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我的眼皮狂跳,都說左眼皮跳財,右眼皮跳災,但我兩個眼皮同時跳,又是個什麼意思?我覺得很不安,似乎秦晴這次離開我,就再也不會回來。

結合秦晴之前說的那番話,再看看面容嚴肅的孟婆,我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弱弱的問道:“孟婆婆,難道秦晴跟着你,將來就要永遠留在孟婆莊?”

孟婆嘆了口氣:“沒錯,這是她的宿命。羅漢,你好自爲之!”

說完,孟婆直接抓住了秦晴的手,要帶着她離開。我當然不能同意,我一直都很好奇,爲什麼孟婆和孟老明明是一對夫妻,卻始終兩不相見。現在看來,應該是被孟婆的職責所限。

如果秦晴要跟着孟婆去奈何橋,讓我永遠見不到她,我寧願她什麼實力都沒有,只留在我身邊,讓我保護。

“不,你不能帶她走!”我也拉着秦晴的一隻手,試圖把她拉回我的身邊。

秦晴看向我的眼神,分明是充滿了留戀和不捨,孟婆到底想幹什麼?難道她自己不能跟孟老在一塊,就要用這種手段拆散我和秦晴?

孟婆揮了揮衣袖,一條白綾飛了出來,擊在我的手上,疼的我呲牙咧嘴。但我還是不肯鬆手,這一鬆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秦晴。

“羅漢,秦晴命中註定要在奈何橋駐守千年。如果你不願意,儘管去找孟輕塵!”孟婆留下這麼一句話,突然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跟她一塊消失的,還有秦晴。她最終還是帶着秦晴走了,不管我怎麼嘶喊,都沒用,我甚至都願意給她跪下來了,這個老太婆怎麼就那麼狠的心腸?

“爲什麼,到底爲什麼?”我仰天大嘯。

沒人能給我回答,秦晴的離開,似乎抽乾了我渾身的力量。我頹然的倒在地上,回想着跟秦晴在一塊的點點滴滴。

仔細一想,我才發現,孟婆其實之前就已經給過我提示。在我下地府跟韓羅爭奪寂寞的靈魂歸屬時,她就叮囑過我,讓我對秦晴好點,因爲我的時間不多了。

一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她的意思,沒想到她竟然是用這種手段,把秦晴帶離我的身邊。不,我不服,我是逆命者,逆天改命的存在,沒有什麼能讓我屈服!

對了,孟婆剛剛跟我說過,如果我不願意,就去找孟老。這老婆子,難道是因爲仇恨孟老,所以才用這種方法報復我?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對我來說,這根本就是無妄之災。不行,我現在就要去找孟老,找他問個清楚! 第4085章

「主子擔心風萬一被神殿的人抓到,搜索記憶,查到什麼線索就得不償失了,因此別說你的身份風不清楚,就連主子的真實身份,風也不清楚!」

「這不是主子不信任風,而是為了防患於未然罷了,因此就連這次你會到暗殿的事情,主子也是讓我告訴風,說暗殿的真正的殿主,是佛宗的人,大概描述了你和尚的模樣,告訴風的,所以風才會一眼認出你是暗殿的殿主吧!」

「再說暗殿和翡翠樓不同,翡翠樓是打開門做生意的,什麼人都能夠來,別說和尚了,尼姑也有的,所以在翡翠樓的我,看到和尚,並不會認為是你!」

「但是暗殿不同,如果沒有人指引,尋常人都會以為那是一家茶樓,不會知道那裡背後是暗殿,何況你去的時候,一定提起我和風的名字了吧,能夠隨便說出我和風名字的人,想想也就知道大概了……」白未央再次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風會覺得自己是暗殿的殿主了,想想也確實很容易猜測出來!

「你說的佛宗是什麼勢力?」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我們換個地方說話!」白未央說著起身,帶著墨九狸來到四樓的密室內。

「我說的佛宗,我也知道的很少,應該是一個修鍊佛法的勢力吧,佛宗的出現到底是什麼時候,也沒有人清楚,雖然佛宗的人很少出現在人前,但是佛宗的實力卻不容小覷!」

「不說別的,就算神殿現在沒有從前囂張,就跟佛宗有關係,你可不知道以前的神殿,簡直就跟一群神棍似的,幾乎都給神界的眾人洗腦了,所有人都對神殿讚歎有加!」

「可是實際上神殿乾的都是些惡毒齷蹉的事情,就是幾個跟你現在一樣的和尚,自稱是佛宗的和尚,把神殿的醜陋一面,直接在眾人眼前,用光幕揭露了出來!」

「對方的行為也惹的神殿大怒,但是最後死傷慘重的確實神殿,哪幾個佛宗的和尚一點事情都沒有,因為那一次的事情,神殿在世人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也徹底收斂了起來!」

「反而是神秘的佛宗,被世人崇拜景仰和知道了,但是佛宗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沒有人知道佛宗在何處,也沒多少佛宗的人出現在世人眼中,不過只要有什麼大魔頭,大壞人出現禍害人嚴重的時候,佛宗的人就會出現……」白未央也是十分唏噓的說道。

「這麼神秘?你也不知道?」墨九狸看著白未央挑眉問道。

「咳咳,我雖然也不是特別了解佛宗,但是位置我倒是知道,也做了一些調查,畢竟這樣神秘的實力,總是讓人不注意也難啊!」白未央尷尬一笑的說道。

「說說看,跟尹哲夫妻有關係嗎?」墨九狸直接問道。

「沒有,目前為止我所了解到的信息是,尹哲我不清楚,對方很少出現在神界,我也就是聽主子提過,知道對方很強,是你的仇人!」 起身離開寺廟,整個海城市都徹底的陷入了混亂。無辜的市民四處奔逃,暗警和王家的高手,雖然已經基本上控制了局面,但未知的恐慌,卻依然縈繞所有人的心頭。

在市區內的主幹道上,有不少身穿軍裝的士兵在維護秩序。這讓我鬆了口氣,部隊上的人出手,場面應該能控制住。

至於在魔剎鬼王被解決之後,怎麼安頓這些驚嚇過度的市民,就不是我能關心的了。我想,有關部門會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急着去找孟老,但卻不能對這裏的狀況充耳不聞。融合了韓羅的靈魂之後,我已經覺得身體內部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動,突破在即。

仔細想了一下,我最終還是決定解決了這裏的麻煩之後,再去跟孟老匯合。如果能進階煉神還虛,在天地大亂中,也能幫上大忙。

“突破吧!”

體內那股龐大的力量,在體內不斷翻涌。我覺得自己的靈魂,也有被重新撕裂成三份的危險。看來寂寞和韓羅潛意識裏,還是不願意徹底的跟我融合。

但現在寂寞已經被我治的服服帖帖,韓羅更不用說,已經失去了自主意識。這抵抗的力量,完全是來自於他們潛意識裏的反抗,不足爲懼。

“凝魂,破境!”

我怒吼了一聲,四周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涌入體內。腦海之中那副八卦圖,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讓我有種眩暈的感覺。

“嗖!”

一道金光,從之前那座寺廟內飛出,我心中一沉,下意識裏覺得這金光會給我製造麻煩。我正處於突破的緊要關頭,身邊還沒個人護法,情況很危急。

本來我以爲韓羅被收拾,已經沒有了什麼危險。這奇怪的金光,讓我有些心神不寧,身體內那股磅礴的力量正在破境,我絲毫不敢分心,只能暗暗祈禱這道金光不是針對我。

一瞬間的分神,體內的力量差點脫離我的控制,變的異常狂暴。我不敢再多想,趕緊屏氣凝神,用自己的靈魂力量,壓制那狂暴的力量。

那道金光還是飛入了我的體內,形成一個“卍”字,沉入丹田。這金色的“卍”字看似和腦海中的八卦圖井水不犯河水,但我總覺得這對我來說是個威脅。

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兼修佛法和道法,進階煉神還虛境界。我本來的打算是在進階之時,將體內殘留的佛法完全祛除,可萬萬沒想到,這股詭異的金光,破壞了我的計劃。

“糟了,難道我要被困在煉氣化神境界?”我急了。

有那金色的“卍”字坐鎮,就算我控制體內的力量,企圖把佛法完全祛除,卻根本難以將其撼動。反倒是體內的道法,似乎在體內變的越發弱小。

其實也不能說是道法變弱,突破之際,我體內的道法力量,也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增長着。可惜它的增長速度遠不如佛法,短短時間內,體內的佛法和道法已經足以分庭抗禮。

這對我來說可不是件好事。沒錯,如果我兼修佛法和道法,實力在同境界中,堪稱無敵。但關鍵是,佛法和道法同時存在,我根本無法突破煉神還虛。

“臥槽,連老天都要玩我?”我暗罵不已。

要不是那詭異的金光干擾,只怕我已經成功突破。煉氣化神和煉神還虛是修道者的一道大坎,只有邁過這道坎,纔算是在真正的強者,實力也會呈幾何倍增加。

“不管了,給老子破!”

我一狠心,咬了咬牙,同時調動體內的佛力和道力。如果它們可以融洽相處還好,說不定我還能博得一線生機。如果它們兩個之間發生劇烈的碰撞,我極有可能爆體而亡。

“轟!”

我的身體內響起一聲悶響,巨大的衝擊力,差點讓我靈魂就此消散。我的腦袋已經完全眩暈,差點昏倒過去。

體內的佛力和道力經過碰撞之後,誰也奈何不了對方,竟然出現了和平相處的局面。沒辦法,這兩股力量,完全是半斤八兩,誰也不比誰強。

這是最麻煩的狀況,要是按照以前我對道力的掌握,體內七成的力量都是道力。在這碰撞之後,完全可以戰勝佛力,讓我的身體內完全都是精純的道力,突破就是小菜一碟。

現在這種狀況,無疑是在我的身體內埋下了定時炸彈,誰知道這兩股力量什麼時候會再次發生碰撞?這種碰撞再來一次,我就死定了!

“羅漢,你怎麼樣了?”一木大師正在趕來。

我睜開眼,看到他渾身浴血,這哪裏還像是一個慈悲爲懷的和尚,簡直就像個殺人惡魔。佛門慈悲爲懷是不假,可也有金光怒目這一說,一木大師這個樣子,倒像是怒目的金剛。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把自己的狀況和剛纔發生的一切,大概的說了一遍。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一木大師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也沒有見過這種棘手的狀況。

“算了,先不說這個。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了?”我問道。

一木大師淡然一笑:“我已經替佛門清理門戶,佛門也派來了援兵,皆聽命於我。”

他總算是熬出頭了,當年因爲一言老和尚信奉了邪佛之道,導致一木大師被傷了根基,驅逐出金頂寺。如今一木大師也突破到煉神還虛境界,而且跟我關係莫逆,佛門當然會盡力拉攏。

說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了洪胖子。他當初答應幫我,有一個條件,就是希望在我的支持下,讓他成爲金頂寺的住持。

他的目標當然不僅僅是成爲金頂寺的住持,衆所周知,金頂寺是佛教的代言。他的真實意圖,是希望能成爲佛教的領軍人物。

當時我還有些懷疑,覺得自己跟佛門算是撕破了臉皮。可洪胖子根本不擔心這些,他相信只要我能贏得宿命之戰,就可以讓佛門自然而然的來巴結我。

事實證明,洪胖子的眼光比我看的長遠。我剛融合了韓羅的靈魂,佛門就像是聞着血腥味的狼一樣湊了過來,向一木大師示好,甚至有讓一木大師迴歸佛門,統領佛門弟子的想法。

有一木大師在,洪胖子的請求,簡直就不算事。以後讓一木大師對他多照顧些就是了,反正洪胖子也沒什麼壞心,而且修煉的是正統佛法,重回佛教,前途一片光明。

那邊暗警首領和王家老祖聯手對抗魔剎鬼王,至今情況還不太明朗。但一木大師在解決了一言老和尚之後,準備出手支援,卻被兩人同時制止。

看情況,他們倆也沒有落入下風。就算是無法以絕對的優勢戰勝魔剎鬼王,也不至於被魔剎鬼王擊敗。

蘇陽已經醒了,有玄武之甲護體,就是不一樣。鄭飛還在昏迷之中,已經被送回了暗警分部接受治療,今晚的戰鬥,他們倆都無法再參加。

市體育場的封印破損,沒繼續擴大。戰鬥還在繼續,有了佛門的支援,局勢完全被控制。只是陰兵源源不斷從那豁口處往外衝,想解決這個麻煩,並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你的情況怎麼樣?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還能不能繼續戰鬥?”一木大師關切的問道。

我也想知道自己的狀況到底怎麼樣,可我真的說不準。說不定在我出手時,體內的佛力和道力,就會發生碰撞。

要是這樣的話,我豈不是成了個廢人?我千辛萬苦的把韓羅和寂寞的靈魂全部吞噬,卻變成這樣的廢人,我不甘心!

“我努力了,但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能說是盡人事聽天命。但我是誰?逆命者!我怎麼可能會乖乖的聽天命?走吧,我沒事!”我爽朗一笑,跟隨一木大師加入戰鬥。

我們倆先來了距離最近的封印破損處,這裏的封印破損範圍並不大,如果我是貨真價實的煉神還虛高手,輕而易舉就可以修復。

“讓我試着修復封印吧!”我沉聲道。

此時我的體內充滿了力量,如果一直擔心體內的佛道之力相互碰撞,就只能成爲一個花瓶,毫無作爲。

這豁口處一次只能允許兩三個陰兵涌出,附近聚集了十幾位高手。這段時間內,他們一直都在輪番上陣,擊殺陰兵。

一木大師揮了揮手,屏退左右。隨後一木大師拿出手腕上的那串佛珠,口中唸唸有詞,一道金色的“卍”字出現在那豁口的上空。

但凡有陰兵想從豁口處露頭,那“卍”字散發的金光,就像是強烈的輻射線,讓陰兵的身體被腐蝕,瞬間崩潰。

有一木大師幫忙控制陰兵,我就輕鬆多了,動用乾坤之力,修復封印。那封印豁口在乾坤之力的加固下,逐漸縮小,最後完全消失。這附近,也跟別的地方一樣,沒有再次破損的可能。

看到這一幕,一木大師衝我笑笑,點了點頭。但我根本笑不出來,他哪裏知道我的苦楚。

我體內的佛道之力暫時是沒有再次碰撞,但我的道力每消耗一分,體內的佛力,便開始活躍,如果再修復一個封印豁口,體內躁動不安的佛力,肯定會趁機爆發! 第4086章

「但是慕容盈盈是神殿的殿主,據我所知,她讓神殿的北護法長老,一直暗中調查著佛宗,無憂島的事情,應該也是不了解的,否則就不必暗中調查了!」白未央說道。

「無憂島?是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

看起來如今的神界真的是多出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啊,而且墨九狸總覺得無憂島三個字,讓自己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到底在那裡見過!

「艾……我就猜到你不清楚,主子常年不出來,雖然很多外界的變化我們都整理成為資料送回去了,但是我就猜到主子不一定都會去看的……」

「我給你詳細的普及一下神界中,除了五域之外的勢力吧!剛才我說的佛宗,還有無憂島,應該算的上是神界之中最神秘的兩個勢力了,目前為止我所了解的是這樣的,至於還有沒有別的,目前我還不清楚!」

「以我的了解看來,這佛宗和無憂島,雖然沒再聖地之巔,但是絕對不比聖地之巔的勢力弱,搞不好就是聖地之巔裡面的家族,來到神界弄起來的勢力!」

「佛宗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如同凈化神界的神一般,行蹤成謎,每次出現都會解決神界一些鮮為人知的大魔頭!」

「而這無憂島,目前只是聽聞在神界中,一處神秘的島嶼上面,具體在那裡沒有人知道,無憂島的出現,是在萬年前的中域!」

「你知道為何神殿現在大部分勢力都集中在諸神城嗎?其實佛宗對於神殿的打擊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無憂島!從前的神殿,可是遍布神界五域的,為了滅掉你,神界五域中,每個城門都有識別你靈魂氣息的陣法,曾經的神界,全部都在神殿的掌控之內!」

「哪怕後來被佛宗的人曝光了神殿的醜事,使得神殿的名聲大落,但是神殿的羽翼成熟,實力深厚,只是顧及佛宗的實力,收斂了起來,但是卻沒有讓神殿損失太多!」

「直到萬年前,因為一個名為無憂島的勢力,神殿在南域徹底消失,一個分殿都沒有了,當初神殿在各域的分殿數不勝數,據說整個南域雖然貧瘠,但是神殿的分殿,也有近千個分殿的!可是卻在一夕之間消失無蹤,所有南域神殿分殿的人都死了,所有南域分殿的神殿都被一場大火燒的乾乾淨淨的!」

「具體的事情我也是收集了各種傳聞,把我覺得裡面最靠譜的版本說給你聽聽吧,據說萬年前,一對來自無憂島的夫妻,在南域遊歷!」

「然後在南域某個城池居住的時候,卻被南域神殿在那個城池的分殿中的一個長老,看上了無憂島夫妻中的女子,想要染指對方,因此和兩人起了矛盾!最後無憂島的夫妻應該是不敵神殿人多,被神殿的人給害死了……」

「沒過幾天,第一個出事的神殿分殿,就是當初無憂島夫妻被害的城池,據說當天晚上,」 這可不是小事,稍有疏忽,我可就成爲第一位爆體而亡的逆命者了。估計就連孟老,也拿我沒辦法,佛道兼修,又能進階煉神還虛境界的人,我也是蠍子拉屎獨一份。

我不敢大意,趕緊把這件事跟一木大師說了一聲。一木大師沉吟了片刻,嘆息道:“你不要再逞強了,還是等見到了孟老,看看他有什麼辦法吧。”

“也只能這樣了!”我無奈了嘆了口氣。

也就是說,我現在跟鄭飛和蘇陽一樣,都沒機會參加接下來的戰鬥。不,我比他們兩個更慘,他倆傷勢恢復之後,又是生龍活虎的一條好漢,我只能幹瞪眼。

現在我又成了國寶,重點保護對象,一木大師不放心讓我一個人前往陰陽陣,讓我先回暗警分部,跟蘇陽和鄭飛在一塊。等解決了這邊的問題之後,再隨大軍一塊出發,去支援孟老。

我苦笑不已,回去該怎麼跟那兩個傢伙解釋?難道要告訴他們,我成功的吞噬了韓羅的靈魂,反而因此變成了廢物?

“師叔,羅漢,我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由遠及近。

我愣了愣,這不是洪胖子麼?他的消息倒是靈通,竟然來的這麼快。我看了一木大師一眼,他對洪胖子的出現並不是很震驚,似乎早就知道他會出現。

“這次佛門派來的援兵,就是我這師侄帶頭。”一木大師笑着說道,看起來他對洪胖子的印象還算是不錯。

仔細相信,也難怪,洪胖子雖然是一言老和尚的徒弟,但早就跟自己的師傅鬧翻。他修煉的,也是正統佛法,遭遇跟一木大師有些相似,都是被修煉了邪佛之法的師兄弟排擠下山。

剛纔我還想着以後讓一木大師對洪胖子多多照顧,現在看來,根本不用我湊熱鬧了。這同病相憐的師侄倆,早就勾搭上了。

洪胖子在跟一木大師行完禮之後,笑吟吟的看着我:“這場豪賭,我贏了。羅漢,恭喜你進階煉神還虛!”

我嘆了口氣,連連搖頭:“這有什麼可恭喜的?早知道我就不吞噬韓羅的靈魂了,這跟在自己的身體裏埋下一顆定時炸彈沒什麼區別。”

洪胖子皺了皺眉,帶有詢問意味的看了一木大師一眼。洪胖子也不算是外人,一木大師嘆息了一聲,把我的狀況跟他也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韓羅又留下了什麼後手。”洪胖子緊皺的眉頭有所舒展,隨後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我抱怨了一句:“這確實也是韓羅那小子留下的後手,說不定他早有預謀,纔會把我帶到那寺廟內。那佛像,真特麼詭異。”

“非也,那是我佛對你的恩賜,跟韓羅無關。”洪胖子笑道。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用懷疑的目光盯着洪胖子。這傢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聽說了我的狀態之後,反而笑的這麼開心?

洪胖子看我和一木大師都一直盯着他看,笑的更開心:“師叔,你怎麼就不明白我佛的意思?千年前道門用計,贏得了宿命之戰,導致這已千年健,道門氣運大盛。反觀我們佛門,日漸衰落。既然道門可以用計謀,我們佛門爲何不行?”

“你是說……這都是我佛的意思?意在讓羅漢把氣運分給我們佛門一半?”一木大師詢問道。

洪胖子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的臉色有些難看。這特麼對佛門來說,確實是件好事,他們在宿命之戰中,根本沒有出什麼力,最後用了這一招,卻是搶走了一半的氣運。畢竟我的身上,如今有着一半的佛力。

但我就遭殃了,我特麼遭誰惹誰了,現在弄得我自己跟定時炸彈似的,隨時隨地都要提心吊膽,擔心自己會爆體而亡。

“洪胖子,你們佛門未免不太厚道啊。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都能做的出來!以我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在天地大亂中出力,又能獲得什麼氣運?”我毫不客氣的說道。

洪胖子笑着搖了搖頭:“羅漢,此言差矣。道門同樣也只是在竊取氣運而已,你的成長,跟道門也沒什麼關係。他們又厚道到哪裏了?這件事,只能說是雙贏,並不存在損人不利己。”

沒錯,道門確實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幾乎沒有出什麼力。可關鍵是,我的一身修爲,大都是道法,就算被道門佔便宜,也沒什麼不行的。

看我一臉不忿,一直默不作聲,洪胖子繼續說道:“你身上的精純佛力,對你來說確實是件好事。我佛慈悲,又怎麼會害你?”

“狗屁的好事,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我使用道力,身體內無法保持平衡,早晚會出事。我總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吧?”我語氣不善的質問道。

“既然你使用道力,會讓體內的道力和佛力無法保持平衡,那你爲何不再使用一些佛力,想辦法保持平衡?太極之道,也講究個陰陽平衡不是。那爲何道力和佛力,如何不能平衡?”洪胖子正色道。

一句話,讓我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他說的沒錯,太極之道,也是講究箇中庸,陰陽平衡。陰陽二氣相互碰撞,也會產生極大的能量。但如果處理好了,反而是件好事。

洪胖子說完這句話之後,依然是面帶笑容的看着我,但我卻覺得他的笑容,似乎越來越高深莫測。我有預感,這洪胖子,將來會比他的師叔一木大師走的更遠。

一木大師也站出來勸道:“還是我這師侄看的透徹,羅漢,你體內的佛力和道力,是一把雙刃劍。”

他的話只說了一半,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這把雙刃劍,我能掌控,我將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我掌控不了,就會傷害我自己。

“我明白了!”沉思了很久之後,我終於想通了。

洪胖子問道:“不知道你想明白了什麼?”

我笑着搖了搖頭,沒說話,但行動能表明一切。我毫不猶豫的趕往下一個封印破損處,調動體內磅礴的佛力,凝成金色的“卍”字,先封鎖那豁口處,阻止陰兵繼續涌出。

隨後,我又使用乾坤之力,修復封印。隨着封印破損處的逐漸縮小,我體內的道力有所損耗。可我努力的控制着平衡,也在消耗着體內的佛力。

“好了!”封印被修復,我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體內的佛力和道力消耗,在我的控制下,現在趨於平衡。也就是說,一時半會,我還是安全的,體內的佛力和道力,不會相互碰撞。

一木大師欣喜不已:“我怎麼就沒想到這個好方法?”

洪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羅漢,感覺如何?”

“哼,反正體內只要一直存在着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我就依然處於危險中。”我冷哼了一聲。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安心了不少。體內的佛力和道力都被消耗之後,兩者似乎都在緩慢的恢復中,隱隱有更精進的趨勢。

我現在也顧不上想那麼多了,想要進階快,就必須承擔風險。只要實力能夠變強,我就滿足了,此時多一分實力,那我在天地大亂中,就能多出一份力。

一木大師和洪胖子跟着我一塊,四處尋找封印破損之處。修補那些破損的封印,非但沒有讓我有過多的消耗,反而還讓我的實力穩步提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