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鬼嚎暴起,人屍在天地人倫之寶的懲罰下,化作灰燼,那一絲絲濃厚的黑氣也在片刻間離體而去,消於天地間。

余光中看到汪戰倒地,毅瀟臣急怒相交,重拳砸向眼前的人屍。

一道炎龍劃過,人屍不可抗拒的籠罩在烈焰之中,享受地獄之果。

翻滾撲到汪戰身前,一腳踢開半截身子的人屍,盯着他血流不止的腹部,毅瀟臣怒火中燒。

只是汪戰的堅定和意志早已不能用常人之眼來看。

“老子沒事…幹掉這些…雜碎…快…”

面對汪戰的低吼,毅瀟臣將所有憤怒化作魂力,再次衝向這些本就不該存在的卑賤雜種。

看着眼前剩下的人屍,毅瀟臣的雙靈一左一右幻化虛尊,青紅色的黑霧就像鬼火一樣纏繞着身體,而炙熱舞散的烈焰陡然暴漲,一團團焰靈四處飛蕩,灼燒着任何會動的生靈。

對於這些沒有生命的玩意兒,毅瀟臣屏氣息神,一個箭步衝上,纏繞着烈焰的雙手化爲獸爪毫不留情的鎖住兩隻人屍的脖頸處。

只聽一聲清脆的骨碎,人屍的脖頸被野獸般的力量捏粉碎。

在這須臾間,毅瀟臣雙腿蹬地,再次飛身跳起,凌空反下,撲到眼前最爲高大的人屍背上,雙手如鎖,利爪刺入它的鎖骨,完全扼制住人屍的行動。

而後,不顧人屍的骯髒腥臭的膚表,早已變作妖獸模樣的毅瀟臣張嘴咬在人屍背骨脊椎處,鋒利的獠牙深深刺入脊椎裏。

剎那間,人屍體內的黑色死氣順着白如寒冰的獠牙吸入身體,而人屍無法掙脫束縛,只能立於原地,狂吼着化作碎屑,隨風消散。

石院內,操控人屍的田耀猛然一驚。

剛剛,自己的鬼妖魂力竟然被那名雙生靈體的鑄命師當做食物吞噬,他那可怕的吸食力讓田耀不可制止的恐懼起來。 反觀身後的鬼妖之靈,這個由怨念雜意鑄造而成的傢伙也在魂力流失的一刻,陡然怒吼,這怒吼夾雜着無盡的痛苦,甚至反噬到田耀的心魂。

“怎麼可能?吞噬魂力…他到底是什麼靈體…”

山林間,嘶吼聲一直持續數刻,等到一切平靜時,細眼看去,到處都是骨屑殘骸,草枯植敗。

汪戰靠在一顆樹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氣,此時他越發黑重的臉頰又掛上一絲蒼白。

低頭看去,在他腹部上,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就那麼翻扯着,恍惚間甚至能看到一根骨叉子紮在肉裏。

“畜生…想殺老子…你他媽還…嫩點…”

身前,毅瀟臣血紅的牟子死死盯着汪戰,隨着他的血液流失,那些縹緲的白靈不知何時已經跟了過來,浮蕩在汪戰周圍,企圖吸食他那富有活力的生命氣息。

見此,毅瀟臣怒聲狂吼。

“滾…”

在這雷鳴般的威勢之下,白靈被毅瀟臣的魂力瞬間震散,化作雲煙。

望着眼前小子殺氣濃厚、暴躁不已的模樣,汪戰忍着痛苦漏出一絲笑意。

“小子,爺們點,咱們帶把的,就是死也要死的硬氣,扶老子起來,不管怎麼樣,在沒弄死那個雜碎前,老子死也不會嚥下這口氣…”

面對汪戰硬到骨子裏的虎氣,毅瀟臣剛剛殺伐吞噬的躁動在這份意志的撼動下,不由的卸去三分。

“汪哥,值麼?”

“嘿嘿,阿毅,人活一輩子,你認爲…值,那它就值…扶我起來…大老爺們…從不考慮這麼糟踐人的問題…來…咱們繼續…”

就這樣,毅瀟臣攙扶着汪戰一步一步往上爬去。

等到石院出現在眼前,汪戰長喘一口氣,笑了起來。

“終於到了…畜生…我兄弟的…帳…該結了…”

毅瀟臣上前踹開院門,一眼就看到了院中的田耀,而田耀似乎正在等着他。

看到毅瀟臣那一瞬間,已無退路的田耀狂傲着吐出一絲戲謔。

“這麼年輕的鑄命師,還是雙生靈體的強者,卻是這般的樣子,憐憫生命?可笑,實在可笑,小子,你不覺得自己的僞善讓你更像畜生麼…”

身後,汪戰終於支撐不住,倒下了。

他忍着無盡的痛苦,靠在牆邊,哆哆嗦嗦掏出沾滿血跡的煙點着。

“阿毅…對待畜生…不要留情…不要聽那些廢話…記着…你是我弟弟…去…弄死他…我要親眼看着他慘死…”

田耀聽此,瞳孔猛縮,他高聲開口:“小子,我有…”

可是毅瀟臣已經在死亡殺伐中找到快感,而且,在汪戰死意的衝擊下,他壓抑多時的魔心需要釋放,貪婪飢渴的噬魂妖在心魂中更是狂嘯不止。

現在,他只需要死亡來填補自己骯髒的魂體。

“你的話,留着下地獄說吧!現在,我要你痛苦的去死…”

怒喝響起,陰風襲來,殺伐之心,宛若雷霆。

看着眼前的小子,田耀狂從心生,死意橫發。

在他的怒念之下,鬼妖狂嘯不知,虛尊在死氣環繞下暴漲數倍,片刻後,一尊充滿生命怨念的骷髏從濃厚黑暗的死氣中飛出。

“哈哈哈…太完美了…怨念…死氣…我要…我要全部吞噬掉…”

面對充滿人性殘念、骯髒到極致的鬼妖,噬魂妖癲狂的大吼起來,不待毅瀟臣反應,它自行飛出,同樣暴漲虛尊,在青色雲霧的迸發下衝向鬼妖。

對於這個還未鑄化成形的靈體,鬼妖以殘殺一切的藐視衝向噬魂妖,大有瞬間吞噬之意,可是結果卻慘痛無比。

鬼妖,人靈鑄化,噬魂妖,魂靈鑄化,不同等級的妖體,如何以平等的法則看待?

只見噬魂妖咆哮着衝進鬼妖虛尊內,那青色幽暗的雲霧瞬間將鬼妖籠罩。

緊接着,無數慘叫聲從鬼妖身上發出,這聲音有男人,有女人,有孩子…聽在耳裏,就像一隻無形的利爪撕裂人心一般。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鑄造的鬼妖竟然被靈體還未誕生的妖靈吞噬,田耀瘋狂怒吼,在魂力的爆發下,他身上的死氣更加渾厚,本來還算人樣的軀體在死氣的纏繞下竟然自行腐蝕,須臾之後,一具帶有生命的人形乾屍衝向毅瀟臣,衝向這個擅自插手的道中僞善者。

但是,這本該攝人心魂、恐懼一世的景象在毅瀟臣眼中是那麼普通,普通的就像一粒塵埃,吹之即去。

當田耀纏繞在死氣中骨爪即將觸碰到毅瀟臣時,殊不知,毅瀟臣的死亡烈焰已經化作地獄烈火衝向田耀。

剎那間,無盡的痛苦從田耀的心魂中洶涌勃發,這種天地之差讓他有種即刻尋死的慾念。

過去,都是他享受卑賤生命的痛苦,可是現在,卻是別人享受他的痛苦。

身前,噬魂妖已經將鬼妖吞噬殆盡,它本就陰冷青灰的虛尊更是多了數分死氣,隨着它的浮動,周圍的樹木快速枯死,不論鳥獸,任何帶有生命的東西都在瞬間被噬魂妖吸盡所有生氣,步入死亡。

邪色 此時,毅瀟臣猶如兇獸般的利爪死死卡住田耀腐爛腥臭的脖子,炙熱的烈焰在他憤怒的操控下,一點一點灼食着田耀的軀體。

“告訴我,你痛苦麼?你想活麼?”

盯着毅瀟臣血紅的牟子,田耀直到此時還發出陣陣戲謔聲。

“哈…哈哈…生?死?對…腐臭如屍的…鑄命師…而言…它又有…什麼區別…痛苦?…我非常…享受這種…痛苦…小子…看看你自己…你現在就是一具…骯髒不堪…野獸…畜生…我等你步入…地獄…那一天…哈哈”

只聽“砰”的一聲,田耀的身軀被毅瀟臣暴漲的魂力撕扯的粉碎,連帶空氣裏都飄着淡淡腥臭。

“結束了…”

話落,濃厚陰沉的天空在這一刻落下雨水,似乎連老天都看不下去這骯髒的世事。

來到汪戰身前,毅瀟臣單腿跪下,一手輕輕按在他腹部的傷口處。

“汪哥…”

“咳咳…”

汪戰重重咳嗽了幾聲,喘息中,他的痛苦就像愁雲似的繚繞在神情中。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看着眼前殘忍至極、卻又彰顯稚嫩的小子,汪戰蠕動着乾裂的嘴脣。

“阿毅,謝了。”

對此,毅瀟臣點點頭,神情之間,除了暴虐,竟然還夾雜着一絲的悲憐。

看着汪戰逐漸微弱的呼吸,他眉頭緊鎖,在慾念和本源中徘徊須臾,他起身望天,任由雨滴灑在面頰,而後毅瀟臣凝神聚思,喚出噬魂妖。

“我要爲他鑄基,續命…”

“嘿嘿…主人…你終究敗給了自己…敗給了骯髒的慾念…”

聲音散去,噬魂妖化作青霧纏繞在汪戰身上,開始破壞陰倫法則的續命。

由於毅瀟臣已經得到田耀的魂力和妖靈,他已不必以命爲基,行續命之事,直接用那個雜碎的殘魂順命即可。

當一絲絲黑氣從汪戰胸前散出時,毅瀟臣伸指按於他的額前。

而後靈識從心臺射出,隱入汪戰額中。

茫然間,毅瀟臣看到雲霧般的世界,這裏好似天池,沒有一絲塵跡。

“主人,這是他的生格。”

炎妖話起,毅瀟臣愕然。

如此狂猛的虎漢竟然會有這般純潔的生格,相比自己已經開始發黴腐爛的根源,這裏實在讓人留戀不已。

在迷霧深處,有一縷黑氣凝結而成的氣團。

“死氣之源,田耀的味道..”

對此,毅瀟臣漏出厭惡的神情。

話落,噬魂妖的飛向黑氣,須臾之後,黑氣消散,但是即使這樣還是不夠的。

於是毅瀟臣將自己的魂力化作格靈注入汪戰的生格,爲他護佑,只有這樣,他才能扛過身體上的傷。

當鑄命結束後,毅瀟臣看着腳邊已經昏死過去的汪戰,長出一口氣,喃喃自語着:“命,就這麼卑賤,別人把它當做一切,而我卻把它當做玩物,可笑,真是可笑!”

隨後,毅瀟臣背起汪戰,頂着雨霧向山下走去。

等到毅瀟臣的身影消失在雨霧中後,一根粗大的藤蔓拔地而生,藤蔓中間,林嘯手執一把竹傘步入院中。

看着滿地的狼藉,聞着那股腥臭,他一手遮住口鼻,一手揮動指引藤蔓搜尋着破舊的石院。

片刻後,一根藤蔓好似有生命般磐須回來,在它的枝杈上,赫然是一個檀木盒子。

盒子不過巴掌大小,林嘯看着盒子,伸手打開,對盒中之物僅看一眼,便漏出滿意的神情,隨着雨勢加大,林嘯不再逗留,重新沒入藤蔓,消隱而去。

市政大樓。

雜亂不堪的辦公室內,王天蜷縮在角落,看着戰鬥中的二人,神色中全是驚懼之意。

已經化作人屍的眼鏡男看着眼前實力強勁的女子,猩紅的舌頭****着乾裂蒼白的嘴脣,鋒利的骨爪沾滿濃黑色屍毒。

“嘿嘿…嘿嘿…我隱藏如此之深…你們竟然還能發現…”

看着眼前的人屍,女子眉頭微皺。

說真的,這個人屍的實力有些超乎想象,而且最讓人困惑的是這個人屍竟然還有意識。

人屍陰冷無神的黑瞳看着眼前的女子,散發出對生命的渴望。

網遊之三國無雙 突然,他微躬身軀,雙腿蹬地,衝着女子跳躍飛來,大有一擊結束的意思。

只是女子實力強悍,如若不是爲了找出這傢伙的底細,她早就將人屍幹掉。

“咔”的一聲。

屍爪擦着女子的前胸劃過,緊接着,她雙手交叉,反向突刺,鋒利的匕首在人屍胸前留下兩道深刻見骨的傷痕。

“嗷…”

人屍低吼一聲,低頭看去,胸前的傷口不斷流出濃黑的血跡,盯着仍舊自在瀟灑的女子,它越發狂怒,腐爛的軀體在黑氣的散溢下陡然生變,龐大一倍。

看到這裏,女子神中透出一絲憂慮,心怒之餘低罵道。

“該死獵狗,竟然給老孃錯誤的消息!”

話落,人屍纏繞着死氣衝向女子,女子靈巧如燕的身軀以不可能的角度閃過攻擊,並且,在她與人屍交錯的瞬間,她迅速從腰間掏出一隻銀白色的手刺紮在人屍腰背部。

瞬間,手刺散發出大量白色蒸汽,而人屍的身體在白氣侵蝕下覆蓋上一層薄薄的冰層,數秒之後,冰層衍生變厚,將人屍包裹在內。

到這,女子長出一口氣,收起匕首,轉身走向王天。

看着這名不知身份的女子,王天驚恐不已,如果人屍是鬼的話,這個女子就是充滿毒液的曼陀羅妖精。

“你別過來…老子告訴你….”

面對如此懦弱不堪的老傢伙,女子重重哼了一聲。

“市委副書記就這德性!”

說着,女子蹲下身子,伸手揪起他的耳朵,冷聲罵道:“你這個敗類,爲了一己私慾竟然殘害那麼多無辜的人,還堂而皇之的坐在人民頭上,如果不是上面要活的,我現在就折磨死你!”

這時,又有一名男子從外面進來,看到女子後,悶聲道:“白狐,專案組到了,我們該撤了!”

“孤狼,他怎麼辦?”

對於此話,孤狼盯着身高近兩米的冰柱人屍,皺起了眉頭,如果敢大搖大擺的帶出去,先不說社會新聞部那幫傢伙的反應,單是他們老大就會把他和白狐操練到生不如死的地步。

“獵刀呢?他去哪了?”

白狐朝他身後看看,再次發問。

“毅瀟臣,汪戰,他去接這倆人了。”

就在二人交談時,冰柱人屍發生異變。

只見白色的冰層瞬間烏黑,不待二人反應,人屍一聲怒吼,炸開冰柱,直接跳窗逃了出去。

“操,媽的,回去我一定要弄死獵狗…”

白狐飛身躍到窗戶口怒聲罵道。

而人屍直接從十五樓跳了下去,落到地面後,渾身散發着黑氣狂奔而去。

“算了,這次是情報失誤,責任在獵狗,不在我們,就是追下去也沒用,他散去死氣,化成另一幅的模樣,鬼才能抓住!”

自我安慰幾句後,孤狼與白狐離開。

看到一切安靜後,王天顫顫巍巍從角落爬出來,來到走廊一看,整個人都呆住了。

走廊裏,成羣的黑衣人正在挨個審訊市政大樓的人,這時,一名黑衣男子走到王天身前,掏出一張拘捕令。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讚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1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讚賞票,最後衝一把!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王天,我是安全調查組,讓你享受一下受刑前的恐懼是上面的安排,現在,可以跟我走了!”

另一邊,毅瀟臣揹着汪戰費勁吃奶的勁兒才走到山下,看着越野車,毅瀟臣犯難了,因爲他不會開車。

“汪哥,你是警察,如果我無證駕駛,應該沒事吧?”

面前,汪戰依舊昏睡着,生格受損,在經歷如此戰鬥,幸虧汪戰是絕對硬氣的虎漢爺們,換做別人,早就折騰死了。

將汪戰拖到副駕駛上,毅瀟臣有木有樣的坐在駕駛位上,學着汪戰的樣子打火發動車,結果越野車‘轟’的一聲就往前懟去。

“嘿呦.我.擦啊…”

慌亂中,毅瀟臣腳亂不已,想着踩剎車,卻又懟到油門上,眼看就要撞在樹上,一道身影閃過,而後這人擡腳直接將越野車踹停。

“咣噹”一聲。

毅瀟臣再次與座椅相離,一腦袋撞在擋風玻璃上。

只是這次他沒功夫咒罵,因爲那股陰冷無情的感覺已從車前的黑衣人身上傳來。

隨後,十幾名身着武裝的士兵把越野車圍了起來。

看到這,毅瀟臣的心瞬間沉了下去,明亮的牟子中已經燃起死亡的寒氣。

黑衣人輕輕撣了撣腿上的塵土,走到車窗前,敲了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