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岸上那對母子緩緩走遠,小男孩的心宛如置身冰窟一般,原來那個女人對他所有的關愛都是假的。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

什麼母愛,什麼手足之親,統統都是假的。

小男孩放棄了掙扎,慢慢的被水所淹沒。

那些嘲笑,那些謾罵,似乎漸漸的離他越來越遠。

「喂,醒醒,醒醒。」恍惚間,他感覺有一雙手在拍打自己的臉頰,力道好似再漸漸加重。

「誰?」龍君墨一驚,猛的坐起身來。

「爺。」黑暗中,一個人影閃現在床榻邊,下一秒手中的劍已經出鞘,「你是誰?」

我靠,除了門口的貼身侍衛,居然還有暗衛?

果然不能相信輕柳的情報,豬隊友害死人啊。

「大。。。大哥,我就是路過,看到你家主子好像是做噩夢了,所以就順手做做好事。」唐沫兮小心翼翼的捏著劍刃想要將它挪開,可是那人好像不為所動,一用力劍又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鋒利的刀刃甚至在她細膩的脖頸處留下一道細微的血痕。

念婚成癮 「你是誰?」

「我。。。」

「殺了她!」龍君墨揉著頭疼欲裂的腦袋,剛才那個夢讓他的心情十分的煩躁,他根本沒有耐心跟這個不速之客多廢話。

果然,他的愛好就是殺人。

難得輕柳的情報準確了一次,可是她卻絲毫開心不起來,「等等,有話好說嘛,我告訴你我是誰。」

「本王不想知道,九夜動手。」他的聲音淡漠,人命在他眼中如同螻蟻。

寒光一閃,唐沫兮心頭一驚,下意識做出了反應,雙手往後在床榻邊一撐,一隻腳準確無誤的踢在劍身之上,趁著他愣神之際,轉身靈巧的爬上床,躲在龍君墨身後。

「你再過來我就殺了他。」她那柔軟的小手掐在他的脖子上,威脅到。

「哦?你大可試試。」殺他?就憑她?

龍君墨真的不知道是因為他看上太好殺了?還是這個北翟女人腦子不好使?

感受到由他傳遞來的殺意,唐沫兮很識時務的選擇服軟,「那個啥,我就是跟王爺開個玩笑,借我十個膽子我都不敢殺王爺您哪。」掐著脖子的手瞬間轉移戰地,熟練的在他的肩膀上揉捏著。

眼神一掃,示意暗衛退下。

肩頭的舒適緩解著他的頭痛,讓他有了暫且放過這個丫頭的想法。

「說吧,你是誰?」

有戲!

唐沫兮在心裡暗喜,幸虧她還有翟沐臣那邊的情報,否則光靠輕柳,她早死了。

「王爺,你認識唐銘昊吧?」

「你是唐銘昊的妹妹?」 滅神記(血刃冰鋒) 龍君墨挑眉,先是派人來打聽他的事情,現在又自己登門拜訪,而且還是三更半夜,他開始有些好奇她的目的了。

「王爺居然知道我?」他是不是對她有意思,是不是想選她和親呀?心情一下子變得大好,手上的動作也不由得麻利起來。

他知道她有那麼值得她高興嗎?他真的是不懂這個女人的想法。

「說吧,你找本王到底有什麼事?」

「我想去和親。」

「和親?」居然還有人自己主動想要和親的,「你知道和親是要跟誰嗎?」

跟誰?她又不在乎。

「知道啊,不就是晉王你嗎?」

「知道是本王你還敢。。。」

「就是因為知道是王爺,所以才想和親啊。」話脫口而出,反正她又沒打算負責。

又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女人,龍君墨的嘴角浮現一抹譏笑,「做本王的王妃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不過我不在乎。只要能離開唐家,離開北翟,什麼苦我都能承受。」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事,軟糯的小手停頓了一下,不再進行按捏。

「繼續!」龍君墨皺眉。

「王爺你知道我看到三哥被送回來時奄奄一息的模樣后,我有多崇拜你嗎?」她的聲音喜悅了一下然後又暗淡下去,「從小到大,我就如同生活在煉獄一般,我那三個哥哥簡直就是我的噩夢,我沒有一刻不想逃離那個家,逃離那三個哥哥的魔爪,直到我聽聞皇上要派我去和親,我簡直高興壞了。可是唐銘昊他為了阻止我和親,他居然去威脅皇上。」說罷,她還抽泣了幾聲。

「所以呢?與本王何干?」

「如果我能夠和親,能夠嫁給王爺您,我想他唐銘昊一定會很生氣,氣的想要殺了王爺。」唐沫兮挑眉,說出她的想法,「我的目的就是離開唐家,至於王爺您嘛,只是出於自衛,打死打殘都是他唐銘昊的命。」

「要他命,本王隨時都。。。」

「王爺若是真的可以枉顧兩國和平,又何須在這裡浪費時間?」

龍君墨一時語塞,和親一事本就與他無關。和不成親,戰事再起他才開心不是嗎?可為什麼。。。

「如果說是唐銘昊先動的手,王爺只是別逼反擊,天傲占著理,自然不會打破這和平,您覺得呢?」她可是將她那二哥利用的徹底。

「本王會考慮你的建議。」揮揮手示意她可以滾了。

唐沫兮靈巧的跳下床,欠了欠身,推開門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熟睡的男子,彎腰從他的脖頸出拔下一根細小的銀針,跳蹦著消失在黑夜中。 來到沉鬆院,福伯已經伺候擺飯了,“父王在哪裏?”她焦急的問。

福伯忙行禮回話,“王爺在裏面,等着郡主用膳呢。”他心裏無比欣慰,郡主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對王爺漠不關心了,王爺最近也沒有出門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若王妃在天之靈看到,一定會安心的。

趙淑不知福伯心裏的百感交集,她速度加快,當跨進抱夏時,見明德帝也在,她一愣,反應過來後急忙行禮,“阿君給皇伯父請安,皇伯父萬福金安。”

明德帝哈哈大笑,“阿君起來,不必多禮,來來來,陪朕下一局。”他對趙淑招招手。

趙淑眼尖,一下子就看到明德帝面前擺着的白玉象棋盤和象牙棋子,難怪人家要說皇家的人是暴發戶,這材質……

人的智慧是不容小覷的,僅僅以幾張紙畫出來的象棋,就能做出與現代幾乎沒什麼差別的象棋,趙淑着實震撼了,她忍不住懷疑,是不是有人穿越到了大庸。

她想要伸手摸摸那象牙棋子,卻被明德帝擋住了,“贏了朕,朕便給你玩兩天。”

趙淑:……借用阿九的一句話,臥槽,這麼摳。

不過能玩兩天也是好的,頓時眼睛一亮,就坐在明德帝對面,“皇伯父,你執帥還是將?”

“自然是帥。”明德帝笑得一臉雞賊。

趙淑三兩下便擺好了棋,還不忘幫明德帝,“皇伯父,那阿君可不客氣了啊,輸了不許生氣。”

明德帝從永王口中得知趙淑從未輸過,知道她的水平,不過現在永王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不然也不會來永王府找趙淑下。

“大言不慚。”明德帝並不生氣趙淑的沒大沒小,反而很寵溺,皇子公主們都不敢這麼和他說話,唯獨趙淑,有太后的寵愛,打小就天不怕地不怕,以前還怕自己名聲不好,現在好像也不怕了。

真是,奇也怪也。

兩人你來我往,趙淑移炮,明德帝急忙走車,把趙淑吃得死死的,與永王不是一個檔次,飯擺好,菜都快涼後,兩人還沒結束。

明德帝皺着眉頭,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走,攻守相間纔不會被趙淑一口吃掉。

嗨,親愛的初戀 趙淑也不出聲催促,難得在大庸有如此實力之人,她挺珍惜。

過了一會,明德帝走了馬,趙淑嘴角扯出一抹微笑,從永王的角度看,覺得自己女兒好陰險。

果然,趙淑的棋一動,明德帝就拍腿遺憾的道:“朕輸了。”

“哈哈,象棋我借走了。”趙淑得意的摸摸棋子和棋盤,她愛下象棋,對於好的棋盤和棋子忍不住想要收藏起來。

明德帝也不生氣,冷不丁道:“下局你再贏就借你玩四天。”

趙淑嘴巴張大,成了一個O,玩兩天難道是真的兩天?

“哈哈哈哈。”明德帝看她這個樣子就樂,其實一副棋而已,再珍貴他也不在意,他的目的就是贏趙淑,然後讓象棋在大庸發揚光大。

哼,那些個世家門,總以棋藝炫耀,這次他就要打他們的臉,先練自己,然後虐他們。

趙淑哪裏看不出明德帝的想法,覺得這個想法很危險,新鮮事物一開始接觸,確實沒幾個人擅長,但久而久之,便會有人摸索透徹。

象棋終究沒有圍棋深奧,圍棋縱橫十九路,變幻莫測,千古而不同一局,明德帝在圍棋的造詣上並不深,或許是一脈相承之故,這一點與趙淑極爲相似。

她想了想,道:“皇伯父,咱打個商量唄。”

Wωω ⊕тTk an ⊕C 〇

“你說。”明德帝心情非常不錯。

“阿君再陪您下幾局,然後特別贈送您兩本棋譜,您把這副象棋送給阿君如何?”她笑嘻嘻的,像個要糖吃的孩子。

人生如戲全憑演技,更何況明德帝對她本就很好,她耍賴撒嬌一點壓力都沒有。

明德帝一聽趙淑竟然有棋譜,頓時就不想和趙淑下了,急着想要看棋譜,“先給朕看棋譜,看看能不能抵得上朕的棋珍貴。”

在現代的時候趙淑爲了磨練自己,曾練棋多年,也背過不少棋譜,更擺過多局古時留下的殘棋,兩本棋譜,不在話下,但現在她可拿不出來。

“哪個……”她爲難的道。

明德帝眉梢一皺,瞪眼說道:“怎麼?難道是普普通通的棋譜?想騙皇伯父價值萬金的象棋,那可不行。”

魔情障 趙淑:……看來沒真東西這副棋很難落在自己手裏了。

“不是……皇伯父有所不知,這象棋是從我母妃嫁妝中的一本書裏發現的,這本書是前朝緋長書法家的手札,手札中記載了他弱冠之年外出遊歷,偶入一世外桃源中,遇一老翁,老翁博學多才,緋長懷疑老翁是不問世事的大儒,大儒教會他下象棋,他將於老翁所授的棋藝記載在手札中。”

謊話說起來,趙淑有些臉紅,急急喝了口茶,掩飾了心虛,接着道:“皇伯父,您聽說過有人會下象棋嗎?”

明德帝搖頭,確是沒聽說過,他今日來有三分之一的目的是爲了這象棋的來歷而來,不過作爲帝王,他是不會主動問起的,一貫秉承了以靜制動,敵不動我不動,敵動打趴下的原則,他是等着趙淑主動說起。

果然趙淑很上道,“緋長此人性格孤僻冷傲,他的字天下聞名,但棋藝卻一般,尤其是象棋更是無人知曉,想來他從未對人提起過。”

有人提起那纔是怪事。

明德帝覺得甚是有理,示意她繼續說下去,趙淑賊賊的湊到明德帝面前,壓低聲音,悄悄說:“皇伯父,反正沒人知道這象棋是怎麼來的,阿君謄抄了棋譜後,咱們就宣稱是咱們趙家祖傳的,怎樣?”

明德帝:……哎,十九弟教出來的孩子,也只能這樣了,回頭告訴皇后,多給阿君找幾本君子之書,讓她知道什麼叫君子。

一旁也聽了一嘴的永王:以前阿君不是這種人啊,是不是被衛廷司帶壞了?對,肯定是,府兵之事結束後,堅決不能讓衛廷司登門了!

久久得不到回覆,趙淑心裏偷笑,哼,跟我鬥。

“皇伯父,您覺得怎樣?”

明德帝臉都紅了,尷尬的說:“阿君可知不問自取視爲偷?”雖然這句話有些重,但他必須要讓大庸的郡主,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趙淑立馬受教的站起來,低着頭,一副承認錯誤的樣子,明德帝見她承認錯誤很是利索,便沒有再繼續教訓下去。

“既是你母妃的嫁妝,又是緋長大家遊歷偶遇老翁所得,便要大白於天下,象棋乃智慧之結晶,不可蒙塵,你速抄來,呈到泰和殿,可明白?”明德帝下了命令。

趙淑立馬歡快的露出一個鬼臉,“小的得令,保證完成任務!”

“古靈精怪,快陪朕再下幾局。”明德帝摸摸趙淑的頭,綠蘿花了一個小時梳好的頭頓時就亂了,趙淑哀怨不已,都什麼人啊,老孃已經九歲了,不要摸頭好麼。

臉上堆着怨念,坐在明德帝對面準備與他再大戰幾個回合,旁邊的福伯看不下去了,出聲道:“皇上,王爺,郡主,該用膳了。”

一提醒,趙淑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嚕叫起來。

PS:在其他網站留言的寶貝們,阿蠻是無法回覆了,不過阿蠻也會去看看,關於更新這件事,阿蠻保證每天更新,最近一段時間絕不斷更,上架後一定加更,好不啦。

然後推薦好友的書《卿心本毒》已經很肥了……[bookid=3536767,bookname=《卿心本毒》] 和親使團入京都第二日,天傲左相覲見聖上,帶來了豐厚的禮品,晉王未出現,宣稱偶感風寒。

和親使團入京都第三日,皇宮內設宴招待天傲的官員,晉王依舊未出現。

接下來,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

日日都有人陪同使團眾人,卻始終不曾談及和親一事。

不要說他們天傲的人沒了耐心,就連北翟自己的官員都快沒耐心了。

特別是唐彥駿,他是巴不得快點把事情解決,把人送走,他才可以安心。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翟沐臣就是想方設法的在拖延時間,這點讓他的內心感到十分的不安。

「小兮最近都在幹什麼?」而令他不安的源泉就是他這個事事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寶貝妹妹。

「小姐最近有些反常,總是往府外跑。不過有二少爺跟著,應該問題不大。」下人回稟。

她要是安安靜靜待在府里才叫人不安心呢。

「你下去吧,看到小姐回來,讓她來找我!」唐彥駿的右手摸著自己的下巴,漫不經心的揮了揮手,腦子裡盤算著該如何加快著和親的進度。

「少爺。」門外,他的貼身侍衛來報,「皇上宣您進宮。」

來的正好。

整了整自己的衣著,起身推門走了出去。

而此刻,在城門邊,一身男子裝扮的唐沫兮正和輕柳大搖大擺的準備出城。

只可惜她們的腳還沒有踏到城外的土地,就已經被人攔了下來。

「你這是準備要去哪裡?」嚴厲的語調再配上那不苟言笑的臭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來尋仇的呢。

「出門踏青啊。」她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完全沒有半點被人抓了現行的尷尬,「二哥要一起嗎?」

「你出城徵得誰的允許了?」

「我自己啊。」她作勢又要往外走。

「簡直胡鬧,」一把揪住她的后領,將她扔在馬背上,轉頭凶神惡煞的對著輕柳說,「你自己回府認罰。」說罷,雙腿一夾馬肚子,揚長而去。

「小姐,小。。。」輕柳無奈,只好默默的往回走。

她有勸過,可是她家小姐不聽,她有什麼辦法呢?她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二哥,二哥你慢點,我的胃都要被你顛出來了。」唐沫兮翻白眼,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真為她那未來的二嫂感到悲哀。

「這是你自找的。」嘴上雖然這般回答,可他還是降慢了速度,讓她不至於顛簸的太難受,「我有沒有給你說過,外面太危險了,叫你不要出城的?」

「說過吧?」他們一天到晚這不許那不行的,她哪裡記得住啊。

「我看啊,你就是欠收拾了。」唐銘昊氣的牙痒痒的,「回去以後半個月禁閉。」

又來這招,禁閉就禁閉,她什麼時候怕過?

不過,在關禁閉之前。。。唐沫兮狡黠的一笑,眼瞅著離她的目標越來越近,然後扯開嗓子大聲的呼喊,「救命啊,晉王救我,九夜救我,韓裴救我。」

九夜,龍君墨的暗衛。至於這個韓裴嘛,就是那個很不幸被她一根銀針就放倒的貼身侍衛。

可是,她喊的這三個人好像一個都沒有想要救她的意願,至少驛館內始終安安靜靜的。

「該死的,你亂吼亂叫幹什麼?萬一真的把那個修羅喊出來,我都保不住你。」唐銘昊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慌亂,也不在乎是否會讓唐沫兮感覺不適,手中的鞭子一揮,馬兒就開始奔跑起來。

「你再不出來救我,我回去肯定會被唐銘昊打死的。」這是她最後的掙扎。

意料之內的,一抹黑影閃過,馬身一歪直接倒地,馬脖子上出現一道極細的口子向外流著鮮血。

「九夜,你是要我死嗎?」拍拍自己的胸口,還好她家二哥沒有拋棄她,不然她肯定摔死在這裡。

「是唐姑娘自己呼救的。」

「我讓你救我,沒讓你摔死我。」

「這是最有效的辦法。」他的表情畢恭畢敬的,可是他說出來的話就氣死人不償命了,「如果那麼輕易就摔死了,那便是唐姑娘你的命。」

「二哥,削他!」真的是,老虎不發威他當她是病貓嗎?

「小兮,不許胡鬧。」一把拉出跳腳的妹妹,唐銘昊只想儘快離開這裡,萬一龍君墨出現的話,事情就不怎麼好辦了。

「我沒胡鬧,你是沒看見剛才那傢伙想要摔死我嗎?唐老二,你到底幫不幫你妹妹出氣,你要是不幫我出氣,我回去告訴大哥,說你欺負我,我就哭給大哥看。」反正大哥最寶貝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