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祇女哭泣著。

她心裏很難受。

姜雨柔的聲音再次從魂牌那邊傳了過來:「你哭了……」

「我沒有哭……只是風沙迷了眼……」神祇女道。

「……」姜雨柔沉默著,而她的聲音也是微微的帶上了一道哭腔,「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用再說了……」

兩個人同時都哭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人都累了,而這一刻,神祇女和姜雨柔,多年沒有聯繫之下的感情,才終於是從那一場哭泣之中拉了回來……疲憊之下,神祇女道:「報仇的話……毀滅上仙界就可以了,是嗎?!」

「是啊……」姜雨柔唉聲嘆氣道:「實際上,上仙星域每時每刻,都有着無數的勢力,或者在明裏,或者在暗裏……無時無刻不想着找上仙星界報仇……」

「不滅子和我,實際上也從事的就是這件事!只是不滅子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告訴我,他要去做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便是離去了……也就是說,實際上是我在做這件事。也就是……毀滅上仙界……」

姜雨柔道。

「你一個人?!」神祇女這才了解了整件事的原委……她愣道:「那……那怎麼行……」

「呵呵……」姜雨柔笑了一下,而她話語之中,滿是疲憊之色……「自然是疲累啊……」

「我去幫幫你?!」神祇女皺起眉頭。

「不用!」姜雨柔微微一笑道:「並不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處理掉!」

「一個人處理……」神祇女臉頰之上有着一道深深的擔憂。

「毀滅上仙界這種事,並不是只有我們蒼元界在做……」姜雨柔道。

「還有……很多人?!」神祇女愣了一下。

「是啊……」姜雨柔嘲諷道:「上仙界這些年來,傷天害理作孽缺德的事情,可是幹了不知道多少啊……」

「就那些事情而言……上仙界之人或許早就應該被雷劈死了……但不知道為何,他們並沒有被雷劈死……反而……他們還好端端的存在着……甚至還……越發色厲內岔,也越發變本加厲了……」

說起最後變本加厲這四個字的時候,姜雨柔話語之中的那種嘲諷之話,則是更加的強烈了……她深吸了一口氣,聲音也一瞬間變得無比的冷漠。

「蒼元界毀滅了多少世界,他就有多少敵人……因為那些世界,他們不可能全部殺光那裏的人……而那些人中的倖存者們,凡是有機會修鍊武道的,這輩子的畢生目標,無不是毀滅蒼元界……」

「我們現在正在做一件事情……」姜雨柔聲音壓得很低很低。

神祇女也倒吸了一口冷氣,她終於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了……

原來,蒼元界對抗上仙界入侵之後,不滅子帶着神祇女,便是去了很遠的地方,他們要做的事情,就是毀滅上仙界,進行終極復仇……

而他們並非是孑然一人,和他們一起作伴的,還有無數上仙界的仇人……而這些人雖然平時看的時候,是沒有什麼力量的……可一旦有朝一日,這些人紛紛聚集到了一起……那是何等強大的一股力量啊……

神祇女想到這裏,都是難以抑制的驚呼了起來,她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之中有着一種難以掩飾的驚恐……甚至還有期待!

「我們做的這件事情,是要從上仙星域的外面,打開一個口子……暴露上仙界的坐標!」

姜雨柔道。

暴露上仙界坐標?!

神祇女一下子愣住了,她還理解不了這是什麼意思……畢竟就她的層次而言,雖然她是頂級人仙,但實際上,她不懂的事情,還有太多太多……

「是的……」姜雨柔點了點頭:「我們之前一直在說叢林法則……」

「弱肉強食,強者食肉,弱者食塵,對嗎?!」

面對着姜雨柔的提問,神祇女點了點頭。

而隨後,姜雨柔淡淡道:「可是這是一界之內的法則……在界域之外,還有着一個法則的……」

「那是什麼法則……」神祇女連忙問道。

「是黑暗森林法則……」姜雨柔倒吸了一口冷氣。

神祇女一瞬間愣住了…… 秦佳氣壞了,連忙伸手想把他塞進去。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她眼睜睜看着蘇承晟爬起來,衣衫不整的模樣,彷彿她和他有一腿似的,她有點尷尬而且不自在。

「小綰,早啊,怎麼這麼早過來?我以為你還沒醒呢。」秦佳咧嘴一笑,跑了上前。

她抱着唐南綰的手臂,一邊撒嬌著說:「走,你帶我到處溜溜。」

「你的脖子。」唐南綰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一眼。

秦佳愣了下,伸了下脖子,低聲說:「昨晚被狗咬了。」

「你說誰是狗?」蘇承晟也來氣。

想到昨晚她強行要和自己搶床,非要說自己的床比她的好還暖,兩人半夜為了搶被子打了三百回合。

現在他看到她,都想到了什麼是「母老虎」。

「誰應誰是狗。」秦佳也不甘示弱。

兩人差點吵起來,看到唐南綰和燕景霆在,也收斂了不少。

「去洗把臉,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唐南綰說道。

秦佳應聲,跑進了洗手間。

蘇承晟摸著發疼的手臂,一邊罵道:「這女人都長了張什麼嘴,嘶,咬得皮都脫了。」

「穿好衣服。」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注意到唐南綰的視線落在蘇承晟的身上,他側過身,擋在她的面前,遮住她的視線。

「你出去等。」燕景霆沉聲說道。

深怕她看到了不該看的似的,唐南綰推了下他,她摸著鼻尖說:「男人這種上半身,又不是沒見過。」

她話剛落,男人瞬間怒意瞬起,他低聲說:「你還看過誰的?」

「我是醫生,別說光上身,就是脫褲子我也見過少。」唐南綰說道,話剛落才發現不對勁。

蘇承晟連忙拿過襯衫披上,系著紐扣。

「跟我出來。」燕景霆說道,蘇承晟應聲跟上。

他走了幾步,回眸深看蘇承晟一眼,說:「我沒叫你。」

「靠。」蘇承晟想暴粗,敢情這兩個情侶吵架,然後自己被當成發泄筒了?想到這,他拐個彎就出去。

唐南綰沒理他,拉着剛洗好臉的秦佳就走。

帶着她繞了一圈后,秦佳細聲問道:「昨晚情況怎樣?老爺子那邊還好嗎?我感覺這宅的氣氛有點詭異。」

「昏迷不醒人事,大家都在照看着。」唐南綰說道。

想到老爺子「重病」醒來的姿態,她若有所思,顯然老爺子想麻痹宮媚秋,讓她誤以為自己重病。

「在想什麼呢?」秦佳發現她陷進沉思中,好奇問道。

「沒什麼。」唐南綰說道。

老爺子防著宮家,一直在查著燕家被害的事件,雖事隔多年,但提起燕家的事,大家都彷彿歷歷在目一樣。

「要不要過去看看?」秦佳熱心問道。

唐南綰搖了搖頭,她輕聲說:「不用了,人多反而打擾他休息。」

「說得也是。」秦佳見狀,也沒再多說什麼。

兩人散著步,剛走沒一會,就被宮媚秋堵著去路,她一臉敵視的看着唐南綰,說:「為什麼昨晚你一人在房裏,今天老爺子的病更重了?」

「…….」唐南綰沒理她。

宮媚秋擋在她的面前,眼底充滿了嗜血之意,低聲說:「別在我結婚前動手腳,我知道你想搶什麼。」

「知道就行。」唐南綰懟了她一句。

這次也是因老爺子「重病」,她被蘇承晟拐了過來。

但被宮媚秋頻繁誤會,她也不想解釋了。

「承認了?從一開始你就別有目的,還在阿景的面前裝純。」宮媚秋厲聲說道,彷彿看透她一樣。

她得到答案后,轉身就走,放下狠話說:「你要敢毀我的婚事,我會讓你不得好死。」

「你。」秦佳見狀,想要上去和她理論。

被唐南綰攔住,她搖了搖頭,低聲說:「別理她。」

「但她太過份了。」秦佳抱打不平。

這時,晚晚和北北走了過來,看到她們時,輕呼著聲:「唐小姐,嘻嘻,晚晚在這裏哦。」

她像個開心果似的,蹦跳着跑了過來。

撲上前,抱着唐南綰的腿,像只小猴子似的,順勢就往上爬,一邊說:「你快親晚晚一下,晚晚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親,快親。」晚晚有點迫不及待的把臉湊過來。

唐南綰啞聲失笑,低頭親了下晚晚的臉頰,她興奮的比了個心,說:「晚晚愛你喲。」

「哈哈,你上當了。」秦佳也樂了。

唐南綰抱着她,小手拍了下她的屁屁,說:「又套路我,嗯?」

「不是不是啦,晚晚剛才聽他們說,以前小姐姐死得好慘哦。」晚晚細聲說着,還比劃了下。

明顯是像在說當年燕景霆的姐姐,秦佳聽着,她低聲問道:「所以燕景霆的姐姐是被下毒后捂死的?」

「不知道。」唐南綰說道。

現在她越發明白,老爺子為什麼寧可裝病,也要細查到底。

「你說陳晚霞走了什麼狗屎運,事後就被收為養女。」秦佳說着,腦洞大開的說:「該不會那時燕家,其實是知道她是被人安排過來的,只是順了別人的勢,想順藤摸瓜吧?」

唐南綰心往下沉,隱約感覺秦佳似乎猜中了。

「別亂猜,我帶你去吃早餐。」唐南綰說道。

她一直在琢磨著老爺子的話,讓她回唐家,讓她避著宮家,她陷進自己的沉思中。

直到秦佳吃完早餐后,已經是十點鐘。

她去看了一次老爺子,然後找了個借口要走,燕景霆見狀,也沒有再留,他說:「我陪你去收拾東西。」

「好。」她想拒絕,看到燕景霆似乎有話要說,便答應了。

在宮媚秋的眼皮底下,兩人並肩離去,惹得她咬牙切齒。

燕景霆送唐南綰回房收拾衣服,他順手把門關上,朝她走去,低聲說:「這件事,我不希望你卷進來。」

「我當年被拋棄,送到燕家門前,我就應該是被卷進來了,只是我不知道陳晚霞為什麼那時就急着丟掉我。」唐南綰說道。

她坐在床上,深看他一眼,說:「我要回唐家搞清楚真相,也許這件事可有會牽扯很多事情。」

「確定要回去?」燕景霆依舊不放心。

唐南綰笑而不語,她低聲說:「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不過老爺子畢竟年紀大了,不宜太操心,事實上他雖現在沒有重病,身體狀況也不太好,你有空的話給他做個全身的檢查,我給他號過脈,感覺他肝臟方便可能有問題。」唐南綰說道。

「好。」燕景霆啞聲應道。

。 蝕心者的掉落不給力,可能是花錦明沒有磕頭的緣故。

1顆明日之星,給了最需要的奶味小魔女。有了它,奶味小魔女就能升到14級了。

她刷BOSS的速度非常快,所以是公會裡除花錦明外,進度最快的人。

半輔助半輸出的手法,使得她可以在一個坦克隊友的幫助下,就能慢慢解決掉大部分的BOSS。

3顆拓展潛能,分別給了黑糖話梅、千面風華和心奴。花錦明則要走了剩下23個紫。

【冰冷的符文劍碎片】擁有:23

鍛材[紫色史詩]

使用:收集1000個符文劍碎片,再通過靈魂熔爐,重新鑄造一把符文劍。

說明:這把劍無法被駕馭。它渾身冰冷,透著詛咒之力。但是現在它可以了,因為它裂開了。

……

看到數量時,花錦明確實有被嚇到。

不過,花錦明相信,秉承著好事多磨的原則。這把符文劍一旦面世,絕對能驚艷到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