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她隊友就知道了,最高也就鑽三。

跟她們對戰的是五個鑽石段位的同學,理科那邊的。

但是……這幾個穿著女裝的男生是怎麼回事?

「咳咳,我們般女生就一個,你們別介意。」

他們班唯一的一個女生,長得嬌小,笑一下就有兩個梨渦出現,非常的可愛。

因為想參加這場比賽,所以他們班的男生,拼了!

場上一陣鬨笑,紛紛說不介意,但也有少數人替七音他們說話的。

「你們幾個大老爺們欺負幾個女孩子不行吧!」

對方雖然也不好意思,但是為了班上唯一的女生,只能拼了!

「那今天就別把我們當男生了!」

「哈哈哈哈!」

校方那邊什麼表情不知道,但是主席台那邊並沒有傳來什麼消息,很明顯是默認了。

要說仗勢欺人也算不得什麼,七音好歹是個王者的段位。

這場比賽七音選的依舊是露娜,就那一手月下無限連,就算是被推到了水晶,她也可以力挽狂瀾。

但因為她的ID變了,所以場下有部分是大魔王迷的人並不清楚,他們粉的主播其實就在場上。

「敵軍還有三秒到達戰場!」

「姐妹們,沖鴨!」 腹黑Boss請走開 方靈大叫一聲。。

七音笑了笑,淡定的開始操作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之內,血鯊軍和沙狐軍按照唐術刑的要求將自己的武器交了出去,當那個副手將自己的配槍交給唐術刑的時候,沉聲道:“我希望你是正確的,畢竟這裏是活生生的幾百人,如果我們被他們殺死了,那麼以後的戰爭就無法再避免了。”

“有個很悲哀的事實,我得告訴你。”唐術刑看着副手道,“第一,你先前告訴我的這句話,帶着威脅成分,你說給我聽沒用,我現在的立場和你們一樣,這番話你應該對他們的首領說,但有用的成分極少,第二,即便是這些機器食言,設下陷阱幹掉我們,只要他們與活着的其他軍閥達成了較好的協議,那麼我們的死,軍閥們沒有人會去追究,在他們眼中,我們不值一提。”

副手愣了下,正要開口的時候,唐術刑湊近他低聲道:“朋友,不要不把自己當回事,也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

副手笑了,點頭道:“你說的對,就算我們死了,也是白死,所以我們不賭這一把也不行。”

說着,副手看着地上的血鯊代表的屍體,覺得他死得很冤枉,他想歷史上這種自以爲是的角色很多,而且有很多都沒有在歷史上留下名字,即便有記錄也只是寫上一句“某人”或者“某軍官”,因爲在場的人當中,只有極少人知道血鯊代表的本名,就算知道他本名的人,在很多年之後回憶起這件事,都會感嘆道“啊!我想起來了,我想起那個傻叉是誰了。”

活在歷史中的小人物就是這麼悲哀,特別是那種自以爲是,總認爲自己聰明無比的小人物。

武器收集起來之後。卡車先行出發了,緊接着一輛越野車出現在地庫的門口,隨後車上的喇叭打開了。一個聲音傳出來道:“請要離開城市的各位上車,進入你們自己的汽車內。然後跟隨着我們,我們會引領你們前往目的地,也就是武器所在地,請在行進過程中,與頭車保持10米的距離,速度不要超過40公里每小時。”

“我們該走了。”副手看着唐術刑。

唐術刑搖頭:“是你們,我會帶着我的人,還有奎恩小隊的人留下來。因爲我們是去碼頭坐船走,我們要離開非洲大陸。”

副手有些緊張,擔心這是陷阱,擔心唐術刑將他們出賣了。

唐術刑看出了他的疑惑,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別怕,記住我先前所說的話,有些事情不是咱們自己可以決定的,去吧。”

副手只得點頭,帶着人從地庫大門進去,分別上了地庫中的車輛。清點人數之後,開着拆下武器的越野車和裝甲車,從地庫離開。跟隨着那輛頭車,沿着指定的路線離開。

離開的過程中,坐在車內的人驚訝地看着只是短短三天時間就收拾得非常乾淨的街道,原先的屍體、汽車的殘骸都不見了,原本那些凶神惡煞的機器行屍們如今都在按部就班地工作着,當車隊從他們眼前駛過的時候,沒有一個機器行屍擡起頭來看過一眼。

坐在車內的副手一直提心吊膽,但當汽車駛離城市之後,他的心情稍微放鬆了一下。

出城之後。在頭車的指揮下,他們加快了行進的速度。過了不到一個小時,終於趕到了那座小鎮之中。和約定的一樣,卡車都停在那裏,他們的武器也都裝在卡車之中,但卡車沒有人駕駛,那些駕駛的機器彷彿早就離開了。

副手帶着士兵們下車,看着頭車慢慢掉頭,隨後頭車的喇叭又開始發出聲音:“這是我們和平的第一步,請各位珍惜,我們也會珍惜,和平來之不易,請……”

頭車喇叭中的話還沒有傳完的那一刻,一枚從天而降的導彈直接擊毀了頭車,頭車在所有士兵跟前被炸成了碎片,副手傻眼了,其他的士兵都傻眼了,但此時的他們都只是呆呆地看着,猜測着發生了什麼事情,誰也沒有去伸手拿武器。

終於,有士兵似乎反應過來了,要去拿武器,但副手立即制止道:“千萬不要,這不是那些機器的陰謀,絕對不是!他們沒有必要這麼做!我們被人算計了!”

被人算計了!被誰算計了?所有士兵都是一臉迷茫,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他們是你們的敵人,你們不應該與他們商談什麼狗屁和平!你們是一羣白癡!”一個聲音從小鎮中某個屋子中傳來,隨後一個穿着沙漠迷彩戰鬥服,穿着防護裝甲的男子出現在那,那人靠在門口,手中拿着無人機的便攜控制器。

副手上前怒吼道:“你是誰?哪支軍隊的?”

那人冷冷道:“尚都國防軍!”

副手愣住了,其他士兵也反應過來,立即蜂擁而上去抓卡車上的武器,而那個自稱尚都國防軍的男子卻沒有制止他們,只是站在那笑着。

幾百名士兵將武器都拿到手中的時候,這才發現他們已經被一支尚都國防軍的部隊包圍了,那些尚都的士兵站在周圍的屋頂上,牆壁後,用手中的突擊步槍對準他們。

副手看着四下,然後朝着那人走去:“你們想做什麼?”

“我們原本是來觀察你們什麼時候準備與尚都簽訂和平協議的,沒想到,你們竟然與我們共同的敵人達成了和平協議,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也太可笑了。”男子冷冷笑道,“所以,我覺得,尚都應該推波助瀾一下,讓事情朝着預定的方向發展。”

說着,男子將手中的控制器裝上來,隨後進屋關上門,就在門關上的瞬間,槍響了……

新伊斯梅利亞港口,唐術刑、白戰秋和那錦承帶着奎恩小隊的人乘坐着地龜指定的汽車趕到,站在那等着地龜,希望地龜遵守約定,告訴他想知道的情報,不過他等來的卻是一個滿臉愁容的地龜。

唐術刑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上前問道:“怎麼了?”

“先前運走的部隊,包括運走他們的我的那些人民,都被伏擊了。”地龜搖頭道。

“你……”唐術刑瞪着地龜。

地龜立即搖頭:“那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如果我要做,也沒有必要告訴你,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然後送你們上船,就現在的通訊條件,也許你得好幾年之後纔會知道這件事。”

唐術刑思考了下,覺得地龜說的有道理,問:“誰做的?”

“尚都!”地龜看着遠方道,“毫無疑問,萊因哈特希知道我已經成功了第一步,所以他想制止我,他想重新挑起我和人類軍隊之間的戰爭,所以在小鎮伏擊了我們的人,在外界不知道的情況下,會認爲這件事是我一手指使的。”

唐術刑正色道:“放心,我會爲你證明的。”

“有用嗎?”地龜苦笑道,“你是親歷者嗎?你不是,你去證明,人家會問你,你唐術刑在場嗎?你說不在場,所有人下意識都會認爲你被我收買了,所以你證明沒用,萊因哈特希一向擅長算計,他很清楚,就算這個計劃漏洞百出,在將來的無數個版本的傳言之中,無論如何,都會有人藉機來挑起戰爭,我建立起這個機械天堂的時候就想到了,遲早有一天會面臨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已經開始着手建立自己國度的高牆。”

“什麼?”唐術刑不是很理解。

地龜指着周圍:“我會在這座城市的邊緣地方建起一堵高牆,封鎖死這個城市,進不去,也出不去,與世隔絕,也許有一天,當人類真正理解到什麼叫和平的時候,我纔會將這堵高牆給拆掉,在那之前,我和我的人民不會離開這裏,我們會利用運河發電,會利用太陽能來維持我們城市的運作。”

唐術刑點頭:“祝你好運,不過,現在你應該遵守諾言,告訴我,關於萊因哈特希的相關情報了,最好是他的弱點。”

“我先告訴你一件你最想知道的事情,那就是萊因哈特希爲什麼沒有使用天目,也就是如來之眼來毀滅人類。”地龜朝着河岸邊走去,明顯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太多,只想告訴給唐術刑一個人。

唐術刑跟在後面說:“是因爲他的身體出現了狀況,需要新的身體替代,這一點我已經知道了。”

“我知道,但我要說的不僅僅是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天目的衰減問題。”地龜停在河岸邊上,“天目叫這個名字,是因爲它創造出來的類黑洞像是一隻眼睛,早年萊因哈特希無法離開地下遺蹟的時候,只能用手頭擁有的東西來仿造天目,但是他失敗了,他之所以想仿造天目,那是因爲真正的古丹早年做過一次,仿造過一次天目,並且成功了!”

唐術刑有些疑惑:“什麼?仿造天目,還成功了!?”

“對,這件事其實人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直沒有人搞清楚那件事的真正原因。”地龜扭頭看着唐術刑,“那次仿造出來的天目,雖然威力遠遠比不上真正的天目,但在當時那個年代已經極其恐怖了!”

唐術刑看着地龜,沒有說話,他期待着答案,隨後地龜說道:“就是1908年的通古斯大爆炸!” 對於這段時間的訓練,大家也制定了一個方案。

那就是,猥瑣!

七音就一個要求,你打的過你就打,打不過就跑,寧可不要那個塔,你也要把自己保護好,不要白白送了人頭。

拆塔的事,四個人一起去拆,再不濟她自己去拆,反正只要保住高地就行。

程瀟瀟選的是妲己,方靈選的是蔡文姬,其他兩個分別是后羿和李信。

七音自己想要起來很簡單,難的是隊友怎麼起來。所以她制定了一個計劃,把程瀟瀟給帶起來。

程瀟瀟的妲己本來是負責控人的,但是七音打算自己把人給控住,打掉一半的血后,讓妲己出現秒殺。

就算那人來了隊友或者跑掉了,妲己也可以輕鬆逃走,畢竟還有她這個隊友在。

這種方法實戰起來算不錯的,唯一的難點在於,你必須有凱瑞全場的能力!

七音非常自負的認為,她有這個能力!

而事實上,她就有!

這種打法打的對面真的是無從下手,本來打野想要抓下路的后羿,也在野區里埋伏著,但被密切關注的七音注意到后,反而送了人頭。

這場比賽打的對方非常的憋屈。

隨著妲己一步一步壯大,露娜一個二殺一個三殺的這麼拿,對方的心態已經開始崩了。

不過妲己並沒有因此而單走,他們死死的保護著高地,即便一塔和二塔已經沒有了。

現在的妲己不需要七音也可以秒掉一個人頭,那麼李信和蔡文姬就成了後盾。

后羿的話,只要裝備齊,就不怕傷害上不來。

[pentakill!]

[Victory!]

贏了!

「居然贏了!不敢相信啊!前期打成那個鬼樣子,居然贏了!」

前期七音一方被壓制的很死,一塔很快就沒有了的那種,但是因為七音會玩,打亂了對方的節奏,所以這才開始慢慢起來的。

這隻不過是初選,下午是十六進八的比賽,聽說會有比較出名的解說員宗宇到場,場下一陣沸騰,終於要到高能的時刻嗎?

其實總得來說,初期的比賽就跟一團渾水一樣,畢竟是人太多,只能這樣了。只有下午的比賽才叫做真正的比賽,一場比賽一場比賽的比,還有投影儀,還有解說員到場。

「我都沒想到會贏哎!」方靈看起來很是激動。

「我覺得第一名已經不在遠處了。」程瀟瀟看著已經的妲己拿下超神的戰績,心裡笑開了花。

「第一名?你們也就省省吧!」

突然有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七音眾人轉過頭看去,一隊穿著lo裙的女生輕蔑的看著她們,眼底的高傲是讓人覺得不爽的存在。

「這幾位大嬸,你們什麼意思啊?」七音老神在在的說了這麼一句。

「大嬸?你說什麼?」為首的女生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怎麼的,穿了條lo裙還真以為自己是蘿莉了?」七音眯著眼,顯得比她們更加的囂張。

「我們叫lo娘,是你們學姐!真沒有禮貌!」。

「可別,你們可別侮辱了這裙子。」七音嘖了一聲,真是可惜了這些裙子。 「看看你們這打扮,我不歧視lo娘,但是我歧視lo裙裡面那個骯髒的靈魂。」

七音語重心長的說。

小六子:你突然變得這麼文藝……那也掩蓋不了你曾經暴力的事實!

「在我眼裡,你們跟某app里的土味lo娘一樣的讓人討厭!」

仗著自己學姐的身份就可以為所欲為?以為穿了一條幾百塊錢的裙子就高人一等了?

程瀟瀟不過是臆想了一下,她們就突然跑過來說出那麼一句話,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李沐雲同學是吧?別以為這學校就你一個女生是王者段位了,咱們姐妹幾個,可個個都是王者,我倒要看看,你一個人如何解決我們五個人!姐妹們,我們走!」

「哼!」

五個女生齊齊的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兩個高馬尾一搖一擺的。

「沐雲,我們得罪了學姐,會不會有事啊?」方靈心性較差一點,很多時候她寧願避開點,也不願意直面應上。

這也是為什麼她喜歡玩輔助的原因,跟著射手或者法師或者打野走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程瀟瀟翻了個白眼,說:「怕什麼,這幾個大嬸的妝容,我都要吐了。還有那幾條裙子,都爛大街了。你看看我家的那裙子,定製的嘞!」

「哎呀,知道你家有錢,沒必要出來炫富吧!」方靈「惡狠狠」的說。

「講這些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說,真正的lo娘妝容得體,儀態得體,做任何事都非常的得體,絕不會像那幾個老妖婆似得。」

「也別這麼說,就我也喜歡lo裙,但我又不想進圈子,純粹是覺得好看而已,你管我得體不得體。」方靈跑出來杠了一下。

程瀟瀟看了她一眼,怒聲道:「你個死丫頭,你怎麼不去工地抬杠呢?我覺得你非常適合呢!」

「嘿嘿,我不! 論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 程姐饒命,等贏了比賽,咱們一起去逛街!」

七音這邊,問了一下小六子那幾個女生王者段位的事。

【切,不就是找代練打上來的,也就面上好看一點。真實的段位,最多鉑金,再多沒有。】

「我還真以為是五個王者呢!還想著能挑戰一下一打九的感受,難受!」

隊友四個都不太會玩,收割對方人頭的時候,還得防止隊友一不小心送了人頭,這可不就是一打九嘛!

「我們應該不會那麼好運抽到她們吧!」程瀟瀟有些擔憂,畢竟那可是五個王者段位的人呢!

「應該不會吧!」方靈也不確定。

七音笑了笑,說:「通常咱們覺得不會發生的事,它往往就發生了。」

上午的比賽結束,下午兩點鐘才開始比賽,所以大家都往宿舍或者食堂跑去了。

七音沒有去宿舍,也沒有去食堂,而是出去了一趟。

有家公司想簽她,小六子調查了資料,七音覺得不錯,就想著簽了算了。確實也是不錯的,不過具體還是要看合約。

反正這身體也就兩三年的時間,就算簽了不平等條約,她也可以力挽狂瀾!!

這,就是大佬的自信! “1908年,當時的我並未離開那個基地,當時萊因哈特希已經創造出了古丹,但那個時候的古丹還認爲萊因哈特希是自己的主人,並沒有任何反叛的思想,當時的古丹對世界依然抱着絕望的念頭,他沒有精力再出去搜索收集聖物,重鑄天目,於是這個天才試圖找到與聖物相同的物質,或者是替代物質來創造天目,但他的目的卻不僅僅是摧毀,而是整合!”地龜解釋道,“是整合兩個世界,而不是一個。”

“你是說整合這個世界與相對應的平行世界?”唐術刑問道。

地龜點頭:“對,古丹算是最早發現死循環的人,也是第一個突破死循環,進入死循環之中的人,在數個循環之中,他也是唯一清醒的人,他創造出了一種儀器,可以在這個世界窺視到相對應的平行世界,他發現另外一個世界與這個世界完全相同,但不同的是,那個世界科技進步,維持着長期的和平,於是他決定整合兩個世界,就如同是將自己與鏡子中的自己組合在一起,不過要做到這一點很難,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兩個世界的徹底完蛋……”

那是古丹最後的希望,確切的說,應該算是他最後的掙扎,他在實驗的過程中,就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失敗了,那麼自己從前所有的希望就會全部落空,他很清楚,要完全達到一個理想的世界,必須要清除人類的私心。

不過,他做不到這一點,他清楚,要清除私心,除非是控制全人類的心智,而現在的人類他無法徹底控制,要做到,只能是清除人類,然後重新創造出一批與他有着相同基因鏈條的世界,但是那樣太殘忍,古丹下不了手,畢竟他是從新人類的歷史長河中走過來的,見證了人類文明在歷史長河中的不斷進步,他也知道,人類如果在幾百年之後不會滅亡,那麼將會迎來一個新的歷程。

可是,他的模擬計算又告訴他,人類的歷史也許在幾百年之後就停滯了……

地龜說到這的時候,低頭嘆氣道:“我出來之後,也模擬過,也刺探過情報,發現人類的科技文明從二十一世紀之後就飛速發展,本身的科技比普通人類看到的要更發達和進步,不過很多發達國家擔心過於進步會導致一些不穩定的因素產生,所以掩飾了科技無比進步的這一點,將人類的科學維持在一定的水平線之上,這一點我很認同,因爲過於進步,但人類又不適應的話,就會導致災難的誕生。”

唐術刑搖頭:“我不是太明白這一點。”

地龜抓起一塊石頭,扔進平靜的河水之中:“我舉個例子來說明,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就無比貧窮,一直沒有過上富裕的日子,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有錢了,很有錢,他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買,於是他開始揮霍,在短短几年中做到了他以前做不到的所有事情,什麼他都做過,那個時候,這個原本就空虛的人便會失去希望,變成行屍走肉。人類的進步也是如此,要進步,就必須像哄一頭驢子一樣,在它眼前吊上一個胡蘿蔔,讓它追着近在咫尺的胡蘿蔔一直走,一直走……”

唐術刑道:“我明白了,就是不能失去目標。”

“對,是這樣的,科學太進步,人們什麼都有,就會和從前的遠古人類一樣,失去希望,什麼都不做,直到有一天發現世界要毀滅了,這纔開始着手挽救,但那時候已經晚了。”地龜說到這裏又搖頭,“可是,悲哀的是,現在的人類即便是不斷在行走,可是該來的末日一樣會來臨,這是個悖論,我也無法解開這個複雜的公式,好像一切都是註定的一樣。”

唐術刑搖頭:“沒有什麼是註定的,我想知道通古斯大爆炸帶來了什麼?”

“絕望。”地龜皺眉道,“當然,通古斯大爆炸的詳細情況,都是之後萊因哈特希告訴我的,我並不是親歷者,所以也沒有當時的詳細數據,當時古丹想做的是,通過爆炸產生的裂縫,來試圖做到能穿越到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但是失敗了,失敗創造出來了一個小型類黑洞,也就是像黑洞但又不是黑洞,你可以在黑洞的中心點窺視到對面那個世界相同的節點位置,但無法穿越,只是做到了,在這個世界發生的爆炸,在另外一個世界的通古斯大爆炸之中也同樣發生了,同時也導致了可怕的事情發生,那就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們,發現了這次爆炸是人爲的,因爲對面的世界比這個世界更發達和進步,隨後對面的世界採取了措施,封鎖了這個即將產生的裂縫和節點。”

唐術刑聽得雲裏霧裏的:“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太複雜了,不懂。”

“要詳細解釋出來,你更聽不明白。”地龜笑道,“總之古丹失敗了,最後的希望破滅了,但可怕的是萊因哈特希卻因此與我一起通過這次的相關情況,計算出了源世界的所在座標。”

唐術刑驚訝道:“真的存在源世界?”

“存在也不存在。”地龜搖頭,“你知道我爲什麼要被稱爲地龜嗎?”

“神話中,世界是被一隻巨大的烏龜托起來的。”唐術刑道。

地龜應道:“對,我就是這樣命名的,這個傳說在遠古人類最早誕生的時候也有,我之所以說源世界存在也不存在,就是因爲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就是源世界,而對應我們的平行世界也是源世界,所有的平行世界都分爲A和B兩個,中間還有一個銜接的世界被稱爲c,在這個世界中有人稱它爲陰陽縫。”

唐術刑覺得有些糊塗,但依然努力記下地龜所說的一切。

“平行世界就像是一個雞蛋一樣,蛋白被一分爲二,而蛋黃就是中間那個c世界,所以AB兩個世界實際上是一體的,只有蛋黃也就是c世界稍有不一樣,但依然是個整體,就我所瞭解來說,在我們這個宇宙之中,有無數個這樣的雞蛋,但大多數的世界能探知的就是雞蛋之外的空間,也就是近宇宙,很多世界還沒有意識到與自己對應的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也不瞭解c世界的存在。”地龜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喘了口氣道,“換言之,如果我們這個世界發生了太大的改變,並且再次產生了類似通古斯大爆炸一樣的爆炸,也就是天目造成的毀滅,再次打開缺口,兩個世界因此會融合,但融合之後產生出的結果卻是更大的毀滅。”

唐術刑這次聽明白了,立即問:“那樣不是,我們這個世界,還有對面的B世界,以及中心的c世界都會滅亡嗎?”

“推論出來是這樣的,但是以我的智慧無法算到太遠。”地龜皺眉道,“但萊因哈特希卻自負的認爲,一切毀滅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重新來過,就如同細胞一樣,就算世界再怎麼毀滅,只要一顆源細胞還存在,生命就會得以延續,而他就是那顆源細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