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響起的兩個字,讓葉菲兒全身僵硬的站在那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幾秒鐘之後,她才回過神,江淮錦就站在她的身後!

她立即轉身看向了江淮錦,一臉委屈的神色:「王爺,妾身知道你請了葉大夫入府當府醫。可是她先前口出惡言頂撞祖母,妾身說了她幾句,她竟然口出諱言,妾身實在是沒有忍住,還請王爺責罰。」

哎喲,葉菲兒什麼時候學會白蓮花這一套了?

之前葉菲兒身上不是有着一股子二杆子勁,遇上誰都是橫衝直撞嗎?

現在突然這麼軟下來,還真的很是新鮮。

不過腦子裏稍微轉一下,就明白是江老夫人的教導。

只是江淮錦顯然沒有理會她的意思,而是將視線落在了葉淺淺的身上:「葉姑娘,你隨本王進來。」

扔下這句話,他就往房間走去,壓根沒有理會葉菲兒。

葉菲兒徹底傻眼了,依着她對江淮錦的了解。

雖說江淮錦沉默寡言,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是要說幾句的。

怎麼什麼都沒有說,就走了,還是喊了葉淺淺?

難不成他們之間……

想到這個可能性,葉菲兒就有點壓制不住內心的衝動。

不等葉淺淺反應,她就快步追了上去:「王爺,妾身知道妾身入府之後,並沒有得到王爺的歡心,更沒有給江家開枝散葉。」

「所以為王爺納妾的事情,妾身也是一直放在心上的。可是葉大夫她來歷不明,實在是不適合留在王府。關鍵祖母也不喜歡她,王爺三思啊。」

一番話是讓葉淺淺嘆為觀止。

這個時候的女人是怎麼想的,給自己丈夫找女人,還這麼上趕着?

還是現代社會好,一夫一妻制。

只要一方敢出軌,那就拜拜咯。

葉淺淺的心裏不自覺的搖搖頭,想要一生一世一雙人,在這個時代,基本上是不用期待了。

朕胡思亂想着,江淮錦冰冷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納妾?」

他一雙墨色的眼眸冷冷的看着葉菲兒,好似要將她整個人看穿了一般。

她不自覺的抖了一下,硬著頭皮說了下去:「是,難不成王爺是想選側妃?若是這樣,妾身就更得好好遴選,從合適的家族中選取適齡的女子……」

「夠了!」

江淮錦冷冷的打斷她的話:「煬兒回來多久了?你有好好和他說過什麼嗎?但凡你在煬兒身上花費一點心思,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王爺,」葉菲兒的眼淚落了下來,面上寫滿了委屈,「妾身哪裏不想和煬兒好好相處?但是煬兒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他還總是稱葉大夫為……娘親,妾身的心裏,着實是難受啊。」 顧驚鴻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只是帶著白馬回到將軍府。

顧老將軍本來正準備出門,在看到顧驚鴻牽著一匹白馬走進來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連忙走過來,問道:「這個馬……」

顧驚鴻嘿嘿一笑,臉上都是得意的表情:「爹爹,怎麼樣?這是我之前就已經挑好的。」

看著顧驚鴻的表情,顧老將軍心中想笑,但是表面上還是十分嚴肅。微微皺眉,說道:「好不好可不是用嘴說的,還要試試才知道。」

對於顧老將軍的質疑,顧驚鴻十分不服氣。開口說:「好啊,那我們就去試試。」

最後,兩個人誰都沒有去做自己的事情。而是直接來到後院的馬場,讓顧老將軍進行了嘗試。

一圈下來之後,顧老將軍拉著馬走到顧驚鴻的面前。

「爹,怎麼樣?還不錯吧?」

看著顧驚鴻臉上期待的表情,顧老將軍也不繼續逗她了。微微點頭,說話的時候語氣里都是欣賞:「這匹馬確實不錯。」一邊說,一邊身手摸著白馬凼鬃毛。

顧老將軍長年浸淫沙場,對於馬匹還是十分了解的。所以在他的撫摸下,馬匹也一直都很老實。

顧驚鴻看著顧老將軍這個愛不釋手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很喜歡,所以才會這樣。心中更是決定下來,等以後有機會,也要給顧老將軍選一匹好馬。

顧老將軍本來就還有事,試騎了之後,這才看著顧驚鴻說:「好了,你也折騰一天了,趕緊回去休息。爹還有事,離開一趟。」

「好。」

顧驚鴻將馬匹交給下人,然後才帶著北安她們回到自己的院子。

北寧看到幾個人回來,連忙過來迎接:「小姐,你們回來了。」

在看到北定的時候,忍不住笑了一下,問:「北定,小姐是帶著你們去做學問了嗎?怎麼你的身上這麼多墨水啊?」

聽到這話,北定愣了一下。低頭查看,這才發現自己的衣角上面都是墨水,忍不住跺跺腳,說:「都怪那個書生。」

回過神來之後,這才看著顧驚鴻說:「小姐,我去換一身衣服。」

顧驚鴻忍住笑,擺擺手讓她離開。

北寧也跟著去了,估計是去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驚鴻和北安兩個人回到房間里,北安看了一眼周圍,然後才神秘兮兮的開口說:「小姐,你不知道。我們離開的時候,那個書生看了你好一會呢。」

聽到這話,顧驚鴻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無奈的搖搖頭,說:「好了,人家說不定就是在想事情。你們啊,就不要大驚小怪的了。」

北安皺眉,很顯然對於顧驚鴻這樣的想法很不同意:「小姐,以後出門在外,我看我們還是要喬裝打扮一下。不然的話,那群人總想著撲上來,實在是過分。」

顧驚鴻不走心的應了兩聲,倒是沒有放在心上。

另一邊,孫柳逸也沒有耽誤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京城中。第一時間就去找到了自己的親戚,他本來就是進京趕考,如果能有一個地方讓他好好休息的話,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嬸子,我這一次過來,就是來投奔你們的。」孫柳逸看著自己面前的婦人,開口說。

那個婦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窮酸樣,然後才開口說:「去去去,你以為我家是什麼人都能來的嗎?更何況你看我們家都已經窮成什麼樣子,哪裡還有錢去供養一個書生。」

孫柳逸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但是他現在實在是沒有地方可以去。於是就把顧驚鴻給他的銀子拿出來,說:「我有錢,可以按時付錢。這樣的話,可以嗎?」

在看到銀子的一瞬間,那個婦人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喜笑顏開的看著孫柳逸,說:「哎呦,你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剛剛嬸子就是跟你開玩笑的,怎麼可能真要你的錢。快快快,快進來吧。」

孫柳逸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嘲諷,對方的態度變化這麼明顯。到底是因為什麼,他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在看到他身上的銀子之後,這一家人的反應十分熱情。孫柳逸知道,能隨便拿出這麼多銀子給他,顧驚鴻的身份肯定沒有那麼簡單。但是他還是不死心,想要打聽一下。

「嬸子,我想跟你打聽一個人。」孫柳逸看著正在忙活著弄菜的婦人,開口說。

婦人轉過頭,熱情的看著孫柳逸:「說說說,這京城裡啊,就沒有你嬸子我不知道的事情。」

孫柳逸抿抿唇,竟然還有些緊張:「嬸子,你知道顧驚鴻嗎?」

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婦人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然後才開口說:「你問這個幹什麼?人家可是鎮國將軍府的大小姐,身份高貴著呢。」

孫柳逸臉色一變,果然,和他長的一樣,那個女子不是一般人。

婦人倒是沒有注意到孫柳逸的臉色,一邊做飯一邊說:「長的就想天仙似的,就是可惜了,前段時間啊,剛剛和三王爺和離。你說著女人和離了,哪裡還嫁的出去啊。」

她自己一個人自說自話,壓根就沒有看到,孫柳逸臉上興奮的表情。

等到回過神來之後,這才看著那個婦人說:「我知道了,謝謝嬸子。」

婦人轉過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倒是沒有說什麼。轉過身繼續做飯,要不是看中他手裡的銀子,才懶得伺候他。

等到晚上的時候,孫柳逸一個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急。他的腦海里都是今天白天的那個女子,她笑起來那麼好看,一點都不嫌棄自己窮書生的身份。

不過雖然他現在身份低微,但是總有一天會考取功名。更何況顧驚鴻還曾經和離,恐怕也不會有大戶人家會要。這樣說來的話,兩個人也不是一點可能都沒有。

如果真的能在一起的話,他也不介意自己是不是入贅。到時候,說不定就能真的在一起。在將軍府的扶持下,說不定還能一飛衝天,從此改變自己的命運。 「比分來到了16:5,讓我們恭喜navi!」

伴隨着解說員的宣佈口令,左側代表navi的燈牌下方噴出絢爛而迷人的彩絲帶。

右側代表a隊的燈牌則是黯然熄滅。

也正式代表了今天晚上這場激烈的的比賽落下了帷幕,同樣也說明了兩支現階段最強的隊伍終於分出了勝負。

解說員和那些希望a隊能在主場獲勝的觀眾們希望可能就此落空了。

雖然有些許的掙扎,但是最終比賽還是被蘇醒這個驚人的1v4給殺死了。

看到比賽畫面凍結地這一刻到來。

蘇醒終於直接摘下這礙事的耳罩,直接在座位上站了起來,緊緊握住拳頭,為自己這個精彩的發揮和navi的勝利而慶祝。

而對戰室內其餘navi隊員也是被這巨大的驚喜沖昏了頭腦,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一個個都跳到了蘇醒身上。

一時間蘇醒身上掛滿了navi的隊員們,這一幕也被epl的官方攝影師用鏡頭保留了下來。

蘇醒雖然來到了navi之後有所鍛煉,但是這細胳膊細腿哪裏禁得住隊友們這麼弄啊。

一下頂不住一幫人統統倒在了地上。

但是幾人就算是如此狼狽,還是在地上哈哈大笑起來了。

「我們贏了!」

「太牛了蘇醒!」

「我們navi的殘局之王!哈哈!」

幾個人躺在地上一時間情緒激蕩,都不願起來了。

轟轟!

轟轟!

伴隨着navi眾人的歡呼,場館內外的navi粉絲也歡呼雀躍的吼了起來。

「navi!!」

「navi!!」

此刻對戰室內的navi眾人在裁判小姐姐的提醒之下也重新一個個站了起來。

看着各自狼狽的樣子,又默契地笑了起來。

熙熙攘攘的歡呼聲過後,蘇醒轉頭看向舞台的另一側。

他知道,a隊現在的感受肯定不會很好。

事實也是如此。

現在a隊所有人都異常難受。

但是在教練的鼓勵之下,他們還是來收拾東西,迎接navi的握手。

navi東西收拾完畢,交給了隨隊的navi俱樂部工作人員。

隨之走向了a隊的對戰室。

navi隊員由蘇醒牽頭,一個個帶着和a隊去握手。

可以看的出,a隊幾人的精氣神已經被打沒了,現在全隊人都萎靡不振,但是面對navi眾人的到來,還是強擠出笑容,和navi友好握手。

事實也是如此,他們到現在也沒有搞明白究竟為什麼navi今天在nuke這張地圖上會這麼猛。

這也是他們沒有想到的一點。

等到他們幾個人陸陸續續都來到下半場防守時找到狀態,已經為時已晚了。

為首的dupreeh注意到蘇醒的到來。

主動伸出了手,對蘇醒漏出一個禮貌的微笑。

「今天打得不錯。」

蘇醒和dupreeh抱了抱,伸出右手和dupreeh握了握。

「我們今天貢獻了一場精彩的比賽。」

兩人靠着肩輕輕地抱了一下。

dupreeh調侃道:「這次不要互換隊服了吧。」

蘇醒笑着回:「那當然,期待下次對決。」

dupreeh點頭:「期待下次對決。」

接着就陸陸續續地一個一個握手過去。

解說員看着雙方握手完畢,也開始接管場館內的氣氛。

「接下來讓我們有請!!」

「本次epls8總決賽的冠軍!!」

「來自獨聯體的無冕之王!!navi!!」

解說員的聲音帶動了場內氣氛的烘托。

巨大的獎盃就擺在了眾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