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砰”一聲巨響,那一把小小的斧頭暴漲了起碼二十倍之大,矮胖子在它面前顯得那麼地袖珍。

“黑域山劈!”矮胖子怒吼一聲。

你巨大的邪氣斧頭直接落在了天羅地網陣上。

“咣!”一聲響,兩者相撞的一剎那,空間幾乎都震顫起來,盪漾出一圈巨大的波動。

那一些神武團的戰士,雖然是幾百個人練成一心,但是這強大的一擊分攤到他們每一個人身上也是讓他們嫩瞬間身體顫了顫!

此時,另外一個比較高瘦的前輩,也出手了。

他沒有藉助武器,也沒有用邪氣凝聚成武器,而是突然之間爆衝過去,一拳直接轟了過去。

先是在砸中的瞬間,輕輕“砰”的一聲,可隨後,在那一拳頭上,突然間,邪氣形成的衝擊力,猶如突然加重了重力,而且是反覆一顆巨大的石頭的重力加了下來!

那些神武團的戰士再一次感覺到了強大力量的攻擊,一瞬間,彷彿後背上面突然落下來了一塊大石頭。

所有人的氣息都有些不穩起來,開始氣喘,額頭上的冷汗也在不斷地冒出來。

“換人!”宋運輝看情況不對,立即吼了一聲!

當即,後面在準備的百多人立即上前,替下來了不少人,讓他們可以喘息。

被換下來的人直接癱坐在地上,氣息奄奄,面色蒼白。

“宋大哥,好強,那兩個老傢伙,好強……”其中一人指着在天羅地網陣外面,漂浮在空中的魔體期高手。

宋運輝拍了拍他的肩膀,剛要開口,突然間,前面有二十多個神武團的戰士有些狼狽地衝了過來。

“怎麼了?”宋運輝皺起眉頭看向他們。

這些人之前是跟着劉靈基一起離開的,怎麼突然那件又跑回來了。

看着他們身上有傷,宋運輝皺起眉頭問道:“難道是你們沒有攻出去?出事了?”

“不……”爲首的那個中年人搖了搖頭,他有些歉疚又帶着悔恨的心情道:“宋大哥,劉靈基背叛了神武團!”

說着,他便大概把劉靈基的所作所爲說了一下。

“混賬!整個劉靈基,他一定有陰謀!”宋運輝眯起眼睛,琢磨起來道:“那一些王公貴族裏面,並非人人都是混蛋,也是有不少好人的,劉靈基一棒子打死一船的人,他這是……他難道也想要上位嗎?”

宋運輝想到這裏,猛然瞪大了眼睛。

其他人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很快當中有人道:“我的確是聽到了劉靈基和他的三個同伴,也就是另外三個副神將,他們商量着回到京城後,要去控制軍營,通訊處等地方。”

平平凡凡也幸福 “狗日的傢伙!在這個時候背叛我們,他看中的就是我們無暇顧及!” 萬古帝尊 宋運輝握緊拳頭,越來越憤怒。

旁邊的郝

仁義這會兒開口道:“不管如何,京城的事現在是管不到了,眼下,我們必須保護好這裏,儘量不要讓王公貴族出事,只要他們好好的,不管他劉靈基有什麼陰謀,都不會成功!”

“沒錯,你們現在也不要管這一些事了,你們立即回去,去保護好還在這裏的那些王公貴族!”宋運輝下了命令。

“是!”二十來個人立即離開了!

這時候,突然間,有四個在支撐天羅地網陣的戰士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直接往後面倒飛了出去。

這一幕,讓其他人全都擔心了起來。

而因爲他們的分心的,在矮胖子的又一擊之下,又有五個人直接倒摔衝出去,也是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會兒,在上面的天羅地網陣出現了裂痕!

陣一旦出現裂痕,也就距離被迫開不遠了。

所有人先前的信心這會兒都受到了動搖。

“魔體期的高手,果然恐怖!”郝仁義感嘆了一聲。

“再恐怖也得撐下去,要是被他們攻打進來那,一個都別想活命了!”宋運輝說這話的時候,看向了林天。

林天,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你還能不能再堅持十多分鐘!

林天感覺到了身後的一次次顫動,雖然天羅地網陣由衆多基礎良好的築基期結成。

但是,畢竟是築基期一二層的人居多,在魔體期,也就是渡劫期的高手面前,還是太弱了!

正想着要怎麼幫助他們的時候,那個柳堂主一槍刺了過來。

“你要是分心,下一槍,可就沒那麼幸運讓你輕易躲過去了!”柳堂主瞪向林天的眼睛。

這會兒,林天看到了甲板上面的陸飛龍!

要是能夠在這個時候拿下來陸飛龍,那麼就能夠扭轉局面!

拿下陸飛龍並非十分艱難,至少比對付兩個魔體期的高手要容易的多了!

眼下,比較棘手的問題是眼前的化魔期高手,只要能夠從他身旁繞過去,來到甲板上,就能夠拿下陸飛龍了!

“好,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林天張開玄鷹翼,突然間高高飛了起來。

“哼!”柳堂主立即前衝上去,同時長槍連續耍出來了幾個槍花,而隨着槍花打出來,竟然是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邪氣龍捲風,向林天直接衝了過去。

“卷龍槍!”柳堂主一聲厲喝,完成了最後一招。

剎那間,之間龍捲費猶如一條龍形成的一般,強大的邪氣幾乎將空間都要給扭曲起來一般。追擊着往上飛的林天。

林天怒吼一聲道:“清風劍法……”他舞動了起來,而後,扔出來了樑五章符紙!

是的,一共是五張符紙!

兩張是火爆符,還有三張是千針符。

“清風劍法第一式,春風化雨!”

在喊出這一招的同時,林天先起爆了火爆符,沖天的火光之後,立即將三張千針符一起給引爆起來!

“轟隆”聲響起,火爆符爆炸起來,巨大的火光遮擋住了人的視線。

過後是千針符飛射出來了上萬的靈氣銀針,十分炫麗。

千針符和春分化雨有些像,在千針符施展出來的時候,林天已經用掉了一張隱身符,然後突然間一個往下的俯衝!

在所有人的視線都在上面,且柳堂主也在抵擋那千針符的時候,林天已經俯衝下來,從柳堂主下方的斜側位置,衝向了甲板那一邊。

甲板上面陸飛龍正在擡頭看着上方,他道:“小小几張符紙,你除了這一些,還能有什麼能耐!哼,林天,你快露出你的本來面部吧!”

“好啊,那我就露出我的本來面目給你看看!”林天的聲音突然之間從陸飛龍的面前響了起來。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陸飛龍一怔,他看了過去,這時候,林天突然間出現! 就在陸飛龍身前五米不到,林天撤去了隱身符的效果,整個身體完全顯現。

左右兩邊的宋堂主好吳堂主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林天是準備擒賊先擒王了!

兩人左右出手,立即前衝過去。

“林天,你還真以爲我只是一介武夫嗎?”陸飛龍吃驚過後,吃驚的臉色已經變的狠辣。

猛然間,他身體裏的邪氣暴漲出來,竟然有元魔期,也就是元嬰期的實力!

難怪仙界的毒都沒能夠完全剋制住他。

不過,既然是仙界的毒,即便他實力在元魔期,身體裏也一定出現了損傷。

陸飛龍雙掌的邪氣騰騰涌出,形成了兩團火焰一般,而後,他雙手往前面砸了出去。

那兩團邪氣瞬間燃燒起來,彷彿如黑色火焰一般。

這要是其他人一定會被嚇到!

但是,對於林天而言,有腦海裏的《醫卜星相》,他一眼便看穿了,那不是黑火!

不過是邪氣燃燒形成的黑色火焰而已。

“你有火,我也有!”林天靈氣通過清泉劍甩出,隨着清泉劍的瞬間抖動,靈氣瞬間燃燒起來。

一條偏於金色的火焰轟出去,這一條火焰,直接將那兩團邪氣抵消。

“果然,只是虛有其表的黑火而已!”

在兩個堂主兩刀砍到的瞬間,林天已經來到陸飛龍的面前。

陸飛龍不想就這麼被林天抓住,他在慌亂之中雙掌齊出,這一次是調動了全部的邪氣。

雖然陸飛龍頗有實力,可在慌亂之下,他上林天的當了。

林天就是要騙出他的全力一擊。

當初用在陸飛龍身上的百花,實爲仙界之毒。

如果沒有仙界的實力,是根本無法做到將毒藥清除,只能靠內力將毒素壓在體內。

而一旦體內的邪氣全部涌出來,體內的毒素便會完全發作起來。

果不其然,在那一瞬間,陸飛龍面色變的慘白,瞬間更是氣孔流血。

他驚懼地看着林天的微笑,已然明白,他上當了。

“你以爲你真的解掉了我的毒?呵呵,天真。”林天一劍直接刺出,直接挑斷了陸飛龍兩個膝蓋。

陸飛龍吃痛“嗯哼”一聲,雙膝跪在了甲板上,痛不欲生地擡頭瞪向林天。

而林天已經到了他身旁,長劍頂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還沒回頭便道:“你們三個人要是敢再有一個動作,我這劍便要喝血了!”

身後,宋堂主和吳堂主兩個人馬上不敢動了。

而停留在空中剛剛落回到甲板上,手裏還握着長槍的柳堂主,一臉的惱怒



他萬沒想到會被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給耍了。

“林天,你自己瞪大了眼睛好好看看,羅山海他們誰還有活的可能!”陸飛龍壓着怒氣。

他現在性命被林天掌控,不得不緩和語氣。

正說着,沙灘那一邊,突然間傳來了一聲驚天的“轟隆”聲,巨大的聲響之下,海上的浪水竟然都倒流地衝擊出來。

一片痛苦的聲音傳來!

“天羅地網陣破掉了1”吳堂主興奮地喊了起來。

林天也看到了,他眉頭猛地皺起,愈發感覺到了肩膀上的重擔。

從那兩個魔體期的高手親自出手開始,林天就知道,天羅地網陣撐不了多久,卻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被破掉。

沙灘上,近一半的神武團戰士承受不住魔體期高手的功力,直接摔飛了出去。

同時,那些已經趕到天羅地網陣外面的天魔期,也就是金丹期的高手,正準備一起衝進去。

“全都住手,再動一步,我馬上殺了他!”林天朗聲喊了出來。

距離砂糖還有兩百多米,但用上靈氣喊出來的聲音,所有人都聽到了。

兩個魔體期的高手回頭。

他們有些意外,一個實力不過金丹期的少年,竟然躍過了三個高手,控制住了元魔期的陸飛龍。

沙灘上,衆人全都朝林天看了過去。

“是神將!”

“神將控制住了叛徒陸飛龍!”

沙灘上,原本衆人被攻破天羅地網陣,一個個都十分害怕,以他們的實力,根本抵抗不了元魔期的高手。

更不用說還是兩個!

不用三分鐘,他們就全都得命喪黃泉!

但,林天那略微青澀卻又渾厚的聲音,瞬間把局面穩住了。

看着林天手中長劍頂在陸飛龍的脖子上,衆人渾身上下充滿了戰鬥力!

“我果然沒有看錯,他是一個值得我們所有神武團戰士託付的神將!”宋運輝眼眶微微發熱地盯着林天。

郝仁義更是哈哈大笑起來,道:“是啊,有這樣的神將,就是戰死在這在戰場上,又如何!”

原本,死氣沉沉的沙灘這會兒突然間朝氣蓬勃!

西游之獅陀崛起 漂浮在空中的元魔期高手矮胖子皺起了眉頭,他朗聲喊了起來:“林天,陸飛龍是陸長生的弟弟,是你的外叔公,你動他,可是天大的不孝!”

“外叔公?他當我是他的外侄孫嗎?”林天反問一聲。

這會兒,高瘦個的元魔期高手突然之間五指一爪,將一個神武團的戰士直接吸了起來。

那個人被媳婦到空中,脖子被掐住。

“林天,你不放人,這裏的人會一個一個死去!”高瘦個

冷冽一笑。

“神武團戰士,爲國爲民,死又何懼!”林天直接怒吼而出。

這一聲,浩氣長存,聲如巨浪,涌向衆人。

“爲國爲民,死又何懼!”宋運輝怒吼。

所有神武團的戰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們再一次結成陣型,同時怒吼出來:“爲國爲民,死又何懼!”

喊聲震天!

原本,前面大路上正在抵抗的士兵,也渾身發麻,雞皮疙瘩全都冒了出來。

“殺!”其中一個渾身是血,士兵服都已經破開好幾個傷口大洞的戰士,從地上抓起兩把刀,直接衝了出去!

在大路上還有二十多個七煞門的弟子。

這二十多個七煞門的弟子是在被劉靈基帶着另外一批的神武團戰士衝擊後剩下的。

劉靈基已經領着剩下的近四百個神武團戰士離開了。

七煞門在大路上有兩個堂主,他們的實力也在化魔期,也就是相當於化神期。

他們聽到了劉靈基的話語,也看到了劉靈基殺害同伴的瘋狂舉動,便讓七煞門的弟子讓出了一條路,放他們離開。

在劉靈基離開之後,七煞門的弟子還有近五十個人。

這五十來個人,將百多個士兵完全壓住,十分得意。

那百多個士兵基本上全都受傷了,有三十來個受的重傷。

在林天吼出那一句話之前,他們衆多人害怕地聚攏在一起,眼神裏充滿了絕望。

在聽到林天的這一聲吼,之後,衆多人熱血逐漸沸騰。

“殺,給我殺!”其中一個渾身是傷的大隊長,忍住傷痛,抓起地上的兩把大刀,瘸着腿,猛衝了出去。

“跟着大隊長,一起殺!”其餘人也吼了起來。

剎那之間,血流成河!

大路上的動靜也感染到了沙灘邊上的神武團戰士。

“天羅地網陣!”他們再一次結陣成功。

剎那間,七煞門衆人,面如土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