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惠接過那份請柬看了看,便扔在茶几上,冷笑着「唐太太這是故意的吧,要請我去喝喜酒,沒有親自過來,僅是派個管家,看不起誰呢?」

唐太太上次來提親,還帶着豐厚的彩禮過來,替唐千浩求娶慕若惜時,章惠嚴詞拒絕了唐太太。

唐太太記恨呢。

「唐千浩!」

章惠咬牙切齒的,「這幾天我忍着,等到你舉辦婚禮那一天,我再鬧!我慕家的女兒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不愧是親生母女呀。

章惠和若晴一樣的意思。

要鬧,就在唐千浩和陸非歡的婚禮上鬧一場。

不知道養母已經知曉她懷孕的事,慕若惜正在唐千浩的私人別墅里等着他過來。

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唐千浩才匆匆而回。

進門看到慕若惜坐在沙發上,俏臉陰沉得嚇死人,唐千浩一邊抹著額上滲出來的汗水,一邊走過去,並解釋「若惜,對不起,讓你久等了,非歡纏得太厲害,為了不引起她的懷疑,我只能陪着她。」

若晴向他告了陸非歡一狀,他又向未來的岳父告狀。

陸非歡便被陸父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知曉利害后,陸非歡怕死唐千浩生氣,這兩天總是想方設法來討好唐千浩,纏得太厲害。

慕若惜眼神陰冷地瞪着他。

說不吃醋,那是假的。

明明這個男人是她最先愛上,如今,他要結婚了,新娘不是她。

慕若惜都不知道她和唐千浩怎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完全偏離了她當初的計劃。

都是慕若晴的錯!

「若惜。」

唐千浩被她瞪得心慌慌的,小心地挨着她坐下,就趕緊攬住她的肩膀,柔聲哄著「好了,別生氣啦,是我不好,讓你等了那麼久,吃過飯了嗎?我帶你出去吃飯吧。」

甩開他的手,慕若惜冷冷地道「我哪敢讓唐大少爺帶我出去吃飯呀,讓你的未婚妻看到,我可不想被人當成小三,當街暴打。」

「她敢動你一根頭髮,我就把她的手指都砍下來。」

唐千浩霸氣地道。

慕若惜冷哼「說得比唱的還好聽。」

她從自己的包里拿出醫院的檢驗結果,拉起唐千浩的手,把那份結果狠狠地拍在唐千浩的手掌心,說道「你看看吧,怎麼處理?」

「這是什麼?」

唐千浩狐疑地看着那份結果,看完后,他震驚地道「真的懷孕了?」

慕若惜冷冷地瞪着他。

下一刻,她發狠地拍打着他。

都是他算計她。

否則她也不會淪落為他的地下情人,還要眼睜睜地看着他娶其他女人!

唐千浩任由她打着自己,等她打累了,唐千浩便擁緊她,柔聲說道「若惜,這是我們倆的孩子,我跟你說過的,你真懷上了,孩子就生下來,有我在一天,我都不會餓着你們母子倆。」

「也不會讓你們母子倆受半點委屈的,相信我,我能安排好,到時候,光明正大地把你和孩子接回唐家去,我們一家三口團聚。」

「唐千浩,你就知道說生生生,孩子不在你的肚子裏,你不需要承受什麼,我承受的壓力有多大,你知道嗎?孩子一出生就是私生子,嚴重影響他的人生,對孩子太不公平了。」

慕若惜張嘴就在他的胸膛上狠咬一口。

「千浩,悔婚,你去跟陸非歡說,你不娶她了,娶我,我決定嫁給你,咱們結婚,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

慕若惜兩手緊抓住唐千浩的衣衫,抬頭說道「咱們本來就是一對。」

「若惜!」

唐千浩低聲說道「你冷靜點好不好,我們唐家好不容易見到了點曙光,要是我一悔婚,我唐家就完蛋了。」 山坡上,看到蒙羽眾人順利衝出趙城后。

公子扶蘇嘴角微微翹起,淡淡的說道:

「不愧是蒙家後人,他訓練出來的這些手下,各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尤其是為首的那一名少年。」

「小小年紀就能擁有如此戰力,日後必成大器,前途不可限量!!!」

說到此處,扶蘇掃了一旁的黑衣護衛,出言問道:

「小七,你曾和他們交過手。」

「談談你的感受。」

聽到扶蘇詢問自己的感受,黑衣人小七立即躬身行禮說道:

「啟稟公子,那夜屬下曾和為首的這名少年交手幾招。」

「雖然只是寥寥幾招,但是他的實力卻給令屬下側目。」

「尤其是他的力量。」

「簡直猶如蠻牛一般,異常恐怖!!!」

「若非屬下脫身的快,那夜就被他們留下來了!!」

聽到小七的評價后,公子扶蘇微微點頭。

此時,蒙羽等人已經衝出趙城。

而被蒙牙掀飛在地的冒頓,也重新翻身上馬。

此時的他,惱羞成怒,憤怒異常。

胸腔中有一股烈火在熊熊燃燒。

「廢物!!!」

「你們都是一群廢物!!!」

「這麼多人都能讓他們給跑掉!!!」

「氣死我了!!!」

冒頓一邊咆哮著,一邊策馬出了趙城。

望着蒙羽等人離去的方向,他大手一揮厲聲喊道:

「給我追!!!」

「我要把他們碎屍萬段!!」

望着下方暴怒的冒頓,公子扶蘇冷哼一聲,隨後對身後的老者命令道:

「這群匈奴人還真把這裏當成他們的草原了!!!」

「給他們提提醒,告訴他們,這裏是大秦帝國。」

「不是他們能夠撒野的地方!!!」

「喏!!!」

應承一聲后,老者突然喝道:

「弓!!!」

隨着老者的命令,在他身後的數百名大秦勇士,取下背後長弓,弓箭上弦!!!

「射!!!」

嗡……

數百隻箭羽呼嘯而去。

而想要追擊的冒頓,在看到向他們的射來的箭羽后,立即臉色大變。

「箭襲!!!」

「躲避!!!」

看到箭羽襲來后,剛剛出城的匈奴騎兵,連忙縮回到趙城之中,進行躲避。

匈奴騎兵雖然兇狠善戰,但是為了保證他們的機動性。

他們身上的防禦措施,還是不足的。

在大秦的箭羽面前,只能選擇退避。

對於這伙匈奴騎兵,公子扶蘇並未想着將其全部殲滅。

畢竟,這裏是隴西郡,不是他的北境。

他所帶來的護衛也不過數百人而已。

就算能夠將眼前的匈奴騎兵全部殲滅,他的這些護衛也會死傷慘重。

對此,扶蘇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畢竟,這些護衛可都是他從軍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

可以說,是他的親兵。

他是絕對不允許這些精銳在折戟在這裏的。

再者,經過他的這一輪箭羽的洗禮后。

這群匈奴騎兵必定會成為驚弓之鳥。

如此一來,他們也就不敢再在大秦境內肆意妄為。

這樣便達到了扶蘇的目的。

至於剩下的事情,交給隴西軍來處理就好了!!!

想到此處,扶蘇轉身向坡下走去。

一邊走,他一邊說道:

「走了,去狄道城,見見李信將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