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的小青和落地的紫狐一陣傻眼,久久無法回神……

誰能告訴它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人類的玄氣,竟然還能這樣收回去么?要是這樣的話,那的多變態啊,打出的玄氣收回去,消耗縮小無數倍,誰還跟她打啊啊啊啊啊……

墨九狸自然不知道小青和紫狐心裡的想法了!她的冰屬性玄氣可以收回,也是因為天地九神訣的關係,因此她的冰屬性玄氣,使用了冰封術等招數后,在擊敗敵人後,冰封的玄氣還可以收回體內的……

當然了,也僅限於冰屬性的玄氣,比如木屬性或者水屬性的玄氣,就不能這樣自由收回了……

「還不快去?」墨九狸看著紫狐,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啊,我馬山去……」紫狐回神,渾身一抖,嗖的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想了想,直接拿出一把椅子,原地坐了下來,看的小青又是一陣傻眼,它覺得主人娘親,真是太彪悍了……

從來沒有見過,有人類闖狐族,闖的這麼隨意的啊啊啊啊……

「小青,這紫狐族,應該不是一般的紫狐吧?」墨九狸手裡拿著一杯靈果汁,一邊喝一邊問著手腕上的小青道。

「是的,主人娘親!這狐族是十分罕見的吞天紫狐一族,它們一族的天賦技能吞天,據說實力最強的,可以吞沒一方大陸也不成問題……」小青有些唏噓的說道。

它以前親眼看到狐族的一個老祖宗,一隻狐狸,張嘴吞掉了整整一個蜥蜴族啊,那可是數萬隻蜥蜴啊,就被狐族那老祖宗一下子都吞沒了,簡直太恐怖了……

「吞天紫狐一族?難怪實力這麼強悍,如此囂張呢!」墨九狸聞言瞭然道。

狐族向來以狡猾聰明著稱,看到剛才那隻紫狐囂張的樣子,她就猜到對方實力不俗,不然的話,絕對不會那麼囂張的……

吞天紫狐,確實是比較罕見的獸族,天地九神訣中記載著,吞天紫狐修鍊到大成,可吞一方天地,吞天紫狐一族體內自帶空間,實力越強,體內的空間越大……

不過它們體內的空間,卻不能存放生靈,吞天紫狐一族體內的空間,帶有強烈的腐蝕作用,任何生靈一旦被吞入,必死無疑……

因此,吞天紫狐一族雖然罕見稀少,數量不多,卻因為強悍,一直存活著,只要它們不被超過它們實力太多的強者遇到,幾乎都是可以越級戰鬥且完勝的……

因此,這萬獸森林中有吞天紫狐一族,有些意外,也在意料中,想必這隻吞天紫狐一族在這萬獸森林,可以算的上是霸主了……

想了想墨九狸在心裡問著顧琰三人道:「顧琰,沉香,忘川,等會兒給你們每人契約一隻吞天紫狐吧!」 天力靈示:沒有路徑可以通往實相,它會自然降臨到你面前。更新最快只有當你的心和腦都變得單純而清晰時,愛才會出現。心中若是有愛,就不會想設立一個組織來倡導兄弟愛,也不會一天到晚談論信仰,或是論及權力及對立的問題,甚至連尋求和諧的需要都沒有了。那時你就會變成一個沒有標籤也沒有國籍的人,這意味着你已經擺脫了這些東西,有空間讓實相降臨到你的生命裏。只有當你的心不再製造任何妄念時它纔會降臨,而且是不請自來的。它會像薰風一般不知不覺地來到你的心中,它會像陽光一樣來得那麼突然,像夜晚一樣純淨。若想覺知到它,你的頭腦必須安靜下來,但心卻充滿着熱情。

實相是一種存在狀態。實相是無路可循的。實相與過去、現在或未來都無關,它是無時間性的。一個總喜歡引用佛陀、商羯羅、基督的觀點的人,是永遠無法發現實相的,因爲複述別人的話語並不是實相本身,而是一種謊言。

只有當追求結果和成就的心安靜下來的時候,實相纔會出現。一個想透過努力和修煉而達成某種結果的心,是不可能認識實相的,因爲那個結果也只是頭腦的投射罷了。頭腦的投射不論多麼高尚,都是一種自我崇拜的形式,一個自我崇拜的人是不可能認識實相的。只有當我們瞭解了整個心念活動的過程。心纔會停止掙扎,然後實相纔可能出現。

實相是永不住留的,實相就是事實。當心念活動和事實之間的障礙消失時。你才能瞭解事實是什麼。事實指的就是你跟財物、妻子、人類、大自然及各種概念之間的關係。不瞭解關係中的事實而一味地追求開悟,只會徒增心中的困惑,因爲你會把開悟變成一種逃避和毫無意義的替代品。

只要你的妻子還在掌控你或者你還在掌控她,就不可能瞭解什麼是愛;只要你還在壓抑、尋找替代品或是野心勃勃,便無法認識實相是什麼。一個不再追尋、不再掙扎、不再想達成某種結果的人,纔可能瞭解實相。實相不是一個持續不斷的東西,它是永不住留的。你只能在每個當下發現它。實相永遠是嶄新的,它沒有時間性。昨天的實相併非今天的實相。今天的實相也不是明天的實相,實相是沒有延續性的。但頭腦總想把證入實相的經驗延續下去,這樣的心是無法認識實相的。實相永遠在更新,換句話說。你雖然看到的是同樣的人、同樣的笑容、同樣的一雙在揮動的手,但是你永遠能看到其中的新意。你永遠能煥然一新地看待生命。

實相是沒有導遊的。那個未知的境界是可以求得的嗎?凡是能被你求得的東西都是一種自我投射。由慾望所創造出來的東西不可能是實相,所以尋找實相就是在否定實相。實相沒有住留的定點,它是無路可循、沒有嚮導的。語言也不是實相本身。難道你只能在特定的環境、特定的思潮或特定的一羣人中發現實相嗎?它有可能在這裏而不在那裏嗎?它必須由某個人引領才能被發現嗎?它真的需要嚮導嗎?追尋的本身便是源自於無明,所以透過追尋而發現的東西並不是實相。你不能去追求實相,你必須停止追尋,實相纔會出現。

實相就在當下。實相是無法累積的。凡是能累積的東西一定會被摧毀,它會逐漸衰萎。實相不可能衰萎,因爲你會在每個當下的念頭、關係、語言、姿態和淚水中發現它。如果你和我能發現它。並且能活出它來——活出它便是發現它——我們就不會變成膚淺的傳教士,我們會變成富有創造力的人——不是完美的人而是富有創造力的人。

真正的革命家。實相不屬於那些受社會尊崇的人,也不屬於那些自我膨脹或是一味滿足自己的人。追求安全感和永恆的人是無法發現實相的。因爲他們所追求的只是無常的反面罷了。因爲受制於時間之網,所以纔會追求永恆,但是他們所追求的永恆也只是頭腦製造出來的一種幻覺。

因此若想發現實相,你必須停止追尋——但這並不意味你對眼前的事實已經心滿意足了。一個想發現實相的人必須是真正的革命家,他不屬於任何階級、國籍、團體、意識形態或任何一個組織化的宗教體系。因爲實相既不在寺廟裏,也不在教會裏。它跟雙手或頭腦製造出來的東西無關。只有當雙手和頭腦製造出來的東西被捨棄時,亦即捨棄了時間這個東西。實相纔可能出現。一個徹底擺脫時間的人才可能發現實相,因爲他不再利用時間作爲自我膨脹的工具。時間意味着對昨日的經驗、自己的家人、自己的長相和性格的記憶,所謂的“我”便是由這些東西所構成的。

在錯誤中看到真相。你也許承認國家主義與其所帶來的激動情緒和既得利益,會導致剝削和對立,但真的從國家主義的狹隘狀態裏解脫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心若想保持年輕、新穎和純淨,亦即處在一種不斷革新的狀態,就必須從國家主義、宗教組織的教條和政治體系中解脫出來。只有這樣的心才能創造出一個嶄新的世界——死氣沉沉的政客和受制於某種信仰體系的僧侶,是不可能做到這件事的。

因此,能聽到一些真實的話語也許是幸運的,但也可能是不幸。如果聽聞真理而並未受到強烈的干擾,也沒有從狹隘扭曲的觀點中解脫出來,那麼你所聽到的真理就會變成一種毒藥。聽聞真理而不積極地轉化心念。真理就會變成一劑讓傷口化膿的毒藥。但如果能爲自己去發現孰真孰假,並且在錯誤中看到真相,那麼真理就能帶來改革的行動。

理解事實。我們總是投射出一堆的假設和理想而不肯面對事實。所以纔會誤入歧途。若想面對事實而不形成一堆的假設,必須有敏銳的覺知;每一種有別於事實的造作形式都會造成分心的後果,因此我們必須瞭解內心與外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你是一名基督徒,你會按照基督教的模式而投射出一些影像;如果你是印度教徒或佛教徒,也會依循某種特定的模式。你會根據這些制約,譬如你的教育背景或文化背景,而投射出基督或克里希納的影像。這些影像都是從特定的傳統背景投射出來的一些意象。這些投射出來的意象都是受到制約的。這纔是真正的事實。

瞭解事實本來是很簡單的事,卻被我們的好惡、對事實的責難、意見和成見弄得非常複雜。從各式各樣的評估之中解脫出來。才能瞭解當下的事實是什麼。

詮釋事實就是一種阻礙。對事實加以論斷,乃是一種狹隘、受限、具有破壞性的心智活動。你有你的詮釋,我也有我的詮釋,因此詮釋會變成阻礙我們轉化事實的一種詛咒。你我如果一味地評論某個事實是於事無補的。也許你對這個事實有許多看法。你能看到更多的細節、暗示和意義,而我所看到的意義可能比較少。然而事實是無法被詮釋的,我們不能對事實提出任何意見。

我們的心很難接受事實,我們永遠都在詮釋,並且總是按照自己的偏見、制約、希望、恐懼等,去賦予它一些意義。你我若是能單純地看着事實而不提出任何意見、詮釋或意義,那麼事實就會變得非常鮮活——它活生生地擺在你的眼前,其他的都不重要了;然後這個事實就會生出自己的能量,引領你往正確的方向發展。

大部分的人都發展出了一些智能——我們讀過許多書。心中充滿着別人的觀念、理論和想法,並且有能力瞭解事物之間的關係,將它們詮釋出來。但很少有人具備原創的想法。就因爲我們一直在培養智能,所以才喪失了對事物的感受力。我們最高的智慧,亦即如實觀察真相的那份能力——不是提出一堆的理論、準則或意見,而是親自去發現真假——已經消失了。這似乎就是我們最大的困難:如何看見內心與外境裏的真相。

所有的思想都會分心。總是在競爭、想要變得更好的心,是沒有能力揭露真相的。只有全神貫注的心才能不斷地自我揭露——因爲能不斷地揭露自己的真相,所以是富有創造性和解放能力的。

這樣的自我揭露可以使我們從貪得無厭之中解脫出來。進而擺脫掉複雜的智力活動。造成我們上癮的便是這些複雜的智力活動,其中充滿着好奇、揣測、膚淺的知識和閒言閒語。這些障礙會使我們的生命變得過度複雜。心智的上癮活動雖然能磨礪我們的頭腦,使它變成一個專注的工具,卻不能幫我們發展出見到真相的智慧。

若是無法瞭解思想和感受的整個過程,我們就很難讓分心的活動停止下來。不完整的思想和感覺雖然有好奇的傾向和形成概念的能力,卻會製造出幻覺和阻礙,使我們無法覺知到真相。因此它就是自己的敵人和造成分心的原因。既然心智會製造幻覺,我們就必須徹底瞭解它,才能從各種分心的活動中解脫出來。心智必須徹底安靜下來,因爲所有的思想都會使我們分心。

理性與情感的結合。智能的訓練不會帶來智慧,只有在理智與情感達到和諧時,智慧纔會產生。智能與智慧有很大的差別。智能是獨立於情感之外的一種活動。頭腦只要受到特定的訓練就可能變得十分聰明,但不一定有智慧,因爲智慧是理智與情感的結合,這兩種能力在智慧中都能平衡地呈現出來。

現代教育一直在拓展人們的智能,它提供了越來越多的解釋和理論,卻無法帶來情感與理智的平衡。我們發展出了各種逃避衝突的世智辯聰,我們對科學家與哲人提供給我們的解釋已經心滿意足,我們的頭腦對這些東西已經很滿意了。但若想了解什麼是智慧,我們的理智和情感就必須在行動中完整結合。

理智會敗壞情感。我們有理智,我們也有純粹的情感——純粹的愛和豐富的情感。理智只會推理、算計、衡量和對照,它總是在問:“這值不值得?它能不能帶給我利益?”另外還有一種純粹的情感——對天空、對鄰居、對自己的妻小、對樹木的美、對整個世界的一種強烈的感受。當這兩者結爲一體時,自我的活動就熄滅了。你瞭解我的意思嗎?只要純粹的情感被理智所敗壞,人就會變得平庸,而這正是大部分人的情況。我們不斷地算計,問自己值不值得,能得到什麼利益。我們不但對金錢抱持這樣的態度,對精神層面的事也是如此——這樣的修持方式到底能爲我們帶來什麼好處?(未完待續) 第423章

「九狸,吞天紫狐性子高傲,怕是不會答應跟我們契約的吧!」顧琰三人對視一眼說道。

「不怕,不答應,打到它們答應就行了,再說只是要三隻而已,又不是都要了!」墨九狸在心裡回道。

「好,那我們等著!」沉香有些激動的說道。

他們三個只有顧琰,有一隻契約獸白虎,而沉香和忘川,還都沒有契約獸,之前在凌天大陸的時候,是因為沒有兩人能夠看得上的,因此,才會一直沒有契約獸……

可是,吞天紫狐他們三人都聽說過,可以說是傳說中罕見的獸族,三人自然都非常的想要一隻了……

「主人娘親,它們來了!」小青提醒道。

墨九狸抬起頭,果然前面走來一隊紫狐,之前那隻囂張的紫狐,如今跟在四隻狐狸的身後,看起來前面的四隻巨大的紫狐,是狐族的領頭狐了……

「主人娘親,最前面最左邊那隻紫狐,就是狐族的陣法老祖宗!」小青跟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挑眉看向那隻紫狐,外形上了這些紫狐都沒有什麼區別,不過值得一說的是,那會陣法的紫狐眼睛也帶有淡淡的紫色,卻不深,只是淡淡的紫色罷了……

其餘三隻紫狐眼睛雖然帶有紫色,但是看起來更淡了,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是你想穿過我們狐族領地?」中間一隻紫狐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沒錯!」墨九狸點頭道。

「你憑什麼?可知道我紫狐一族是什麼地方?根本不是你一個人類可以說來就來的!」那紫狐依舊囂張的說道。

「主人娘親,它是狐族的族長!」小青說道。

「嗯?食人藤王?呵呵,我就說一個人類,是如何通過老夫的陣法的,原來是你帶她進來的……」小青出聲,那狐族的陣法老祖宗冷冷的說道。

「那樣一個小兒科的陣法,何必用小青帶路呢,我閉著眼睛都能走進來的!」不等小青解釋,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哼,大言不慚!不要以為老夫不知道,這浩天大陸,根本就沒有陣法師,那些自喻會陣法的陣法師,一個個都是酒囊飯袋,你以為我會信你說的話?」紫狐陣法老祖宗看著墨九狸不屑的說道。

「呵呵,不信?如果你能往後退三步,或許你還有資格不信,不過我看你,退一步都是問題呢……」墨九狸不怒反笑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那狐族的陣法老祖宗看著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字面上的意思,你所站的位置,我布置了陣法,往後退三步就可以破陣而出,如果退不了就只能被困著了!」墨九狸看著對方善良的解釋道。

聞言,那狐族的陣法老祖宗先是一愣,隨即喊喊大笑道:「哈哈哈哈哈,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這個地方根本沒有陣法!」

「呵呵……」墨九狸冷笑一聲不再說話。

那狐族老祖宗看到墨九狸的樣子,十分不滿…… 天力靈示:理智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大部分的人對這不可思議的宇宙都漠不關心:我們對風吹葉動視若無睹,我們看不到地上的小草,也不會去觸摸它們的質感.不要以爲我是在濫情,我要強調的是,我們必須擁有深刻的感受力而不受制於各種流派的思想,檢驗和探討.

理智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理智也不能帶給我們真正的滋養,它或許能推理,探討,分析,作結論,等等,但它畢竟是有限的.我們的感受力卻沒有任何限制,它能夠使你從恐懼和焦慮中立刻解脫出來.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培養智力和辯證的能力,我們不斷地掙扎,探討,想要變成某種理想的狀態,卻忽略了眼前這個美妙的世界及豐盈的大地.這個屬於你我的大地,跟那些心智上的荒謬言論是截然不同的,它就是眼前活生生的事實.不幸的是,我們一直用瑣碎的思想和狹隘的地域觀念來劃分它.我們基於安全的理由,譬如想得到更好的工作或更多的機會,而將它劃分成了不同的區域.這便是世界各地都在玩弄的一場政治遊戲.因此我們已經忘了如何快樂地活在這塊大地上.

剎那的了悟.當心非常安靜的時候,即使是一剎那,都可能產生一些了悟.實驗一下你就會發現,當心非常安靜的時候,便可能在一瞬間產生不凡的洞見——洞察到一幅畫,你的妻小,你的鄰居或是眼前的真相——只有當心非常安靜時.這種情況纔會出現.這種安靜的狀態是無法培養的,刻意靜心只會讓心變得僵固.

越是對某個東西感興趣,越會有意願去了解它.然後你的心就會變得單純,清明與自由.那時喋喋不休的念頭完全止息了下來.畢竟思想只是一些語言文字,而造成干擾的便是這些語言文字.面對眼前的挑戰所產生的反應就是我們所謂的思維作用,因此喋喋不休的心是無法瞭解真相的——關係中的真相,而非抽象的真理.

真相是非常隱微的,它會在黑夜裏悄悄地降臨.

理智會阻礙自發性.只有當你沒有自覺意識的時候才能認識自己.如果你的心不抱持任何想法,完全敞開,沒有準備要面對什麼.你就會不經意地看到自己的真相.那時你的心中沒有任何的防衛,算計,掌控,壓抑或想要改變的.

如果你的心早已有了準備,那麼很顯然你是無法認識那未知的.如果你對自己說";我即上帝";或者";我只是一堆社會制約下的反應罷了";.你就無法領略那自發的未知了.

因此只有在理智不設防的時候,這種自發性纔會出現.這件事只能在內心裏發生.這份自發性是新鮮的,未知的,不算計的,富有創造力的,而且必須得到你的關心,但是由理智所主導的意志卻必須停止運作.觀察自己的情緒你就會發現.喜悅或至樂的狀態往往是不能預謀的,它們會在出乎意料的情況下發生.

不留下經驗的殘渣.你所謂的思想是什麼?什麼時候你會產生思想?顯然思想只是一種神經系統或心理上的反應,對不對?當感官接觸到外境而生起立即反應時,就會產生思想,它也可能是從累積的記憶裏所產生的心理反應,包括種族,團體,家庭,傳統或上師所帶來的影響.因此思想的過程就是從記憶裏產生的反應,不是嗎?如果沒有任何記憶,就不會有思想活動了.面對某個經驗而產生的記憶反應會促使思維產生作用.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那麼記憶到底是什麼?觀察一下你自己的記憶,你會發現其中有兩種形式.一是累積技術性的信息,譬如數學,物理,工程方面的知識,另一種則是由未完成的經驗殘渣所累積成的.如果能徹底完成一個經驗.那個經驗就不會留下心理上的殘渣;如果無法徹底瞭解一個經驗,就會留下殘渣.我們總是透過以往的記憶來看待眼前的經驗,因此從未煥然一新地面對過嶄新的經驗.很顯然地,我們的反應永遠是受限的.

老舊的意識活動.仔細地觀察就會發現,念頭與念頭之間是有空當的而不是連貫的.雖然空當出現的時間極爲短暫,意義卻非凡.

我們會發現思想永遠受制於過往的歷史.然後又會投射到未來;若是承認了過去,就必定會承認未來.但根本沒有所謂的過去和未來.而只有意識與無意識所組合成的一種狀態,其中包括了集體歷史和個人歷史.集體歷史和個人歷史面對當下這一刻的情境而產生了反應,於是就創造出了個人意識.因此意識永遠是老舊的,而它便是我們存在的整個背景.一敵認了過去,勢必會承認未來,但未來只是修正後的過去延伸而成的,所以仍然是老舊的.我們的問題就在於如何爲這個過程帶來轉化,而又不製造出另一種制約,另一個老舊的東西.

知識不是智慧.我們在追求知識的過程裏喪失了愛,減弱了對美的感受力,也意識不到自己的殘忍.我們變得越來越專業,也越來越無法統合.知識是必要的,科學也有它的位置,但如果心和腦全都塞滿了知識,而痛苦的根由卻沒有深入地加以探索,那麼生命就會變得膚淺,無意義.我們總是見樹不見林,這種片面的知識根本無法瞭解整體的喜悅.理智永遠無法看到整體,因爲它是不完整的.

從心理上說,一個人就是整個人類.他不只是代表人類,他就是人類這個物種的全部.本質上,他就是人類的整個心智.各種文化在這個事實上強加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這個幻覺.人類已經在這個幻覺中束縛了許多個世紀.這幻覺已經變成了現實.如果仔細觀察自己的整個心理結構,你就會發現,正如你會痛苦.整個人類都會在不同的程度上痛苦.如果你是孤獨的,整個人類都知道這種孤獨.痛苦,嫉妒,羨慕和恐懼也都被所有人熟知.因此從心理上說,內在地說,你和別人是一樣的.在生理上,生物學意義上或許存在差異——高或矮,等等——但是從根本上說,你就是整個人類的代表.

因此在心理上,你就是這個世界.你對整個人類負有責任.而不是作爲個體對自己負有責任,那是一個心理上的幻覺.作爲整個人類物種的代表.你的反應是整體的,而不是局部的.於是責任具有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含義.你必須學習這種責任的藝術.如果你完全理解了";心理上,個人就是世界";這個事實的含意,那麼責任就會變成無法遏制的愛.然後你就會關愛兒童.不只在他們年幼時,還要讓他們終生都能理解責任的意義.這門藝術包括行爲,思考方式以及正確行動的重要性.在我們這些學校裏,對地球,對自然以及對彼此的責任是教育的一部分,不是隻強調學業,儘管它們也是必要的.

然後我們可以問,教師要教什麼?學生要學什麼?以及更廣泛的問題,什麼是學習?教育者的職責是什麼?是隻教代數和物理,還是在學生以及他自己的內心喚醒那份巨大的責任感?這兩者能夠並存嗎,我是說.對職業有幫助的學業課程和對整個人類和生命負責?還是說它們是分離的?如果是分離的,那麼這個學生的生活中就會有矛盾,他會成爲一個虛僞的人.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把他的生活劃分爲兩個明確的部分.人就生活在這種分割中.他在家裏是一套,在工廠或辦公室則呈現一副截然不同的面孔.這兩者有可能和諧並存嗎?

當這樣一個問題提出來,你需要去研究它的含義,而不僅僅是回答可能或不可能.因此,你如何對待這個問題纔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從自己受限的背景去對待它——所有的制約都是受限的——那麼你對它的理解將會是不完整的.你需要從一個全新的角度去對待它,於是你發現這個問題是沒有意義的.因爲當你全新地對待它時,你就會看到這兩者就象兩股溪流匯入一條巨大的河流.那就是你的生活,你負有全部責任的每日生活.

意識到教師是最偉大的職業,你會向學生傳達這一切嗎?這些不只是文字,而是一個不應被忽略的重要事實.如果你沒有感受到這個事實,那你真的應該換一個職業,否則你將活在人類爲自己製造的幻想中.

所以我們再問一次:什麼是你要教給學生的和學生要學習的?你是不是在創造那個能夠讓真正的學習發生的特殊氛圍?如果你理解了責任的巨大和它的美,那麼你就會對學生完全地負責——他穿什麼,他吃什麼,他談話的方式等等.

由這個問題帶來了另一個問題,什麼是學習?我們大多數人可能甚至沒有問過這個問題,或者我們問過,但我們的回答來自傳統,即累積的知識,我們將這些知識熟練或不熟練地運用於謀生.這就是人們通常被教導的東西,這就是所有通常的學校,學院,大學等等存在的目的.知識佔據主導地位,這是我們最大的侷限之一,所以頭腦從未擺脫已知.它總是在已知上添加,因此陷入了已知的束縛,從來沒能自由地去發現一種完全不基於已知的生活方式.已知導致一種寬闊或狹隘的定勢,一個人停留在這個定勢中並認爲這是安全的;而安全恰恰是被有限的已知破壞的.這就是人類一直延續至今的生活方式.

那麼,有沒有一種學習方式,它不會把生活變成一種慣性模式,一種狹隘的常規?什麼是學習?我們需要非常清楚地瞭解知識的模式.我們獲得技術上或心理上的知識,然後按照那個知識去行動;或者先去行動,再從行動中獲得知識.二者都是獲取知識.知識永遠屬於過去.有沒有這樣一種行動方式,它不再攜帶人類知識的重負?有,但它不是我們已經熟悉的那種學習,它是純然的觀察.它不是那種不斷累積,隨即變成記憶的觀察,而是一刻接一刻的觀察.觀察者是知識的本質,他把自己通過經驗與各種感官反應所獲得的東西強加在他觀察到的事物上.觀察者總是在操縱他所觀察到的,而他的觀察所得總是被轉化爲知識.所以他總是陷在製造習慣的古老傳統中.

因此,學習是純然的觀察,不僅是對外界,也包括內心正在發生的事情——沒有觀察者的觀察.(未完待續)( 第424章

「老夫就讓你看看,你的算計根本沒用!」說著它便往後一退,只是邁出去的狐狸腿,邁到一半,瞬間又縮了回來。

因為它發現身後是一處無底懸崖,這一腳邁下去豈不是粉身碎骨了?它身邊的狐族看到老祖宗的舉動,都是紛紛一愣……

不明白為什麼它邁到一半又縮回來了?

「老祖宗,你怎麼了?」狐族的族長不解的問道。

「主人娘親,它怎麼了?」小青也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被困在一個地方而已!」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其實是它在那狐族陣法老祖的四周,布置了幻陣,其中加了一點生命幻陣的手法,使得它現在可謂是身臨其境,視覺感官全部都是真實無比的……

除非這狐族心無雜念,甘願自殺,才能強行破陣而出,只要它心裡有一點點的怕死,永遠無法移動半步……

如同墨九狸想的一般,那狐族老祖宗聽到狐族族長的問話,剛想問它周圍都有什麼時,就聽到墨九狸說它被困在一個地方……

而它四處一看,自己果然被困在一個地方,它的四周全部都是無底的懸崖,而且涯底冒出的陣陣熱浪,顯示著一個答案,那就是自己現在很有可能被困在一處火山之巔了,腳下只有剛好讓它四肢落地大小的地方……

只要它往任何方向移動一點,別說一步了,哪怕是半步它都會瞬間葬身火海!而且,這火焰的溫度越來越高,讓它渾身都開始冒汗……

身體開始瑟瑟發抖,它真的不想死,它活了這麼久,眼看著就能突破超神獸化形了,因此它真的不想死啊啊啊啊……

吞天紫狐一族因為天賦的關係,它們只有在突破超神獸以後,才可以化形,因此現在墨九狸眼前的幾隻吞天紫狐,雖然都是神獸,卻依舊無法化為人形……

其餘的狐族並不知道它們的老祖宗,看到的是什麼。現在它們只看到自家老祖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體瑟瑟發抖,似乎還渾身冒汗,狐狸毛都有些濕潤了……

這讓它們無比的震驚,狐族的族長看向對面的墨九狸問道:「你對我們老祖宗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啊?就是把它困在陣法里而已啊!不是說你們狐族老祖宗陣法很厲害嗎?怎麼就這點本事?」墨九狸淡笑的問道。

「你是陣法師?」狐族族長半信半疑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是的!」墨九狸說道。

「你現在放我們老祖宗出來……」狐族族長猶豫了下說道,那語氣就像在命令自己的子民。

「你拿什麼讓我放了它呢?」墨九狸也沒惱,淡笑的問道。

「你……只要你放了我們老祖宗,我便讓你安全離開狐族!送你過去……」狐族族長瞪著墨九狸,最後說道。

「這個即便你不答應,我也會安全路過狐族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想怎麼樣?」狐族族長聞言怒道。 天力靈示:大部分的人都活在矛盾衝突裏,包括內在與外在。矛盾衝突意味着費力……只要感到費力,能量就會耗損。只要心中有矛盾,就會有衝突,衝突一出現,你又會想克服它——另一種形式的抗拒。不過抗拒也會製造出某種形式的能量。

證入實相需要無比的能量,如果人不追求實相,他的能量就會製造出不幸,如此一來社會就必須管束他。因此,人的能量有沒有可能用於追尋實相和上帝、探索什麼是真相、瞭解人生根本的議題而不被社會所摧毀?

你知道人是一個能量體,若是不追求實相,這股能量會變成破壞的力量。這麼一來社會就必須塑造人,控制他的精力,於是能量就被扼殺了。也許你已經注意到另一個有趣的事實:如果你真的想做某件事,自然會有能量……這股能量會變成自律的工具,於是就不需要外在的紀律了。在追求實相的過程中,能量會創造出自己的紀律。人若是能自動自發地追求實相,就會變成正當而善良的公民,而不是去依循某個政府或社會所制定的規範。二元對立會製造衝突。任何一種衝突,不論是生理上的、心理上的或心智上的,都會浪費精力。從衝突中解脫出來是極爲困難的事,因爲我們從小就被教導成努力奮鬥的人。在學校里老師教我們的第一件事便是“努力”。然後我們整個一生就花在努力上了——若想有成就,你必須奮鬥,必須對抗邪惡。學會壓抑和控制自己。因此學校教育、社會和宗教組織都在教導我們如何努力奮鬥。周圍的人總是告訴你,如果想發現上帝,就必須守戒,努力地修煉,折磨你的身心靈,否定和壓抑你的;你必須在精神層次上不斷地對抗某些東西——但這根本與精神修爲毫無關係。

因此每一個層次上我們都在消耗能量,而能量消耗的本質就是衝突:應該和不應該之間所產生的衝突。二元對立一釣現。衝突便勢所難免了,因此你必須瞭解二元對立的整個過程——但並不是說二元對立不存在。因爲男女、紅綠、明暗、高矮等的對立都是事實。我要指出的是,概念和事實之間的界分便是精力耗損的主因。概念的模式。你如果說“我該如何節省能量?”的話,那麼你已經制造出了一個概念。你會按照這個概念而行事,如此一來衝突矛盾就產生了。但若是能覺察自己的精力是怎麼消耗的。你就會發現心中的衝突便是最主要的耗能原因——譬如有煩惱而不去解決,活在舊有的記憶裏,受制於傳統,等等。

你必須瞭解能量消耗的根本原因是什麼,但不需要按照商羯羅、佛陀或其他聖人的觀點,而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去觀察衝突的整個過程。因此,能量消耗的主因便是衝突。只要概念比事實還重要,衝突便永遠存在。

所有的行動都是奠基於應該或不應該的衝突之上的。這種抗拒和衝突的形式也會滋生出一種能量,但仔細地觀察這種能量。你會發現它是具有破壞性的——它不是創造的能量。一個有寫作和繪畫天分的人,往往會藉由心中的衝突去表達和創作。張力越大,衝突越強。表達的就越高,這便是我們所謂的創造力。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創造力,而是衝突的產物。承認自己心中有衝突矛盾,自然會爲我們帶來順暢的能量。

與抗拒無關的創造力。我要提出的問題是:有沒有一種跟思想無關的能量?它不是衝突矛盾的產物,也不是衝動,更不是從挫敗感中所產生的不滿足?你瞭解我的意思嗎?除非我們發現那種與思想無關的能量。否則我們的行動一定具有破壞性。不論我們從事社會改革、著書立說、經商或是參與政治活動,都會造成一些破壞。這個有關能量的問題不能用理論來解決。因爲用不成熟的理論來解決眼前的事實是很幼稚的事。就像一個得了癌症而必須開刀的人,你已經沒有時間去討論該用什麼工具來開刀,你必須立刻採取行動。同樣地,若是不想變成思想的奴隸,你的心就必須洞穿自己的真相。畢竟所有的思想都是人爲的發明,譬如發明噴氣式飛機、電冰箱、火箭,發現原子,進入太空,這些都是知識和思想的產物,它們都不是真正的創造,而只是一種發明。思想永遠是有限的、不自由的,它不可能具有真正的創造力。只有超越思想的能量才具備真正的創造力。

最高形式的能量。有關能量的概念與能量本身是不同的兩回事。有許多方法及概念都在教我們如何得到最高形式的能量,但方法與煥然一新的能量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最極致的能量形式就是最純粹的能量,但心必須解除所有的概念、動機和方向才能覺知到它。這樣的能量是無法被求得的,你不能說:“請告訴我一個如何得到它的方法。”因爲根本沒有方法。若想發現這能量的本質是什麼,就必須瞭解我們在生活裏如何消耗精力——說話時如何在使用能量,聆聽鳥叫或別人的聲音時如何在耗神,如何看着河水、無際的晴空和貧困的鄉下人,如何觀察夜幕低垂時的樹林。觀察萬事萬物都需要能量,而我們通常是從食物和陽光裏攝取到它。每日身體所需的能量可以透過食物來加強,很顯然這是必要的,但心理上的能量,也就是思想,卻會在矛盾產生的那一刻遭到破壞。

聆聽的藝術就是解脫的藝術。某個人正在告訴你某些事,於是你靜靜地聽着。聆聽本身就是一種解脫的行動。一旦洞察到某個事實,這份對事實的覺知就是解放的行動。如實聆聽或如實觀察某個事實,可以帶來毫不費力的解脫。

譬如拿野心這件事來說,我們很清楚它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一個充滿野心的人永遠不知道如何去同情,如何去愛。野心便是殘忍之心,包括內在與外在。你聽到這樣的說法,很快就會把它詮釋成:“我該如何活在這個野心勃勃的世界裏?”說出這樣的話表示你沒有在聽。你立刻產生了自己的想法,因此並沒有在看這個事實。你只是把這個事實詮釋成一種意見和反應。若是真的在聆聽——沒有任何評估、反應或論斷——那麼事實一定會創造出一股能量,憑着這股能量我們就能摧毀和掃除會製造衝突的那份野心。

沒有抗拒的覺知。你很清楚空間是什麼。這個屋子有它自己的空間,從你的旅館到我們這裏有一段路程,從那座橋到你的家也有一段路程,從河的此岸到彼岸也有一段距離——這些都是空間。但是你的內在有沒有空間?還是它已經塞滿了東西?如果你的內在有空間,那空間裏一定有寂靜——從寂靜裏會產生別的東西,然後纔有能力聆聽,有能力在不抗拒的情況下去覺知。因此心中有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心如果不塞滿東西,就能聽見附近的狗吠聲、火車經過遠處的那座橋所發出的聲響,同時也能覺知到眼前那個人話語中的真意。這樣的心是活潑而非僵死的。

不費力的覺知。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融入於任何東西的?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專注在任何目標上的?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帶着任何動機、衝動或掌控性的?心有沒有可能在沒有結論的情況下去覺知?當然有可能,而且這纔是真正的覺知,其他的都是耽溺或頭腦的把戲罷了。若是能拿出所有的注意力而不專注在任何事物上,也沒有任何結論,就會發現真正的冥想是什麼。這樣的覺知沒有界線、掙扎或需求,而且是毫不費力的。因此真正的冥想就是讓心從所有的修行體系裏解放出來,它不刻意專注,也不融入於任何東西,只是覺知着一切。

我們的職業大部分都是因循傳統而來,要不就是出於貪婪或野心。在職業上,我們都很無情,爭強鬥勝、欺詐、狡猾、極度防衛自己。不論何時何地,只要我們比別人弱,我們就立刻屈居下風。所以我們不得不努力維持這一部貪婪商業機器的效率。要維持自己的地位,要更敏捷聰明,就是一次不停的掙扎。野心永遠不會饜足,野心永遠都在尋找更大的空間,以便施展身手。

不過,人我關係卻是另一回事。人我關係裏面有的是情感、體貼、調適、修正自己、退讓。我們在人我關係當中是要活得快樂,不是要征服什麼人。人我關係裏面必有的是謙卑的溫柔、不支配他人、不佔有。但是,空虛和恐懼卻在人我關係中製造嫉妒、痛苦。人我關係是發現自我的過程,這個過程裏面,有的是一種廣闊深刻的瞭解。人我關係就是在發現自我時不斷的調適,人我關係需要的是耐心、無限的變通,還有一顆單純的心。

,!認準我們 第425章

「給我三隻吞天紫狐,讓我從狐族路過,此事便算了!」墨九狸直接說道。

「異想天開!」狐族族長聞言冷笑道。原來這個人類想路過狐族是假的,真正的意圖是為了它們紫狐而來的。

它自然之道人類對它們吞天紫狐,有著強烈的覬覦之心,只是它們吞天紫狐一族何等高傲?怎麼可能會跟人類契約?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願意?那看起來你們也是不想救你們的老祖宗了!那我也沒辦法了……」墨九狸淡淡一笑道。

「啊……啊……痛死我了……啊啊啊……」

墨九狸的話落下,狐族的陣法老祖宗配合的發出幾聲慘叫,讓一群狐族震驚不已!看著自家老祖宗身上瑟瑟發抖的更加厲害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它們的錯覺,剛才還沒事的老祖宗,這會兒身上竟然血淋淋的,無比的恐怖……

狐族族長回頭憤怒的瞪著墨九狸道:「你究竟對老祖宗做了什麼?」

「呵呵——沒想到身為狐族的族長,竟然如此的虛偽,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有多少人類獸族,死在了你們老祖宗的陣法中!難道你還會以為你們老祖宗被困在陣中,還會在裡面享樂不成?」墨九狸看著狐族的族長諷刺的說道。

聞言,狐族的族長在內的所有狐族,頓時沉默了!是啊,它們狐族老祖宗布置在狐族四周的陣法,極其強悍,殺死了無數企圖闖進狐族的人類和獸族,不然它們一族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可是現在,它們的陣法老祖宗卻被困在陣中,又怎麼可能完好無損,難道老祖宗也會……

想到這裡,其餘的狐族看著自家族長道:「族長,不能讓老祖宗隕落啊,不然我們一族可就……」

「是啊,族長,快點救救老祖宗吧!」

……

狐族的族長又何嘗不知它們說的道理,雖然狐族周圍的陣法強悍,但是那都需要老祖宗定期布置修改才行的……

如果老祖宗隕落,它們縱然實力強悍,奈何數量稀少,早晚會被滅族的啊!到現在為止,它們吞天紫狐一族,全部加起來不過也只有不到百隻啊……

可是,對方張嘴就要三隻紫狐,這讓它如何答應,又有誰願意跟人類契約啊啊啊……

「你到底想怎麼樣?除了讓紫狐跟你契約外,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狐族族長看著墨九狸掙扎的說道。

「我只要三隻紫狐!」墨九狸說道。

「你……你……」狐族族長瞪著墨九狸,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堅決。

「你放心,我不會勉強你們的紫狐,跟我契約,我會讓它們自願跟我契約的!如果到時候依舊沒有一隻紫狐願意跟我走,我便放了你們的老祖宗,直接離開,當然我還是要穿過狐族的,這是改變不了的……」墨九狸看著狐族的族長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狐族族長聞言有些不信的問道,在它看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不會有紫狐願意跟她走的! 你可曾安靜地坐着,背脊挺直,動都不動地去體會沉默的美?你可曾讓你的心思漫遊,不是去想一些微不足道的事,而且是擴大地、寬廣地、深入地去探索、挖掘。世界的現況就是我們每個人內心現況的投射,我們是什麼,世界就是什麼。我們大部分人都處在混亂之中,我們貪得無厭、佔有、嫉妒、苛責於人。這就是世界的現況,只是更戲劇化、更殘忍一些。但是不論你或你的老師,都不肯花一點時間來想想這一切;只要你每天花點時間,認真地思考一下這些事情,纔有可能帶來全面的變革,創造出新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