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陳志凡放在桌子上的夜宵,葉詩渝絕美的臉上先是錯愕,繼而怒其不爭地起身重重拍了下桌子,“怎麼回事兒?那幫同事又讓你請宵夜了?”

陳志凡微微一笑:“葉隊,這沒什麼。”

看陳志凡跟沒事兒人似的,葉詩渝沒好氣道:“就你那點實習工資還能沒什麼,你傢伙年紀輕輕臉皮倒是越練越厚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兩天你跑哪去了?手機爲何一直關機?!”

“你說說,東區cbd凌晨肇事逃逸案,我前些天讓你摸查主幹道的監控,你給我摸查到什麼了?”

“白天晚上都不見人,電話也關機,能不能拿出點上進心?!”

一大堆絮絮叨叨的責備,當然更像是關切的話,陳志凡心裏暗自感動,但他當然不能告訴葉警花自己私自出去偵察卻被人錘殺活埋,然後詭異地變成了殭屍,因此才把工作給耽擱了……

陳志凡站直身體,顯得他那瘦高的身形竟然變得挺拔了起來,也愈發沉穩,他拿出早編好的理由解釋道:“不好意思啊,葉隊,當時我家裏出了點急事,我忙忙慌慌趕回去的路上手機丟了,東區肇事逃逸案進展的確因爲我而耽誤,我保證以後不會了!”

“至於那東區cbd凌晨肇事逃逸案,請給我三天,我保證查到兇手!”

“哼,你有這麼自信?”

葉詩渝詫異地看了眼陳志凡,往前探了探座椅,導致她拿上半身的曲線愈加的噴薄起來:“算了算了,有決心是好事兒,能不能做到再說吧!你好好工作,爭取早日轉正。”

默默欣賞着葉隊胸前飽滿的綺麗,陳志凡下意識地點應了聲。

又看了看桌上的宵夜,葉詩渝理所當然地掏出錢包。

陳志凡擺了擺手,不容拒絕地往門口走去:“不用了,謝謝葉隊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夜裏寒氣大,你的胃一向不太好,如果不餓的話至少把薑糖奶茶給喝完吧!”

陳志凡走了好久後,拿着湯勺的葉詩渝依舊在怔怔的出神。

三年前,也是一杯薑糖奶茶。

她那位名叫葉九重的大哥就如剛纔的陳志凡這般,相貌和語氣都一模一樣,不容拒絕地吩咐葉詩渝喝掉薑糖奶茶……

……

陰暗地樓梯間,區長大人公子謝曉東叼着根牙籤堵在那:“去討好葉大警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告訴你!老子看上的女人,你想都別想!”

陳志凡不可否認地立在那裏:“麻煩你放尊重點,再說,有你求我的時候。”

大概是沒能聊到陳志凡敢這麼跟自己說話,謝曉東怒道:“麻痹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去把馬桶給我整乾淨了!”

面對挑釁!陳志凡從容不迫、往衛生間走去。

剛到門口兒,只聽遠處謝大公子“哎呦”一聲……

進了衛生間的陳志凡邪魅一笑、把門鎖死,打開排風扇。

他沒有理會堵上的馬桶,而是點上一支菸,煙霧繚繞間,不會有人、也沒人會看清他臉上的喜怒。

“砰砰砰!”

摻雜着肚子痛地呻吟聲,謝曉東:“開門、開門,給我開門陳志凡!”

陳志凡幽幽地吐了口煙霧,卻是掏出手機,自顧自地看起娛樂新聞:嘖嘖,冠希哥竟然跟tw第一名模志玲姐姐撕逼了!

兩分鐘後,錘門聲震得門框晃動:“陳、陳志凡同志,麻煩把門,打開吧。我、我憋不住了。”

陳志凡置若罔聞。

十分鐘後,若不是衛生間門板夠結實,怕是要被錘塌了!

突然,聽不到動靜了? 陳志凡這才晃悠悠地打開門,可是門口,哪裏還能看見謝曉東的身影?

錯愕間……

卻見警花葉詩渝正要往女士衛生間進,竟突然間語調慌亂:“你、你幹什麼!謝曉東!”

只見提着褲腰帶、下半身屎跡斑駁、尿騷味兒刺鼻地謝曉東,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我、我……”

葉詩渝捂着鼻子、嫌棄地走開。

看到謝大公子在葉詩渝面前吃這樣的癟,陳志凡有些“不懷好意”地笑了笑。

謝曉東弓着腰,一臉怨毒:“笑你麻痹!陳志凡,敢玩我,你給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唄,有你求我的時候。陳志凡聳了聳肩,沒打算跟這位二世祖計較!

明亮的衛生間正衣鏡前,剛纔還制服板正,怎麼看也算高大青年的謝曉東此刻眼窩深陷,眼瞼浮腫淤青,整個身體渾身打顫。

怎麼成這副模樣了?

陳志凡:屍毒發作了,恩,效果還挺好。只是,陳志凡不知道,如果那截骨指的主人,知道陳志凡敗家子到只是用屍毒來下毒,怕是該死不瞑目了!

突然,謝曉東又覺得腹中一陣絞痛,趕忙提着褲腰帶呻吟着,不擇路地跑向衛生間,剛到女士衛生間門口、發覺跑錯,忙掉頭時卻一頭載在這邊衛生間門板上!

足足有半個小時後,謝曉東纔有氣無力地從衛生間出來。

陳志凡早就回到座位上,他在翻開主幹道監控錄像。

此刻,謝曉東一臉淤青黃腫。若不是身旁兩位狗腿子同事強忍着惡臭、攙扶着,怕是早就癱在地上了。

一位同事狐疑:“食物中毒了?”

另一位略懂醫理地同事:“可食物中毒地話,沒有伴隨着嘔吐症狀啊?”

謝曉東有氣無力地擺擺手:“送、送我上醫院。”

一直看着電腦地陳志凡開了腔:“他這是撞了邪。”

撞邪?!

兩個身爲謝曉東座下“狗腿雙煞”的傢伙面面相覷。

好在謝大公子到底也是經過大場面的人,知道船翻在哪裏。當即看向陳志凡,結結巴巴道:“志、志凡大兄弟,我、我這到底有治還沒治啊?”

陳志凡撥弄着鼠標,沒有回頭。

病怏怏的謝曉東恍然大悟,從包裏掏出來一千塊錢。一邊“敞亮”地塞向陳志凡,一邊作揖:“宵夜、宵夜錢,忘給志凡兄弟了。”

陳志凡嫌棄地側了側身子:“這錢太臭了。”說着望向一高一胖地“狗腿雙煞”,驚訝道:“你們聞不見嗎?”

一對“狗腿雙煞”只覺得臉上一陣火辣:“這……”

隨即,“狗腿雙煞”當中一個選擇裝傻:“我、我最近得流感了,有什麼味兒嗎?”

另一個機靈點,帶着哭腔把屎盆子扣在自己頭上:“額、啊,對不住啊,志凡兄弟,我不該在辦公室吃榴蓮的。”

這兩個傢伙簡直是極品!事實上,他們哪裏聞不見謝曉東身上刺鼻地惡臭味兒!可如果不是看在謝曉東是區長兒子的身份上,怕是有人給他們分別出一千塊,也沒人願意扶!

明擺着,這不是人幹得活兒!

謝曉東裝孫子裝得很虔誠,掏出手機、哭喪着臉:“支付寶!我有支付寶,現在就給志凡哥轉。”

陳志凡很豪氣地擺了擺手:“宵夜錢算我的,不用給。”說着擡了擡腿,從屁股兜裏摸出一顆烏溜溜、像是泥團地丸子:“這叫地寶丸,專門治療搗亢脾虛、有衝煞降邪的效果,鑑於是獨門祕方,售價5000塊,包治包好!”

tm,玩我呢?!謝曉東剛想罵出口,但無奈肚子絞痛得厲害、一股屎黃液體順着褲管流了出來,不由死馬當活馬醫,當場給陳志凡轉了5000大洋!

臥槽,這都行!

大廳衆位同事紛紛目瞪口呆。誰讓謝大少平時沒少欺負陳志凡,還總愛帶頭佔陳志凡便宜,這下報應來了!5000塊錢,足夠陳志凡連本帶利撈回來了。只不過不知道這玩意兒有陳志凡說得那麼玄乎???

收款後,陳志凡將丸子丟給謝曉東:“拿水服下吧。”

“我跟你說,夜市攤上的飯菜不衛生,沒個信,現在出事兒了,長記性了吧!”

“你們也別閒着,把曉東同志吃剩下地飯菜打包,拿到化驗所檢查檢查,看看有什麼問題沒!”

一對“狗腿雙煞”後知後覺。想到謝大公子何等背景、都能快被玩死,再聯想到自己也經常狐假虎威地欺負陳志凡,不由一陣哆嗦:“志凡兄弟說得對、說得對。”

說來也怪,謝曉東喝完丸子泡下的水後,不多時就覺得不痛了。

出了那麼大糗,謝大公子稍稍恢復些力氣,也不讓“狗腿雙煞”攙着,小跑着就消失在分局大廳。

矮胖子警察廖漢捅了捅陳志凡:“我說志凡,真tm解氣,不過,這到底怎麼回事?”

陳志凡總不能告訴廖漢,謝曉東是中了屍毒吧,當即邪魅一笑:“吶,我也不清楚,可能這就是報應吧。”

五大三粗地廖漢沒多想,嘿嘿一笑:“丫的,我早就看謝曉東很不爽了!”

陳志凡邪魅一笑,望向大廳狼藉:“明早上,還有人要我帶早點嗎?”

所有人都噤了聲,氣氛凝重了足足有一分鐘!

衆人回過神兒來賠笑:“別介,別介,志凡同志真是有心了。可怎麼能總讓您破費呢?明天、明天我們大家請您吃廣式早茶。”

……

陳志凡戴上耳機,繼續目不轉睛地看着cbd主幹道監視視頻影像。

沒有人看到,在陳志凡面前的電腦屏幕,齊刷刷地打開着二十幾個視頻窗口。

這麼多窗口都在快進模式。

畫面噪雜紊亂。

正常人如果這樣,不僅會目不暇接,而且根本不可能同時顧及監控內容。

兩個小時後,陳志凡吐了一口氣,盯着最屏幕中下方的一個窗口——一輛白色轎車風馳而過的虛影。

把轎車虛影放大!

原來這輛白色凱美瑞轎車撞人後逃逸。

原本會出現在第一個主幹道路口、結果卻被一輛並排同行的大卡車擋住、造成了監控死角,以至於事故科沒人察覺到出現在第二個路口的白色凱美瑞——就是肇事車輛!

陳志凡自言自語:“就是它了,白色凱美瑞轎車!西南方向逃逸。”

陳志凡回望二樓辦公室,警花葉詩渝身爲分局刑偵隊大隊長,此刻燈亮依舊。

……

“還在忙呢?”

葉詩渝聽到動靜,回頭發現是陳志凡,緊縮地眉頭才稍稍舒緩:“我在看事故處理科發來的摸查資料。有什麼事兒?”

陳志凡:“我知道肇事車輛了。”

什麼?開玩笑?!要知道這次東區cbd肇事逃逸案,現場無肇事車痕跡、無現場遺留物、無目擊證人!而且監控死角太多,複雜棘手程度可想而知!

葉詩渝明顯不相信,但精神卻不由一振:“怎麼說?”

陳志凡:“車牌號豫a00800。”

女警花葉詩渝狐疑道:“你怎麼這麼肯定?”

陳志凡很乾脆:“信不信由你。記得帶上技術科,在白色凱美瑞車弦右側取刮蹭物,再跟遇難者車輛車漆對比就知道了。”

葉詩渝剛想追問。

卻見陳志凡已然走遠,聲音迴響在過道里,沉穩悠長:“早點休息。”

望着那似曾相識的挺拔背影。

葉詩渝心中一怔,有些不服,卻是無意間笑了:哼,這傢伙,竟然會教訓我了!

……

z市,在一處私房雅閣,一位老人望着對面的女警花葉詩瑜。

老人葉南疆是便裝蒞臨z市的。怕是如果顯露真實身份,不僅僅是z市,連帶着整個y省警察系統高層都會面臨誠惶誠恐、不知該以何種姿態聆聽上意的窘態。

葉南疆很直接:“跟我回燕京。”

葉詩渝:“爺爺,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哈,你喜歡,你喜歡!!!你就可以不爲葉家前途考慮了?!”葉南疆將手上的一份材料重重摔在茶几上:“陳志凡,男,21歲,因爲暈槍錯過考覈,所以導致檔案裏沒有射擊成績!”

“掛科共計7門,檔案上給出的理由也很荒謬,是中暑缺席!”

葉詩渝咬了咬脣。

葉南疆眉頭攢動,質問聲裏帶着殺伐味道:“我不可能理解,爲這樣一個警校廢柴,值得你葉詩渝費勁周把他折調進刑偵隊、然後讓他以協警身份入重案組成爲累贅?!”

“是因爲他長得像葉九重吧!”

“看看!從你哥九重去世後,你自甘墮落、要求下放到z市都幹了些什麼?先是去了警隊計生辦,然後跑去後勤科管倉庫,這半年才稍稍覺悟進了刑偵隊!”

聽到葉九重三個字,葉詩渝如遭電擊!

葉南疆:“醒醒吧,我只知道我孫子葉九重已經死掉三年,早就不存在了。”

“不要讓自己陷在葉九重去世的陰影裏活着!”

“陳志凡不是葉九重!!!”

葉詩渝不肯擡頭,聲音冰冷近乎絕情:“我從來沒把陳志凡當成哥哥葉九重。九重哥生前是我、也是葉家的驕傲,哪裏可能是一個普通小警察能相比的。”

“我是照顧他,不過是因爲我可憐他。”

葉南疆大爲惱火:“我要見陳志凡!” “什麼?!這麼快就破案了?!”

“可不是麼!一大早葉隊就帶着技術科的人,直接摸查到肇事車主家!當場技術取證,一個小時後結果出來,證據確鑿,肯定拿人啊!”

“嘖嘖!葉隊神了!”

早上九點多,整個刑偵分局情緒激動,就連謝曉東這位區長大人公子,都好像忘記昨天的糗事兒,新制服鋥亮,人模狗樣地忙着在記者面前出鏡!

陳志凡坐在辦公桌前,壓根不過問這起東區cbd肇事逃逸案!

……

中午12點!

整個刑偵分局還是依舊熱鬧,謝大公子已經送走了第三波記者,連帶着大多數分局同志,都跟着沾光上鏡。

終於,豔冠整個z城警察系統的頭號女警花葉詩渝出現在辦公大廳!

所有男性牲口屏住了呼吸。

“咳咳!”區長大人公子謝曉東一路小跑,迎着葉詩渝:“詩渝,詩渝,這邊有《都市民生》頻道來的記者要採訪,我們一塊兒上鏡。”

大概是爲了消除昨晚糗事帶來的心理陰影,謝大公子在制服上特意多噴了gucci男士香水。

這麼浮誇的香水地味兒,讓進了大廳就不由皺眉的葉詩渝挺反感,冷冷道:“我沒空。”

謝大公子欲言又止,尷尬地停在原地。

卻是葉詩渝破天荒地掃了眼大廳,美目發亮:“志凡,到我辦公室一趟。”

陳志凡點點頭。

看着兩人默契地樣子,謝大公子尷尬地留在原地,臉色鐵青!

不嫌事兒大的矮胖警察廖漢,捅了捅他旁邊的同事:“我去!你發現沒,剛纔葉警花好像笑了!”

旁邊同事沒注意到謝曉東殺人般的眼神,順杆往上爬,激動道:“對啊,對啊,剛纔葉大美女望向這邊的時候,真的笑了啊!”

“我不是看花眼了吧!”

廖漢極爲猥瑣地拆臺道:“嘿嘿,瞎jbyy什麼呢!剛纔葉大警花是對志凡笑了。”

……

辦公室裏。

女警花葉詩渝定神望着陳志凡。不知道有多少次,這個女人望向陳志凡的時候總把葉九重在這個年輕人身上重疊,而這一次,她看得是陳志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