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未央勾唇笑了笑,諷刺的看向秦芸芸,隨即,她嗤笑一聲:"你放心,我對你們的眾城集團,目前,還不是很感興趣,所以,我不會去的!"

說罷,她站起來,開始下逐客令:"好了,事情也說完了,你們可以走了,好走不送!"

秦峰生氣的瞪著秦未央:"夭夭,你怎麼跟爸爸說話呢,我知道你躺了一年,忘記了很多事情,可是,我好歹是你爸爸!"

秦未央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哦,是這樣嗎,只不過,我醒來之後,唯獨對媽媽的印象比較深刻,其他人,我真的沒什麼印象,再說了,你事情不是也說完了嗎?難道你想呆在這裡,不想離開?"

聽著秦未央這話,秦峰氣得吹鬍子瞪眼睛,一把拉住秦芸芸:"芸芸,我們走!"

別說,不光秦峰很震驚秦未央的舉動,就連秦芸芸也很震驚。

因為以前的秦夭夭,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以前的秦夭夭,很害怕秦峰,說話的時候,總是低著頭,聲音很小很小。

可是現在,好像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秦峰拉著秦芸芸離開,于慧敏看著秦未央,眼睛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夭夭,你變了!"

秦未央笑了笑,看著于慧敏:"是嗎?我怎麼變了,以前的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于慧敏想了想,開口道:"以前,你總是很小心翼翼,看起來膽小的要命,無論什麼話,都不敢大聲說,面對你爸爸的時候,總是低著頭,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秦未央乾笑了一聲:"可能是以前被壓迫狠了,現在失去了以前的記憶,倒是膽大了!"

她心裡想的卻是,她壓根就沒想過,以前的秦夭夭是這麼一個人膽小的主兒。

這樣的性格,不是任人欺負嘛!

秦未央和于慧敏聊了會天,便去睡覺了。

好在她一醒來的時候,就說自己失憶了,也沒有人詢問她太多跟過去相關的問題。

秦未央午睡起來,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秦未央迷迷糊糊的接通電話。

"喂,您好,請問是秦夭夭小姐嗎?我們這邊是盛世集團人事部的!"

秦未央聽到這個女聲,理解了對方話中的意思,猛地打了個激靈,就清醒了:"你好,我是秦夭夭!"

對方開口道:"是這樣的,我們已經收到了您的簡歷,關於應聘秘書助理一職,請您準備一下,明天上午十點,前來面試!"

秦未央趕緊連連點頭:"好的,我明天保證準時過來!"

掛了電話,秦未央這才確認,自己有了面試的機會。

只不過,最終能不能成功入職,還要看運氣了。

雖然秦未央知道,自己能力不差,可是,這個世界上,不缺少能力出眾的人。

更何況,人家選秘書助理,估計就選一個人,她也不能太自負了。

想到這些,秦未央立馬覺得,自己清醒了幾分。

她洗了把臉,便走出卧室。

于慧敏剛好準備了果盤,看到秦未央出來,笑著開口道:"夭夭,媽媽準備了水果,過來吃點!"

秦未央笑著點點頭,向著沙發走過去。

看著秦未央臉上的笑容,于慧敏笑著問:"你這麼開心,發生什麼好事了,跟媽媽說說!"

秦未央笑著開口道:"盛世集團那邊,讓我明天過去面試,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應該可以進入盛世集團!"

于慧敏難得看女兒這麼自信,她笑著開口:"肯定沒問題的,加油!"

秦未央笑了笑,也沒有再說什麼。

秦未央吃了點水果,就去卧室,說她要準備一下明天的面試,于慧敏點了點頭,便讓她去了。

只不過,秦未央一走,于慧敏立馬拿起手機,撥通一個電話:"喂,是林總監嗎?是這樣的,明天我女兒去你們公司面試一個職位,您看,能不能……"

對面傳來一個渾厚的男音:"於總啊,你怎麼這麼客氣,你女兒應聘什麼職位,你告訴我,我到時候幫忙給你走動走動關係!"

于慧敏立馬笑著開口道:"是秘書助理一職,我女兒叫秦夭夭,也是名校英文系畢業的,她應聘的是翻譯助理,應該沒有多大問題,到時候,如果有什麼特殊情況,還希望你照顧一下!"

對方笑著回答:"沒問題沒問題,你就放心吧,到時候,您女兒一定能成功入選!"

于慧敏笑著寒暄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她之前對這位林總監有恩,這位林總監,在盛世集團,也算是能說得上話的高層,找他幫忙,自己也算是能放心幾分。

雖然看女兒那麼自信,可是,應聘職位這種事,說不定旁人都走動了不少關係呢,更何況她的女兒,她自然不能讓女兒比別人差了。

話說,秦未央在房間里,倒也不是準備什麼。

她就是想一個人待會,關於明天應聘的事情,起碼的自信心,她還是有的。 古老的書籍,感悟的特殊記載,這對眼下的林楠是最需要的。

只是微微掃了一眼,便讓林楠心中大動。

這其中赫然記載著天仙境強者的一些特殊的感悟方式,感悟內容。

哪怕能讓林楠從中感悟到一些特殊的東西,便可能受益匪淺。

接下古籍,林楠再度連忙道謝,感激不已。

這是一份大禮!

師徒二人聊了幾句,主要還是三長老乾祥在說,林楠在聽,關於感悟之事,林楠的沉澱是少了點,但戰鬥力極強,殺伐果斷,這能看出林楠在這方面並不算是太缺乏。

根基倒也算是牢固,是一次次戰鬥打下去的基礎,這點並不是大問題。

感悟,才是關鍵。

不知不覺,半個小時過去。

仙宮內兩道精光內,戰鬥其實早已結束,不過三長老乾祥一直不曾理會罷了。

此刻再度看了過去,讓他瞳孔不由微微一縮。

戰鬥廝殺都結束了,讓林楠真正明白什麼叫殘酷。

同門之間,在師傅的面前,相殘。

兩人勝了,其中包括林楠認識的那位六師兄,另一人林楠也不知道,並沒有人給他介紹。

失敗的兩人,此刻皆是重創半殘的躺在地上。

雖然還沒死,但半廢了。

看到這裡,林楠震驚了。

同門之間,真的可以這樣嗎?

似乎看出了林楠此刻的疑惑,此刻的震驚,三長老乾祥淡淡開口。

「這裡是仙界,不是下界人間,修鍊之道,本就無情,他們也只是在各自爭渡而已!」

這話,林楠也從崔慶那裡聽過類似的,但一時間依舊難以釋懷。

「太殘酷了一些!」林楠自語了一聲。

三長老乾祥沒有開口,隨手微動,撤去了兩道精光,將其中的四人放了出來,同時四道仙光輸入四人體內,頓時四人傷勢極速好轉。

失敗的兩人一臉的挫敗感。

那位六師兄和另一人獲勝,明顯臉上帶著喜色,至少距離名額更進一步。

不過在看向林楠之後,眼中皆是帶著濃濃的警惕之意。

師傅竟然和林楠獨處了半個小時,甚至先前提前結束,師傅都沒有將他們放出來,這讓他們警惕不已。

而且師傅竟然沒有讓林楠參與他們的戰鬥,這不由讓他們多想,是不是師傅有意將名額給這位新增師弟使用?

故而,一個個眼中帶著不善之意,雖然隱藏的不錯,但林楠依舊能感覺的到。

三長老乾祥自然也能感覺到,但他沒有開口,沒有阻攔,反而意味深長的在林楠和六師兄二人身上打量著。

至於林楠,從最開始的震驚,再到此刻已然快要麻木了。

這就是仙界,無情!

所以,他已然沒有太多的感覺。

他不懼怕廝殺戰鬥!

似乎再度看明白了林楠的意思,三長老乾祥笑了。

「現在,你們三人混戰,堅持到最後的那人,得名額!」三長老淡淡說道。

此言一出,那位六師兄和另一人明顯的相視一眼,隨即眼中帶著冷笑,而後齊齊看向林楠。

意思很明顯!

林楠沒在意,三長老乾祥也彷彿沒看到。

再度隨手一揮,還是先前那般手段,直接將三人包裹在內。

「殺!」那位六師兄最先動手,估計是早就看林楠不順眼,直接一拳砸向林楠,另一位也同樣猛然間出手,直奔林楠要害。

一經動手,二人突然間顯得有些默契,聯手圍殺林楠。

林楠眼中帶著寒芒,這兩人直接下殺手,那就沒什麼好說了。

既然師傅都不在乎,他更不在乎!

這裡,他不認識什麼師兄弟,只認真正的兄弟朋友。

這些人,不算!

和仇敵沒什麼兩樣!

出刀,斬!

「蓬!」六師兄直接被一刀斬退,一隻無敵神拳被斬破,差點被斬斷右臂。

「什麼!!!」

一瞬間,這位六師兄大駭不已,他是天人境頂級強者,哪怕是在這凌雲仙宗都是強者,無敵神拳更是不凡,是凌雲仙宗的強大神通。

然而,一擊被林楠破了!

一刀!

來不及多想,這位六師兄抽身爆退,另一人也被林楠這一刀震懾,臉色凝重,一劍刺去,同時連忙後退。

林楠之前入門時的戰鬥,他們沒有觀看,在那種情況下他們這些天人境也看不清。

原本他們已然算是覺得高看林楠了,畢竟能被師傅收入門下的,肯定不簡單。

但他們自信,而且兩人聯手,並不是太在意。

在師傅宣布這種方式爭奪名額的時候,他們甚至極為高興。

但眼下,他們咋舌了!

「這麼強!!!」另一位師兄也被林楠一刀劈飛,臉色狂變。

這人用劍,林楠用刀,刀劍相撞,林楠身形微動,這人直接被劈飛,虎口出血,被震傷。

兩人,都不敵林楠一人!

光罩內,六師兄和另一位師兄臉色難看,他們知道這次遇到大麻煩了。

但很快,二人好像達成了某種默契。

單個,他們絕對不是林楠的對手,但聯手就不好說了,而且他們身為凌雲仙宗的弟子,在這裡數年的時間早已掌握了一些強大的神通,一旦爆發,都極強。

而今,他們有了決定,殺!

哪怕是當著師傅的面,他們也敢,這不算違規。

只要有實力,只要敬重師傅,其他都隨意!

這就是仙界凌雲仙宗的情況!

一瞬間,三道人影混在一起,速度都極快。

林楠以一敵二,實力本就極強。

但這兩人能入門三長老乾祥門下,自然都不是普通人,只不過此刻完全被卡在這裡,但都是頂級的天人境強者,不比崔慶弱。

甚至,可能還要強上一籌。

這種人聯手,哪怕是林楠也不敢小覷。

廝殺激烈之際,饒是林楠也受傷不輕,渾身是血。

然而依舊是他佔據上風。

身上的無敵之氣,超強戰意,殺意,是二人無法媲美的,完全壓制了二人一籌。

仙宮內,三長老乾祥看的真切,不時的點頭。

此刻林楠的表現,他更為滿意了。

剛入門便有這種實力,足以說明了林楠的潛力,一旦培養出來,踏入仙人境,必然有著一位真正的強者。

「下界,果然是磨練人的好地方,也是妖孽匯聚之地!」三長老乾祥淡淡自語了一聲。 「媽,媽,媽……」

另外一邊,被人押著去地下室停車場的南昌榮,路過一輛黑色轎車時,看到一個男人站在後座車門旁,抱著胳膊高高在上看著他被人帶走這一幕。

這個人他記得,曾經出任過紀氏集團的法務,「紀澌鈞,紀澌鈞!」

「紀澌鈞,你這個小人,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並不是紀澌鈞,但他想,南昌榮看到他,會喊紀總的名字,應該是知道自己栽在誰的手上。

南昌榮進去了,距離下一個進去,需要多久?

今天?

明天?

還是後天……

「哼!」

冷笑一聲的馮少啟,目送著被人抓上車帶走的南昌榮,代替他家紀總送南昌榮最後一程。

……

山海湖那邊,因為姚靜山拒絕演出直接帶著自己戲班子的人離開了山海湖,這場宴會,被迫結束,大家都各自散去。

去停車場的路上,周圍都是議論紛紛的人,有人說姚靜山拒絕演出還帶著人離開,這齣戲沒開場就散席,代表了梁帥的命運。

聽著這些話的傅存,惱的撇下衛冕獨自一人離開山海湖。

後面的衛冕,也不方便在這個時候再跟梁帥有什麼來往,跟傅存分開后就自己去了停車場。

同樣一舉一動都備受大家關注的簡言之,擔心被人議論什麼,簡言之就走在人流中間,像是告訴別人,他退場的時間,不會因為心虛而過早離開,更不會為了在這個時候證明什麼,而選擇最晚離去。

這齣戲唱不成,騰出時間的赫戰洺,準備離開后,去把紀澌鈞給的那份名單上,剩下的兩個客戶談妥,路過簡言之時,赫戰洺被人叫住。

「赫總。」

還真是新鮮,在這個節骨眼上,簡言之會主動跟他打招呼?

放慢步伐的赫戰洺,面帶微笑看著簡言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