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躺在按摩椅上,雙眼緊閉,享受著足浴的舒服快感,多日來的奔波疲憊,瞬間緩解許多。

「大壯,有時間哥帶你去中海享受一下,比這有趣多了,哈哈……」

秦穆然壞笑說道。

石大壯微微側頭,一臉詫異。

「隊長,為啥啊?」

石大壯神情樸實問道。

「有時間體驗一下你就懂了,不過記住,這事兒千萬別讓你嫂子知道……」

秦穆然叮囑說道。

「放心,隊長,俺這人嘴巴嚴實,你不讓說的,俺肯定不會亂說。」

石大壯老實說道。

十幾分鐘后,就在秦穆然和石大壯滿臉享受時,包間門打開,之前的服務生走了進來。

「兩位先生,請問你們感覺怎麼樣,需要調換技師嗎?」

服務生問道。

秦穆然目光微瞥,有些掃興回道:「不用,趕緊出去!」

聽到秦穆然的話,那名服務生並沒有離開,而是神情糾結,又上前幾步。

「兩位,我們店幫您重新挑選了兩個金牌技師,他們的手法更加嫻熟。」

服務生語氣為難說道。

於此同時,兩名技師停下按摩,起身已經準備離開。

秦穆然眉頭一皺。

什麼情況?

正規足浴,也就忍了!

還要中途換人?

而且新換來的兩個技師,看著都彆扭,一看就是被挑剩下的,這不是坑人嗎? “刺啦~”

一聲棉帛撕裂的聲音在寂靜的的小院中顯得格外清楚。

凌影手中拿着破裂的白色短袖,對着趙小川露出一個魅惑的笑容。

趙小川看着眼前雪白的酮體,感到自己腦袋嗡的一聲,一股怒火竄上心頭。

“凌影,你是在找死!”趙小川怒道。

輪迴之力在趙小川身體周圍形成一圈圈黑色的波紋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大地漸漸地震顫起來,潭水不斷地沸騰。

這是趙小川憤怒帶起的異象,然而凌影好像沒有看到這一切,而是轉頭看向她身邊和李若曦長相一模一樣光着上半身的女子。

“不要激動,你知道她是誰麼?”凌影笑道:“她是顧媛夢,曾經你的同學,安希俊的女朋友!”

趙小川一愣,回憶漸漸被翻開……

“是不是好奇她會長得和李若曦一模一樣?”凌影的手指劃過顧媛夢傲人的雙峯,停了下來,道:“那都是因爲你!”

趙小川皺眉,眼神漸漸變得冰冷。

凌影繼續道:“當初你和安希俊爲了爭李若曦,結果安希俊拋棄了顧媛夢,顧媛夢這傻丫頭,以爲和李若曦長得一模一樣就會得到安希俊的心!”

凌影眼中閃過一絲譏諷,話頭一轉道:“可是啊!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尤其是感情這種事情!”

“你愛他,他不愛你!你愛她,可是她已經死去!所以說愛情是最讓人那一琢磨的東西!”凌影意有所指地看了趙小川一眼,道:“安希俊自從上次貴族學校之後就已經消失了,而顧媛夢留了下來,並且被我藏在身邊,甚至連成浩都不知道。”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趙小川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低聲喝道。

“我想要做什麼?”凌影手指一頓,深吸一口氣,用誠懇的目光看着趙小川,咬牙道:“我想要殺了成浩!”

趙小川一驚,不知道怎麼接口。

就在這時,凌影猛然抓住自己的衣服竟然“刺啦”一扯,讓自己的酮體也曝光在了趙小川的眼前。

兩具雪白的酮體出現在趙小川眼前,趙小川臉瞬間漲的通紅,連忙轉過頭去,神色有些侷促不安。

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女子的酮體,緊張、不安像潮水一般將他的理智淹沒。

“果然還是個小處男!”凌影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趙小川揹着凌影,喝道:“凌影,你瘋了麼?快把衣服穿上,否則我就殺了你!”

雖然在恐嚇凌影,但趙小川的聲音中卻有些緊張。

凌影臉色一冷,低沉道:“我是瘋了!”

“我真的瘋了!我現在不知道我活下有什麼意義!趙小川,你知道麼?我和凌風其實沒有血緣關係,我們不是親兄妹!”

“從小的時候,我就喜歡凌風,可是他卻一直在拒絕我!愛一個人就要保持距離,因爲太過親密可能會讓他跑掉。”

“所以我一直充當着一個好妹妹,不管他說什麼我都會去做,我就一直想,一直想就這麼待在他的身邊,直到天荒地老。”

“可是,他死了!他被你殺死了!雖然不是你直接殺的他,但是他卻間接因爲你死了,不,應該說是成浩!若不是成浩,他繼承了不知火,一定會超越成浩的!”

趙小川聽到背後的凌影聲音變得低沉,繼而歇斯底里,不由皺了皺眉頭。

當然不是因爲凌影的話語,而是他感覺到凌影正在一步步的接近着自己。

不過他並沒有理會,因爲他相信憑藉着現在的凌影是不可能傷害到自己的。

正當他這麼思考時,凌影停了下來,而趙小川就感覺到他站在自己背後不足一米的地方。

“你很強!”凌影澀聲說道:“我知道即使現在我出手也傷害不了你,所以你放心我不會做那麼傻的事情!”

“那你想要怎麼樣?”趙小川沉聲道。

凌影深吸一口氣,伸出手臂想要抱住趙小川,同時口中道:“我知道你很強,比現在御鬼盟中所有人都要強,包括成浩!”

“因爲你強,所以我不恨你,確切的說我沒有恨你的資格,所以我只能仇恨成浩!”

“我知道你看中的是葉楓,而不是成浩,所以你殺了成浩,好不好?殺了他,我就是你的,不僅是我!她也是你的!”

她就是顧媛夢!

凌影哀求道:“我知道你還是處男,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你放心,我的第一次還在,你可以隨時拿去,還有你難道不想要嘗試一下和李若曦模樣相同的女人上牀是什麼滋味麼?”

凌影看到自己的手掌離趙小川不足一釐米,認爲自己說動了趙小川,同時心中一痛,眼前閃過已經死去的凌風,心底苦澀道:“哥哥,對不起!”

然而就在這時,趙小川猛然轉身,一巴掌扇在凌影的臉上。

凌影沒有任何防備,身體越過水潭摔在地上,噴出一口血液,然後強撐起身體怒視着趙小川,卻發現趙小川閉着眼睛,滿面怒火。

“不要侮辱若曦,也不要侮辱自己!”趙小川吼道:“我不會殺了成浩,但是如果你在做出這樣的事情,我保證我會殺了你!”

說完,趙小川便身影一閃,消失在小院之中。

凌影怔怔地看着空蕩蕩的小院,一滴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接着如同她的眼淚如泄洪一般根本就止不住。

她趴在地上哭泣嗚咽起來,而過了片刻,沒有了凌影控制的顧媛夢也漸漸清醒過來。

當她看到自己上半身是光着時,立刻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

一時間,那尖叫聲響徹御鬼盟,無數人影從四面八方飛來,向着那小院奔去。

趙小川沒有注意身後的事情,一路狂奔,不知過了多久,才覺得自己的心中的怒火和****熄滅了下去。

他停了下來,打量四周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見竟然已經到了海邊。

看着海面黑黢黢的波濤,趙小川忽然感覺有些寂寞了。

他長嘆一口氣,然後身體出現一個一米多寬的漩渦,漩渦連接的地方正是他體內的輪迴空間。

輪迴空間中一具青銅棺材懸浮着,半開着,裏面躺着的正是李若曦的屍體。

“若曦,我想你了!”

趙小川低聲說道,語氣說不出的落寞。

忽然,一個浪頭打了過來,激起的水花驚醒了趙小川,讓他從思緒中清醒過來。

他擡頭望去,不由大吃一驚,竟然發現眼前的海面漸漸拔高,足足升起了幾百丈之高。 秦穆然坐起,眉眼一挑,看向服務生,淡然一笑。

「不換!」

重生后我有了美顏系統 主要新換的兩個按摩師,太不養眼,自己花的是高檔價位,當然要享受高檔服務。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服務生俊眉的柳眉,輕輕皺起,臉色愈發為難。

終極學生在都市 「先生,我理解您的心情,但這是我們Boss的意思,請不要為難我們。」

服務生為難說道。

「我不管是誰的意思,反正我花了錢,不換就是不換。」

秦穆然靠在按摩椅上,抬起腳,目光看向兩名金牌技師,嘴角帶著几絲從容笑意。

「小姐姐,你們繼續……」

自己是花錢來享受的,不是花錢來買氣受的,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別說區區一個街頭足浴店,就算到西方皇室,都得給自己三分薄面。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打開,一名西裝革履的西方男人,帶領兩個戴墨鏡的黑人大漢走了進來。

秦穆然瞥了眼那三人,看樣子,他應該就是這家足浴店負責人。

「什麼情況,艾琳斯達少爺都已經等急了,惹急了他,咱們吃罪不起的……」

負責人面色肅然,冷聲說道。

「Boss,這兩位先生不同意換按摩師,您看……」

服務生面色凝重說道。

負責人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秦穆然和石大壯,眼神中帶著几絲厭惡。

「兩位先生,我是這家浴龍灣負責人,德克威爾。」

「今晚有些抱歉,這兩位按摩師,不能繼續為你們服務了,希望理解一下,作為補償,我可以給你們打個五折……」

負責人冷冷說道。

他神情和語氣中,沒有絲毫商量的意思,彷彿是在強行安排,眼神中更是充滿了對東方人的偏見。

在西方,這些西裝革履的西方人,總是會看不起東方人。

這種天生的高傲姿態,彷彿都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這種態度,讓石大壯都有些不爽。

「隊長,啥情況啊?」

石大壯氣憤說道。

秦穆然目光微抬,看向德克威爾,嘴角冷冷一笑。

「打五折?」

「不需要,哥不缺錢……」

秦穆然淡然說道。

德克威爾臉色瞬間陰沉,神情有些不大耐煩。

「既然這樣,那這裡不歡迎你們,給他們退一半的錢,讓他們趕緊走……」

德克威爾冷聲說道。

秦穆然冷冷一笑,詫異說道:「什麼?退一半的錢,就想打發我們走?」

這不是把自己當要飯的打發嗎?

重生漁家女 「不錯,你們享受了一半的服務,所以只能退一半的錢!」

德克威爾趾高氣揚說道。

對於這種霸王條件,秦穆然肯定不會答應。

自己花錢是為了來買不痛快嗎?

「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出去關上門,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第二,假一賠十,給我退十倍的錢,彌補一下我受傷的心靈……」

秦穆然笑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德克威爾兩個手下,臉上都露出哂笑。

這小子第一次來巴比亞城浴龍灣吧?

假一賠十?

整個浴龍灣開業以來,都沒做過這種虧本的買賣,他不知道浴龍灣背後是誰罩著嗎?

德克威爾冷冷一笑,神情充滿戲謔和嘲諷的意味。

「兩個不知死活的東方人,你們知道這家浴龍灣是誰罩的場子嗎?」

「告訴你們,這裡可是艾琳家族的場子,來這裡就得按我們的規矩辦事!」

「艾琳斯達少爺,就在隔壁等著,他脾氣可是不大好,萬一他親自過來,別說錢,你們連命都保不住……」

德克威爾得意說道。

「他脾氣不好?我脾氣看著很好嗎?」

秦穆然淡然回道。

「看來,真是兩個不知道死活的傢伙,既然這樣,我只能讓他們請你出去了。」

德克威爾一揮手,身後兩名黑人大漢,摩拳擦掌,朝秦穆然走了過來。

「把這兩個傢伙扔出去。」

話音落下。

兩名黑人大漢,用粗壯的胳膊,一把抓住秦穆然肩膀,用力一提。

秦穆然悠然躺在按摩椅上,紋絲不動。

「啊呦,你們是沒吃飯嗎?」

秦穆然笑道。

兩名黑人大漢互視一眼,雙手齊上,用力想將秦穆然抬起,可儘管他們使出吃奶的力氣,可秦穆然就像一座大山一樣,絲毫不被兩人撼動。

「螻蟻撼岳,自不量力!」

秦穆然嘲諷一笑。

「Fuck,給我直接打,用拳頭教教他咱們之內的規矩……」

德克威爾氣憤說道。

兩名黑人大漢,立刻揮拳而下,沒等秦穆然出手,一道健碩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兩個黑人大漢身後,將他們揮起的拳頭,牢牢抓住,強大的力量,將兩人死死控制。

「兩頭黑豬,也敢對我們大哥動手,你們也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