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她們兩個不鬧了,魔理沙頓時感到無聊,她眼珠轉了轉,突然站了起來,向幽幽子喊道:「幽幽子,我們去拿西瓜吃吧。」

「什麼?這裡也有西瓜嗎?」幽幽子吃驚地問道。

「當然有了,我們昨晚還吃過呢!」shè命丸文也開口道。

「那還等什麼,妖夢我們快走吧。」幽幽子大喜,一把抓住魂魄妖夢將她硬是拉走了。

「等一下,我還沒說在哪裡呢。」魔理沙和shè命丸文沒想到她說走就走,趕緊追了上去。

雖然她們的對話我都一字不漏的聽到了,但是我並沒有開口阻止她們,只要不給我添麻煩,她們要做什麼我都懶得理。

「看來幽幽子的弱點被你完全掌握了。」八雲紫在我旁邊坐了下來,笑道。米斯蒂婭立刻給她倒了一杯茶。

「單純的傢伙。」我淡淡的說道。

雖然我並沒有指明是誰,但是八雲紫已經聽明白了,她也很是贊成我的觀點。 校園全能高手 是啊,正是這樣,我才不怎麼放心她啊!」

「嗯?」我轉頭看向了她,「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已經認識幽靈很久了?」

「嗯,很久了,非常非常的久。」八雲紫捧著茶杯,語氣不勝唏噓,心裡又想起了與幽幽子相遇的點點滴滴。

見八雲紫已經進入了回想模式,我也沒再問下去,對於別人的過去,我向來是興趣乏乏的。

八雲紫覺得有些沉重,趕忙轉移話題道:「對了,你說要給妖夢進行特訓,那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嘛!」我輕輕撫摸著琪露諾的頭髮,「我還沒想好呢。」

「你啊!」八雲紫瞪了我一眼,又搖了搖頭,「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yù速則不達嘛!」我語重心長道。

「你的話最不可信了。」

和八雲紫談了下近段時間發生的事,八雲紫對身後的巨樹是尤為關注了,問了很多跟它有關的問題,而我也簡略的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讓她聽的一驚一乍的。

我正跟八雲紫聊得高興,魔理沙她們卻已經回來了。幽幽子和魂魄妖夢一人抱著一個大西瓜,shè命丸文卻是拿著個籃子,籃子裡面擺滿了各種水果,而魔理沙則是用頭頂著一個很大的盤子。

「要吃西瓜咯!」幽幽子望著手中的西瓜,口水都流出來了。

幾人把手中的東西一一放了下來。

「要開始了。」幽幽子將西瓜放到盤子里,拿起一把水果刀就想要動手。

「等一下。」我突然叫住了她。

幽幽子停下手中的刀,望著我,不知道我想幹什麼。

我抬起手,一道白sè氣體從我手中噴出,打在了西瓜上面,眨眼間那顆西瓜跟放在下面的盤子都結了一層薄冰。

八雲紫首先明白了我的用意,笑道:「呵呵,對哦,這麼熱的天氣,冰鎮一下會更好的。」

她一說,其他人也都懂了。

幽幽子頓時更興奮了,不停揮著手中的水果刀,問道:「可以了嗎?」


「行了。」我點了點頭。

「耶,看招。」幽幽子高高舉起刀,一刀就把西瓜切成了兩半。

看幽幽子把刀用的像是在切菜一般,不過西瓜卻都被切得整整齊齊的,很快就變成了十幾塊。

西瓜剛切完,魔理沙和shè命丸文就對望了一眼,齊齊向著盤裡的西瓜撲了過去。

「第二屆吃西瓜大賽,開始。」

魔理沙和shè命丸文的動作快,不過有人卻比她們更快。看見她們撲過來,幽幽子不慌不忙的將手中的水果刀扔到一邊,雙手像閃電般一伸,收回來的時候,手中已經多了兩片西瓜了。

「嘿嘿,跟我比,你們還嫩了點。」幽幽子得意的望了兩人一眼,嘴一張,手中的西瓜就多了一個大缺口,「嗯,好甜。」

「可惡,還是慢了一步。」shè命丸文大為懊惱,她們策劃了這麼久,但還是被幽幽子搶先了一步,幽幽子的實力果然不能小看。

「你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而已。」魔理沙看了一眼shè命丸文,,shè命丸文眨了眨眼,兩人瞬間達成了聯手協議。

「儘管放馬過來吧。」面對魔理沙的挑釁,幽幽子不但沒有絲毫退卻,反而戰意更濃了。

三個人開始猛啃起手中的西瓜來了。

魂魄妖夢拿著兩片西瓜走了過來。

「東方大人,紫大人,請慢用。」她把手中的西瓜遞給我和八雲紫,說道。

八雲紫微笑著接了過來,道:「謝謝。」

「辛苦你了。」我把西瓜接住,又遞給了身後的米斯蒂婭。

「師父大人,你先吧。」米斯蒂婭望著我手中的西瓜,不知道該接還是不該接。

「吃吧,我沒胃口。」我把西瓜硬是塞進了米斯蒂婭的手裡,剛才的便當我都沒怎麼碰過,現在更不想吃了。

「那……好吧。」聽我這麼說,米斯蒂婭這才將它接了過去。

望著鬧成一團的魔理沙三個,我搖了搖頭,真是一群長不大的笨蛋啊!

「魔理沙,那一份是我的。」

趴在我大腿上的琪露諾突然大聲叫了起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我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她是在說夢話。

發現琪露諾並沒有醒來,魔理沙不禁鬆了口氣。「⑨這笨蛋,連做夢都記著昨晚的事。」

「魔理沙,快點,幽幽子要超過我們了。」shè命丸文喊道,少了魔理沙這個盟友,她一個人可沒辦法對付得了幽幽子。

「什麼?幽幽子你太卑鄙了,竟然趁我休息的時候動手。」

「傻瓜,比賽怎麼可能會有休息呢!」……

因為幽幽子三人的踴躍表現,兩個大西瓜很快就被她們消滅殆盡了。

「不行了,肚子要被撐破了。」魔理沙雙手撐著地面,仰天長嘆道。

「我快要吐出來了。」shè命丸文捂著嘴,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我早說了,你們是比不過我的。」幽幽子剝開一根香蕉,一口將它吃掉了一半。

「是啊。」魔理沙張開手,躺倒在了地上,「妖夢她實在太了不起了,年紀小小的,竟然能照顧你這麼久。」

「沒錯。」shè命丸文摸了摸肚子,也學她那樣躺了下來。


冷酷少爺的俏皮乖丫頭 那還用說,我家的妖夢當然厲害了。」幽幽子把手中的香蕉皮扔到一邊,說道,完全沒聽出魔理沙她們話中的含意。

看見她們總算停下來了,我就道:「你們幾個,等下記得要把那些垃圾帶走哦,不然的話我就要你們將它們全部吃掉。」

「嘔。」魔理沙猛的捂住嘴喊道:「東方,拜託你不要再說『吃』好嗎?我現在對它很敏感。」

「自作自受。」我毫不客氣的奚落她道。

魔理沙張了張口,卻沒有哼出聲來。


「好了,」我轉頭對魂魄妖夢道,「休息也休息夠了,該辦正事了。」

「已經準備好了。」魂魄妖夢手一撐地,站了起來。

我輕輕捧起琪露諾的頭,把腿抽了出來,「夜雀,你留在這裡看著⑨。」

「我明白了。」米斯蒂婭跪下來,把琪露諾的頭放在了自己的雙腿上。琪露諾翻了個身,又繼續睡去了。

「走吧。」我站起來,向著神根島的一頭走去。

眾人趕緊跟上。

八雲紫走到我身邊,低聲問道:「已經想好方法了嗎?」

「一早就想好了。」我頭也不回道。

「什麼方法?」八雲紫望著我,又突然笑了起來,「不過你是肯定不會說的。」

我也笑了起來。

「那當然,賣關子那可是一門藝術。」

一群人隨著我一直走到了島的盡頭,幽幽子探頭往下面看了一眼,又趕緊縮了回來。

「下面好高啊!」

我也往下面看了看,又抬頭望望天,自言自語道:「高度正好,光亮也很充足。」

魔理沙聽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問道:「東方,你在嘀咕些什麼啊?」

我沒回答她的話,而是說道:「好啦,這裡就是進行特訓的地方了。」

「這裡嗎?可是這裡什麼也沒有啊!」幽幽子手搭涼棚四處張望,卻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

「很快就會有了。」我伸出右手來,指向了前面,「把那光,」手一放低,指向了地面,「匯聚於此地。」

死亡列車 ,覺得有些摸不著頭腦。

「咦?」shè命丸文突然輕咦了一聲。

「怎麼了?」魔理沙轉頭問道。

「你們有沒有發現,周圍好像變暗了。」shè命丸文疑惑地道,她的視力比其他人好多了,所以最先覺得不對頭。

「有嗎?」魔理沙看了看四周,卻沒發現什麼異常。

八雲紫也開口道:「她說的沒錯,真的有些不對勁。」

這時所有人也都紛紛察覺到了,她們周圍確實變得越來越暗了。

魂魄妖夢看了看我,說道:「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特訓?」

「不太可能吧。」魔理沙搖頭道。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周圍已經暗的像是夜晚一樣了。 第八十四集曲徑通天,死亡試煉

神根島上面變得漆黑一片時,它的下面卻反而越來越明亮了。

「哇,那是什麼啊?」魔理沙趴到島邊緣往下望了一眼,突然驚叫了起來。

「哦!」其他人也探頭出去看了下,都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嘆。

只見在神根島下面,出現了一道由數之不盡的金黃sè光粒組成的巨型光柱,光柱的一頭連著空中島嶼,另一頭則直達地面,神根島就像是被這道光柱撐起來的一般。無數的光粒一邊閃爍著,一邊緩緩轉動,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厘光之術·曲徑通天】。」

光柱中的光粒子忽然開始高速旋轉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形成了一道金sè的龍捲風來,而我們的周圍也開始慢慢的亮了起來。

「呵呵呵,到底會出現什麼呢?」八雲紫用扇子擋住臉,開始覺得有些興奮了。


shè命丸文則拿著照相機對著那道光柱拍個不停,記者的習xìng讓她的身體擅自動了起來,想停都停不下來,當然她也沒想過要停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