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燒了七把香,左三把,右三把,中間豎直一根,在神臺紅蠟燭上點燃之後,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次,然後振聲說道,千里之眼下天凡,順風之耳掃人間,弟子恭敬把神請,還望神靈顯神通。

祖師爺說完這句話,才恭恭敬敬的把那七把香插進了香爐之中,隨後,我們一行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候着神靈的降臨。

而這一次,聽祖師爺請神賦當中所念出來的詞語,應該是請出傳說中的千里眼和順風耳,讓他們幫忙打探大師伯的下落。

過了好一會,神臺之上,流光四溢,慢慢的在神臺上浮現出兩個人影,這兩人一人穿金甲,一人穿銀甲,但同樣都是凶神惡煞,怒目而視,出來之後振聲說道,召喚我們,是爲何事?

祖師爺低下頭來,嚴肅說道,弟子有一事相求,還望兩位天神指引。

說完,祖師爺將師傅帶回來的法寶放到了神臺面前,說道,這乃是本教大弟子的法寶,如今弟子下落不明,還請二位天神施展神通,弟子感恩戴澤!

此時,千里眼的眼中閃出光芒,順風耳的耳朵中顯出了類似於聲波一樣東西,過了片刻,兩人一揮手,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光幕。

光幕中的景象,正是一個水鄉小鎮,那小鎮中的建築古香古色,頗有清代建築的特點,隨後光幕就像攝像機一樣,遊走了片刻,最後畫面定格在了一瞬間。

畫面上是一個深宅大院,在大院門口頂端的牌匾上,用古篆書寫了兩個大字。

雷宅! 又過了約莫十秒鐘左右,那影像消失不見,千里眼和順風耳也消失不見了,陰陽天魔嘿嘿笑道,還挺有意思啊。

祖師爺轉頭對我說道,游塵呢,張亮你跟游塵一起,去往江浙一帶,一會我會算上一卦,把這大概位置算出來,屆時你出去尋找一下。

我說,師傅剛纔又感應到了大師伯的法力,現在追出去了,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去就行。

祖師爺恩了一聲,隨後朝着樓上走去,敢情是要卜卦。

而我則對天魔說道,天魔師傅呀,要不要跟我去江浙一帶玩玩?陰陽天魔笑道,去個屁,沒意思,要玩你自己去玩吧,有什麼急事的話,捏碎我送給你的飛鴿就行。

那個黑色的小鴿子雕像,我送給了婷婷,當下也沒好意思再問天魔要,我點頭道,恩,就這樣吧。

七師叔此時欲言又止,我知道七師叔想說什麼,曾經我答應過他,幫他尋找一個肉身,讓他復活,可惜我一直沒有時間。

我對七師叔說到,師叔你放心,忙完了這次的事情,我就幫你尋找合適的肉身,到時候一定給你找一個最好的肉身。

七師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謝謝師侄了,我與你一同前往,怎麼樣?

我說不用,七師叔你現在的本體是魂魄,若是遇上心懷不軌之人,那就危險了,你還是留在開天教吧,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說罷,我轉頭走向了三樓,打開房門的一瞬間,婷婷和璐璐兩人正坐在沙發上,哭的稀里嘩啦,我一看,臥槽,原來是在看韓劇。

反正就是那三套,車禍,癌症,治不好,而且男的帥的一逼,女的漂亮的一逼,劇情反反覆覆也就那樣,各種苦逼,各種悲情,各種想在一起,而卻無法在一起。

我說,行了,你倆別苦了,我要出去辦點事,一時半會就不回來了,你倆在家老實一點啊。

她倆都沒理我,自顧自的擦着淚水,哎呀臥槽,竟然無視我的存在,我一把撲到沙發上,讓她倆按在我的身下,壞笑道,信不信我給你們來個3p?

周璐璐吸了一下鼻子,還在啜泣,她沒有說話,婷婷則是拍了一下我的胸膛,嗔道,亮亮你別鬧了,我這會心裏正難受呢。

我說好好好,你先難受着吧,說完,啵,啵,兩聲,我一人親了一口,臨走之際,還揉搓了一下婷婷的胸部,這才壞笑着趕緊跑出了房間。

到了一樓的時候,天魔對我懶洋洋的說了一句,火精在身上,你可以使用任何關於火焰的法術,將來火精孵化出來之後,你的功力會更上一層樓,好了,沒什麼事老子出去玩了,記住啊,以後我帶你去地獄魔池,帶你成魔去。

我笑嘻嘻的說,行,天魔師傅你慢走。

等我收拾好東西,去問完祖師爺情況之時,還沒來得及離開,小溼妹趕緊跑過來對我說,師哥啊,你要是走了,我的蠱蟲怎麼辦?

我心中一愣,心說小師妹這邊還真是個問題,那下蠱的女人說了,解蠱的時候必須要用同一個男人的,而且是同一種液體,如果我走了,小師妹的蠱蟲肯定就解不開了。

但我要是在家裏繼續等她兩天,那也有可能錯過最佳拯救大師伯的機會,我思前想後說道,那這樣,你跟着我吧,到時候我找一家賓館,讓你安置進去,我自己去尋找大師伯。

小師妹滿臉笑容,歡快的恩了一聲,然後問我啥時候走。

我說現在就走,大師伯重要,咱們早一步找到,大師伯就早一步脫離危險。

我們來到開天教門口,撲騰一聲,我展開翅膀,隨後一把抱起小溼妹,頓時振翅高飛,一直飛入高空之後,我才朝着江浙一帶飛去,畢竟飛太低的話,萬一被人拿攝像機拍下來,那可能我就成頭條新聞了。

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小溼妹在我懷裏問我,大師伯會有危險嗎?

我恩了一聲說,應該會有吧,如果大師伯本人沒有被困的話,那可能他自己就回來了,畢竟祖師爺在此,而他的法寶回來,本人沒回來,這正說明了一個問題,大師伯被困了。

朝着江浙一帶飛了十幾分鍾之後,我從懷中出去祖師爺給我的卦象,那是一張符咒,符咒會帶着我飛到卦象的附近,但卻無法準確找到位置在哪,不過有大概位置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給我就行。

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符咒上的咒文,越來越亮,祖師爺說過,我離那個地方越近,符咒上的咒文,就會亮起來的越多。

從我剛出來到現在,符咒已經亮起了四分之三了,相信我應該快要到達了。

等符咒亮起十分之九之後,等我飛過幾座高山之後,瞬間一片村莊映入我的眼簾,這村莊中間,有一個小湖泊,附近山清水秀,而且這裏房子的建築,很像清代時期的風格。

我心中一震,心說就是這個地方了。

果不其然,等我飛過了這座山,落在村子外邊之時,符咒上的咒文,赫然全部亮起,隨後符咒光芒一閃,消失不見了,我知道,祖師爺的卦象已經消失了。

我對小師妹說道,一會進人家村子了,不要大聲喧譁,我們仔細尋找一下,先找一家旅館再說。

小師妹恩了一聲,然後不再說話了。

等我們從一條小路走進村子的時候,我忽然看到村口坐着的幾個婦女都怪怪的,他們身上穿着的服裝,都繡有一團紅色的火焰。

那火焰是用針線慢慢刺繡上去的,看起來很是精緻,而且坐在村口的這幾個女人,衣服款式造型各不一樣,但在她們衣服的胸前,都必定會有一團紅色的火焰刺繡。

我心說,這是怎麼回事?

當下我拉着小師妹走了過去,她們看到我倆的到來,顯然也很是驚訝,因爲我們的背後是高山,而不是通往市區的地方。

我微微一笑,對她們幾人說道,幾位大姐,下午好啊。

她們也趕緊笑道,恩,下午好下午好,你是外地來的吧?

我恩了一聲,然後其中一個婦女從腳下的籃子裏拿出了兩塊布,那兩塊布上都刺繡着火焰圖案,然後遞給我和小師妹。

我一愣,我心說,這該不會是推銷東西吧?先塞給你,然後就要錢,不給錢別想走。

我趕緊說道,哎哎哎,大姐大姐,我們不是來旅遊的,我們是難民,在家裏吃不飽飯,出來逃荒的。

一羣大姐頓時傻眼,那個送我們火焰刺繡花布的大姐說道,在咱們這啊,只要你願意勞動,那還是能吃飽飯的,對了,以後要是住在這村裏啊,到哪都要把這東西帶身上,不然很危險的。

說完,她拍了拍手中的火焰刺繡花布。

我靠,不管到哪都要帶上這個火焰刺繡?不然有危險?這村子怎麼了?如此古怪?

我心說,這些大姐們也有可能是好意,當下就笑道,那好,那我和小妹就收下了,我從身上掏出兩百塊遞了過去,說道,大姐,謝謝你,我們父母教育我們,不能白拿別人東西。

一羣大姐再次驚訝道,你們是哪個省的啊?出來逃荒的都這麼有錢?

我瞬間被噎了一個半死,幸好那給我們火焰刺繡的大姐說道,沒事,我不要錢,這東西你們切記要帶走身上啊,不然真的會出危險的。

我恩了一聲,然後與她們一一道謝,當下拉着小師妹走進了這古香古色的村子當中,而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和小師妹驚訝至極。

我們發現這村子裏的人,不管男、女、老、幼、不管穿什麼衣服,在他們衣服的胸前,必定會有一團火焰刺繡!

我心裏嘀咕道,這個村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我們走進村子之後,幾經打聽,這村子裏竟然沒有旅館,我心說這可就麻煩了,咱們不可能一直睡街頭吧。

小溼妹說道,師哥啊,要不咱們飛出去買個帳篷,晚上回山上睡覺,你看行不行?

我想了想,心說這也可以,小溼妹身上有天魔師傅送給她的蝴蝶簪子,有這玩意護身,一般妖獸或者一些邪惡之人,傷害不到她的。

當下我就帶着小溼妹繼續往村子裏邊走,越往裏邊走,我就越驚訝,這村子當中,不光是男女老幼的服裝上有火焰刺繡,就連自己的門框上都雕刻的有火焰圖案。

我爲了打消心中的疑惑,當下就找準時機,看到一個遠處叼着旱菸的大叔走了過來,我連忙從兜裏掏出我的好煙,當然了,也不是多好的,二十多塊一盒的。

遞給了那大叔一根之後,他一看是好煙,立馬笑眯眯的接了過來,我說,大叔啊,問你個事唄。

他一看我倆的肩膀上披着帶有火焰刺繡的花布,就知道我們是外鄉人,當下說道,小夥子啊,外地來的吧?

我恩了一聲,然後笑道,大叔啊,爲什麼你們這的人,衣服上都有這個火焰圖案啊?而且家裏的門框上也有火焰圖案,怎麼回事?

那大叔小聲說道,這事你可別亂問,問多了會出事的,反正你在村子裏,一定要把這萬一帶在身上,可保平安的。

見他說的信誓旦旦,我點了點頭,趕緊又抽出了幾根菸,遞給了他,他笑眯眯的接了過去,隨後我告別了他,繼續朝着村子深處走去。

這裏的地面都是用青磚鋪就,而且院牆也都是粉刷成了白色,大門粉刷上了朱漆,看起來很是喜慶。

我腦海中簡直就是一萬個疑問,心說爲什麼他們村裏人不告訴我爲什麼?還說我問多了會有危險?

臥槽,我有神羽太歲在身,我怕個鳥毛!

當下我繼續往前走,走到一條小衚衕的時候,正巧看到一個小女孩走過來,她扎着一對羊角辮,看起來很是天真,我心說小女孩懂的不多,問問她怎麼回事,興許她說出實話呢。

等小女孩走到我的面前,我蹲下身子攔住她笑道,小妹妹,哥哥問你一件事行嗎?

她愣了一下,然後呆呆的恩了一聲,我指着肩膀上的火焰圖案問她,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她想了一會才說,媽媽不讓給外人說,不然會出危險的。

哎呀臥槽?連一個小女孩都這麼說?也就是說,整個村子裏的人,不管男女老幼,都知道不能外傳!

我靠,我腦子中真是要亂掉了,小溼妹也是焦急的不得了。

我倆站在原地一商量,最後決定,先去找千里眼順風耳兩位天神指出的雷宅吧。

在這村子裏逛了許久,媽的,在天空上的時候,看着這個村子沒多大,誰知道下來以後,還真不小,走的腿都累了,愣是還沒找到那影響中的雷宅在什麼地方。

就在我們又走了一段路,剛一拐彎,來到村子角落之時,小師妹趕緊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順着她的手指看去。

她所指的方向,正是兩扇朱漆大門,在大門上還有一對銅獅頭造型的門環,在這大門上,還有一顆顆瓶蓋大小的銅釘,乍一看,威武的不得了!

擡頭往上一看,那塊鍍金的牌匾上,正是用古篆寫下了兩個蒼勁的大字!

雷宅!

我雙眼一亮,心說找到了,祖師爺請神的時候,影像中的畫面確實就是這一家。

等我拉着小師妹來到雷宅面前之時,我忽然愣住了,此時感覺後背直冒涼氣!

我和小師妹將整個村子轉了個遍,幾乎是挨家挨戶看了過來,每一戶人家的門框上,都必定會刻有火焰圖案,但這雷宅的門框上,乾乾淨淨的刷着朱漆,根本找不到一絲火焰圖案!

我說不對勁,先不要敲門,也不要進去,這宅子中有古怪,你看,雷宅的大門上沒有火焰圖案!

小師妹愣了一下,然後說,是不是雕刻在別的地方了?咱們找找吧?

我恩了一聲,然後小師妹我倆站在雷宅大門前,仔細的盯着他們的大門不停的看,不停的尋找,找了許久,也沒發現那火焰圖案。

忽然,背後傳來了一聲蒼勁的聲音,呵呵,找什麼呢?

我靠,我和小師妹同時一驚,當下轉過頭來一看,一位戴着瓜皮帽,身穿進士袍的中年人出現在了我們的後邊,而他左手裏,正把玩着兩個鐵球,右手中則是提着一個鳥籠,裏邊圈養的竟然是一隻烏鴉!

臥槽,衆所周知,在鳥類當中,喜鵲最爲喜慶,據說喜鵲是專門報喜的,打獵的都不會碰喜鵲一下,養鳥的最爲喜歡喜鵲鸚鵡,而烏鴉當中,有些烏鴉食腐,更喜歡站在墳頭上休息,所以很多人認爲,烏鴉是報喪的,很少有人養烏鴉。

可這奇怪的中年人,卻偏偏養了一隻烏鴉,說他奇怪的原因很多,首先他穿的衣服不像是近代的,更像是清朝末年民國初年時期,文人比較喜歡穿的那種,其次,他面相看去,至少五十歲,但他卻是在腦後留了一條一尺多長的小辮子,最後就是他的聲音,看起來他不下五十歲,但聲音聽起來很是蒼勁有力,就像三十歲中年人說出來的話一樣。

我趕緊把小師妹拉到身後,笑道,沒找什麼呀,就是路過這裏,看你家大門真新鮮,所以就多看了幾眼,呵呵,呵呵。

那中年人左手把玩着鐵球,右手提着鳥籠笑道,那不如跟我一起進去坐坐?我家裏還有更好看的東西。

我趕緊擺手道,哎哎哎,不了不了,我們就是路過此地,順眼這麼一看,我和我妹妹還有事要做呢,你先忙吧。

總裁之代婚新娘 說完,我趕緊拉着小師妹離開,不過爲了不引起懷疑,我特意走的慢了一點,那中年人站在原地,沒有着急回家,而是眯眼看着我們兩個,嘴角間挑起一絲笑意。

等我們走完這條街,我回頭悄悄看了這邊一眼,那中年人竟然還在看着我們。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內心中泛起了一絲恐怖之色,有些事情,當你親眼見到了,你可能感覺不怎麼害怕,例如殭屍,真正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可能多看兩眼就感覺沒什麼了。

但真正讓人感覺瘮的慌的事情,就是那種未知的危險,未知的恐怖,甚至你正在走夜路的時候,就可能忽然從背後伸出一隻血手,猛然捂住你的嘴巴,讓你窒息而死。

我拉着小師妹,一口氣走到了村子中心的湖泊前,小師妹對我說道,師哥啊,那個人真怪,怎麼養烏鴉啊?

我說,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的怪人多的去了,哎,不想別的了,讓我洗把臉,媽的剛纔緊張的我額頭都是汗。

說罷,我來到小湖邊,正要捧起水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大喝,哎哎哎,小夥子,別喝啊,千萬別喝啊!

我一愣,還沒來得及下手捧水,然後就轉頭朝着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那是一個婦女,大概就是四十歲左右。

我擡頭帶高聲音說道,大姐啊,爲什麼不能喝?

那婦女走了過來,對我說道,你看看這河面上飄着什麼東西?

她這麼一說,我和小師妹同時眯眼朝着河面上看去,我靠,還別說,這仔細一看,我和小師妹都嚇了一跳。

我歪着頭看去之時,這河面上竟然隱隱浮現出了一片彩光!那感覺就好像是汽油漂浮在這水面上!我心說難道是這水污染了嗎?

我趕緊問,大姐啊,這水面上的是啥東西?汽油嗎?

大姐此時左右看了一眼,確定周圍沒人,才走到我的身邊,小聲對我告誡道,這不是汽油,這是屍油!

啊?! 我驚恐的小聲問,大姐啊,爲什麼是屍油?你們村裏的湖水中,爲什麼會有屍油啊?

她搖了搖頭說,小夥子啊,這你就不要多問了,問多了容易出事啊,記住啊,這水別喝,你要是渴了,可以來我家喝水。

說完,她還對我招手示意,讓我去她家喝水。

我搖了搖頭,笑着說,大姐,謝謝你了,我不怎麼渴,說完,我對她禮貌一笑,拉着小師妹離開了這裏。

媽的,怎麼這個村處處有古怪?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小師妹一看周圍沒人,悄悄的在我耳邊說,師哥呀,你帶迷惑鈴了嗎?

我一愣,然後恩了一聲,小師妹繼續說道,用迷惑鈴不就行了,多簡單啊。

我搖了搖頭說,這個我早就想到了,問題是對這些平凡人或者沒有加害我們之人使用迷惑鈴,那不太好,這玩意是天魔送給我的,對人體有沒有害處,我還真不知道,畢竟這玩意可是用來招魂的。

小師妹恩了一聲,隨後點點頭說,也對。

當下天色漸晚,我帶着小師妹離開了這個村莊,心說一會帶小師妹先飛到市區,買個帳篷,吃頓飯,隨後再趕回這座山的附近,到時候我自己親自下來查探一番。

我問小師妹餓不餓,她點了點頭,我笑着說,走,吃飯去。

走出了這個小村子,我從肩膀上取下了那塊火焰刺繡的花布,走到樹林中左右四看,確定周圍沒人之後,撲騰一聲展開翅膀,抱着小師妹迅速飛起。

在市區裏一處無人的地方,我快速降落,帶着小溼妹吃了頓飽飯,買了一頂帳篷之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這個時候對我而言,那是最好的,畢竟飛在空中,無人能見,也減少自己的曝光度。

回到山上之後,我將帳篷扎的遠遠的,這個村子處處透漏着古怪,我不確定這村莊附近的山上會不會發生什麼怪事。

等紮好了帳篷,我對小師妹說道,一會我夜探小村莊,你就留在帳篷裏,哪也不要去,懂嗎?

小師妹可憐巴巴的說,我有點怕黑。

我說沒事,你就留在帳篷裏,堵上耳朵,悶頭睡覺,有天魔師傅的簪子保護你,絕逼沒人能傷害到你的,放心吧,我自己去夜探村子,出了危險我能自保。

小師妹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頗不情願的鑽進了帳篷裏,當她身子鑽進去一半的時候,那性感的小翹臀還露在外邊,我擡手啪的一聲脆響,拍在了小師妹的屁屁上,笑道,一定要聽話啊。

小師妹說,師哥放心吧,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一點啊。

當下,我運起神羽太歲,撲騰一聲,身後出現了一對蝴蝶翅膀,這蝴蝶翅膀比較輕薄,而且聲音極其細微,只不過飛行速度不快。

速度快不快,對我來說不關鍵,關鍵的是,如何能夠不讓村裏人發現我。

當下我貼着樹林上空的樹冠,緩緩的扇動着翅膀,朝着那小村子裏飛去,剛飛了一半之時,這村子當中的另外一個景象,再次讓我驚呆!

這村子當中,幾乎每家每戶的門前,都懸掛有一個大紅燈籠!

我就想不明白了,懸掛大紅燈籠,這個沒什麼問題,畢竟圖個喜慶,但家家戶戶都掛?這應該就是風俗問題了吧?

而且當我飛近了以後,再仔細一看,這纔是讓我徹底迷惑不解的地方!

那大紅燈籠上,竟然也有火焰圖案!

我心說這火焰圖案當中,必有玄機,一定要先查明火焰圖案當中到底隱藏了什麼東西。

等我落在村子當中之時,忽然從村子的另一側傳來一聲叫喊,夜黑風高,小心火燭!隨後就是一陣敲打竹竿的聲音。

我靠!!!

我特麼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了,這種叫喊聲我知道,在古代就有,這叫打更,一更天,二更天,三更天,都會有專門巡夜的人。

報告夫人 ,總裁又發飆了 一般在宮廷皇室當中會比較守時,民間當然也有,時間的準確程度也差不多,但這村子裏那人打更的喊法,讓我感覺不對勁。

一般情況下,在小心火燭之後,一定會喊出此時是幾更天,但他卻沒有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