坑了一個無辜小女孩的錯覺。

既然對方不肯要自己還回一半的錢幣,那就把那張圖給她,這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既然你不肯接受我降的那一半價格,那就請收下這個東西!我的石頭就是在這裡得到的,不過那裡面危險重重,如果你們要去的話,還請務必小心!」

在五位友人相繼隕落之後,攤主大叔就只覺著這張圖就是一道催命符,所以現在送出去,簡直就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而且這個小姑涼背後這裡人看著就能感覺到他們的不凡,說不定他們進去以後,能夠安然出來不也挺好的嗎? 思及此,攤主大叔剛才那種虧欠的心情才稍微得到一點安慰。

看著手裡的神秘地圖,依依有些哭笑不得!這都是什麼事兒啊!自己只不過是想要買點兒自己想要的東西,這被人強塞贈品是腫么回事?

只不過嘛,既然自己得到這個東西,是否也是自己的機緣?

依依45°仰望蒼穹,纖纖玉手捏著小下巴,仔細的再考慮這個問題,要不反正都是碰運氣,要不找個機會去試試?說不定還能有別的些許收穫也說不定呢?

想到這裡,依依的小眼神撲棱撲棱的,就好像偷到魚兒的貓咪,別提有多歡喜了。

時間漸逝,轉眼這交易會就已經到了尾聲。

買到心儀寶貝的人心滿意足的離開,賣完貨品的人也滿載而歸。總的來說今天人人都是收穫頗多。

「好了,這個交易會差不多結束了,我們回去了吧!」

看著稀稀拉拉往外走的人群,愛倫也開口說到。

「表哥,剛好我也餓了,咱們趕緊回去吃飯,依依姐你說是吧?」

「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隨你高興好吧!」

說笑間,眾人一路又回到了安置的院子。

回到院里的第一時間,依依就隨手扔了一個屏蔽陣法,然後才打開背包把辰辰抱了出來。

果然靈氣還真的是個好東西,之前辰辰還要十好幾天才能醒過來一次,而在這靈氣相對外界較濃的天山,辰辰醒過來的頻率明顯會加快。

被放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的慕辰,慵懶的打了個哈欠,然後盡量伸展四肢,伸了個懶腰。

「辰辰,你可算是又醒啦!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看著辰辰那神采奕奕的大眼,潔白的絨毛,靈巧的身姿,依依一個沒忍住,將他一把抱在懷裡,假裝很使勁兒的揉了一通。

天知道依依是有多闊憐,讓一個深度毛絨控的她整天背著一隻絨毛貓咪,可愣是沒有機會好好的抱抱,真的是一個大遺憾啊!

慕辰也知道依依很喜歡抱著自己的身子使壞,也知道她這段時間的確是壓力太大,所以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的,任由她在他身上胡作非為。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感受著依依撫摸在自己身上顫抖的雙手,慕辰這才驚覺自己這段時間是有多讓依依擔心和害怕。

為了不讓她有機會難過,立刻就岔開她的情緒說道:「我之前感覺到有一種暖暖的氣流,能夠穩定我的本源之力,我今天能夠醒過來,就是因為那個。

如果能找到那個東西,我想我應該每天都能夠醒過來兩三個時辰。」

「感覺暖暖的?不會是之前飄影說過的那個什麼暖玉吧?不過,我已經找人幫我弄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到時候看看飄影說的那個暖玉,是不是就是你所說的那個暖暖的東西。」

「那先不說這個了,你在這裡可以把糰子放出去吧!等你要走了可以直接通過契約將它召回來就可以。

它這樣整天跟在你身邊沒有機會搜尋異寶,會遏制它的成長的。更何況它整天粘著你,又不能幫忙,還很有可能將你暴露出去,所以你也是時候放它出去闖一闖了。」

依依聽了慕辰的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的確自己還真的是有點兒自私的,怕糰子會暴露,所以將它禁錮在身邊,絲毫都沒有考慮過它的感受。

想到這兒,依依就把糰子找出來。

「糰子,你想出去玩兒嗎?」

「吱吱!」「想出去找東西,感覺這裡有好多好吃的,可又不想出去,想跟在主人你身邊保護你!」

聽見糰子說這話,依依瞬間淚目,自己這是有多喜歡闖禍,讓自家萌寵都發奮想要保護自己了。

「嗤,保護,就憑我一隻手就能捏死的你嗎?」

「吱吱!」「才不是,我以後也會長大的,等我長大了就能保護依依主人了!」

「你都說等你長大了才能保護依依,那你就等你長大以後再過來找她好了。」

嗚嗚嗚嗚……

糰子被慕辰這一句話打擊的體無完膚,所以它就自己一隻鼠獨自跑開了。

離開的時候,嘴裡還說了一句:「主人你等著我,我一定會回來的。」

聽了糰子這經典台詞,依依扯了扯嘴角,「辰辰,咱這樣對糰子是不是不太好?你看它走的時候好像很傷心啊!」

「雛鷹總是要自己飛翔的,一味地護著,只會讓它害怕逐漸忘記飛翔的感覺,從而失去自我飛翔的勇氣。」

這話沒毛病,可是依依還是覺著有哪裡不太對勁。不過糰子已經出去了,那就隨緣好了,希望糰子一切安好。

慕辰:好傢夥,自己沉睡了好久,就讓這傢伙獨自霸佔了依依好久,現在趁著自己醒過來了,還不得趕緊的將它趕走,不然留著它跟自己爭依依的目光嗎?

不過轉念一想,依依本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自己又有什麼必要跟一隻老鼠去爭呢?

……

管他呢,反正依依現在是我一隻貓的了。壞笑臉

就在依依蹂躪貓咪小爪爪的時候,她休息的這個房間門被敲響了。

為了不讓人看出任何端倪,依依立即將陣法收好,這才出聲問道:「誰啊?」

「依依,是我,愛倫!」

「依依姐,還有我哦!」

「哦,原來是愛倫和秋秋啊!我剛才關了門換衣服來著,這會兒換好了,你們快請進來吧!」

說話間,依依又將辰辰放回背包,放置在床頭位置,這才上前去開門。

雖然依依喊他們進去,可是知道她在換衣服,所以他們兩個都沒有貿然推門,這是做人的基本禮貌。

對於他們這個做法,依依還是覺得很暖心。

「山莊現在這麼忙,怎麼還親自過來,先請進吧!」

說著,依依就將他們兩個人讓進房間的桌子前坐好。

「依依姐,你要的那些材料,我表哥都讓人準備好了,喏,都在這裡了,你看看有沒有遺漏的,到時候我們再給你補上!」

說著,表妹秋秋就把兩個百寶袋放置在桌面上,朝著依依推了過去。

依依大致看了一眼,發現他們準備的低級和初級材料種類很齊全,而且數量也很符合依依的要求。

而另外一個百寶袋裡面,裝的也是等級高一些的材料。

愛倫見依依正在看第二個百寶袋,所以趕緊說道:「這個等級高些的材料因為要得急,又是需求最大的,所以這裡數量少了些,不過我有讓人繼續為你準備,只是可能要讓你多等兩天了。」 「多等兩天?這是為何?」

「不知你是否聽過『仙種』選拔?」

「嗯,這個宥櫟之前有說過,不過我也在奇怪,不是說仙種選拔本應該在之前就已經結束了嗎?」

「這件事……」

正當愛倫準備向依依解釋的時候,宥櫟他們一起全都過來了。

「這件事情出了點兒意外,所以『仙種』選拔被推遲了,正好又適逢交易會,所以使者將選拔會定在交易會之後,也就是明天,所以明天咱們幾個都會上台去試試手!」

依依正好沒有由頭往那邊去,這不就是天賜良機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