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穩的丟到了這黑絕的門口!

“砰!”

一聲脆響,響徹在了這寂靜的夜空下。

“我恨啊!”

江北沉着嗓子吼了一聲,然後撒丫子就跑!

那無量大師滿臉懵逼,就,就這麼個操作?

不是來砍人的?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敢留,萬一這鬼窩裏面的怪物都跑出來不要命了,給他幹了……那他找誰說理去?

…… 這一晚,明月沒影,魔氣正好,微風不燥。

黑絕作爲一個現任的總經理,其實已經早已達到了自己人生的巔峯。

他只是一個偏得不能再偏的血脈。

他的祖上,也都沒達成他這種成就……

所以!

他很珍惜。

他很珍惜現在的生活,現在的福利待遇,他現在已經是地獄一族真正的中層領導了。

而且又是在天窟這種地方,他在整個聖城內的社會地位,都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了。

多少也相當於個修煉界的城主了。

而且,這還沒完。

作爲一個真正的部門總經理,他的可以說是在這一方一片兒的,是絕對的大佬。

山南山北一條街,你不清楚誰是爹?

大概就是這種豪邁的感覺!

這種權利的充斥讓他覺得膨脹,但這只是他剛進入這一領域的時候,後來沒多久,他就繼續貫徹了以前的傳統,悶聲發大財。

他的心又一次的沉寂了下來,他需要繼續努力。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就如同今夜,夜已經深了,但是他沒有絲毫需要休息的感覺,生物鐘不支持他這樣,他是那種真正的魔頭,心狠手又辣,而且做事從來都要好好考慮一下後果的,能殺的,他絕不手軟。

而且做事就要有格調,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這樣子。

今夜,他依舊如此,他在努力的修煉着。

因爲他已經感受到了,他即將突破了,突破到封川期二階。

到時,只要他繼續欺上瞞下,恭維一下上級領導什麼的,他也是可以在天窟內再進一步的!

封川二階的大魔頭,想想就讓人很興奮呢~

可就是今夜!

他正在感悟着人生,思考着明天去天窟得怎麼壓榨一下手下人的時候……

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道脆響!

嘎嘣脆,震動了這黑夜,也震動了他的心。

而後,還未等他反應過來,緊跟着這脆響之後傳入他耳中的,便是那一道歇斯底里的叫喊聲!

嘶啞,乾澀,而又攝人心魄。

彷彿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讓他不得不在生命的最後關頭嘶吼一般!

“我恨啊!”

這一句話喊出來,彷彿是徹底的震響了這黑夜,爲這黑夜點上了火光!

他何嘗不是如此!

這一句話,他聽過了太多次!多少有志魔頭,都鬱郁而不得志,但他不是!

他已經第一時間衝了出去!

在這夜裏,爲什麼會有人喊出這種話?

他已經沒時間想那麼多了,他猛地站了起來,他衝了出來,他打開了房門!

而後,便是看到了……

眼前,那一塊晶瑩剔透,其中彷彿蘊含着無盡的力量的一塊石頭,太吸引人了,這石頭實在是太美了,美得讓他那兩個窟窿內的綠色火焰都忍不住拔高了一寸。

甚至狠狠地跳了兩下!

這到底是什麼!

黑絕懵了,他徹底懵了,難道……是那個剛剛喊出了那句話的魔,臨死前丟出來的東西?

或者說他是爲了這個石頭而身死的?

他聽得真切,剛剛那道喊聲距離他的位置應該很近,應該就在上空。

但他根本沒有擡頭一探究竟的慾望,在第一時間,黑絕已經將這個石頭以肉眼都難以分辨的速度給拾了起來,然後裝入了那破爛的袖子內。

應該是可以透過袖子上的空洞看到,但卻……彷彿進入了深淵一般,再沒有絲毫的蹤跡可尋。

片刻之餘,周圍的那些同族之魔也都走了出來,四下的看着,也有朝着他這邊看來的,不過也都是淡淡一瞥,便繼續觀察周圍。

這時,黑絕終於做出了自己該做的反應。

他緩緩擡起頭,看向了天空,可天空還是依舊的深邃,上空的魔氣還在,依舊讓他無法看穿,他也不知道天空的外面是什麼。

但是他想去看看,他需要實力。


那個剛剛吼叫的人到底是誰,受到了什麼傷害,他又經歷了什麼……這些,黑絕完全都不想了解!

現在,他只需要弄明白,這個從天而降的石頭到底是什麼。

爲何會突然落在他的屋子前,但是他不會看錯,這絕對是個寶貝,因爲在自己這儲物魔器內,他已經感受到了那種呼之欲出的能量,那是一種很純淨的感覺!

讓他覺得心神盪漾。

黑絕又四下瞥了兩眼,然後淡淡的做了個呼吸,這才重新回到了屋內,這種情況雖然少,但也會有的。

雖然聖城之內禁止同族鬥毆,但是多少每天還是會死點的,這是止不住的。

就如同今夜,也是……可以接受的情況。

黑絕緩緩關上了房門,繼續自己的修煉,黑氣在他的周圍繚繞,上空的魔氣還在,只是這一次,顯得有那麼一些虛浮。

而他那兩個窟窿眼中跳動着的火焰,分明也沒此前那麼淡定了。

他的心活了,他現在很想讓快些過去,等到大家重新回到此前的狀態,他纔敢將這塊石頭拿出來……

良久,彷彿過了一年,這鬼窩終於和之前差不多了。

黑絕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緩緩從自己的袖子中拿出那塊晶瑩剔透的寶石。

乾癟的雙手,如同枯骨包裹着皮肉,和這精美的靈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黑絕……

彷彿是眼眶都大了幾分!

其內幽綠色的火焰又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可能是……他也在壓抑着自己的心情,不然這綠火可能已經衝出來了。

但是很明顯,他對這個靈石表示極其詫異。

此處應有配音:‘臥槽!這是個什麼玩意!’

但這黑絕已經說不出來話了,那乾癟的身子,連咽口水的動作都顯得那麼艱難,他張了張嘴,同樣是老樹皮包裹着枯骨一般的腦袋,也忍不住開始接近這顆靈石。

那靈石自身溢散出來的靈氣,更是給這黑絕大佬帶來了強烈的衝擊感,讓他忍不住將周身的黑氣給一掃而空。

這特麼都是些什麼玩意!


髒亂差……

看看眼前這靈石,多麼香甜可口。

黑絕此時的心裏那可真是臥槽臥槽的,這輩子就沒見過這種好玩意,至於那些採格瓦拉們的靈草,交易的那些所謂的寶物,都特麼弱爆了!

這纔是真正,有助於修煉的好東西。


可是……

黑絕看着看着就覺得彆扭了起來。

他的雙手開始握着這塊靈石左右,四周看了起來。


奇怪。

明明是很光滑的,爲啥……


爲啥這裏就多出來了個小坑洞呢?

像是被人咬了一口?

而且這個牙印你別說,還特麼挺熟悉的?

像是煉獄一族的那些傢伙?

莫非,這塊石頭最開始是落在煉獄一族某個魔頭的手中,然後那魔頭被人殺了,再然後這石頭就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大概是這麼個情況了……

那麼現在怎麼辦?

黑絕忍不住開始思索了。

但是,他思考的卻不是這件事,或者這塊石頭會對他起到什麼影響,對地獄一族以及煉獄一族本就緊張的關係起到什麼影響。

他在考慮着……

這塊石頭是不是不這麼簡單?

這麼光吸收着確實是很美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