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地的主人得罪了厲害的生物了,別捲進去了。

剛從洞窟游出,就看見門口圍着一大羣生物,心裏正準備鬆口氣。

第一個看到他的生物陡然發出刺耳的尖叫,圍了三圈的包圍圈立刻一鬨而散。

昆羽沒反應過來,以爲那個厲害的生物又回來了,趕忙跟着大部隊迅速撤離。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他去那邊,那邊的生物就滿臉驚恐的拼命遊走,就好像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着一般。

又遊了一段距離,昆羽面色凝重的停了下來。

到此時,就是再笨也該知道了,這些生物不是在躲別人,就是在躲他。

難道?

昆羽回過頭看向熔岩石柱。

往日熱鬧非凡的熔岩石柱,現在如同死一般的寂靜,從一層到八層,全都是破爛不堪,屍體遍佈。

昆羽臉色難看了起來,他不想承認這是他乾的,但是所有生物的反應明明白白的告訴他,這就是他乾的。

不再到處遊動,昆羽一個轉身消失在衆生物的視線裏。

看到昆羽終於走了,所有生物都長出一口氣,只是再看破破爛爛的熔岩石柱,一股委屈涌了上來。

回到洞窟中,昆羽面色陰沉的找到了小石塊,他知道自己剛纔是怎麼回事。

能量的嚴重缺失導致了他失去理智,生物的本能驅使着他以最快的方式找尋能量。


這樣一來,任何擋在他身前的障礙,都會被他以不計代價的方式摧毀。

他都有些驚訝,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住進洞窟的時候,他特意測試了一下安全度,在不用全力的情況下,強行突破洞窟的水幕不是不行,但也會損傷嚴重。

但現在來看,他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至少強行突破了不下於三十個洞窟。

想到這,昆羽突然感覺自己身體有些不對勁,似乎更加輕盈了。

擺動了一下尾巴,洞窟的牆壁塌了一截。

凝神感知,離他十個洞窟以外的動靜清晰的反饋到腦海中。

渾身充滿爆炸的力量感。

昆羽一驚,這力量,這感知,這能量運轉的速度。

不會升級了吧! 就在昆羽查探升級的具體情況,在昆羽的洞窟外,立着三個氣勢威赫的身影,站在最前面的那位,盯着水幕,面色有些複雜。

後面兩個則是一臉興趣盎然。

吸了口氣,站在首位的那位輕柔的敲了敲昆羽的水幕。

正在意識空間中的昆羽猛然擡頭,他已經感應到了外面站在三位王級巔峯,也知道對方爲什麼而來。

不過什麼時候王級巔峯這麼好說話了?

沒敢耽擱,昆羽將水幕解除。

三道偉岸的身影將門口堵的結結實實,陰影灑在地面上,壓力莫名的增大。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昆羽並沒有太大的壓力,甚至有點放鬆。

那威赫的氣勢也沒有干擾到他。

爲首的那位王級巔峯,看了眼昆羽,閉了閉眼,嘴用力的一抿,隨後張口說道。

“小黑魚,如果我們有照顧不周的地方,請直接告訴我們,隨意破壞,對你對我都不好。”

話中的威脅意味濃重,只是用這種軟軟的語氣說出來,讓昆羽莫名的想笑。

跟在後面的兩個就毫不給臉的放肆的笑了起來。

似乎是被同伴的笑聲給惹惱了,爲首的這位,滿是長毛的臉開始扭曲,渾身的氣勢磅礴散發。

牆壁吱呀一聲,瞬間坍塌,光線照了進來,除了昆羽身下這塊地,周圍的一切全都化爲齏粉消失無蹤。

昆羽抖了一下身子,將身上的灰塵抖掉,有些惱怒的看着站在前面的那位。

兩位同伴小聲收斂,三位王級巔峯全都皺着眉謹慎的盯着昆羽。

“你?這怎麼可能?”

還是首位的生物發聲,只是這次,語氣有些意外。

昆羽梗了梗脖子,能量在脖頸處盤旋了許久,終於嘗試的吐出了一個音節。


終於能發聲了,昆羽有些欣喜,似乎升級後,對於能量的控制達到了超乎想象的程度。

由磕磕巴巴到能流暢的發聲,昆羽只用了不到三息的功夫。

“很意外麼?”

隨着昆羽發聲,站在對面的三位就更意外了。

他們是眼睜睜的看着一個本來沒法控制能量發聲的生物,只用了不到三息的功夫就學會了能量發聲。

他們回想了一下自己學發聲,最快的都要兩天的時間,才能做到這麼流暢。

能量掌控到什麼程度,才能這麼如此隨心所欲啊?

這下換成他們說話磕巴了。

“那個,我們來,就是爲了和你商量一下,畢竟,鬧的有點大。”

昆羽也沒有爲難他們,順從的點了點頭。

看見昆羽點頭,三位王級巔峯同時送了口氣,隨後滿臉堆笑的告別。

臨行前,站在後面的一位還熱情的邀請昆羽去他那裏坐坐。

沒有在意客套,昆羽看了眼已經破敗不堪的洞窟,也懶得重新修了。

抱着金屬盒子,直接向上遊。

在一個獨棟花園式洞窟前停下。

這洞窟的主人很有眼力見,在看見昆羽過來,沒有第一時間跑,反而主動把作爲門牌的貝殼給了昆羽。

昆羽給了個肯定的眼神,順手丟了五百個能量幣,就當是佔用費了。

發現自己不僅沒有死,還有額外的收穫,洞窟的主人高興異常,忙裏忙外的整理了一番,就將這個洞窟清了個乾淨。

又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吩咐了一下,一道道美食在極短的時間出現在昆羽的面前。

昆羽有些驚異,這是個人才啊,不對,獸才。

仔細的瞧了瞧,這傢伙長的有些神似儒艮,只是兩邊的鰭是靈活的手爪,寬闊的嘴脣時刻露着討好的笑。

昆羽突然發現,這傢伙好有眼緣啊,莫名的就有好感。

起了心思的昆羽也不急着處理自己的事,反而拉住正要走的儒艮詢問起來。

通過費勁的交流,昆羽知道這個儒艮給自己取名就叫儒艮,很神奇。

這個儒艮的腦子非常靈活,並且因爲常年在生意場上打滾,練就了一身伶俐,只是可能是太過在意生意了,實力就差了很多。


現在勉強纔到兵級。

昆羽沒有立刻開口,只是隨意的聊了一會,就讓儒艮走了,只不過在走之前,在他的身上留了一道能量氣息。

這能量氣息是這次升級後昆羽發現的,這也是對能量有超強掌控力後必然掌握的能力。

這道氣息自己不發出任何能量波動,隱蔽性相當好,高等生物只要不仔細尋找,一般不會發現。

能量氣息沒有別的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昆羽可以在極遠的地方發現這道能量氣息,也就是說,可以在極遠的地方發現被能量標記的生物。

見識了太多的爾虞我詐,昆羽對於任何生物都抱有戒備,他即使很看好這個儒艮,也必須保證這個生物沒有問題。

儒艮走後,昆羽終於可以靜下心來好好查探一番自己升級的結果。

這次升級,讓昆羽非常不順利的晉升到了王級生物行列。

不過,正如昆羽瞭解到的一樣,生物一旦到了王級,就是生命質的的變化。

在王級之下,生物再強也強不到哪去,還是可以被歸類爲普通生物,只是說,兵級生物的力量更大點,戰力更強點。

本質上來說還是一樣。

升爲王級,首先身體的強度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這個提升最少都是原來的三倍。

因爲昆羽積累的足夠久,能量經過了幾次壓縮,他這次升級直接導致身體強度提升了十倍之多。

如果單純以身體強度來算,昆羽可以算是中等王級的身體強度。

這點昆羽心中早就有數,在第一次進行身體壓縮時,就是爲了今天。

但是能量的掌控度提升如此之大是昆羽沒曾想到的。

如果單純以能量掌控度來算,昆羽可以媲美王級巔峯了,只可惜,因爲剛升級,能量還沒有形成質變。

現在的能量不管是質量還是儲存量比起兵級巔峯並沒有高多少,不過,身體強度提升了,能量掌控度提升了,能量的提升也不會太久。

但要說變化最大的,不是身體,也不是能量,變化最大的居然是紅魚。

再見到紅魚的時候,昆羽驚的都叫了起來。

在魚珠空間中,體型如山嶽,渾身鱗甲泛着金屬光澤,嘴脣旁伸出兩道龍鬚,背鰭像是兩座小山般聳立的紅魚悠然飄蕩而過。

昆羽用自己身體比了比,好傢伙,長寬都有自己十個大,也虧得魚珠空間在這次升級時直接大了十倍,不然真裝不下他。

等到紅魚炫耀完一輪後,主動縮小繞着昆羽歡快的遊動。

等到紅魚縮小後,昆羽才發現,不僅是外表和體型的變化,紅魚的兩邊胸鰭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問了紅魚才明白,這兩側的胸鰭似乎在向着翅膀的方向進化。

昆羽嫉妒了,嫉妒的眼紅的那種。

自己費心費力的調整身體都沒法做到飛行,結果人家紅魚都不需要操心,直接就往能飛的方向自動進化。 在和紅魚打鬧一番後,昆羽留意起魚珠空間的變化。

這次升級,魚珠空間得到的好處纔是最多的。

首先,內部空間直接大了十倍,不過在外面卻沒發現魚珠大了多少,可能這裏面有着涉及到空間的學問?

研究不明白,昆羽也就沒有太在意,不過空間變大最跟本的影響就是能納入的能量變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