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之意就是出賣自己了?

方可可心中有着一絲怨氣,卻不知道怎麼說。

“我不會做的?”

“做什麼?”看着她的囧樣,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只要你今天讓我開心,就可以給你錢。你想多少都可以。”

他就是要存心羞辱她的自尊心,讓她受到傷害。

此時的可可握緊了拳頭,不可否認,此時此刻,她是真的受到了傷害,一顆心緊緊的跳動着。

方樂樂看着她,眼中有着一絲的怒氣。“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爲了錢出賣自己的。”

“出賣?別說的那麼難聽,這個只是一個公平的交易,我可以你給你錢,而你讓我開心一下,不是很合理嗎?而且又不是沒做過,反正你也是我的情人。”他一副優雅的坐在沙發裏,就是逼迫她心口承認。 方可可看着他,承認此刻自己有着不滿,可是又不能說出什麼。如果不是等着用錢要幫助哥哥,她不會站在這裏讓這個男人羞辱。

不過……就像他說的那樣?大家又不是沒做過,她、犯得着害羞嗎?

可是此時此刻,她真的很害羞。

“你……要我做什麼?”方可可緊張的問着。

“脫衣服。”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溢出來。

脫衣服?方可可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做什麼?”她不安的問着。

“做|愛。”

他的口沒遮攔令她瞪大了眼。“你說什麼?做|愛?在這裏?白天?’

“怎麼?你害羞了?”歐陽撤的嘴角微微的揚起一個笑容來,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美感。

方可可緊緊咬着脣,抓緊自己的衣服,一顆心緊張的跳動着。她看着歐陽撤,眼中有着極度的不急。“你一定要這樣嗎?”

羞辱她,他就這麼的開心嗎?

歐陽撤不語,聳聳肩。

如果不是爲了哥哥,她一定不會這麼做的。

想着,她開始解開自己的衣釦,一顆一顆的……

知道她接近****的身子呈現在歐陽撤的面前,他的黑眸此時宛如妖魅,炙熱的光芒盯着她不放。

可可被盯着有些不適,一顆心緊張的顫抖着,不明所以的有些害怕不安。

“過來。”歐陽撤伸出手,專注的目光看着可可。

可可的的心一顫,接着邁着步子朝着他走去。

當方可可走到他面前的事情,歐陽撤一把抓過她的手,帶入自己的懷中。

男下女上的姿勢真的很不雅,尤其此刻她身上只穿**方可可抵抗他的身子,可是歐陽撤的打手緊緊環住她的腰身,使得她動彈不了。

“吻我。”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嚇得方可可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會。”

“不會就學。現在,問我。”他的話沒有仍和的疑義。

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縱慾過度了,不然整個腦袋怎麼會昏昏沉沉的呢?

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簡直沒臉見人了,不讓怎麼會一次次的迷失歐陽撤的身上?

哎。完了完了,她算是完了。

這個時候,門被推開,可可的身子一顫,知道走進來的人是什麼人。

歐陽撤從身後看着她,滿意的嘴角一笑。

“起來了嗎?”

聽見他的聲音,方可可緩緩的轉過頭看着身後的男子。

他要不要這樣啊。

全身只穿了一件四角褲,性感的身材一覽無遺,他要不要這樣啊。

“那個……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方可可小聲的說着,

歐陽撤緩緩的走了過來,身子逼近她,“怎麼?剛剛用完我的身體,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離開了?”

可可的臉一紅。

“你在說什麼啊,什麼享用啊。”這個男人真的很不要臉啊。

“這麼快就忘記了?那我們在在重溫一下如何?”說着,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

歐陽撤聽着她的話不禁笑了一下,他喜歡她這麼說,讓他很有成就感。

歐陽撤拿過一邊的支票遞給可可,“這個給你。”

看着支票,可可不禁愣了一下。

一百萬。

“我半年的薪水沒這麼多吧。”可可有些驚訝。

“當我給你的獎勵。”

這種獎勵不要也罷,她可不是來賣身的。

“不用了,你只要給我薪水那麼多就好了。”可可把支票還給她。

歐陽撤皺了一下眉頭,再次把支票塞進她的手中。

“沒人可以拒絕我的錢,我給你就拿着,記住,你是我是女人,以後你要錢只管像我伸手。”她的語氣有着一絲不容置疑的霸道。

方可可看着他,“然後像這樣和你上牀?”

這是她上牀的代價嗎?如果他敢說是,她會恨死她的。

歐陽撤高深莫測的看着她,嘴角不禁笑了一下。“那你應該感到榮幸纔是,畢竟我看上的女人不多。”

“你……”方可可咬着脣,心中有着一絲不滿。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生氣了?你這樣我還以爲你很在乎我呢?”

“你胡說什麼啊,誰在乎你了。”她推開身上的男人,不滿的從牀上做起來,用被將自己圍住。

可惡的臭男人,她以爲自己是誰?

看着她置氣的樣子,歐陽撤只覺得很可愛。“要不要去吃東西。”

“我不餓。”她纔剛剛說完,肚子就很不給面子的大叫起來。

瞬間,可可的臉紅了起來。

看着她臉紅的樣子,歐陽撤笑了起來。他起身開始穿衣服,目光看着可可。

“起來吧,帶你去吃東西,想吃什麼?日本料理?”因爲知道這個是她喜歡的。

“我纔不要吃,而且我也不認爲你還想吃。”這個男人中午不是才吃完嘛。

看着她幽怨的樣子,歐陽撤更加覺得想笑了。

“中午的時候我沒吃東西,如果你想吃,我們可以去。當然了,你不想吃,我們可以吃別的。”歐陽撤的聲音緩緩的傳來,接着他已經穿好衣

服了,目光看着方可可。

方可可咬咬脣,小心翼翼的拿過衣服。接着,用杯子圍住自己,一蹦一跳的來到浴室門口。

“我去洗洗,順便想想吃什麼。”說着,她馬上躲進浴室。

看着他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笑了。看來她是真的怕了自己了,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

半個小時之後,可可穿好衣服出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心滿意足的笑了。

“想到吃什麼了嗎?”

“恩,我想吃披薩。”

披薩?那麼沒營養的東西?

雖然這樣想着,但是歐陽撤還是倒着可可去吃披薩了。

“爲什麼喜歡吃這麼沒有營養的東西?”歐陽撤喝着看着吃相很難看的可可、

“你還不是一樣喜歡喝沒有營養的東西?”看着他喝着咖啡,可可就有着不解。

那苦苦的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的。

“我晚上還要工作。”這個女人打亂了他大方地正常生活,自從和她發生關係之後,他什麼也不想做了。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君王不早朝的道理了。

方可可點點頭,一邊吃着披薩一邊看着歐陽撤。

“怎麼?有話要和我說?”她的小眼神已經出賣她了,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可可咬咬自己的脣,想了一下才開口。“那個……你今天中午和姚小姐一起出去吃飯,你真的沒吃嗎?”

歐陽澈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問這件事。

不過,他的心情卻很好。

“是的。”

“爲什麼?”

“沒有爲什麼,只是不想吃。”他淡淡的說,看着她不解的目光,接着再次開口,“我這個周面約了曼姝,你要不要一起來?”

噶?

方可可愣了一下。

“你約她我去幹嗎。”她沒好氣的說,心裏有些慼慼然。

這個可惡的男人,他約了別的女人,爲什麼還要自己去啊。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澈不禁笑了一下。“其實我是的打算曼姝介紹一個男朋友,對一些意見。”

方是我做生意認識的,算是一個不錯的人。我只是想,你也女人,說不定你可以給她。

此話一出,不禁讓方可可怔住。她張大了嘴巴,有些難以置信。

“你是口水要流出來了。”

啊?

聽到這話,方可可馬上閉上嘴巴,吞吞口水。

“我沒想到你會給姚小姐介紹朋友。”

“我只是不想她在誤會。”他淡淡的說。

“那你和她說清楚不就好了,你這麼做很傷人的。”可可喝着可樂,漫不經心的說着。

“傷人?”歐陽澈不懂什麼是傷人,只是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

方可可聳聳肩,“我覺得姚小姐一定喜歡你很久了,對你的感情應該是真的。所以你這麼給她介紹一個好男人,一定很傷心。其實姚小姐也不差啊,還有一個兒子。這樣嗎,買一送一也不錯,你幹嘛考慮一下。”方可可打趣的說,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聽着她的話,歐陽澈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你以爲愛情是兒戲,可以撿便宜?”

“我沒這麼說。”他幹嘛這麼兇,她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方可可聳聳肩,然後想到什麼笑了一下。“歐陽澈,你是不是認識很多的單身優秀的男人?”

“爲什麼這麼問?”歐陽澈警惕的說。

“嘿嘿,沒什麼啊,就是有合適的男人,給我介紹一個。”這句話純屬調侃着。

不過,歐陽澈瞬間眯起眼睛,似乎有着不悅。

“你的胃口真大,有我這麼完美的男人,你還想別的男人,看來我還沒滿足你,晚上我們再接再厲。”

噗–

方可可把就喝的可樂全部噴在歐陽澈的臉上。

額……

這些糟了。

方可可忍不住的吞吞口水,心想這個男人要如何懲罰自己。

果真,歐陽澈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拿過紙巾擦了一下自己的臉,怒氣的看着對面的女人。

“方可可,你活得不耐煩了?”

“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好嗎?”方可可露出小鹿斑比的眼睛看着他。

“說對不起已近晚了,晚上繼續滿足我。”

噶?

方可可要哭了,在心裏哀鳴道。

第二天,可可給哥哥打了電話。

晚上的時候約了哥哥見面。

“哥,你明天就要走了?”可可知道他明天要離開,變得有些失落落的。

“哥哥只是出差幾天,過幾天就回來了。”

“這樣啊。”可可鬆開一口氣,然後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支票,“哥這個給你,你好好的收着,做生意要本錢,這個給你投資。”

方磊看着支票,是五十萬!

“妹,你哪裏來的這麼多錢?”

“這是我預支的薪水啊,可以給你用的。”可可笑了一下。

其實她沒有拿出那麼的錢,只是拿出一半。這樣一來哥哥不會起疑心,二來把剩下的錢存起來吃利息,如果哥哥以後在需要,還可以在拿出來。

“妹,你現在在哪裏工作?什麼工作可以預知這麼多的錢?你不會做什麼不三不四的工作吧。”方磊緊張的問着。

“當然不是了。我現在在大公司工作,就是歐陽氏集團。我現在是總裁祕書,我可是很厲害的。而且公司的待遇很好,可以預知薪水的。哥,你就放心吧,不用擔心的。”可可笑嘻嘻的說着,爲了讓哥哥安心,她儘可能說得歡快。

方磊聽着這句話不禁點點頭,欣慰是笑了一下。

“妹妹現在比哥哥厲害了,我真的很開心。”

“我能有今天都是哥哥的給的,沒有哥哥就沒有我。哥,我現在可以照顧哥哥,我很開心。”可可發在內心的說。

шшш● Tтka n● c○

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哥哥一個親人了,她一定還要和哥哥好好的生活。

以前有太多的不好的事情了,如見一切都過去了,好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和哥哥吃了飯,才告別彼此。

哥哥說過幾天就會回來,可可很期待的下次在見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