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場面變得一團混亂……

蔡風祁臉色漆黑的看著那些,忽然像是被人控制的魔獸,心裡疑惑不已!他們有沒有控制魔獸,他比誰都清楚,可不是他們的人,又是誰呢?

看了看一邊冷笑的冷冥夜和冷殘淚等人,蔡風祁瞬間明白了過來,看起來對方當中,也存在一名厲害的馴獸師!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誰……

另一邊,上官澈和上官落等人,遇上的則是寒園的暗衛們!雖然上官澈和上官落等人的實力不俗,但是面對寒園的暗衛們來說,還是弱上了幾分……

而且,上官澈兄弟兩人純屬是來看熱鬧的!也沒想著奪寶的事情,見實力不如對方,便退在了人群的後面,準備隨波逐流,大家都進得去,就跟著進去看看,都進不去那就算了,反正他們就是來看熱鬧的……

面對寒園暗衛們強悍的實力,久攻不下的人群,有些人已經產生了退意,只是外圍這些護衛都這麼厲害了,想必這是那個大家族的人,即便他們進去了,恐怕也得不到寶貝,一時之間,雙方人馬便僵持在原地……

這時,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來到了人群前方,有參加過拍賣會的人,認出這幾人是之前在拍賣會上出現過的,而且還是坐在三樓的,最後拍到了兩顆紫玄丹和兩件半神器的人!眾人一直都在猜測著他們的身份,沒有想到他們也來了這裡……

為首的藍衣女子,看著對面的一群暗衛囂張的說道:「好狗不擋道,麻煩讓讓!」

身後的眾人都為這姑娘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面前這群黑衣人,可不是好惹的啊,出手都是一招斃命!看地上這些屍體就知道了……

聞言,寒園的暗衛們直接將她的話給無視了!對方的把戲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沒有用,他們都是暗衛,執行的就是主子的命令!一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殺人,而不是吵架!

自己說話被人無視了,讓藍衣女子憤怒不已:「既然你們聽不懂人話,那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說著抽出腰間的鞭子就抽了過去,她身邊的老者這一次也沒有阻止,眼神看著裡面那如火般的天空,老者也是非常激動的……

沒有想到這一次出來,還能遇到如此寶物出世!看起來自己的運氣不錯……

至於,眼前這些攔著他們的人,老者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看了眼身邊的弟子們道:「去幫大小姐一把,速戰速決!」

「是,大長老!」一群人興奮的說道,一起沖了上去。 不對不對,我們人都在這,大叔怎麼會知道我們在對夏婆做什麼?不過我隨即一想,大叔既然都能用這種辦法警告我們,那肯定確實如楊塵之前所說的一樣,他們母子兩能暗中聯繫!

不寒而慄的情緒瀰漫着我全身,真要是這樣的話,指不定明天我們過去會不會被他們母子兩聯手給坑了!

“咦,他怎麼知道我們在做法?”郭勇佳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沒想到老烏龜還挺厲害的,居然這都能被他察覺到!”

“他既然這麼重視自己的老孃,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辦法。”楊塵皮笑肉不笑道。

“我靠,不對啊,這老烏龜還有臉來警告我們?自己都不信守承諾,跟我們玩陰的,我們只是做了一點反擊就不要臉的找上門來了。”郭勇佳說着還拍了桌子一下,嚇我一跳,不過這也讓我不由自主的想到當初在大叔家裏,他那憤怒的一掌,桌子都被他打出了一個印。再看看的郭勇佳的,桌子一點事都沒有…

“有些人就是這樣,永遠不知道自己的錯誤,只會去點別人的不是。”楊塵輕笑:“他這種人更是典型的只有自己能犯錯,別人不能犯錯,更或者他覺得自己一點錯都沒有,不必放在心上。”

郭勇佳點了點頭,臉上依舊憤怒,環顧了一下四周,像是在看大叔在不在這附近。

“他肯定不在這,真要在早就出來對付我們了。”徐鳳年看出他的疑惑,在他面前揮了揮手,打亂他的思緒。

“你不懂,那老烏龜賊的很,指不定就躲在暗處,跟我們玩陰的,表面傳信警告,其實現在就躲在暗處,準備隨時偷襲我們!那老烏龜的本事我可見過,千萬不能大意了。”郭勇佳繼續眯着眼睛觀察。

我也疑惑的看了周圍一圈,心說上回那個大叔是一副恨不得吃了我們的樣子,我不覺得他有這個隱忍的功夫,會躲在暗地裏玩陰的,尤其是我們剛纔那樣對夏婆,以他的脾氣恐怕早就衝上來了吧?更何況他本事那麼高,直接對付我們就行了,完全沒必要多此一舉…

“別看了,他肯定不在,上一次你只是被他教訓了一頓,不知道他的爲人。”楊塵盯着地上的阿黎繼續道:“這個人雖然有些陰沉和小心思,但同樣是個莽夫,是個不會壓制自己的人,這點從我們上次過去找他談判就看出來了,還有後面的跟蹤,和自作主張的抹除人質頭上的印記,都說明了這個人是個做事衝動的傢伙,真要在這裏肯定和我們扛上了。”

郭勇佳聽楊塵這麼一說,也回過神了,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跟他罵幾句?”

“他警告我們,我們當然也要警告他。”楊塵鼻子裏哼哼了兩聲,衝兜裏掏出黃符拍在桌子上,隨手拔出豬頭上的大香,一下子燙在了符上,同時也閉上了眼睛。

我盯着楊塵看了半天,也沒見他有別的動靜,於是忍不住好奇問郭勇佳,楊塵這是在幹啥?

郭勇佳指着香說:“那老烏龜用這香火給我們傳信,師兄就用這香火回信,估計兩個人現在正在聊天吧。”

我臉上露出一個很精彩的表情:“你逗我玩吧,這算什麼,千里傳音嗎?”

郭勇佳笑呵呵道:“就跟咱們現在打電話是差不多的,只不過一個用的是法術,一個用的是信號,我師兄本事不會比那個老烏龜差,老烏龜能辦到的事,我師兄自然也可以。”

我瞧郭勇佳自豪的表情,有些好笑的問:“那你行不行?”

郭勇佳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這個嘛,我要準備準備才行,功力沒他們強…”

我沒再問,心說這本事好像挺不錯的樣子,都用不着手機了,以後出了危險的事,直接閉上眼睛就能通知遠方的人,要是我學會了,以後豈不是安全多了?但我很快就放棄了這個荒唐的想法,連郭勇佳這麼厲害的人都說要準備才行,我怎麼可能學得會…

大概過了有十分來分,楊塵的眼睛還沒有睜開,甚至我看到他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眉頭也皺的緊緊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難道兩個人還能靠這個隔空打架?

我有心想提醒一下郭勇佳,問問情況,可他一臉風輕雲淡,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於是我只好壓下心裏的疑惑繼續等了一會。

楊塵總算是睜開眼睛了,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氣,同時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順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

“怎麼樣了?”郭勇佳蹲在他面前問道。

“這老傢伙太囉嗦了,一直逼逼叨叨說我們不守承諾,我一直忍到最後才說了幾句。”楊塵苦笑了下:“蠻不講理的人把整條街的智商都給拉低了。”

“那你最後說什麼了?”我問楊塵說。

楊塵擡頭瞥了我一眼,道:“我讓他別再跟我們玩小聰明,他死活不承認,最後我也不想理他,讓他好自爲之,再這樣明天就取消交易…”話說到一半,楊塵兜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皺眉看了一眼手機,是個沒有備註的陌生號碼,我想估計就是大叔打來的,就是不知道他怎麼會有楊塵的手機號…

郭勇佳見楊塵沒有想接的意思,主動拿過手機點了通話,喂了一聲罵道:“老烏龜,你打電話幹嘛。”

“我警告你們,別再亂來了,否則我…”

電話裏傳來大叔怒不可遏聲音,只不過還沒說完就被郭勇佳厲聲打斷了:“否則你要幹什麼?老烏龜,你是不是生下來就沒有臉皮?哦,我差點忘了,你媽沒有的東西你肯定也沒有,陰了我們這麼多回我都沒有警告你,居然還敢反過來控訴我們?你再囉嗦明天就別要人了,我就是關着她一輩子你也別想再見到她!”

這一通話下去,大叔並沒有馬上還嘴,不過我能想象他暴跳如雷的樣子。

“我不會再亂來了,希望你們也別亂來。”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估計是壓着火說的。

“你廢話真多,不過之前的事就這麼算了,老實一點,明天交易收人,別再給我玩什麼花樣!”郭勇佳說完就準備按斷通話,可電話裏還傳來大叔焦急的聲音。

“明天什麼時候交易?”

“不知道!”郭勇佳說完也不等他回話,直接掛斷了通話把手機遞給楊塵。“和這種人,就甭客氣,說的越多扯的越糊塗。”

楊塵有些好笑的點了點頭:“師弟教訓的是…”

郭勇佳拉着楊塵站了起來,開始收拾東西,我讓徐鳳年抱起阿黎回到了車上,一切都搞好後我們便開車回去,到了市區,也差不多太陽要落山了,我們沒急着回去,而先把阿黎送去了醫院,郭勇佳說楊塵下手太重,指不定哪裏傷了,要去看看,醫生看到我們抱着一個昏迷的人還以爲出了什麼大事,不過檢查後才發現只是一點皮外傷而已…

阿黎也醒了,我把今天的事跟她說了一遍,她精神恍惚,心不在焉的聽完我說的事,一個勁的和我道歉,不過我倒一點都不怪她,只是覺得她很可憐罷了。

回到了酒店地下停車場,楊塵沒讓我們直接坐電梯上去,而是帶着我們繞到了大廳,我正疑惑的時候,卻發現大廳裏沙發上正坐着一個人,頓時心就涼了,居然是大叔!

這下連我都忍不住想出聲罵人了,這臉皮也太厚了,居然跑到這裏來堵我們,要不是楊塵聰明,我們可能一上去就被他抓了個現形… 寒園的暗衛們面對這幾人,都沒有掉以輕心,因為在這幾人出現的時候,他們就發現其中那名老者的實力,他們看不透,想必對方的實力是在他們之上的……

因此,他們都格外的小心!藍衣女子之前根本沒有看這些人的實力,一動手才發現對方的實力竟然很強,雖然沒有自己實力高,但是對方的伸手非常詭異,讓她一時之間根本占不到便宜……

藍衣女子見狀怒極:「白雪,出來!」

「嗷~~~」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一道驚天獸吼響徹四方。

一隻雪白的六尾雪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眼神高傲的看了看面前的眾人,然後看向藍衣女子柔聲的道:「主人,就這些小蝦米,你幹嘛喊我出來!」

那聲音簡直媚到不行,許多男子聽了都是身子一酥……

「這些人擋著我的路了,幫我解決了他們,我趕時間!」藍衣女子驕傲的說道。

「好吧!反正我也很久沒有吃人了,不知道吃了他們,會不會晉級呢!倫家好想快點變成神獸哦!」白雪嬌媚的說道,隨即看向對面的暗衛們。

眼中閃出道道白光,如同一張巨大的光網,將寒園的暗衛們覆蓋其中,光芒所到之處,暗衛們只覺得識海一痛,緊接著腦海中便出現一幅幅,讓他們永遠不想記起的畫面……

那些畫面都是他們曾經,經歷過最不堪的往事,有親人被害,愛人被侵,朋友的背叛,家族的背棄……

竟然是幻覺攻擊,狐族向來擅長媚術,幻術等等,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隻聖獸六尾雪狐的幻覺攻擊如此厲害……

讓他們連防備的機會都沒有,就集體中招了!其中暗衛頭領暗風因為實力強了一些,所以在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就暗中傳音給了風護法:「風護法,我們遇到強敵,受不住了,大家都中招了,對不起……」

話還未說完,意識便被幻覺攻擊了……

「主子!暗風他們出事了,有人闖進來了!」風護法聞言一驚立即說道。

「怎麼會這樣?」帝溟寒一愣道。

隨意神識放出去,在看到自己手下全部都目光獃滯的站在那裡,正被一個藍衣女子砍殺的時候,帝溟寒眼神一眯……

竟然是九級聖獸六尾雪狐搞的鬼!想到這裡,帝溟寒默念了幾句口訣,暗風等還未被斬殺的暗衛,身上齊齊迸射出一道黑光……

黑光閃過,暗風等人齊齊消失在眾人的面前!這一幕來的極快又突然,饒是一直站在那裡觀戰的老者也是一愣……

眉頭微皺警惕的看著四周,看起來那些人的背後也有高人存在,自己也要小心微妙!不過,不管怎麼說,這障礙是解除了……

「走吧!」老者說道。

藍衣女子心裡雖然奇怪那些人為何忽然消失,不過也沒有想太多,有白雪在只要不遇上神獸,她都無懼!收回了六尾雪狐,一行人繼續趕路……

其餘人也都跟著一起前進,礙於白雪剛才的震懾力,這些人只敢默默跟著,不敢說什麼話! 大叔背對着我們在那看報紙,他身邊的沙發上還坐着三個戴墨鏡的男人,正在那抽菸聊天,我能瞥見他的一點點側臉,可就算不看側臉,單單一個背影我也能認出他來,因爲他那是那種讓人害怕的氣息太濃烈了,即使現在我站在酒店門口,我也能感覺到,不知道是不是前兩次被他給嚇得心裏落了毛病…

震驚的同時我心裏更多的是不解,這傢伙怎麼會在酒店的?要說是巧合,打死我都不信,難道是剛纔追蹤我們到了?可他怎麼追蹤的?就算剛纔打電話的時候被他給查到了地址,那也不可能比我們還早一步留在酒店等我們啊!

我有些害怕的抱住了身邊的徐鳳年,大叔看來沒有楊塵說的那麼白癡,反而非常機智,之前那些假象都是裝出來的!

郭勇佳情緒最激動:“我靠,這老烏龜剛纔在電話裏說的好好的,現在居然還敢來這裏堵我們?這分明就是看不起我們,直接跟他拼了!”就着就擼起了袖子就想上去和大叔來一場決鬥。

楊塵立馬拉住了他,輕輕搖了搖頭,同時又帶我們回到了地下停車場。

上了車,郭勇佳還在抱怨:“拉我幹什麼,他既然能找到這個位置,說明有本事在,不管我們跑到哪,他都能跟上來,與其一直逃,還不如正大光明的和他幹起來,咱們三個,也未必會輸給他一人!”

楊塵神色凝重,掃視了我們一眼,緩緩說道:“這大叔不簡單啊,看來我們下午一出門,他就跟到了這,剛纔通電話的時候還假惺惺的跟我說了半天,估計就是要讓我輕視他…”

“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我問了一個最讓人疑惑的問題,因爲我真的害怕會和郭勇佳說的那樣,大叔其實一直都知道我們的地址,只不過和我們一直扯皮,沒有親自上門來,這下可能是看我們傷害到了夏婆,纔會自己過來。

“下午的時候,她頭上的印記不是被抹除了麼?”楊塵指了指阿黎:“夏婆附身後肯定和那傢伙取得了聯繫,所以纔會知道地址,夏婆一邊逃,一邊讓他往這裏趕,只不過運氣不好,被我撞上了,解決掉了夏婆後,我們又馬上出門,所以他纔沒有逮住我們。”

楊塵不說還好,一說我才覺得驚險,原來下午我們正和那傢伙打着時間差,擦肩而過!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確實溜得快,要不就被人堵在門口了…

“老烏龜算的很好啊。”郭勇佳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車外:“他果然是一直在陰我們!”

“聽你這麼說,那傢伙確實不大好對付。”徐鳳年一邊抱着我,一邊凝神道:“剛纔我看他身邊還坐着幾個男人,好像也不是一般人…”

“確實不是一般人,那是*。”楊塵打開了車的天窗,要不然我們幾個人在車裏會被悶死。

“*?”郭勇佳見楊塵開了天窗原本想點火抽菸的,聽到他這麼一說手裏突然一哆嗦,打火機都掉了。

我有些好笑的看了郭勇佳一眼,我們又沒犯法,警察有什麼好怕的?

“那些*什麼情況,你怎麼知道?”他撿起地上的打火機給自己點上火。

楊塵明亮的眼睛左右搖晃了下,快速眨巴了幾下眼睛:“因爲那三個傢伙的其中一個我之前有見過,是在電視上,他辦了一個少女綁架案被記者採訪,就在前不久,我印象挺深的。”

“少女綁架案?”郭勇佳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怎麼越說越糊塗?那些*和我們又沒有什麼關係…”

楊塵的話也給我說懵了,那三個警察說不定是湊巧在那邊,正好和大叔呆在一塊,好像沒什麼不妥的,因爲大叔總不可能帶着警察來對付我們吧?不對,難道是下午楊塵在電梯裏打人,被監控錄像拍到了,所以酒店打電話報警?

只有這個解釋,才符合那些警察爲什麼會和大叔一同坐在大廳,他們的目的雖然不一樣,但都是找我們麻煩…

我把心裏的想的事跟楊塵一說,原本以爲他和我想的一樣,可誰知道他說。

“那些警察就是他找來了,他肯定是下午沒逮到我們,纔會報案叫警察,至於報案理由,肯定是說女兒被人販子拐走了,所以那三個警察纔會和他在大廳等我們,只要我們一旦被抓住,就完了,因爲她確實是那傢伙的女兒,這個只要一鑑定就會知道結果。”楊塵深深嘆了一口氣:“只有這樣,他才能不費吹灰之力從我們手裏搶走人質,如果剛纔不是我謹慎,覺得事情有蹊蹺,恐怕我們現在已經在局子裏喝茶了!”

一時間,車裏的氣氛有些微妙,就連空氣彷彿也被凍結了,沒有人開口說話,大家只是面目葵葵,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渾身打了一個寒顫,冷氣由內而外的擴散出來,那個大叔實在太可怕了,連這麼歹毒的招都想的出來,不用花費什麼力氣,就能帶走阿黎,還能讓我們幾個去監獄裏呆上個幾年,雖然有徐鳳年在,肯定會救我們出去,但那樣的話也會被當成逃犯通緝…

“真那樣的話可以把事情抖出來,反正阿黎是在我們這邊,就說她老爸要害她,不就行了。”我扭頭看向阿黎,她此時也回過了神,衝着我點了點頭:“我當然會這麼說,不會讓他叫警察抓你們的,他纔是壞人,要抓就應該抓他纔對!”

我心裏有些感動,還沒開口說話,就被楊塵打斷了。

“那傢伙可以說女兒腦子不正常,從小就被送進福利院,長大後纔回來,這些話都是我們教她說的,反正女兒是那傢伙的,他怎麼說都行,更重要的是她現在體內還有夏婆的魂,只要夏婆頂替了她,話就可以完全反過來說,到頭來還是沒用。”

楊塵冷笑了兩聲:“這就是一個他事先想好的死局,我們不用再花心思想這個了。”

我憂心忡忡的低下了頭,確實沒什麼好說的,只能提高警惕了,這大叔又厲害又聰明,之前還真是小瞧他了。不過現在躲過了就好,只要換一家酒店住就安全了,反正這大叔也猜不到我們的位置在哪,我就不信他能把全市的酒店翻個遍!

郭勇佳嘴裏嘆了嘆氣,罵了幾聲老烏龜,便扔了手裏的菸頭,發動汽車緩緩的開了出去,路過大廳的時候我們齊齊扭頭看了進去,大叔正在和那三個戴墨鏡的交談着什麼,估計是在說我們怎麼還沒回來…

“嘿,等吧,這老烏龜,讓他就在那陪*等我們一晚上,讓他不知死活的跟着我們。”郭勇佳嘴裏哼哼了兩句。

“不用等,他有我的號碼。”楊塵拔出自己的手機卡:“那傢伙指不定連衛星都用得上,還是保險一點好,等會去買張手機卡,給他打了電話,免得他繼續發瘋。”

楊塵想的確實周到,雖然我不認爲那傢伙還能定位我們,可我真是怕他了,能小心就小心!

路過營業廳的時候買了一張卡,郭勇佳打了電話對着大叔就是一通臭罵,發泄完心裏的火氣,也不管大叔說什麼,直接拆了卡隨手一丟。

我們先去吃了飯,又到了另外一家距離比較遠的酒店,進了屋子我累趴了,鬥智鬥勇的真的不太適合我,又笨又沒本事。

楊塵說晚上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去把人交給大叔,我頓時就納悶了,到了這個地步還要交人?我真怕明天過去就是一堆警察用槍指着我的頭… 其餘人也都跟著一起前進,礙於白雪剛才的震懾力,這些人只敢默默跟著,不敢說什麼話!

而那老者也沒有阻止眾人跟著,誰知道裡面會有什麼危險,到時候免不了是需要一些炮灰的!而這些人自然就是最佳的炮灰人選……

另一邊,即便那些魔獸跟冷殘淚等人合作,但是架不住他們人多,而且還不斷的有人趕過來,他們應付的非常吃力……

帝溟寒看著四面八方紛紛趕來的高手,再看看墨九狸所在地方的天空,變得越來越紅,面積越來越大,知道現在想要阻止別人發現已經不可能,而且也阻止不了……

九樓的人眼看就要撐不下去了,他們都是那丫頭的手下,如果真的有事,想必那丫頭也會難過!想到這裡看了看一邊的林月道:「傳消息讓九樓的人都撤回來,我們守在這裡便可!」

「好!」林月聞言沒有猶豫,直接答應道。

原本忘川也發現了事態的嚴重,正在猶豫要不要現在現身!剛好帝溟寒替他說了,他也樂的再繼續潛水一會兒。不過,他和沉香都清楚,這一次他們都必須暴露了,四面八方已經有很多強者,正在向著這裡靠近了……

有些老傢伙的實力都不低,真正能與那些老傢伙抗衡的,恐怕也只有他們兩人和帝溟寒了!

冷殘淚和冷冥夜接到了林月的消息后,沒有再做停留,直接帶著一群魔獸開始撤退……

其餘人見對方退了,更是緊追不捨……

很快,九樓的人就都退到了林月等人的身邊,冷冥夜看到帝溟寒和風護法時,眼神閃了閃卻沒有說什麼……

九樓的人雖然都受了傷,但是好在沒有人命損失!林月立即讓他們服下丹藥,原地休息!

不多時,馴獸師公會為首的眾人,還有藍衣女子為首的眾人紛紛趕了過來!藍衣女子在看到一襲紅衣的帝溟寒時,直接看的呆住了……

這個男子好俊美啊!她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這麼俊美的男子!頓時一顆心便不受控制的亂跳不已!

女子身邊的大長老在看到帝溟寒時,心裡一驚,先不說這男子的容貌太過出色,單是他的實力自己竟然看不透……

看著對方的年紀如此年輕,應該不可能實力比自己還強悍!看起來對方定然是佩戴了什麼隱藏等級的靈器了……

「這位公子,小女子唐嫣兒,不知公子如何稱呼!」唐嫣兒忽然巧笑倩兮的上前一步說道。

只是她還未靠近帝溟寒,就被一道勁風給拍了回去,如果不是身後的老者扶著,她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風護法憋笑的看著對方,真是佩服對方的膽量,竟然企圖靠近自家主子!要知道自己主子似乎除了夫人外,平時有女人從他面前經過,都會被他拍飛的……

風護法憋著不敢笑,冷汐夜可沒那麼含蓄!不管怎麼說,這個男人也是他們家寶寶的爹爹!這個女人竟然企圖想染指,真是做夢…… 「嘖嘖嘖,真是魔獸森林大了,什麼鳥都有啊!這也沒到春天啊,怎麼就多出這麼多發情的人呢!」冷汐夜話中有話的故意說道。

「該死的,你說誰呢?」唐嫣兒剛站穩聞言怒道!

「誰應說誰呢唄!」冷汐夜隨意的說道。

「豈有此理,你是什麼人?竟然敢罵本小姐,信不信我殺了你!」唐嫣兒怒道。

特別是在看到冷汐夜和冷殘淚,兩個人的容貌不俗,又都站在帝溟寒身邊不遠處時,更是讓她心裡憤怒不已!

這個男人她第一眼就看中了!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唐嫣兒!任何靠近他的女人,都必須除掉!

「大小姐,不可魯莽行事!」大長老在唐嫣兒耳邊提醒道。

「哼,大長老我看這兩個女人守在這裡,定然是為了阻止我們進去奪寶!我先殺了她們再說!」唐嫣兒直接說道。

大長老聞言皺眉,對方顯然都是一起的,而且那個男子的實力他都看不透,寶貝是好,但是也沒有命重要,何況大小姐可是家主最疼愛的孫女,這要是有什麼差錯,自己就是有幾個腦袋也不夠的……

剛才見到唐嫣兒看著帝溟寒的眼神時,大長老就知道不好了,早知道他就不帶著他們進來了,大長老心裡已經開始後悔了……

可他阻止的話還未說出口,唐嫣兒已經憤怒的抽出鞭子,對著冷汐夜抽了過去!冷汐夜眼神一眯,主子可是最討厭揮鞭子的女人了,這個女人真是找死……

本來因為擔心墨九狸,冷汐夜和冷殘淚心裡就非常的不爽!這會兒唐嫣兒簡直送上門的沙包!

冷汐夜和冷殘淚對視一眼,兩人便沖了出去,什麼一對一公平對戰,她們可不管那麼多!她們只知道,現在她們很想揍人就是了……

「保護大小姐!」大長老見狀立即喊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