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這種傢伙是怎麼潛入我們地宮內部的……”

聽着衆人的議論聲,閉眼死去的周大耳,突然手指微動,偷偷從袖口處掏出一個黑色小球。

他微微擡起沉重的眼皮,模糊地看着身旁路過的衆人,嘴脣微動:“去你.嗎的……”

“他沒死?!”

突然,一旁原地恢復的武者見狀,神情一驚,剛要開口提醒,便頓時臉色大變,轉身爬起就跑!

只見一股巨大的能量從周大耳手中突然爆發,以不可阻擋之勢瞬間席捲整個通道!


轟隆隆!!

巨響驟起,振聾發聵!

整條通道瞬間崩塌,周大耳身邊還沒來得及逃跑的武者直接被炸得粉身碎骨!

而老四等人更是面色驚懼,剛驚呼一聲,便全被崩塌的石塊壓倒在地,頓時掩埋!!

“這是?!”

前方,聽到巨響的堯風等人一驚,猛然回頭。

感受到地面晃動的沈正威,似是想到什麼,不禁瞳孔微顫,眼眶泛紅,嘶啞喃喃:“大耳……”

“我靠!”

看着後方全部倒塌的通道,龍建渚心有餘悸道:“幸虧我們走得快!要不然也被埋在裏面了!”

“周大耳是故意等到我們走遠才引爆**的。”

堯風面色陰沉,轉頭看向一旁不以爲意的龍建渚,低沉道:“你應該記住周大耳的捨生救命之恩!”

見對方冰冷的眼神,龍建渚內心一驚,連忙低頭答應乾笑道:“是是是,我回去後就告訴大姐,讓他安頓好周大耳的家人。”

“他們就在這!”

這時,前方通道趕來的衆人,看到其中堯風等人,立馬驚喜道:“快抓住他們向大人領賞!”

“領賞?!”

聞言,剛知曉周大耳噩耗的堯風,緩緩轉頭,眼神冰冷!

其身上煞氣驟起,殺意盎然,宛若遠古兇獸睜眼,驚得沈正威等人皆是面色一變,內心驚懼!

只見堯風雙目如萬古冰川,慢慢開口,寒聲道:“那得拿你們的命來換!!” 譁!!

強風颳過,能量肆掠!

以堯風爲中心,一股巨大力量猛然擴散,前方武者全部震飛在地。

不待他們爬起,一個龐大身影已是驟然出現!

砰!砰!砰!

鐵拳轟殺,一拳一命!

眨眼之間,前方十幾名青皮武者全部身亡!

而堯風站立場中,如天神降世,身形雄偉,氣勢驚人!

身後沈正威等人見狀,皆是瞳孔微顫,面色震驚!

這就是此人的實力嗎?!

彩兒美眸微動,內心震驚:就算是師傅,功法招式也不一定有如此霸道……

沙沙……

這時,堯風耳朵微動,不由面色一沉,立馬回頭催促道:“暗道在哪?!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趕過來了!”

剛纔雖能瞬間擊敗十幾名武者,但對方一旦人數越來越多,再加上有可能出現強者,堯風恐怕無法再保證衆人的安全……

“啊好、好!”

聞言,彩兒立馬回過神來,快速道:“跟我來!暗道就在這邊!”

說完,彩兒小跑至洞廳的角落處,翻開上面躺着的武者屍體,彎腰蹲下,用手將地上的灰塵掃淨。

只見地面有一個極其隱蔽的縫隙,不知彩兒如何動作,便在此處掀起了一塊長一米左右的土石塊!

“快幫我一把!”

彩兒吃力搬起沉重的土石塊,回頭對衆人道:“這底下就是通往外面的暗道!”

見狀,堯風立馬走近幫忙擡起石塊,隨即對衆人道:“快進去。”

“這麼小啊!”

見剛好之夠一人鑽進的暗洞口,龍建渚眉頭微蹙,還想吐槽幾句,便見彩兒和沈正威已經鑽了進去。

“誒誒誒?!你們鑽這麼快?!”

龍建渚神色一驚,不再多說,連忙也跟着跳了進去。

“哎呦!我肚子卡住了!”

見對方上半身卡在洞口,堯風眉頭一蹙,強行把對方按了下去。

隨即,他環顧四周,將屍體擋在地面的洞口周圍後,自己渾身繃緊,縮小了些身子,便立馬鑽了進去。

沙……

石塊完整歸位,暗道口消失在地面之上。

而沒多久,洞廳內便衝出數十名青皮武者!

爲首的老四,滿身灰塵,才從崩塌的石堆裏爬出。

此時,他掃視了一圈洞廳裏的屍體,面色陰沉至極,怒吼道:“把所有人都給我叫上,封住各地出口,必須把那幾個傢伙給我抓出來,全部練成祭品!!”

“是!!!”

衆武者大喊答道,隨即兵分幾路,從洞廳裏的各個通道追去,卻唯獨沒人注意,在洞廳角落的屍體附近,有一個隱祕的縫隙,正是一個石塊模樣……



……

……

暗道裏,昏暗溼潤。

雖鑽進來的口子不大,但密道內部卻也能勉強供一人彎腰前行。

“怎麼這麼窄啊,我彎腰走得都累死了……”

龍建渚弓着背,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而堯風則看着前方帶路的彩兒,突然蹙眉問道:“你不過一個小小護衛,怎麼會知道這樣一條暗道?”

“不錯。”

這時,正暗中打量着周圍的沈正威也沉聲開口道:“這暗道和之前我們通行的道路做法完全不一樣,不僅狹窄而且粗糙許多……”

“像是被人偷偷獨自挖出來的一樣。”

“對啊!”

龍建渚一驚,立馬附和道:“之前的通道牆壁都由磚石砌成加固,工藝成熟,而這明顯就是臨時挖的一條小暗道。”


“彩兒,難不成這是你偷偷挖的?”

聞言,走在前面的彩兒,腳步一頓,微微低頭,看不清神色。

感受到身後衆人的目光,她終是回頭,輕聲道:“這條暗道的確不是光明會建造的,但也不是我挖的……”

“那你是怎麼知道這條暗道的?”

堯風眯眼:“你的地位在光明會應該不高吧?怎麼會知道這隱祕的暗道?”

彩兒:“這是王少挖的……”

“王少??”

龍建渚微驚:“又是那光頭男?”

“不錯,王少常常偷溜出這裏,去外面玩樂。”

彩兒低聲解釋:“但分會中的規矩森嚴,我們是不能輕易出去的。”

“所以王少便暗中挖了這條暗道。”

“看來你和那王少關係不錯,他把這些事都告訴了你。”

堯風眯眼,緊緊盯着對方神色變化。

“不是的,是我朋友告訴我的,我朋友是王少的情.人,她知道很多王少的事情。”

“你朋友?!”

沈正威面色一變,立馬蹙眉道:“還有人知道這條暗道?!”

“沒有了……”

聞言,彩兒眼神暗淡:“我朋友雖是王少的情.人,卻也是光明會的祭品,在被提煉時,因爲失敗而爆體身亡了……”


聞言,堯風眉頭緊鎖,不禁低頭思索。

片刻後,他沉聲道:“既然如此,那就繼續走吧,這出口是通向哪?”

這次彩兒沒有準確回答,而是不確定道:“我也沒走過,不知道這裏通到哪裏……”

……

……

不知走了多久,就當龍建渚快要累垮時,前方終於到頭了。

“總算快到了!”

龍建渚一屁.股坐在地上,滿頭是汗,喘着粗氣。

而沈正威因重傷在身,面色發白,靠着堯風幫忙才堅持走下來。

“謝、謝大人……”

看着身前側身攙扶自己的堯風,沈正威面色窘迫,恭敬感激道。

“不用,你回去後好好養傷,不用急着去巡查署報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