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地精薩滿越跑越遠,被保護在中間,手裡的戰錘還沒染血的斯諾里忽然靈機一動,他掄圓了手裡的鎚子,

「呔!」他把鎚子用力扔了出去!

「噗嗤!」一聲,也許是先祖諸神們的保佑,鎚子正中地精薩滿的腦袋,這倒霉的傢伙應聲墜落,只剩下他的蜘蛛倉皇逃竄!

斯諾里身邊的矮人和遠程部隊見狀略略遲疑了一下才發出了歡呼!

「女神之選!女神之選!」

按照矮人原本樸素的外號命名方式,根據剛剛的表現斯諾里或許應該叫飛錘或者碎顱者合適些,

不過前者遠不如女神之選來的霸氣,後者的所有人正在前面和獸人老大對招,因此族人們仍沿用了略顯中二的女神之選。

聽到歡呼聲,山腳下正在交手的部隊緩了一緩。烈斧老大抬頭一看,他看到不是矮人的遠程部隊被沖得四下奔逃,而是自己的騎兵在潰敗。

看著自起兵之日就朝夕相伴二把手也被砸碎了腦袋,烈斧老大絕望了,他意識到自己的前途一片昏暗。

「哼!跟我對抗還敢分心!?」

格諾姆抓住獸人愣神機會,他先一錘橫掃逼烈斧老大橫斧格擋,再把戰錘往上一撩,趁獸人虎口發麻握持不穩之際磕飛了戰斧。

最後格諾姆跳了起來,借著慣性用力一砸,敲碎了烈斧老大的頭顱!一套三連錘斬殺強敵,格諾姆站在獸人的屍身前發出了怒吼

「以先祖的名義!卡拉克-瓦恩的仇恨得到了清算!我,格諾姆-碎顱者這場勝利獻給。。。」

就在這時,矮人部隊的左側傳來了「轟隆」一聲。

感謝書友20180316093217638的打賞,繼續求票求收藏打賞呀 「好!」

葉秋也是說道:「既然你肯相信我,明日晚上我就還你一個大禮!」

「我X,你們說的這麼誇張,我都想去看看了。」

段恆說道。

「哈哈,你就算了,到時候我怕你忍不住先給了楊天齊一拳。」

葉秋笑道。

「嘿嘿,說的也是。」

段恆抹了抹鼻子笑道。

看着袁翔振作起來的樣子,一旁的汪梓怡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葉秋看到這一幕,也是對着袁翔眨了眨眼睛。

袁翔見狀,便是回頭看了汪梓怡一眼。

其實他有何嘗不知道汪梓怡的心意,自打兩人認識以來,汪梓怡都十分照顧他。

這次於曼曼跟他分手,也讓他更多地注意到了汪梓怡。

「你們聊,我跟葉秋去打車。」

段恆對着葉秋使了個眼色,便是率先走開了。

「謝謝你。」

袁翔對汪梓怡說道:「等這件事過去,我會重新認識你的。」

「你……認真的嗎?」

汪梓怡問道。

「嗯。」

袁翔鄭重地點了點頭。

汪梓怡聞言,旋即是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

第二天晚上,一艘私人遊艇在盛京湖邊靠岸。

認識的人都知道,這艘私人遊艇乃是屬於楊家的。

晚上七點左右,兩個年輕人出現在了遊艇靠岸的地方。

其中一人穿着昂貴的西裝,模樣英俊,看起來頗有種貴族子弟的風範。

而他身邊那人就顯得比較隨便了,只是穿着一身的休閑裝,看起來十分的玩世不恭。

「這遊艇倒是氣派啊。」

葉秋看了一眼楊家的私人遊艇,有些羨慕地說道。

「你該不會今晚就是來看遊艇的吧?」

袁翔打趣道。

「哈哈,順便見識一下楊家的氣派。」

葉秋說道。

葉秋說完之後,只見有幾個人正往這邊走來,走在最前面的是兩個中年男子,左邊那位身材有些偏胖,右邊那位則要精瘦一些。

不同的是,左邊那位表情要輕鬆許多,而右邊的那個則要沉重一些。

葉秋知道,左邊那位便是於曼曼的父親,於氏公司的董事長於志強。

而右邊那位,便是袁翔的父親,袁氏公司的董事長,袁輝。

「爸。

於叔叔。」

袁翔禮貌地招呼道。

「嗯。」

於志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袁翔,並沒有說什麼。

袁翔見狀不禁在心裏自嘲了一下,以前袁家實力旺盛的時候,於志強可是親切的很,如今卻是物是人非。

比起於志強,他身後的於曼曼則要顯得還要冷漠一些,竟是連招呼都沒有跟袁翔打。

「走吧,上去吧。」

袁輝似乎也是感到了一絲尷尬,隨後只好叉開話題道。

「袁叔叔好。」

這時,葉秋走上來招呼道。

「這位是?」

袁輝聞言,皺了皺眉道。

「爸,他是我一個朋友,我邀請他過來的。」

袁翔解釋道。

袁輝聞言,眉頭皺的更很了,道:「今天這種場合,你邀請朋友來幹什麼?」

「爸,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總之他不是普通人。」

袁翔說道。

「算了,來都來了,一起進去吧。」

袁輝說道:「你讓他一會注意就行了,不要影響了今晚的大事。」

「我知道了爸。」

袁翔點頭道。

隨後,一行幾人便是一起上了遊艇。

就在幾人上了遊艇之後,遊艇便是緩緩地往盛京湖中心開了過去。

盛京湖是鐸京市的一塊人工湖,夜晚的景色十分優美。

而今晚,盛京湖都被楊氏企業給包了下來,只見一條十分豪華的私人遊艇在盛京湖的中央蕩漾著。

葉秋隨着袁翔等人上了遊艇之後便是沒有再說話,而是默默地跟在他們的後面。

隨後,眾人便是來到了遊艇甲板上的一處露天餐廳。

當他們到達的時候,發現已經有好幾個人已經坐在那裏了。

葉秋一眼便是看到了坐在其中的楊天齊,今天的楊天齊依舊穿着昂貴奢華的西裝,但看容貌的話,楊天齊確實算是一個貴族公子。

只不過他的表情和眼神,都透露出了他的囂張跋扈。

而在楊天齊的上方,則是坐着一個表情十分嚴肅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正在吃着牛排,連頭都未曾抬起來過一下。

他,便是楊氏企業的掌權人,也是就楊天齊的父親,楊德康。

楊氏企業,算是鐸京市綜合實力最強的企業,楊家能走到今天全都依靠着楊德康的運營。

可以說,沒有楊德康也就沒有楊家的今天。

也只有楊德康,才有連頭也不抬的資本。

「楊董,我把袁董帶來了。」

見到楊德康之後,於志強笑着說道。

「嗯,坐吧。」

楊德康語氣平淡地說道。

不過,於志強並沒有因為楊德康的失禮而生氣,相反,他還十分驕傲地坐在了楊德康的旁邊。

「袁董,麻煩你跑一趟,真是抱歉。」

楊德康吃完西餐后說道。

「楊董言重了。」

袁輝說道:「我也就兜圈子了,不知道楊董能給我們開出什麼樣的條件?」

楊德康笑了笑,道:「袁董何必這麼着急?不過既然你開口了,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麼樣?」

「什麼?百分之二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