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李長生所說的話,不像有假,看來之前,倒是小看了李長生。

“原來是這樣!”鳳一鳴長嘆了一聲,目光回到了油紙傘上,說道:“如此說來,若是能夠將此傘好好淬鍊,讓它再提升幾個品階,並非不可以?”

“不錯。”李長生點了點頭。

“哈哈哈……正好,本座正缺一個防禦型的法器,這把混天傘,倒是符合我此次前來尋寶的定位。”松山散人大笑起來,大呼道:“主事的可有人在?我身上帶了寶物,用來交換這油紙傘。”

衆人紛紛驚詫。

這聖物大典,除了可以參觀寶物之外,還可以進行交換,用相應的寶物與伊沙族交換他們原有的寶物。

廳堂之內,有專門負責進行交換的人手,一旦寶物交換成功,器具裏頭的寶物就會取出來,然後將新交換得來的寶物,放入器具之中供人欣賞參觀。

不多時,兩名伊沙族人,便走了過來。

“這位客人,不知道你想用什麼東西,來交換我們的這件寶物?”

看了一眼油紙傘後,兩名伊沙族人,大概清楚了油紙傘的價值。

松山散人“嘿嘿”一笑,說道:“品階高大上的法器,我還真有不少,這樣……我拿出一把‘玄天寶刀’,你們品品……”

話音落下,往自己衣兜裏一摸,“嗖”的一下,取出了一把寶刀。

寒光閃閃,從寶刀刀身之上發出,閃耀刺眼。

衆人見狀,都吃了一驚,看這寶刀品相,一眼便可得知,絕非凡品。

兩名伊沙族人互視一眼,接過了松山散人手中的寶刀,仔細看了看,隨後點了點頭,說道:“好,換!”

說話之間,轉身便去從那玻璃器具之中,將油紙傘取了出來。

這玄天寶刀,乃是攻擊型法器,與這油紙傘防禦型法器有所不同,一般來說,攻擊型法器的氣勢相對來說,比較外放,防禦型的法器,氣息比較內斂。

所以,給人印象上,似是攻擊型法器的價值更高一些,但懂行的人都知道,真正品階好的防禦型法器,那是遠遠比同品階的攻擊型法器價值更高的。 這玄天寶刀實際價值,並不比這混天傘低。

只不過,論起法器的來歷,混天傘畢竟來歷背景更加深厚一些,法器的價值,除了自身的價值以來,還要看這法器原先的主人是什麼人。

說句難聽點的,太上老君修煉坐的那個蒲團,只怕拿出來拍賣,都能賣得比高階法器貴。

沾了仙氣的東西,指不定有什麼功效,沒人說得清楚。

松山散人拿到了油紙傘,一時之間,開心至極,連忙朝着李長生,行了個禮,說道:“這位兄弟,剛纔我態度不好,多有得罪,還望兄弟不要介意。”

“無妨。”李長生淡淡地說道。

“不知道這位兄弟,如何稱呼?”松山散人開口問道。

一旁的鳳一鳴,也眯眼微微一笑,說道:“能來參加聖物大典的,想來都是有名有份的人物,看這位修士眼力驚人,一眼便能看出混天傘的來歷,估摸着……絕非一般的修煉者,恕老夫眼拙,一時之間沒認出來,也想請問一下高姓大名。”

李長生搖了搖頭,笑道:“我就是無名之輩,不值一提。”

開什麼玩笑?報名字?

這裏的修煉者,這麼多,萬一有知曉他的,那可怎麼辦?

這聖物大典,他可是混進來的,不可太張揚,暴露了身份,要不然,被趕出去了,可就沒機會弄到那鎮天鎖地塔了。

見李長生不肯透露姓名,一時之間,在場的修煉者,臉上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棄後絕愛 不過,來此地的修煉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許多修煉者興許身份神祕,不輕易示人,倒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情。

“既然兄弟不願多說,我等也不強人所難……”鳳一鳴笑眯眯地說着,心裏頭卻是好奇起來,又仔細打量了一下李長生,連同一旁的老者,也禁不住多看了幾眼,不過想來想去,卻都沒有頭緒,又瞧着面生,暗暗吃驚。

“伊沙王到!”

“伊沙王到……”

隨着一聲高呼,在廳堂之中響起。

一時之間,所有的修煉者,都放下了手頭中的事情,也停止了參觀寶物,目光紛紛朝着廳堂中央看去。

“伊沙王出來了?”

“這下好了……估摸着,是要展示那‘鎮天鎖地塔’了……”

“這可是伊沙族的至寶,已經有百年時間我,未曾展示,沒想到,今年的聖物大典,竟然要拿出來展示……”

“要不是伊沙王八百歲大壽,哪有這個機會看到……”

衆人紛紛小聲議論起來,眼神裏閃着炙熱的光芒。

松山散人和鳳一鳴,也連忙朝着廳堂正當中看去。

這伊沙王,雖然至今只活了八百年,相比起這裏的許多修煉者來說,這年歲算不上高,但是卻無人敢小看。畢竟,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伊沙族繼承了阿修羅強大基因,自出生那日起,便擁有強大的戰力,再加上八百年的修煉,自身的實力,遠超於一般的修煉者,早已經達到了真仙境界,沒有人敢小看。

伊沙族在這一帶,地域雖然不大,但是四鄰皆不敢招惹,全因忌憚伊沙王。

衆人目光之中,只看見一名身穿金衣鎧甲,閃閃發亮,氣勢駭人,高壯過人的中年男子邁步走出。

正是伊沙族的伊沙王,阿修羅的後裔。

農門丑婦 他的身後,伊沙族人手託一個巨大的透明器具,裏頭擺放着一座半人身高的寶塔,寶塔之上,似是鑲嵌了珠寶琉璃,光華四射,耀眼異常。

“是鎮天鎖地塔……”

人羣之中,有人驚呼出聲。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那座寶塔。

這寶塔的氣勢,似是被隔絕起來,從外往裏頭看,根本感受不到寶塔發散而出的威勢,然而,即便如此,這裝潢閃耀,讓人瞠目結舌,一看就知,並非凡品。

“就是它。”

李長生眉眼微微一眯,整個人凝目看去。

一旁的老者,也微微頷首,目光緊緊盯着那透明器具裏頭的鎮天鎖地塔。

此番前來須彌山,爲的,就是這一件法器。

只要將鎮天鎖地塔弄到手,到時候,便可將此塔放出,將整座龍虎山籠罩在其中,四方保家仙聚集起來,龍虎山就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只能進,不能出,到那時,便可將所有反出天界的保家仙一網打盡。

此寶塔彙集萬界八荒之勢,在三界六道之中,即便算不上第一的防禦型法器,但至少也能排進前五。

據傳,此塔乃是阿修羅王所煉製而成,在諸神混戰的上古時期,此塔一出,鎮壓天上地下萬界神魔,恐怖無比。

不過,年代久遠,許多人,似乎已經忘記了此塔的威勢,但是須彌山裏頭的修煉者,可是常有口口相傳此塔的威力。

不得不說,四方地界的勢力,之所以不敢輕易招惹伊沙王,一方面,是因爲伊沙王的強大戰力,二來,便是對這鎮天鎖地塔有所忌憚。

一件好的法器在手,便能發揮出十倍的力量,橫掃蒼宇。

張天師張道陵的天師法印也是如此,被譽爲人世之間第一殺器,掃蕩羣魔不在話下。

“諸位修士賞臉,光臨我伊沙之地,參加聖物大典,乃是我伊沙一族的榮幸……今年,乃是我八百大壽之年,爲了讓諸位盡興,特地將我族法寶‘鎮天鎖地塔’拿出來,供大家看一看……”

伊沙王震聲說道,整個人氣勢渾渾,全身上下,如同有一股混沌之力,將他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這股威勢,足以讓在場衆人,暗暗吃驚。

“傳聞此塔能夠鎮天鎖地,所向披靡,任何真仙只要進入此塔之中,就算有通天的神力,也出不來……”

“今日一見此塔,果然非凡,不愧爲伊沙族的至寶……”

“我等此次前來參加聖物大典,能夠親眼目睹此塔,便是我等三生修來的福分……”

一時之間,衆多修煉者,紛紛開口誇讚。

伊沙王的臉上,露出了傲然的笑意,似是十分開心,畢竟這塔對他來說,意義非凡,能得廣大修煉者的認可,自然是件高興的事情。 底下,李長生和老者,互視一眼。

老者微微一笑,壓低了聲音,說道:“寶物如今就在眼前,怎麼弄到手,就要看李仙師的了。”

這個老傢伙,倒是精明,這種事情,直接推給了李長生。

不過倒也是,他身爲佛門中人,許多事情,不好過問。

鎮天鎖地塔就在眼前,若是要去搶,這樣的事情,老者倒是做不出來,可不做……這可是要誤了外頭的大事。

在須彌山多逗留一天,人世之間就多淪陷一天,外頭那些真仙,隨便一個,都是能覆滅人世的人物。

更何況,老者只是一縷化身,根本達不到本體的實力,如今……李長生已經恢復了實力,這種冒險的事情,自然是要李長生去做,老者若是動手,只怕在場隨便出來兩個修煉者,老者都未必是他們對手,更別說是震懾四方的伊沙王了。

“伊沙大王,我聽聞,這聖物大典之上,若是看中的喜歡的寶物,可以以其他寶物換取,敢問伊沙王,這‘鎮天鎖地塔’,換不換?”

就在老者怔神之時,一旁的李長生,倒是震聲開口說道。

一時之間,滿堂修煉者,都閉上了嘴巴,鴉雀無聲,目光齊刷刷,直朝李長生這一頭看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這……什麼鬼?

發生了什麼事?

沒聽錯吧?這是……開玩笑的嗎?

要換伊沙族的至寶“鎮天鎖地塔”?這人……怕是個瘋子吧!

李長生面色淡定,似是絲毫沒有注意到周圍衆人的目光,眼睛一動不動,看向了伊沙王。

松山散人身體打了個激靈,連忙提醒道:“這位兄弟,這可是伊沙族的至寶……就算這聖物大典之上,有換物的交易,可這‘鎮天鎖地塔’肯定是不換的……”

鳳一鳴也有些錯愕,似是懷疑自己聽錯了,聽到松山散人說了這話,這纔回過神來,撇了李長生一眼,說道:“這位修士,你這……這是要做什麼?”

但凡是個人,只怕都認爲李長生腦子有問題。

跑來聖物大典上,換“鎮天鎖地塔”?

這……還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事情。

這一下,廳堂正當中的伊沙王,似是也被這句話驚了一下,微微一怔,目光朝着李長生這一頭看來,猛然之間,“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這位修士,怕是在開玩笑吧?我伊沙族的至寶‘鎮天鎖地塔’,有無上絕世之威,不在那傳說中的‘玲瓏寶塔’之下,此等寶物,我伊沙族奉爲無上至寶,千萬年來,一直守護……閣下即便就是看上了,能拿什麼來換?”

伊沙王面上帶着一絲笑意,聲音卻是如雷鳴一般,散發出威嚴之勢,所說的話,似是在開玩笑,又似是帶有一絲不屑。

不過,沒有人會覺得伊沙王這個態度有什麼問題。

鎮天鎖地塔,確實是伊沙一族的至寶,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每一個伊沙族人,都引以爲傲,這樣的神物,豈會隨意拿出去交換?

若不是今日,在場賓客衆多,只怕……李長生問出這樣的話,早已經被伊沙族人,撲上來撕成碎片。

人羣裏頭,一人發出了“臥草”的一聲,臉上神色,難看至極。

正是帶李長生和老者進來參加聖物大典的瘦猴。

估摸着,這瘦猴也沒想到,李長生竟然如此大膽,敢當衆問出這樣的話。

李長生淡淡一笑,從容不迫地說道:“這聖物大典,本就有換物的交易……鎮天鎖地塔,確實是無上神器不假……不過……再好的神器,也有價格,若我能拿出一件等價的神器,不知道……伊沙王可否與我做個交換?”

“噗……等價的神器?”

“這是癡人說夢吧!”

“鎮天鎖地塔的價值,遠遠超乎了大家想像,乃是至高無上的防禦型神器,這小子,若能拿出等價的神器,那還交換個屁?”

“……”

不少修煉者,紛紛開口說道。

許多人爲之側目,眼神之中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沒有人相信,李長生這個樣子,身上會有什麼無價的神器。

伊沙王倒也不惱怒,冷冷一笑,說道:“不知道閣下,能拿出什麼神器,來交換我伊沙一族的至寶?”

“好說。”

李長生微微一笑。

話音落下,只見他驟然一揚手。

“叮”

一聲劍吟傳出,只看見一道寒光,在廳堂之中一閃。

一時之間,許多修煉者,只感覺眼前一花,似是都沒看清楚是何物,一個個心中一顫。

“嗖”

劍光震盪而出,銀白色短劍,似是化作一支利箭,剎那之間,刺在了石壁之上。

堅硬的石壁,完全抵擋不住銀白色短劍這一擊,瞬間便被刺穿,裂開了幾條紋路。

在場衆人,一個個倒吸了一口涼氣,連忙定睛一看,當看清楚,這寒光是一把銀白色短劍之時,人羣之中,不少人倒是發出了輕蔑的笑聲。

劍?

劍乃十八般兵器之祖。

寶劍雖好,但寶劍卻是爛大街的東西。

更何況,劍主攻,攻擊型的法器,最普遍,相比之下,鎮天鎖地塔,主防,即便是同品階的神器,主防的神器,也比主攻的神器,更有價值。

自古以來,物以稀爲貴,這莫說是在人世之間,就算是在真仙林立的須彌山,也是如此。

“咦,還真別說,這寶劍,看上去,似是品階不低……”

“這是自然,若隨便一把爛大街的法器,難不成也能換鎮天鎖地塔嗎?未免也太將寶塔不當一回事了……”

“可即便這寶劍品階不低,又能如何?他是一把劍,就註定了,價值不可能超越鎮天鎖地塔……”

“……”

廳堂之中,不少的修煉者,紛紛開口說話,表達自己的觀點。

許多修煉者,倒真有幾分眼力,一眼便可看出李長生這把銀白色短劍的不凡之處。

一般的刀劍,皆以玄鐵打造,無堅不摧,能劈天地萬物,高品階的法器,更是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李長生這一把劍,乃是大哥李耳贈的“斬仙”劍,此劍曾被李耳隨身佩戴,灌注無上道義融入其中,劍身之上,刻有道門銘文,融合天地大道,如海納百川浩瀚無邊,若得此劍,可憑此而悟道,修行一日千里,不在話下。 老子李耳何人?

乃是融合天地大道爲一身之人,太上老君八十一化之一。

莫說是在人世之間,就算是在萬界之中,這也是震古爍今之輩,真仙眼中,高不可攀的人物。

尋常之人,不懂此劍來歷,自然沒有意識到這把劍的價值。

但是,對於真仙來說,一旦知曉此劍的來歷,只怕沒有人會認爲,這把劍的價值,會比鎮天鎖地塔低。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老者說要讓李長生以此劍來交換鎮天鎖地塔的原因。

在場之人,雖然驚詫此劍的品階,不過……卻沒人知曉此劍來歷。

伊沙王淡淡撇了一眼刺在牆壁之上的斬仙劍,高冷一笑,說道:“閣下這把劍,確實非凡……不過……我伊沙一族的鎮天鎖地塔,卻是不遜色於閣下的神器,閣下若真是想交換……我這廳堂之中,擺放了三千一百八十件法器,皆乃上品,閣下可憑此劍,任意換取十件法器帶走,如何?”

衆人聽罷,一個個瞠目結舌,倒吸一口涼氣。

一件法器,換十件法器?

這伊沙王雖說不肯交換鎮天鎖地塔,不過……卻是對寶物向來沒有抵抗力,一眼便認出,這銀白色短劍價值不菲,所以……一時之間,也不追究剛纔李長生的冒犯,而是開口想要以十件法器,換取這一把寶劍。

修煉者們,都咋舌萬分。

畢竟,此地展示的法器,皆乃上品,每一件法器,從品階上來說,就已經不低,更別說,這些法器的來歷背景。

別的不說,就剛纔那把看似普通的油紙傘,便是魔家四天王之一魔禮紅用過的法器,單是這一來歷,就足以在這件法器的品階之上,再提升一倍的價值。

也就是說,李長生這把銀白色短劍,且先不論來歷背景,單從品階之上,便可交換此處的十件有來歷背景的上等法器,這種買賣,還是第一次聽說,也難怪在場的修煉者如此驚駭。

品階之上,就已經等同於十件有上品有來歷的法器了。

不得不說,伊沙王的眼睛,確實夠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