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恬一直沒吭聲,這會兒舉手示意。

這是她這幾天來第一次自己做出一個決定。

她需要安靜一下。

林啟明給了她三天的假期,要求是不能落下功課和作業。

不過這事他並不擔心,都是第家的小孩,不像第七策一樣接受英才教育已經是難得,哪裡還會讓她落下同齡人。

「哥哥,我沒事的,你們別擔心了,回去上課吧。」

第七恬轉身對他們三個說。

鄭叔已經把車開到了門口。

舒瀟看著她臉上已經沒有過去的爛漫,心裡也忍不住有些疼。

她本該有個妹妹的,看到第七恬之後也打心底把她當做妹妹一般,只是現在……

「你回去好好休息。」

剛考完一模,老師是馬上點評試卷的,所以這幾天他們都得留在學校。

第七策看著她轉身離去的背影,知道她難過,他也好不到哪去。

晚上,學校里出現了一張新的帖子,配圖是第七策他們三個在初中教室外等人的場景。

樓主跟上兩次的熱門帖子一樣選擇了匿名。

可卻爆出了一個大料:「早先被欺負的女生,正是第七策的妹妹,第七恬!」

消息一出,在放學前已經傳遍了全校。

大家都知道第七策有個被保護得極好的妹妹。

而之前舒瀟也是因為好友的緣故,才會出頭去收拾吳瑜菲。

吳瑜菲拿著手機,感覺根本拿不穩隨時都要掉下去。

她這是做了什麼啊?!

真是巴不得給自己一個巴掌!

當晚就去了吳茉莉家。

「吳茉莉!網上說田恬是第七策的妹妹,你快告訴我真的假的?」

大叔的萌萌妻 網上老是會流傳一些謠言,堂妹是跟田恬同班的,她那裡的話更有可信度。

吳茉莉臉色青白,話都說不完整:「是……是的,老師都已經改口了。」

她見到花名冊里田恬的名字已經更改成了第七恬。

大家忙著驚訝她的身份,哪裡還有人去管她是不是作弊的。 吳瑜菲懊惱地抓住自己的頭髮:「我真是要瘋了!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吳茉莉自己也處於懊悔之中,她顫聲問:

「菲姐,那個第七策真的很厲害嗎?你怎麼這麼緊張?」

對方狠狠瞪了她一眼,讓她忍不住瑟縮一下。

「第家你沒聽說過啊?要是惹了第七策,我們家可以直接宣布破產了!」

以他們家的地位,分分鐘就把她們給滅了!

……

請假的第一天,天氣預報說陰轉小雨。

早兩天還熱著,現在就涼快了很多。

第七恬本來想去邵奶奶家,可她的心情跟現在外面的天空一樣,灰濛濛的。

猶豫了半天,拿著傘走了出去。

「甜甜?」

娛樂之再次起航 林雅潔走過來問。

女兒什麼都沒跟她說,她已經去問了第七策,才知道女兒在學校過成這個樣子。

她跟丈夫一商量,乾脆就公開了她的身份。

至少在學校里,有第家護著,她不會再被欺負。

「媽,我出去一下,讓鄭叔送我去,你別擔心。」

第七恬簡單地交代了一下便出了門。

「鄭叔,你帶我去上次那個村子吧,我去那散散心。」

鄭叔沒事的時候會開著車子在G市轉,才好熟悉路徑,上次第七恬去了那個小村莊之後,他就把那一帶也轉了轉。

所以很快就把她送到了目的地。

「謝謝鄭叔,我進去坐坐就回來。」

天空已經下起了小雨,她撐開傘,走在濕潤的泥路上。

雨絲讓萬物都蒙上了一層輕紗般的薄霧,比起上次看見色彩鮮艷的景觀,現在有種別樣憂鬱的味道。

她走到了上次大家休息的地方。

這片樹林可好,這樣的小雨根本無法穿透層層疊疊的樹葉,這塊草地一點也沒有被打濕。

第七恬沒有在這裡停留,還是一直往後面走。

她知道後面的景色更加動人。

一直到了上次來過的小河邊上,她知道穿過那簇草叢就是墓園。

沒有再往前,只是靜靜地看著雨水在河面上穿出一個個圓圈。

「咔擦咔擦」又聽見了草地上的干枝被踩短的聲音,她回頭,居然那麼巧,又碰上了那個男人。

對方看見她也有些意外。

只是這次他沒有轉身離開,反而朝她走了過來。

他沒有打傘,頭髮和肩膀都被打濕了。

見他過來,第七恬下意識地把雨傘撐高讓出一半。

他毫不客氣地接過傘,她的手一空,對方把更多的空間留給了她,自己的肩膀露出一半在外面。

「你叫什麼名字?」

「田……第七恬。」

她本來想說假名,可是在看到他視線的時候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真名。

那男人長得相當好看,眉眼之間透著英氣,鼻樑高挺,握住傘柄的手指修長,只是有些深淺不一的疤痕留在手上,顯得有些猙獰。

「第家?」他小聲嘀咕:「你們家怎麼會允許你一個人跑出來?」

「我……出來散散心。」

第七恬小聲解釋,這個人應該有二十歲了,每次見他都神情冷漠,可他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哥哥一樣。

第七策也總是綳著臉,所以她能分辨出其中的善意。 聽到她的話,男人的嘴角彎了一下。

他這算是笑了嗎?

「那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他問。

「我不告訴你。」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第七恬已經看到了他眼裡的笑意,很明顯他覺得自己是個小P孩,何談煩惱。

「還挺有脾氣嘛。」

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因為剛淋過雨,他的手上沾著水跡,把她的頭髮弄得一團糟。

可是揉著她腦袋,那雙像小鹿一樣的眼睛盯著他,男人心裡的鬱氣微微散開。

花羨人間四丁目 大時代1977 「那你呢,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在這裡?」

第七恬反問。

他既然知道第家,肯定也是有所關聯的,那她回去就可以找家人問了。

她還不知道,這男人出生到現在,也沒有誰大膽地在他面前質問。

第七恬算是頭一個。

「我姓沐,名一個字風。」

「木風?」

第七恬小聲地重複了一次他的名字。

「知道是哪兩個字嗎?」

「木頭的木,風箏的風。」

「……」

沐風啞然,忍不住敲了敲她的額頭:

「是三點水的沐,回去好好查字典。」

第七恬捂著腦袋:「那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你知道過去是什麼地方嗎?」

他看向了草叢的方向。

第七恬這才反應過來,那邊就是墓園。

「對不起……你別難過。」

沐風一怔,感到一陣苦澀:「我……難過什麼?」

第七恬看著他,對方眼睛里的痛意讓她也覺得傷心起來。

比起親友離世,考試被冤枉就成了很小的事情。

「我跟你說啊,我今天來是散心的。」

「我考數學的時候被老師抓到是作弊了,她把我趕了出去。」

「可我沒有作弊。」

第七恬主動說起了自己的心事。

「昨天去查監控了,可是找不到是誰把紙條放進我筆袋裡的……」

沐風靜靜地聽著女生訴說在學校的委屈。

她的聲音軟糯,輕易地就能抹去他心上的鬱悶。

到最後,第七恬吸了吸鼻子:「你是不是覺得我特沒用?什麼都要靠家裡人。」

「不會。」

沐風忍不住摸了把她的臉蛋,滑滑嫩嫩的,讓他想起小時候吃的果凍。

有淚沾上他的手指。

沐風問:「你是不是很喜歡哭?」

第七恬一愣:「也沒有啊。」

不過最近確實是經常哭了。

他碰了碰她的眼角,輕輕點了點:

「你這裡有顆痣,眼睛下面長痣的人很容易流淚。」

「那你也喜歡哭嗎?」

他靠近的時候,第七恬才發現沐風的眼角下面也有一顆小小的淚痣。

「傻,我是男人,不可以哭的。」

沐風眼睛微眯,透出星點笑意。

第七恬伸手碰了碰他的淚痣,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哭腔:「男孩子也可以哭的,難過了就可以哭。」

「我已經很久沒有難過了。」

沐風的話被淅淅瀝瀝的雨聲打散。

遠處有幾個人影一直立在那,他的視線瞬間冰冷。

「我要走了,你也回家吧。」

他把傘還給第七恬,卻被她拉住了衣角:

「現在下雨你又沒傘,我送你回家吧。」

沐風的表情有些怪異,這話沒問題,怎麼從這小姑娘嘴裡說出來感覺不太對勁? 他輕輕捏了下她的鼻尖。

「那邊有人接我,你快回去吧,不要跟別人提起見過我。」

沐風的話彷彿有魔力,一直到回家,第七恬都沒有再提起這件事情。

林雅潔發覺到她臉上比起出門時已經好看了許多。

「出去走走,氣色紅潤了不少。」

第七恬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心裡已經沒有之前的鬱結了。

「媽,讓你擔心了。」

「這有什麼,傻孩子,你沒事就好。」

「對了媽,上次我那些筆都壞了,你給我換換吧。」

「在書房裡,買了好多,都在抽屜。」

第七恬走到書房,拉開第一個柜子,裡面滿滿的全是他們用的筆。

第七策高三了筆用得很勤,第七恬也越用越多,林雅潔乾脆往家裡搬了一整箱。

夠他們用的。

第七恬拿了一把到自己房間,掏出數學書看了起來。

現在作弊的鍋是有人故意扣在她腦袋上的,她就更加要考出好的成績來,以實力為證,什麼髒水都潑不到身上。

剩下的兩天時間,除了吃飯她連房門都沒出,一直待在房間里,要麼在看書,要麼就在寫練習。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