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

唯有神靈能夠讓他毫無還手之力,也唯有神靈敢襲擊他。這人什麼身份,竟然有神靈護衛!

「就算有神靈又能怎麼樣,這裡可是木之城,是神族地盤,你們殺了我將會遭到神靈追殺,整個勢力也會被連根拔起。」

城衛軍統領心裡怕得要死,可口氣仍是很硬,接著他就被拖進大廳旁的一個房間里,原本是想讓惡鬼完美融合了他,省得在搗亂,不成想靈魂印記早就獻出去了。 獨寵農門小嬌娘 ,邁步走了出來。

「呵呵,都是誤會,我這就收隊離開。」

樂鬼控制這城衛軍統領打個哈哈就走了,陳青立刻讓青樓的人迅速撤離,城衛軍統領回到了府里就將自己獨自關在書房,當第二天有人進入書房,這才發現他竟然自殺身亡!趕緊的將事情上報。

城主大怒,一查之下就發現是自己侄子昨夜找過他,並且還與一位神靈發生了衝突。下令狠狠責罰了自己那個不學無術的侄子之後,親自帶著數位投靠木系神族的神靈尋找兇手,可卻沒了能發現陳青眾人的蹤影,甚至那座青樓的的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的陳青已經發現了地下鬼城的入口,可惡鬼根本就打不開,當惡鬼們在不知道有多深的地下挖掘出一個可供停留的地方,陳青和屬下們就撕裂空間傳送了過去,看到入口后也是一籌莫展。

鬼城的入口很特別,不是任何材料的大門,也不是傳送門,而是一個只有黃豆大的小黑點,周邊被惡鬼們挖掘出來后,就那麼靜靜的懸浮在那裡。 「這就是入口?」

陳青充滿懷疑的向樂鬼問出聲,可也知道應該沒錯,問題是神靈可以自由放大和縮小身軀,可他陳青做不到。更噁心的是幾個惡鬼進去了,什麼都不知道呢就被打碎了,一個神靈要飛進去探路,卻被樂鬼急忙阻止。

「入口內部估計被大能力者釋放了規則之力,如果不清楚是什麼規則,又無法破解,進去後有死無生。」

這話說得大多神靈都莫名其妙,其中一個卻嚇了一大跳,「樂頭,你可別嚇我,一個破鬼城而已,怎麼可能有大能力者!」

看到大多數神靈都不知道大能力者的存在,陳青心裡舒服了很多,最起碼土鱉不止自己一個,那些活了幾萬年的神靈都不一定知道。可問題是,大能力者用規則之力封住了入口,那該如何解決!

「還是我先去試試吧。」

樂鬼自動請命,陳青只好點頭答應,接著它化成一道黑光進入那入口之內,陳青只感覺樂鬼比其他惡鬼多堅持了一些時間,就已經消散了,只好又將其召喚了出來。

「主子,查出來了,裡面純粹的鬼魂才能生存,若不然會被那大能力者留在規則空間的神物攻擊,而且還有幾個鬼神在守衛,想要將其破壞掉很難。」

陳青淡淡的一笑,自從知道這裡的地下鬼城有大能力者后,他就放棄了進去大肆捕捉鬼族的打算,那不是冒險,簡直是自殺。如果大能力者那麼強橫,就算自己能剋制鬼物,可一見面就會被幹掉,還何談克制!下來之前,已經有了其他想法。

在他的命令下,人們進入了一座特意調過來的土系分身塔內,接著分身塔就跟大地融為一體快速下沉,陳青的八字銘文接著出現封印了這座分身塔的一切氣息。

陳青撤了,還隱匿了起來,可惡鬼們卻沒撤,它們怪叫著向地面衝去。

這時的木之城已經是深夜時分,滿城靜寂無聲,當惡鬼們衝出地面,刺耳的怪叫驚醒了城內絕大部分人,接著就是人類的慘叫和拼殺之聲,惡鬼們首先對城衛軍就展開了襲擊。

城衛軍被打了個措不及防,很多人還在熟睡中就被殺死,一些惡鬼們還變化成猶如實質的身軀,開始進攻城主府。

浩瀚的神威從城主府傳出,城主和數位神靈同時出現,一個惡鬼直接被打沒了頭顱,剛要凝聚成一個新的頭顱時,身軀和身後的同伴就被一股神力打的徹底消散。

「城裡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鬼物!」

「好像是從地底冒出來的,先別管那麼多,殺光它們……」

神靈們四散而去開始圍剿惡鬼,隨著他們的加入,惡鬼們根本就不是對手,沒能堅持太久就被消滅了個乾淨。可又一波惡鬼嚎叫著從城內地面衝出,竟然還選擇了了城主府,一出現就大開殺戒,神靈們只好往回趕。

「該死啊……」

城主咆哮出聲,短短一會功夫,自己的城主府就變成了廢墟,手下人更是死傷慘重,可這還沒完,又有惡鬼從其他地方沖了出來,只能是再次去撲殺。

「這樣不行,必須滅掉源頭!」

他的同伴大喊著提醒出聲,讓憤怒的城主清醒過來,立刻下令兩個同伴去尋找。一位神靈立刻對著廣場地面拋下一把劍,這劍急速變大,旋轉著劍身就鑽入地面,在地面上戳出個大洞,兩個神靈跳入洞中,神識四處掃蕩,尋找著蛛絲馬跡。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另外一批再向地面衝來的惡鬼,沿著惡鬼們行動的軌跡,發現了地下那個被挖掘出來的大洞,大劍調轉方向就沖了過去。

大劍像鑽頭一樣衝進洞中,兩個神靈也跟著現身,其中一個將縮小的劍收起,兩人開始仔細端詳那個冒著微光的黑點。

「這好像是個通道,你守在外面,我進去看看。」

一個神靈說完,身軀就急速變小飛進了黑點之內,另外一個警惕的觀察四周,卻什麼也沒發現。

「怎麼個情況?」

城主和其他神靈又徹底消滅了一波惡鬼群后,等了許久見沒了反應,也從大劍挖出來的地洞進入了地下。

見他們來了,守在黑點外的神靈趕忙訴說。

「老王已經進去看了,再等等應該能夠出來。」

「我進去看看。」

說著城主也縮小身軀飛了進去,一進入內部就渾身的汗毛炸了起來尖叫出聲。

「規則空間……」

不但發現了這裡是漆黑一片的規則空間,強橫的規則之力不斷的侵蝕他的身軀,想要使其腐壞衰敗,還發現了同伴殘破的身軀,更是發現了六個一臉陰森笑容的鬼神正在分食同伴的靈魂。

「抱歉打擾了,我這就離開!」

城主說完就要跑,可哪還有來時的路,六位鬼神吃飯上一位神靈的靈魂,這才看了過來,露出個更加滲人的笑容,直接撲來,絕望的慘叫在規則空間響起。

城主和一個同伴進入黑點后久未出現,剩下的三位神靈坐不住了,其中一個又要進去,卻被拉住。

「裡面肯定出事了,趕緊去向木鷹大人稟告!」

木鷹是城裡唯一一位木系神族成員,他才是這木之城的真正掌權者,聞聽了事情經過,急急忙忙的就趕了過來。

一見到那小黑點,他就驚呼出口,「怎麼會這樣!」

「大人,這是?」

隨著其他神靈的疑問,木鷹趕緊解釋,「這是地下鬼城入口,咱們對付不了,得請幽冥神系的人出手。你們守在這裡,千萬別走露消息。」

說完木鷹就消失不見,剩下的幾位神靈蹲守,防止黑點內的鬼怪再次衝出來,可他們等到的不是鬼怪,而是陳青從分身塔調集來的數十位神靈突然圍攻。爆裂的神技讓厚厚的土層整個坍塌,木之城裡出現了一個方圓數公里的大洞。

我,泳衣偷竊者? ,惡鬼群在城內到處肆虐,所有人都已經逃離,再也沒了以往的繁華景象。

「該死的,就知道這些鬼怪是地下鬼城出來的,消滅它們……」

上萬幽冥系神靈的到來,那場面是壯觀的,數十神靈對著下方城市就展開了合擊。原本就破爛不堪的城市立刻隨著那些惡鬼消失不見,地面的泥土都開始被腐蝕消融,形成深不見底的大坑,露出深埋地下的鬼城入口。

「我滴乖乖!」

陳青也沒想到幽冥神系會來了這麼多神靈,從惡鬼那裡得到信息后,趁火打劫的念頭都沒了,立刻讓土系分身塔下潛的更深,以免被發現。直到碰到了什麼東西,再也無法下潛才停下來,讓他意識到已經到了鬼城堅不可摧的外殼部位,接下來只能等鬼城和幽冥神系兩敗俱傷,有機會的話再撈點好處。

幾個幽冥系神靈圍繞著黑點討論了一會兒,接著一位神靈拿出了一個帶著絲線的物件,直接扔進了黑點內,接著往外一拽,可絲線立刻就斷了。

看到這裡他一揮手,自身的使鬼出現,立刻化作黑煙飛了進去,可同樣是有去無回。

可他仍是不急,上千位神靈立刻召喚出各式各樣的使鬼,或是神力凝結成的恐怖生物,一起向著黑點涌去,這上千位神靈也作為先頭部隊沖了進去。

規則空間里的鬼神根本就不是這麼多神靈的對手,直接就被清理一空,可這些神靈發現,自己那些使鬼還能自由行動,可神力生物和自己竟然在遭到侵蝕,人們合力對虧規則空間發起了攻擊,巨大的共鳴生在空間內回蕩,爆炸的餘波甚至傷到了不少自己人。

強大的規則空間也經不住這麼多神靈的轟擊,邊緣開始出現裂紋,眼看就要到破碎的邊緣,通往地下城的通道將正式打開,上萬幽冥系的神靈已經打算進去大開殺戒。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傳送門突然從另外一端出現了,一個佝僂的身影拄著枯木拐杖邁步走出。這佝僂的身影頭頂上有著稀疏的蒼白長發,一縷一縷的披散在頭上,鬆弛的皮膚滿是褶皺,慢慢抬起了一雙陰森的綠豆眼,發出磨牙般的怪笑,快要破碎的規則空間快速的癒合著。

「殺了他……」

一名幽冥系的神靈大吼出聲,接著鋪天蓋地的魂技就砸了過去,可這恐怖的怪人只是輕輕一揮手,空間撕裂,所有招數全都打進了另外一個空間。

「轟隆……」

外界的神靈們正整裝待發,要衝進去滅掉地下鬼城,將所有鬼怪製成可口的魂液。可空間突然開裂,兇猛的神力攻擊就在人群中爆開了,措不及防之下,他們被打個正著!

什麼是血腥慘烈,都經不住上千神靈拼盡全力的連續猛砸,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攻擊全都砸到了外界自己同伴的身上。


「停手……」

一聲歇斯底里的吼叫從空間裂縫裡傳出,接著一個身影竄了進來,眼睜睜的被自己人砸中,皮膚快速融化,身軀變成枯骨,接著化成灰燼消失無蹤。

「停啊……」

意識到出大事了,規則空間的神靈們也大吼著停了手,這時開啟的空間裂縫也消失不見,那恐怖怪人拄著拐杖向他們邁步走來,可誰都不敢再用神力遠程攻擊。 「砍死他……」

一聲憤怒的咆哮傳出,幽冥系的神靈們舉著武器衝來,有的還重新喚出了神力生物,可這恐怖的怪人又是一揮手,身後出現了密密麻麻數排傳送門,數不清的鬼神獰笑著沖了出來,如洪水般與對方撞到了一起,展開了慘烈的肉搏戰。

混戰開啟,誰也不敢再用大威力的神技,在這不算寬廣的規則空間內,那將誤殺自己的同伴。這支幽冥神系的神靈部隊曾經參加過數次對地下城的圍剿,從未見過那個地下城有如此多的鬼神,看著同伴們一個個慘死當場,全軍覆滅已經定局,殘餘的人終於不再估計什麼,大招頻頻發出,想要與敵人同歸於盡。可惜晚了,鬼神們也拼著誤殺自己人,將他們淹沒在更強大的招數中。


滅殺了進入規則空間的所有敵人,鬼神們在空間內胡亂的飛舞著爭搶敵人的靈魂,那個身材佝僂的怪人緩緩抬起頭,看看布滿裂紋的規則空間,幽幽的嘆息了一聲。枯木杖輕輕一點虛空,那些裂紋開始慢慢被修復。

規則的力量並不是無窮無盡的,那需要時間的積累,只是一次神靈間的大戰,讓他無數年來積攢的規則之力幾乎耗空。

而在外界,幽冥神系的部隊已經遠離了入口處重新集結部隊,也就是那僅僅一輪的打擊,由於密集的隊形,近萬的部隊措不及防下被打死兩千多人,這還不算那些重傷者。送走傷者后,萬多人的部隊已經不足一半,只能是再次求援!

自從上次神戰以後,幽冥神系從來沒有一戰就死掉這麼多神靈,就算面對打不死的魁拔,也只是戰死數百神靈而已。消息傳回,立刻引得全族震動,幽冥神系的二號人物親自趕來。

一身鋥亮的黑色盔甲,肩膀處還有一對惡魔角延伸成尖刺狀,一頭順滑的暗銀色長發,俊朗的面孔,只不過幽冥神系暗色的皮膚讓他顯得有些陰暗。額頭神秘的神文,發出淡淡的光芒,他就是幽冥神系的大能力者之一,更是堪比主神的存在,冥神阿裘斯。

他獨自前來,並沒有帶援軍,降落到無邊的坑底后,看了眼遠處集結的殘兵敗將,冷哼一聲就縮小身軀進入到了規則空間。

規則空間里,只有那身材佝僂的怪人獨自寂寞的站立在那,見到阿裘斯后,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

阿裘斯淡淡的看了眼這規則空間,伸手感受了下裡面的規則,這才看先那佝僂怪人,淡淡的笑了。

「我當時誰,原來是你啊,沒想到你接了我一擊,到現在還沒死!」

「阿裘斯,你殺我族人無數,難道還想斬盡殺絕嗎?」

冥神阿裘斯淡淡的話語在規則空間回蕩,「我族將你們創造出來,本就是食物般的存在,去在那叛徒奴僕的帶領下想要反抗,這就是最大的罪……」

話音一落,阿裘斯伸出的手掌狠狠一攥全,他的冥界規則澎湃而出,急速的侵蝕著佝僂怪人的鬼物規則,兩種規則之力劇烈的碰撞,鬼物規則明顯不敵,逐漸被壓縮取代。

「我跟你拼啦……」

佝僂怪人發出怪叫,接著身上鬼氣衝天,就裂的爆炸聲傳來,他竟然選擇了自爆!大能力者的自爆威力堪比星球爆炸,規則空間立刻碎裂,冥神阿裘斯被弄得也有些狼狽,身上的幽冥死氣爆發,對抗並且壓制這自爆的威力。可仍是沒能救得了不遠處的幽冥系神靈部隊。

數千神靈就如玩偶一般被無法抗拒的衝擊波籠罩,被撕扯成了碎片,當冥神阿裘斯耗費了巨大的神力將爆炸威力壓制下來並且泯滅后,天空就下起了殘肢血雨。

一截腸子掛在了阿裘斯盔甲的惡魔角上,接著被他身上散發的死氣污染,急速**化為灰燼。


他的嘴角帶著嘲諷的笑容,「你這次又付出了什麼代價逃匿了?」

白光從天而降,十餘帶著猙獰面具的傢伙落到他的周邊,立刻單膝跪倒。

阿裘斯淡淡的話語傳來,「將鬼神灰影列為頭號緝拿要犯,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遵命!」

在這些人的齊聲應和聲中,阿裘斯消失不見,接著密集的白光就從天而降,又一支幽冥神系的部隊趕到。規則空間已經消失,顯出了地下鬼城的傳送門入口,部隊浩浩蕩蕩的開赴了進去,開始徹底剿滅此處的地下鬼城。

剛才自爆的鬼族大能力者就是灰影,自爆不代表他已經死了,而是付出極多的壽命和身體上的代價施展的最強絕招,趁著爆炸之際,他化為不可見的流光潛入地下逃離。卻猛的撞到了一處東西上。

已經極度虛弱的他立刻就被撞蒙了,接著身邊冒出很多惡鬼就將其擒獲。

「好弱的鬼族,頭兒讓我吃了吧!」


抓住他的惡鬼冒出話語,聽得灰影差點吐血,天下間就連主神都不敢說他弱小。由於是天生鬼物,灰影立刻感覺出這些有神智的惡鬼是靈魂和魂力融合的產物,後續又被注入了淡淡的神力提高實力。這種存在觸動了他遠古的記憶,心中猛的一顫。

「快帶我去見你們的主人……」

「你誰啊?就像見我主,我先吃了你……」

說話間這惡鬼就張嘴將其吞下,悲催的灰影連反抗能力都沒有,堂堂一代凶神,就在這無邊的大地之下,被一個小小惡鬼給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