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知道那個石偉花了那麼多的錢給花王花精兩人,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周小雨跟慕容雪菡又去過他家整他,想必他一定會找機會調查他。

沒準現在已經在實施了,他的身份地位找個修仙道行高的人非常的容易,他覺得現在事不宜遲,趕緊把周小雨送走纔對。

秦巖點了點頭說:“我們兩個跟她告別總比所有的人都跟她告別要好的多,我怕這個傻丫頭在哭的稀里嘩啦的,畢竟這個事情是好事。”

周小雨聽了秦巖的話,終於知道爲什麼今天他把大家都支走了,“主人,謝謝你,我會想你的。”

“但願你投胎了以後還能記得我。”秦巖笑着對周小雨說。

“我能不能不喝孟婆湯,直接投胎去呢?”周小雨覺得只要不喝孟婆湯,她自己就會有記憶的。

她要是有記憶,她就能夠根據記憶修煉自己,然後找到秦巖。

“想什麼美事呢?你不喝怎麼可能允許你去投胎呢?”秦巖被周小雨說的有一點點開心了,本來她要走,他心裏挺捨不得挺難過的,沒想到這個周小雨這個時候了還在開玩笑。 “主人我是開玩笑,逗你跟雪菡的,你們還真信啊。”

“你這個傢伙越來越壞了,在送你去鬼門關的時候我需要把你的法術全部提取出來,以後你長大了我找到你,然後再慢慢的在輸入你的體內,到時候你還是現在的實力。”

“主人,真的可以這樣嗎?那你快點動手吧。”說完周小雨閉上了眼睛。

見半天沒有聲音,她睜開了眼睛,只見秦巖跟慕容雪菡兩人已經在開別墅的大門。

“主人,你們怎麼走了,怎麼不動手呢?”

“小雨,現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那麼多監控,你確定你想暴露在大庭廣衆之下嗎?”慕容雪菡停了下來等着周小雨。

“哦,你們看我高興壞了,我只顧着我的法術不消失了,根本沒有想到其他人通過監控能夠看到我。”

“有的人肉眼就能看到你,我們這棟別墅已經暴露了。”慕容雪菡說完看了一眼秦巖。

秦巖說:“看來我們要換一套房子了。”秦巖只顧着去征服其他世界了,在人類世界買的不動產不多,這個別墅是唯一能夠裝的下這些人的地方。

“主人,都是我們不好,要不是我們兩,咱們這裏根本就不會有人懷疑。”周小雨有些內疚的說。

“他們知道就知道,你們也無需多想,他們知道了又如何?”秦巖笑着看着周小雨,不管是誰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他是不怕的,誰敢對他們不利他就殺了他。

“主人,你說的對,我想就算有人知道也會當啞巴的。”慕容雪菡一點都不擔心她們鬼的身份被別人知道。

她可是鬼王她怕誰啊,小鬼厲鬼她不怕,她可是他們的老大。

秦巖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周小雨,一直盯着周小雨看,慕容雪菡在他們身邊一點也不覺得尷尬,她知道秦巖是想多看幾眼周小雨,他怕以後再相見的時候認不出她!

錦鯉小王妃:重生美容聖手 畢竟她去頭胎後,只有靈魂是真的,肉體長相跟父母有很大的關係!

有可能周小雨會變成醜女人,秦巖不知道周小雨能不能接受她未來的長相!

“你想好了嗎?去面對親人,還有自己的長相!”

“主人,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不是這個樣子了嗎?”

秦巖點了點頭,“你以後的長相跟你的父母有關係!”

“你不是已經爲我找好了父母嗎?他們是什麼樣子的?”

“我也不知道,只有你投胎後我才能看到她們,現在我只知道她們的身份!”

周小雨沉默了起來,“你要是後悔還來的及,我如果把你法術提煉出來後,你就沒有機會了!”

“主人你不是說,還能把法術還給小雨嗎?”慕容雪菡不解的問道!

“只能還給她的肉身了,還不回她現在的靈魂了!”

聽了秦巖的話周小雨不再猶豫了,只要法術高,自己難看點就難看點吧,大不了誰說她醜,她就揍誰一頓!直接把說他醜的人打服氣了!

“我覺得我運氣不會那麼差吧,我想我未來的父母一定很優雅的,我肯定不會長的特別醜,要是長的醜我就整容,要是長的胖我就減肥。”周小雨特別肯定的對秦巖說。

“你心倒是挺大啊,既然你已經有了心裏準備,那我就不說什麼了,我現在把你的法術全部的提取出來放在這個萬能瓶中。”

“主人,這個瓶子不是你修煉法術的時候用的嗎?你要是放了我的靈魂,以後你用什麼修煉法術呢?”周小雨怕影響秦巖。

“沒關係的,我想別的辦法,沒有多少人能是我的對手,你不要擔心我了,以後你自己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周小雨不好意思的說:“主人,你跟雪菡以後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對雪菡。”

“馬上要走了,怎麼變得婆婆媽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她的,我現在特別怕她跟你一樣從我身邊走掉,那時候我真的會很傷心的。”

慕容雪菡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說,慕容雪菡不好意思的說:“主人,你放心我是不會離開你的,除非我魂飛湮滅了,要不然我一定不會離開你。”

“傻丫頭說什麼胡話呢?以後記住不吉利的話一個字都不能說。”

“我以後再也不說了。”慕容雪菡吐了下舌頭不好意思的說,她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秦巖走到了周小雨的身後,伸出雙手對着周小雨的後背,只見周小雨的法力一點一點的被抽了出來,隨後全部進了瓶子內,秦巖趕緊把蓋子蓋上,謹防法力會消失!

“你現在沒有法力,街上隨隨便便的一隻小鬼都能夠欺負你,現在我跟雪菡帶你去鬼門關!”

慕容雪菡現在攙扶着虛弱的周小雨,周小雨沒有想到沒有了法術的她會是這麼的無力!

“我知道了,我不會亂走的,我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我想走也走不了!”

“小雨,你現在感覺怎樣了?”慕容雪菡有些擔心周小雨的身體,她知道沒有法力的支撐,她的身體肯定已經完了!

“我很好,不用擔心我,我能走到鬼門關!你記得代我跟大家說再見!”

秦巖走到周小雨的身邊,公主抱把她抱了起來。

“主人,你抱着我做什麼?”

“你現在這麼虛弱無力,去投胎是有時辰的,你這個樣子肯定會耽誤的!”秦巖邊抱着她走邊說!

秦巖抱着周小雨很快的來到了鬼門關的門口,有兩位鬼差出門迎接,秦巖把周小雨交給了他們,“勞煩兩位大人了!”

鬼差對秦巖說:“仙帝您太客氣了,我們一定會按照你的吩咐把事情辦妥的!”

秦巖跟慕容雪菡,眼睜睜的看着鬼差帶着周小雨消失在了鬼門關外,隨及鬼門關也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一片森林!

“主人,怎麼回事?怎麼變了呢?”慕容雪菡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剛纔好好的鬼門關大門,現在竟然憑空消失了!

“我們走的後門,他們肯定不敢長時間的在這裏顯現,我們走吧!”

“難道不盯着周小雨投胎後咱們再走嗎?”慕容雪菡覺得怪怪的,她怕有什麼事情再發生。

“不用管了,已經找了關係,不會錯的!”秦巖覺得鬼差們肯定不敢對周小雨怎麼樣! 現在周小雨的願望滿足了,他也就放心了,但是唯一一點就是他不知道以後能不能適應沒有周小雨的日子。

“主人,我現在怎麼想哭呢?”慕容雪菡是沒有眼淚的,她現在說想哭肯定是心裏特別的難過,以後她再也見不到周小雨了。

“傻丫頭,又不是見不到她了,哭什麼啊?”

“主人,我們現在去醫院等着她出生好不好啊。”

“她還有十個月纔出生呢?”

“難道不是她投胎後就可以出生了嗎?”

“怎麼可能,今晚是她父母製造她的時候,她今晚進入她媽媽的肚子內,她要在她母親的肚子裏坐胎十個月才能出來。”

“這麼複雜,原來女人一受孕肚子裏的孩子就有了靈魂了,那等她出生的時候你帶我去看她,你向鬼差要地址了嗎?”

“要了,等十個月吧,到時候我們再來找她,看到她平安出世我們就放心了。”

慕容雪菡一想到周小雨以後會是個小嬰兒,心情瞬間好了起來,今天應該高興而不是難過,畢竟離去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周小雨被鬼差扶着進了鬼門關後,周小雨越來越虛弱,鬼差說:“姑娘,你身體怎麼會這麼差呢,你還能熬到晚上投胎的時候嗎?”

鬼差現在特別的擔心周小雨的身體,如果她的身體熬不住只能現在就給她安排家庭了,秦巖選好的家庭肯定是等不到了。

周小雨說:“鬼差你們的意思是我的身體熬不住了嗎?”

鬼差說:“姑娘如果執意要這麼熬着,恐怕自己會魂飛湮滅的,姑娘法術不是很高強嗎?怎麼變得如此虛弱了?”

“主人怕我以後修煉法術時間長,剛纔把我的法術封起來了。”

“這怎麼行呢,一下子把你的精氣神掏空了,你如果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投胎,那可是要魂飛湮滅了。”

周小雨聽到魂飛湮滅四個字後立馬有精神了,“鬼差,我不能魂飛湮滅,我好不容易有這次投胎的機會,你們要救救我,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

“如果不按照秦巖仙帝的吩咐把你送到你父母的身邊,他肯定不會饒了我們的,如果讓你等着只能是讓姑娘你等死。”鬼差現在特別的矛盾,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今天只有兩位女性投胎,其他的都是男人,如果給周小雨換也只能跟另外女方的家庭換,只是那個家庭簡直是太差了,父親吸毒,母親在夜店工作。

所以周小雨出生後肯定跟家庭是大學教授的父母生活有着天壤之別。

鬼差實在是說不出口,如果把事情跟周小雨說了,周小雨肯定也會非常的鬱悶的。

如果爲了保住周小雨的性命,給她私自換了家庭,爲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也不能告訴秦巖。

畢竟新出來的孩子長相跟現在的他們是不一樣的,秦巖就算是去那個家庭見周小雨,也不會看出來那個孩子不是她的。

“鬼差大人,我如果現在去投胎我的父母是什麼樣子的。”周小雨知道自己沒有那個福分進入大學教授的家庭了,只希望現在進入的家庭能夠差不多一些,不要比大學教授家庭差太多。

“他們都沒有正式的工作,生活的不是很好,具體的我們也不能泄露出去。”

“看來我的命真不好,天意如此,主人也不會知道我沒了法術會這麼快的身體不便了,如果他知道的話,肯定就不會給我封存法術了,只希望我們有緣再見了。”

周小雨知道投胎到大學教授家的人以後,一定會得到秦巖等人的關照,而她要徹底的跟秦巖等人失去聯繫了,她現在只希望孟婆湯在她的身上不要發揮藥效,她能帶着記憶去投胎。

“那我去給姑娘安排,希望姑娘以後能夠生活的幸福。”鬼差自己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沒有底氣,父母都不是正常的人,她怎麼可能會生活的幸福呢!

“有勞鬼差大人了。”周小雨知道鬼差也是爲了護住自己的魂魄,纔不得已讓她提前投胎的。

雖然周小雨現在的心情有些失落,但是總比魂飛魄散了要好。

“姑娘以後一定不要怪罪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只爲了保住姑娘的性命。”鬼差知道雖然是周小雨進入了不好的家庭,不代表她以後就會過的不好,秦巖手裏的法力只能是在她的身上纔可以用,就算是其他人進入了大學教授的家庭,她也得不到周小雨本身的法術,只能是受秦巖等人的關照,生活的會好一些。

一但秦巖知道了真相,那個女孩肯定也就不會受到特殊的照顧了,當秦巖知道真相的時候,周小雨肯定就會在他的身邊,周小雨只要恢復了這一世的記憶,她一定會幫着他說話的,秦巖到時候就不會怪罪他們了。

“我都明白,您就放心吧,如果以後有緣再見到主人,我會跟他解釋清楚的。”周小雨此時說話已經非常的小聲了,鬼差一看事不宜遲,必須要把周小雨送出去了。

他交代其他的人準備送人下去,孟婆湯也已經煮出來了。

幾位小鬼頭擡着不能動的周小雨到了奈何橋,孟婆用一雙粗糙無比的手端着一小碗湯說:“一聲愛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隨着這碗孟婆湯遺忘的乾乾淨淨,姑娘喝了你就可以走了。”

周小雨用盡最後的一點力氣問:“孟婆,我能不喝嗎?”

孟婆笑着搖了搖頭,周小雨只好把臉湊到碗邊,孟婆能看得出來,周小雨的元神馬上要消失了,如果再不投胎肯定要出大事,她立馬湊到周小雨的身邊喂她喝下了湯。

隨即周小雨被幾位小鬼扔下了奈何橋,周小雨來不及反應,甚至還沒有發出大喊大叫的聲音,就已經進入了她人間媽媽的肚子裏。

就在這一天,周小雨的生父跟別人打架被抓了起來,判了十年。

周小雨的母親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懷孕了,繼續在夜場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陪客人喝酒唱歌。

整天過着渾渾噩噩的生活,可憐的周小雨在肚子中要獨自承受着啤酒給她帶來的傷害。

以至於她從出生開始身體就不好,從出生開始就體弱多病。 這些情況秦巖是不知道的,後來秦巖知道真相後心疼不已,特別後悔自己當初同意周小雨投胎。

慕容雪菡跟秦巖兩人回到了別墅,回到別墅的時候恰好遇到了前來上班的老李,老李見到秦巖跟慕容雪菡後,先是驚訝了一下怎麼少了一隻鬼,同時裝作沒看到慕容雪菡一般跟秦巖打招呼。

“你不是可以看到我嗎?爲什麼裝作看不到,你是不是做什麼虧心的事情了?”慕容雪菡知道老李肯定是故意沒有跟她說話的。

“姑娘,我哪裏敢跟你說話啊,別人都看不到你只有我可以,其他人還以爲我在跟空氣說話呢?如果領導看到了,肯定會說我精神不正常的,到時候把我開除了,我還怎麼養家餬口呢。”老李趕緊解釋道,他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雪菡,不要難爲他了,只要李師傅不在外隨意的說,我們就該感謝他,李師傅家裏有什麼事情大可到我家裏找我。”秦巖客氣的對老李說。

他雖然不確定老李會不會說出去,但是他知道多給老李點恩惠,老李肯定會向着他這裏。

慕容雪菡雖然是鬼,但是畢竟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會傷害一位好人,她傷害的都是人間的大惡人,還有以前傷害過她的人。

老李急忙說:“謝謝秦先生了,我還要去換崗,就不跟二位聊天了。”

老李走了以後慕容雪菡問:“我們是在別墅住還是去其他的地方?”

慕容雪菡提議秦巖去其他的地方,她知道那個石偉也住在這裏,免不了會來別墅找花王跟花精兩人。

“只有我們兩人了,還怕什麼,誰要是來了我就打死他。”秦巖笑着向別墅走去。

石偉、李總、李總的朋友葉天士,葉天士帶着他兩位徒弟,幾人一起在維也納包廂內!

“老石,你怎麼讓我叫着葉先生過來呢?你是不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

葉天士可是能捉鬼捉妖的人,除非石偉惹到了冥界的鬼,不然不會找葉天士出來的!

石偉點了點頭說,“我昨天遇到鬼了,兩位鬼王進了我家!”

石偉一說到鬼王,葉天士跟李總兩人都精神了,“你小子怎麼這麼厲害,你快說說你怎麼得罪鬼王的!”老李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說一邊笑!

石偉嘴角上揚,“你不要笑話我,你自己也惹到了!”

老李覺得石偉在嚇唬他,他最近特別老實,什麼出閣的事情都沒有做。

“這事可不能開玩笑,我怎麼可能得罪鬼王呢?你別捎帶上我,對了,上次的美女呢,上次最該幹壞事了,居然喝多了!”李總想不到跟花王花精有關係!

“你把你手機拿出來,打開相冊!”石偉知道那天李總跟花精拍自拍了!

“我相冊裏有什麼?難道照片跟鬼王有關係了?你說說看鬼王找你做什麼了,是不是鬼王不停的找你睡,睡到你精疲力盡了?”老李邊打開手機,邊開玩笑的說!

“我倒想她們睡我呢?哪有這麼好的事,把我重要合同撕了還拿蛇嚇我!差點被嚇死!”石偉一想到昨天的事就有些後怕!

石偉拿着李總的手機翻到了花精很李總的合影,把照片拿給了葉天士!

葉天士看了一眼,神色有些緊張的說:“你們跟她什麼關係?”

葉天士有些不可思議,李總跟石偉會認識精靈,這可是植物之王啊!

石偉趕緊問:“先生能看出什麼嗎?她是妖精嗎?”

石偉現在只想確認一下花王跟花精是不是妖精,她們如果不是妖精,就是他老婆在騙他,如果花精跟花王是妖精,那麼他必須要採取點措施來自保了!

“她不是妖精!”

葉天士還沒有說完,石偉鬆了一口氣,在他看來,他媳婦肯定是因爲嫉妒纔拿鬼來嚇他的!

“她們不是妖精就好,真是謝謝葉先生了!”

“我還沒有說完呢,她雖然不是妖精,但是也不是人類,她應該是植物幻化成人形的精靈,應該是植物之王,百花之王!”

“百花之王好啊,天然無公害,人類的各類美女玩膩了,偶爾試一試新鮮品種也是挺好的!”李總完全沒想到自己快大難臨頭了,這個時候還說着風涼話!

“能夠幻化成人型的,沒有千年修行是不可能的,老李你不要妄想了,小心引火燒身!”葉天士直接給李總澆了一盆涼水!

“難道石偉說的鬼王跟這兩位美女精靈有關係?”李總看着石偉問道!

“鬼王在我家整我應該是爲兩位精靈出氣,還好我刷了幾百萬給她們,昨晚找我,沒準今晚就是你了!”石偉覺得他的懲罰還是輕的,畢竟他什麼都沒有做,還給她們兩人花了幾百萬!

這個李總竟想着把人家喝多了帶走,只不過沒有隨願,兩人太能喝了,他們都趴下了,兩人還沒有事情,現在石偉知道原因了,她們是有着千年修行的精靈,怎麼可能倒了了,大多數酒水都是糧食釀造的,她們更不會醉了!

聽了石偉的話,李總再也不敢妄語了,“那我怎麼辦呢?她們如果想找我肯定非常的方便的!”

李總可不想自己合同被撕了!

他不害怕蛇,也不怕做噩夢,就怕別人影響他的生意,而且還是鬼!

李總只好把希望放在葉天士的身上了,他希望葉天士能夠給他想想辦法,不讓鬼王靠近他的身體!

“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如果她們真的生你們的氣,估計你們小命都沒有了,估計他們沒想過要殺你們,你們乾脆去跟兩位姑娘請罪祈求她們的原諒,只有他們原諒了你們,你們才能平安無事!”

“讓我們兩人去賠罪,去道歉怎麼可能,打死我也做不出這樣的事來,老石不是給他們花了幾百萬嗎?我也給她們花幾百萬就到此爲止行不行?”

“行不行要兩位姑娘做決定!我肯定做不了!”葉天士捋一捋鬍鬚說道!

“葉先生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捉住鬼王還有兩位精靈嗎?”石偉撞着膽子問道,這個葉天士現在讓他們跟精靈道歉認錯,他們何錯之有,明顯是沒有得到利益不想費事而已。 李總見石總這麼問,立馬心領神會的說:“我就知道你石偉的膽子不是這麼小的,怎麼可能會跟精靈道歉去呢!葉先生咱們也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我什麼人您最瞭解了,你說個數吧,我們要捉活的。”

“你們知道她們住在哪裏嗎?”葉天士低頭喝了一杯酒問道,既然有大生意肯定要接了。

平時難得遇到這麼大的生意,他這次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好像住在我們的別墅區,有一個門衛肯定知道什麼,昨天他還讓我不要招惹那一家,我想他肯定知道什麼。”石偉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了葉天士。

WWW▲т tκa n▲¢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