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拿出四張符籙,分別貼在小狐狸精的四肢上。

又拿出兩根蠟燭,分別放在小狐狸精腦袋兩側。

然後咬破中指將鮮血滴在小狐狸精的眉心上。

鮮血落在小狐狸精的眉心上,就像是有人用硃砂在她的眉心上點了一個紅點。

“天地蒼蒼,陰陽茫茫,朗朗乾坤,鬼醫問道,融!”

隨着咒語唸完,鮮血慢慢地融進小狐狸精的眉心中。

秦巖伸出食指點在眉心上,閉上眼睛開始感受。

不一會兒,秦巖睜開雙眼,繞着小狐狸逆時針走了一圈。

當這一圈走完之後,貼在小狐狸精雙腿上的符籙“轟”的一聲被點燃了,燃燒起熊熊符火。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兩朵符火指去。

兩朵符火漂浮起來,懸停在小狐狸精的雙腿上,就像被什麼東西禁錮了一樣,就連火焰都不動了。

秦巖繞着小狐狸精順時針走了一圈。

當這一圈走完之後,貼在小狐狸精雙臂上的符籙也“轟”的一聲被點燃了。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對着這兩朵符火指去。

這兩朵符火漂浮起來,懸停在小狐狸精的雙臂上,同樣就像被禁錮住了一樣,連火焰都不動了。

做完這一切,秦巖回到小狐狸精的頭頂處,蹲下身子將右掌攤開,按在小狐狸精的頭頂上,大聲吟念起咒語:

“天地玄黃,日月交割,上靈三清,下應三魂,因果循環,以滋長生!”

咒語剛剛唸完,懸停在小狐狸精四肢上的符火,就像四道利箭一樣,“嗖嗖嗖”地分別鑽進小狐狸精的手心和掌心,並且沿着胳膊和腿迅速向上體內竄去。

與此同時,秦巖的手掌也燃起了符火。

符火沿着小狐狸精的頭頂向下竄去。

符火經過的地方,涌起一塊塊青斑,這些青斑就像一隻只小蟲子,在符火的驅趕下,向小狐狸精的嘴上移動。

“嗯!啊!哦!”

小狐狸精痛苦地低語起來,臉上的肌肉不規則地扭曲起來。

所有的人都睜大了眼睛,既好奇又期待地看着秦巖。

特別是狐狸精,一雙眼睛幾乎要瞪出眼眶中。

當一塊塊青斑被符火趕到小狐狸精的嘴裏面後,它們化成一股股黑氣冒出來。

不一會兒,小狐狸精身上的青斑都散盡了。

小狐狸精輕哼了一聲,臉上恢復了紅潤,舒服地大口喘氣。

“成了?”其中一個圍觀者驚訝無比地問。

“應該是吧!你看看她的臉色,剛纔就像牆皮一樣白,現在卻紅潤無比!鬼疾顯然被治好了!”另一個圍觀者激動地說。

“……”

其他的人也跟着紛紛議論起來。

特別是狐狸精和另外幾個請秦巖治病的人、鬼、妖,他們情緒激動,臉上說不出的喜悅。

“不要說話!還沒有完呢!”秦巖頭也不擡地說,目光停在小狐狸精的肚子上。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議論,又好奇無比地向秦巖望去。

他們很好奇,小狐狸精不是已經好了嗎?爲什麼還沒有完。

就在這時,小狐狸精的肚子就像氣球一樣開始慢慢脹大。

剛開始只是慢慢隆起,然後一點一點的鼓起,到了最後就像懷胎十月一樣。

小狐狸精伸出雙手抱住肚子,痛苦地哼叫起來,雙腿在地上不停地蹬,腳後跟上揚起不少塵土。

狐狸精媽媽緊張地捂住了嘴,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在場的其他人也一樣,緊張地看着小狐狸精,目光一動不動。

當小狐狸精的肚子膨脹到水桶那麼大的時候,秦巖伸出左手,拿出一張符籙,貼在小狐狸精的額頭上,大聲吟念起來咒語: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去!”

“轟”的一聲,放在小狐狸精額頭上的符籙被點燃了,然後分成兩道火光,分別飈射到小狐狸精腦袋兩邊的蠟燭上。

兩根蠟燭在瞬間被點燃。

秦巖伸出雙手,對着兩根蠟燭指去。

蠟燭上的火焰頓時被剝離出來,然後“嗖”的一聲,從小狐狸精的兩隻耳朵裏鑽進去。

只見兩個紅點順着小狐狸精的臉、脖子、胸口一路向下,竄到了她的小腹上。

“噗”的一聲,小狐狸精放了一個屁。

但是這個屁不是一下放完的,而是一直在響,一直在放。

隨着小狐狸精放屁,她的肚子也慢慢地凹陷下去。

這個時候,小狐狸精就像一個被打開口的氣球。

大約一分鐘後,小狐狸精終於放完屁,她的肚子也終於恢復了正常。

秦巖鬆了口氣,抹掉額頭上的汗說:“好了!你起來走一走!”

小狐狸精乖巧地點了點頭,從地上站起來走了一圈。

“媽媽!我居然好了!”小狐狸精發現自己完全康復後,轉過身一下抱住她媽媽,高興地大叫大喊起來。

不過緊接着,小狐狸精笑着笑着卻哭了。

她媽媽也一樣,剛開始抱住她高興地笑,後來也是淚流滿面。

高冷上司強制愛:祕書,你好甜! 她們這是喜極而泣。

“小媚!來,快給恩人磕頭!”狐狸精媽媽拉住小狐狸精的手,“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鬼醫大人,謝謝你救了我,我想給你當妖僕,一生一世都伺候你!”小狐狸精睜大眼睛,滿眼期待地看着秦巖。

嗯?給我當妖僕?

秦巖忍不住打量起小狐狸精。

小傢伙看起來不大,如果按照人類的年齡來看,應該算是蘿莉。

最重要的是長得特別狐媚漂亮,和慕容雪菡、周小雨她們一樣漂亮。

特別是那條小尾巴在屁股後面一搖一搖的,簡直可愛極了。

收還是不收呢?

這是一個問題。 秦巖現在收了兩個鬼僕,一個屍僕,還有一個靈僕,唯獨沒有妖僕。

只是秦巖覺得,即便是收僕從,那也應該是在精而不在多。

小狐狸精只是一個小妖,連大妖都不是,更別說是妖靈了,留在身邊肯定是拖後腿的那種。

秦巖搖了搖頭,準備拒絕小狐狸精。

“鬼醫大人,你如果不收我,我就死給你看!”小狐狸精嘟起嘴,不滿地看着秦巖。

哎呦!居然敢威脅我。

秦岩心中有些好笑,覺得這個小傢伙有點意思。

“你女兒太頑皮了,帶回家好好看管去吧!”秦巖轉過頭對狐狸精媽媽說。

狐狸精媽媽點了點頭,立即拉起女兒向人羣外走去。

其實狐狸精媽媽也不願意自己的女兒給人當妖僕,她深知很多鬼僕、妖僕和屍僕的處境,那都是主人的玩物,不但身體受摧殘,精神也受摧殘。

誰願意讓自己的女兒給別人當玩物。

除了這些也還罷了,最重要的是生命沒有保障,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主人處死了。

只是她根本不知道,秦巖和別的道士不一樣,對自己的人特別和藹可親,而且還護短。

如果她知道秦巖的爲人處世,恐怕會哭着喊着求秦巖收了她們。

她們母女因爲沒有人罩着,特別受欺負,經常有一些妖精來找她們麻煩,想納她們爲妾。

狐狸精媽媽一直想找個好人嫁了,可是一直都找不到。

離開鬼市後,狐狸精媽媽特別好奇,之前她求秦巖治療小媚的時候,情願給秦巖當妖僕,但是秦巖對此無動於衷。

後來小媚求秦巖收她做妖僕,秦巖依然沒有答應。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 剛開始狐狸精媽媽以爲秦巖身邊有慕容雪菡,所所以不上她這個半老徐娘。

其實狐狸精媽媽也是一個美人胚子,雖然比不上慕容雪菡、馬嬌和周小雨,但也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美人。

周圍的很多妖魔鬼怪都垂涎她的美色。

秦巖看不上她,她覺得情有可原,但是看不上小媚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大明星超級時代 小媚的容貌可不比慕容雪菡差,而且和慕容雪菡的美是兩個概念。

慕容雪菡的美特別文靜,而小媚的美是妖媚之美,和很多人類不一樣。

狐狸本來就妖媚,再加上小媚又是極品小美女,那就更加妖媚了。

狐狸精媽媽特別好奇,秦巖爲什麼看不上自己的女兒小媚。

小媚在被秦巖治好之後就徹底被秦巖征服了,她在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讓秦巖收她做妖僕。

她從小到大一直跟着媽媽,經常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妖魔鬼怪欺負,她覺得如果她跟了秦巖,一定沒有人再敢欺負她和媽媽。

因爲秦巖是鬼醫,而且身邊還有一個屍王和鬼靈當屍僕和鬼僕,試想誰敢放肆。

至於服侍秦巖的事情,小媚也想過。

她長大了不都是嫁人嗎?與其嫁給一個窩囊廢,不如嫁給秦巖這種人。

她爸爸就是一個窩囊廢,在和媽媽的新婚之夜被一個老鬼給嚇跑了,至今杳無音信,不但害的媽媽流離失所,還害的自己從生下來就染上了鬼疾。

想到這裏,小媚計上心來:“媽媽,我去那邊方便一下!”

狐狸精媽媽點了點頭。

非法成婚 小媚走到一處灌木叢中,蹲下身子在地上寫了一行字:媽媽,我要嫁給鬼醫大人,即便爲奴爲僕我也願意。你不要找我了,當我變成鬼醫大人的妖僕後,我就來接你!

寫完字,小媚轉過身溜走了,偷偷地隱藏在鬼市門口準備等秦巖出來。

秦巖此刻卻不知道小媚的心思,他正在幫助其他人治療鬼疾。

和治療小媚的時候一樣,秦巖給任何一個人、鬼或者是妖治療的時候,都要翻開鬼醫傳承。

“看到沒有,鬼醫大人多麼認真啊!居然又翻開了醫書!”

“是啊!鬼醫大人這肯定是爲了以防萬一!真敬業啊!”

“現在沒有這樣的好大夫了,查看完病人的症狀後,還要在書上面驗證一下!難能可貴啊!”

人們此刻又將秦巖拉昇到了另外一個檔次,覺得秦巖這樣做是認真,是嚴謹,是一絲不苟。

秦巖聽到這些傢伙的話,真是哭笑不得。

認真你妹啊!嚴謹你妹啊!一絲不苟你妹啊!

我這是不知道怎麼治療好不好!真是服了你們這些人了,居然能把我說的這麼高大上。

真是人嘴兩張皮,就看怎麼說了。

秦巖翻完醫書開始治療。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治療,剩下幾個患鬼疾的人、鬼、妖紛紛被秦巖治好了,他們每一個都對秦巖千恩萬謝。

那些收回禮物的人傻眼了。

我去!原來真是不折不扣的鬼醫啊!這可怎麼辦?我剛纔肯定大大地得罪了鬼醫大人。

那些剛纔猶豫要不要收回禮物的人一陣慶幸。

幸虧我沒有學那些傻缺,居然爲了一些禮物得罪了鬼醫大人。你們知道你們以後將面臨什麼樣的後果嗎?真是鼠目寸光。

那些堅定看好秦巖的人則紛紛感慨起來。

果然是年輕有爲啊!五個病人,五種不同的鬼疾,居然被他全部治好了,真乃神醫啊!

等我以後得了鬼疾,只需要鬼醫大人一揮手,肯定藥到病除!

“鬼醫大人,剛纔我給我女朋友打了一個電話,她聽說我把禮物收回後,在電話裏面大罵了我一頓。非要讓我把禮物再送給你!”

其中一個不知廉恥的傢伙跑到秦巖身邊獻殷勤,他就是剛纔一個收回禮物的傢伙。

看到這個傢伙這麼做,其他收回禮物的人紛紛效仿。

“鬼醫大人,剛纔我媽也把我罵了一頓!你可一定要收下啊!否則我媽要跳樓尋短見啊!”

“鬼醫大人,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爸剛纔……”

“……”

十幾個不要臉的傢伙圍住了秦巖,哭喪着臉求秦巖收下他們的禮物。

看到他們誇張的表情,秦巖一陣噁心。

哼!現在來抱大腿了?我告訴你們,晚了!你們以爲我稀罕你們的禮物嗎?

秦巖轉過頭對李天霸說:“天霸,有些蒼蠅太吵了,幫我把他們趕走。” 李天霸拍了拍手:“主人!沒有問題!”

李天霸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打老虎。

當然了,沒有老虎的時候,趕趕蒼蠅也行。

在李天霸眼中,現在這些對秦巖獻殷勤的傢伙就是蒼蠅,而且還不是一隻,是一堆。

“喂!你走不走?”李天霸指着其中一隻蒼蠅問。

這隻蒼蠅搖了搖頭,他好不容易找到一條大腿,怎麼可能放棄!

現在秦巖就是讓他當腿上的掛件也成,只要能得到秦巖的庇佑。

“喂!你走不走?”李天霸問另外一隻蒼蠅。

我的俏皮王妃 另外一隻蒼蠅也搖了搖頭。

“那你們都不走了?”李天霸冷笑起來,臉上露出一抹譏諷,身上的骨頭就像鞭炮一樣,“噼裏啪啦”地響起來。

看到李天霸要對他們動粗,這些蒼蠅嚇壞了。

李天霸可是屍王,伸出兩根指頭都能把他們捏死。

就在李天霸準備動手的時候,其中一隻蒼蠅爲了表忠心,立即跪在地上,給秦巖磕了三磕頭。

看到秦巖無動於衷,這隻蒼蠅乾脆匍匐在地上,大聲叫起來:“鬼醫大人,我們可都是誠心誠意孝敬您的!我們人可以走,但是東西必須留下!求您成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