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蘇北神奇的發現,路南給自己的那兩張卡,居然又回到了自己包里。

她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誰幹的好事。

這次,她是真的無語了。

她不得不感嘆路大總裁的堅持和毅力!

蘇北想了想,既然他這麼執著,那她就先替他保管吧!

蘇北將卡塞進包里,繼續工作。

走了一個嚴藝婷,她手底下還有一個顧茜瑩。

其實,她觀察了好久,顧茜瑩的性格,要比嚴藝婷沉穩好多。

而且,她的心性,也要比嚴藝婷善良。

現在,是時候讓她出道了。

蘇北滿意的看著面前的劇本。

就這個了,血玲瓏!

這部戲,就算是不能讓顧茜瑩大徹底紫大紅。

但是,也能將她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希望顧茜瑩,不要再像嚴藝婷那般,讓人失望。

嚴藝婷自從那天的事情發生后,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她不知道去了哪裡,但是,卻再也沒有她的消息。

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她本來正在演的角色,也馬上有人來接替。

早期做過的宣傳,也重新開始了新一輪的宣傳。

只不過,女二號不再是嚴藝婷。

倒是蘇暖,她最近似乎過得風生水起。

因為蘇北告訴路南,蘇暖推自己下水的事情,全都是嚴藝婷背後策劃的。

雖然路南不會相信。

可是,路南卻停止了對付蘇暖。

蘇北打算讓顧茜瑩出道,所以,她最近是越來越忙。

她每天在家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她每次躺在床上,都能聽見樓上,類似於裝修的聲響。

樓上整整裝修了一周,蘇北也被噪音折磨了整整一周。

好歹公寓是路南買的,純屬自作自受,蘇北也不能說什麼。

要是別人家這樣裝修,搞得她沒法睡覺,她非得上樓拚命不可。

一周后,樓上消停了兩天。

因為第二天要帶顧茜瑩出席一個飯局,和新劇的投資商,導演,製品等人,吃個飯。

所以,蘇北下午早早就回來了。

蘇北打開門,詫異的發現,路南竟然比她回來的還早。

蘇北乾笑了一聲:"你今天怎麼這麼早下班?工作處理完了?"

路南像是招小狗一樣的,微微招手:"來,過來!"

蘇北沒有反應過來,聽話的走過去。

路南嘴角噙著一抹寵溺的笑意:"嗯,真乖!"

蘇北這才反應過來,她撲上去就要抓路南,被路南靈敏的閃開。

他看著蘇北,聲音充滿笑意:"乖!別鬧,我一會給你個驚喜!"

蘇北愣住了。

驚喜!

難道他說的,是樓上這幾天,咣咣咣的響聲后,留下的傑作嗎?

只不過,她的確有點好奇。

路南這麼大費周章,日夜兼修的讓人加工裝修,究竟是幹了個什麼呢!

但是,怕就怕,最後是有驚無喜!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路南身上,一點都不稀奇。

畢竟,他的思維,是超越常人的奇葩!

重生之創業時代 蘇北癟癟嘴:"好吧,那本姑娘就隨你去看看,你究竟有什麼驚喜要給我,希望到時候,可千萬別嚇到我!"

路南神秘兮兮的搖搖頭:"不會的,肯定不會嚇到你,這可是我為你,精心設計的!"

不知道為什麼,蘇北聽到精心設計那幾個字的時候,心裡有點發毛。

他精心設計了什麼?該不會很嚇人,很恐怖吧!

蘇北將包扔在沙發上,跟在路南身後。

她眼珠子轉了轉,靈動的開口:"好了,走吧!你先走,我殿後!"

看著她一副小心戒備的樣子,路南無奈的笑了笑。

兩個人走上旋轉樓梯,是一道走廊。

走廊兩邊,全都是光滑的大理石,給人一種四面反光的感覺。

蘇北吐吐舌頭,到底什麼東西啊,這麼神秘!

他們走到走廊盡頭,路南從手裡,拿出一把鑰匙。

他不徐不疾的開鎖。

隨後,他又伸手按了指紋鎖,門這才打開。

蘇北好奇極了,什麼東西啊,還加兩道鎖。

她已經伸著腦袋,往裡面瞧了。

路南輕笑一聲:"進去吧,不進去是看不到的!"

路南推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蘇北快速的跟上。

一看到裡面的情景,她頓時愣住了。

蘇北像傻了一樣站在那裡,渾身僵硬!

水……全都是水,滿滿一屋子的水!

這他么就是路南要給自己的驚喜?

這哪裡是驚喜,分明就是驚嚇啊!

他明明知道,自己那麼害怕水,還弄了這麼大一個游泳池,他這是故意的吧!

蘇北轉身,生氣的看著路南:"路南,你存心的吧!感情你豪華裝修了半天,就是一個游泳池而已啊!"

路南滿臉笑意的看著蘇北,點點頭:"是啊,就是游泳池!"

蘇北已經徹底無言以對。

她崩潰的看著路南:"你讓開,我要走,你別攔我,我暈水!這地方,我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誰知道,路南卻一把擋住她。

他堵在蘇北面前,跟一堵肉牆一般。

"不行,你今天不下水,是不能離開的!"路南無賴的說道。

蘇北瞪著眼睛,生氣的看著路南:"路南,你的驚喜,我實在無福消受,你就讓我走吧!"

路南眸子一閃,他快速的閃過去,將門鎖上。

他涼涼的看著蘇北:"怎麼,這下還要走嗎?"

蘇北氣的小臉都皺在一起了。

她看著路南:"你是有病吧,你絕對有病,哪有人強迫別人,去幹人家不喜歡的事情,你把鑰匙給我,我要下樓!"

路南一把將鑰匙舉起來:"不給!我就是不給,你不下水,我是不會讓你離開這個房間的!"

蘇北差點吐血。

此時此刻,她真的好想去發個朋友圈。

有個神經病,買了整整一個樓層的房子,打通弄成了游泳池,你說這個人是不是有病!

她努力踮著腳,去搶路南手裡的鑰匙。

可是,路南比她高了一大截,她只能做無用功。

蘇北掙扎了半天,終於泄氣了。

她氣喘吁吁的看著蘇北:"路大哥,路大爺,求求您了,就大發慈悲,饒了我吧!"

路南挑了挑眉,眼底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他往游泳池邊上站了站,開口說道:"你來搶,這次你要是搶到鑰匙,我就送你出去!"

蘇北想了想,心一橫,英勇的走上前。

剛開始,她還踮著腳尖,使勁的仰著腦袋,去夠鑰匙。

可是,她掙扎了半天,最後才發現。

她的身高,想要拿到鑰匙,根本是天方夜譚。

路南這樣,擺明了戲弄自己。

看著路南直直的杵在哪裡。

蘇北的腦海里,突然靈光乍現。

有了!

她突然像一個八爪魚一樣的,直接爬在路南的身上,還一個勁的往上爬。

路南的俊臉,抽搐的厲害。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會走尋常路線。

可是,她這個姿勢,實在是太讓人想入非非了。

路南輕咳了一聲,蘇北眼看著就要拿到鑰匙了。

被他這麼突然出聲,嚇得身體猛地一晃。

兩個人不受控制,直直的向著水裡栽下去。

"撲通"一聲,水裡掀起巨大的水花。

蘇北喝了一口的水,她撲騰著身體,想要浮出水面。

路南看她呼吸苦難,好心的將她抱出水面。

蘇北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她使勁用腳去夠用泳池下面,卻發現,路南竟然變態到,將游泳池建了好深好深!

蘇北苦著臉,死勁的抓著路南不放手:"路南,你就抱我上去吧,你這樣,會嚇死我的!"

路南和藹可親的諄諄誘導:"北北啊,聽話,我大費周章,建造這個游泳池,就是為了教會你游泳,怕水怎麼能行呢!以後就算是沒有人救你,你掉進水裡,也沒多大事,對不對,來,聽話!"

路南說完,使勁將蘇北從他身上扒下來。

蘇北頓時欲哭無淚,向著水裡沉下去。

她揮舞著雙手,使勁的撲騰撲騰,眼看就要沉下去的時候,路南趕緊游過來搭把手。

蘇北就這樣,在水裡一直不斷的反覆被折磨。

到最後,她竟然發現,自己撲騰著,能堅持四五分鐘了。

路南不厭其煩的幫她浮起來,又將她扔下。

看著在水裡游來游去的路南,蘇北眼底,突然閃過一絲羨慕。

她一邊撲騰,一邊大聲的開口:"路南,你教我游泳吧!我想學!"

路南臉上升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他的聲音滿含笑意:"是嗎?我現在不就是再教你學游泳嗎?"

蘇北氣結:"你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來教學,非得搞得我這麼狼狽嗎?"

路南大聲:"你說什麼,你撲騰水花的聲音太大,我聽不見!"

蘇北小臉頓時一僵。

他肯定是故意的……

嗚嗚嗚……壞人! 看著蘇北委屈的在水裡撲騰撲騰,濺起一陣陣的水花。

看著蘇北委屈的小模樣,路南臉上的笑容,壞壞的。

蘇北氣急了。

她趁著自己路南不注意,直接伸手捧著水,向著路南的臉上潑過去。

路南黑著臉,他看了蘇北一眼,頓時潛下水,向著遠處游去。

蘇北有點慌亂。

她現在的技術,頂多撲騰著支持四五分鐘,時間再長一點,她就不行了。

可是,路南的樣子,明顯是真的撒手不管了。

蘇北有點害怕。

可是,她還是死鴨子嘴硬的不肯開口服軟。

她總覺得,路南應該不會丟下自己不管。

只不過,她抬頭看了兩眼水面,卻發現一個人影都沒了。

路南不知道游到那個柱子後面去了,人都看不見了。

蘇北頓時慌亂的揮動著胳膊。

突然,她的腳猛地一抽。

蘇北瞪大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