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地上的這些儲物袋,離央目光一閃后,一口氣將這些儲物袋全部打開,一時間,整個洞府修鍊室都被擠滿。

緊接著,離央為了節省些時間,直接將靈識放出,開始對從儲物袋中倒出的各種東西進行分門別類的挑揀。

「靈石竟然只有這麼一點!」

半個時辰后,離央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一小堆靈石,臉上滿是失望的神色。

眼前的這小堆靈石,細算下來,才不過數千而已,同離央心中所預估的數量相差甚遠。

「是我貪心了!」

片刻后,離央搖了搖頭,手一揮,將面前的這小堆靈石給單獨收進了一個儲物袋中,因為他這時轉念一想,與自己一番對比,有些明白為何靈石會這麼少了。

將靈石收起后,離央將目光投向了其它的幾堆東西,分別是法寶,丹藥,以及一些靈草和煉器材料,其中還有一些離央認不出的東西,又給分成了一堆。

「這些法寶對我無用,可以直接處理掉,其它再說!」

目光一一掃過面前的東西后,離央的目光在那堆法寶上停留了片刻后,率先將其給收了起來,之後同樣將其它的東西也分別用一個儲物袋存放。

「嘩啦啦!」

隨後,修鍊室中,又是青芒閃過,數個儲物袋出現,大小不一的元核紛紛被離央倒了出來。

「足有七萬多塊,只可惜不知道這些元核具體有什麼用!」

離央靈識直接對著修鍊室地上倒出的元核覆蓋過去,只半盞茶的功夫便清點出了具體數量,然而面對如此巨量的元核,離央卻是不知它們有什麼用處。

「星辰之力,這些晶體中蘊含著極為精純的星辰之力!」

就在這時,有光芒閃動,太儀鼎忽然出現在了離央的身前。

「若是如此,星辰之力也屬於能量的一種,為何鍊氣訣無法煉化這些元核?」

「因為你的修為不夠,並且,你所修鍊的鍊氣訣也可能是不完整的。」

「什麼,鍊氣訣不完整!」

當離央忽然聽到太儀鼎的這句傳音時,心神猛然一震。

「這次煉化了五成的道初之物后,我所受到的損傷恢復大半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零碎記憶,記憶中,好像共有七塊石碑,你當時得到的只是其中的三塊!」

太儀鼎語出驚人,再次道出了一則令離央心神難以平靜的信息。

「這些石碑到底是什麼來歷?」

離央盡量使自己的心神鎮靜下來,出聲問道。

離央所修鍊的功法,是當時在遭遇太儀鼎中的特殊空間得到的,乃是三塊石碑所化,極為神秘。

陸太太,餘生只等你 而鍊氣訣更是一直作為離央最主要的修鍊功法,其可以煉化各種能量的特殊屬性,對離央的幫助不言而喻,所以離央一直都沒有換其它的主修功法。

「這些石碑是何來歷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只恢復了一些零碎的記憶,並且,現在你最主要的是突破築基境,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太儀鼎給離央這句傳音后,一個淡化,重新回到了離央的丹田中,懸浮在紫色雲霧上,似乎是在觀察著。

而它本來可以將道初之物完全煉化,但卻因為忽然浮現在它心神的零碎記憶,令它留了一半下來,幫助離央鍛鑄道基,這些零碎的記憶中也包括了它自己的來歷。

不過因為過於零碎,它並沒有回想起多少事情,但它本能地覺得留下一半的道初之物給離央,對未來的它會有莫大的幫助。 次日,楊鳴來到六百七十八號別院之內,吩咐小靈合成三具金丹巔峰傀儡,將兩具傀儡安排在院中,控制他們收斂周身的氣息,看起來猶如兩個石人一般,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合成了兩具金丹後期傀儡立在門邊準備迎客后,楊鳴便轉身進了屋內,坐在椅子上飲茶,他的身後,立著最後一具金丹巔峰傀儡。

等了約摸一個時辰,楊鳴感應到有一名修士立在門外,吩咐傀儡打開院門將人領進屋內后,楊鳴發現這是一個容貌削瘦的中年人,築基巔峰修為,但氣息不穩,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

中年修士進入屋內也在打量楊鳴,不過楊鳴此時卻扮做了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看著倒有幾分慈眉善目。對視一番后,中年修士首先開口道:「在下蔣平,見過僱主。」

「嗯,」楊鳴點了點頭,說道:「築基巔峰修為,還不錯,不過你似乎受傷不輕啊。」

「唔,是,不過請您放心,報酬方面我可以少拿三成。」蔣平似乎覺得自己受傷影響了實力,於是主動說道。

楊鳴搖了搖頭,拋給了蔣平一粒極品百草丹,說道:「你誤會了,這顆百草丹你服下吧。」

「極品百草丹?」蔣平拿著這百草丹,有些不敢置信。原來這百草丹需要數十種療傷藥草混合煉製,因為藥材太多,藥性複雜,因此極難成丹,更不要說是這極品百草丹了,此丹對金丹期修士的傷勢有奇效,甚至元嬰期修士都有一定的作用。蔣平懷疑,就是自己被雇傭三年的報酬也不知道能不能買得起這枚極品百草丹。

「不錯,你服下吧。儘快恢復傷勢。」楊鳴點了點頭,輕鬆的說道。

猶豫了片刻,蔣平一咬牙,將百草丹吞了下去,瞬間,身體一陣熱流流過,體內的傷勢就好了大半,回頭只需慢慢化開這百草丹的藥效,其餘的傷勢也將盡數恢復。感受到百草丹這霸道的藥效,蔣平向楊鳴叩拜道:「多謝恩公賜葯,蔣平必定全心全意協助恩公。」

「你起來吧,實不相瞞,我需要雇傭你不僅僅是兩年而已。」楊鳴徑直說道。

「哦?不知恩公打算雇傭我多久?」蔣平小心的問道。

「我需要你效忠與我,當然,你剛才也看到了我的實力,也不瞞你,資源方面我可以說是應有盡有,不但是這極品百草丹,就是極品結金丹甚至極品培嬰丹我也是隨手可得,只要你為我盡心辦事,你以後的修鍊前途將一片坦途。」楊鳴誘惑的說道,而且,還拿出了兩瓶丹藥放在桌上。

蔣平聽到楊鳴的話,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但隨即卻被楊鳴的話給震撼到了,又看到楊鳴拿出了兩瓶丹藥,忍不住上前拿起藥瓶倒出了丹藥,果然,全部都是極品結金丹和極品培嬰丹,一瞬間,他甚至有了搶奪丹藥的念頭,但就在他念頭剛起的瞬間,楊鳴身後的傀儡突然發出了一絲金丹巔峰的威壓,這讓蔣平嚇得差點趴在地上。

經過楊鳴的誘惑和傀儡的恐嚇,蔣平的心跳比平時快了一倍不止,想到自己的散修生涯,現在擺在自己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念及此處,蔣平恭恭敬敬的跪下向楊鳴叩首道:「屬下參見恩公。」 「多想無益,突破築基境才是當前最要緊之事!」

洞府修鍊室中,離央的神色變幻個不停,良久,才恢復了平靜。

「全力鍛鑄道基之前,必須做好萬全準備,第一個便是儘快將府宗的例行任務完成,第二個便是利用做任務的這段時間,來賺取閉關需要的靈石。」

一陣低頭思索后,離央將自己的身份令牌取出,同時靈識放出,沒入了身份令牌之中。

霎時間,有一行行閃動著字幕的任務欄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相比於外門弟子必須到長工閣領取交接任務,內門弟子則不用那麼麻煩,可以直接通過自己的身份令牌領取或發布任務,而這也必須建立在開闢出識海,擁有靈識的情況下。

「就決定這三個任務了!」

很快地,離央便直接一次性地領取了三個任務,如今以他的實力,要完成練氣境的任務,基本沒有什麼難度可言。

領取任務后,離央也沒有絲毫的耽擱,當即就離開了青府,去完成任務去了,而這次他也沒有帶青鳥出去,而是自己一個人去……

「如今,第三個任務也完成了,接下來便是籌集靈石了!」

一個月後,在某處蒼莽古林中,離央望著手中的一個銀光閃爍的獨角,口中兀自低語了一句后,將獨角收了起來。

將獨角收好后,離央手中光芒一閃,一枚圓球出現在了手中。

這枚圓球叫域球,裡面主要收錄了青庭山界域的地形圖,以及一些修仙城池和修仙門派的所在,當然也包括了一些大型坊市的具體位置。

而這枚域球,乃是離央在完成第二個任務時,在某個坊市中,以一塊從星隕秘境中獲得的稀有煉器材料交換得來的。

「在風庭山脈那裡么!」

離央將靈識沒入了域球之中,不到片刻的功夫,便找到了自己想去地方的具體位置。

重新將域球收起,離央抬頭看了一眼西南方位后,身形一動,化作一道青色光影急速遠去,而在原地,只餘下一頭模樣醜陋的巨大妖獸橫屍在地。

……

五天後,風庭山脈一個不起眼的山洞口,忽然有漣漪泛起,緊接著一道臉上明顯戴著假面的青色身影閃身而出。

青色身影一出山洞,身形便朝著風庭山脈外邊飛掠離去。

「如何,他往哪邊去了?」

就在青色身影離開山洞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又有三道身影從洞口出來,其中一名身材略顯矮小的身影,顯然有些著急,朝著身旁一名方臉修士出聲問道。

「那邊!」

方臉修士聞言,眸子中有藍光閃現,朝著前面掃視而過,當看到了某處虛空中有一道快要淡化了的青色軌跡時,身形立即化作一道藍光追了上去。

見此,身材矮小的修士與另外一人也連忙跟了上去……

「幾位攔住在下的去路,有什麼指教么?」

風庭山脈邊緣處,臉上戴著假面的離央,目光掃過前面三名攔住自己去路的陌生修士,沉聲開口喝問道。

「指教倒是沒有,將你身上的儲物袋交出來,便放你離去,否則的話……」

攔在離央去路的三名修士,正是後面尾隨而來的方臉修士三人,此刻矮個子修士盯著離央的目光就彷彿看著一個寶藏一般,直接就威脅離央交出他的儲物袋。

「為趕時間,大意了!」

聽著對方如此赤裸裸的話,意圖再明顯不過了,離央心中不禁暗嘆了一聲,剛才在坊市中為了儘快籌集靈石,過於明顯,難免得引起了有心之人的關注。

「怎麼,耳朵聾了嗎?快點將你全部的儲物袋交出來!」

眼看離央沒有回應,矮個子修士再次出聲催促道,彷彿吃定了離央一樣。

「想要我交出儲物袋,憑你們還不配!」

離央本就趕時間,此刻被面前的三人攔下耽誤時間不說,竟然還威脅要他交出儲物袋,心中已然生出了怒意。

「找死!」

聽到離央的話后,矮個子修士就彷彿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頓時就炸了起來,赤芒一閃,矮個子手中多出了一柄火紅巨錘,催動間,有烈焰騰起,朝著離央就轟殺而來。

同一時間,眼見同伴已經動手,方臉修士手中也有一柄藍色飛劍出現,綻放出刺目的藍光,森寒的劍氣如浪潮般對著離央籠罩而至。

至於另外一人,則是一個揮手間,從他寬大的衣袖中,有無數的綠光飛射而出,赫然是一根根碧綠色的飛針,從各個方位封鎖住了離央躲避的可能性。

從三人出手的配合程度來看,顯然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並且三人的修為也是練氣十層,難怪自恃有把握拿下離央。

但他們找上離央卻是找錯了人,雖然離央在練氣境的修為進展緩慢,不過體內蘊含的靈力卻是要比同境界修士渾厚數倍,就連肉身在星焰煉體之後,都蘊含了驚人的力量。

面對三人的聯手絕殺,離央神色從容,星隕秘境中的諸多兇險都經歷過,又豈因這而動容。

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離央心念一動,瞬間就展開了土靈玄域,一種厚重如山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而土靈玄域展開的剎那,不管是烈焰巨錘還是藍色飛劍,亦或是碧綠飛針,都彷彿陷入了泥沼一般,變得極為遲緩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身上怎麼跟背了一座山似的沉重!」

也是這時,方臉修士神色忽變,驚呼了出聲。

「我也一樣,該死,他做了什麼?」

矮個子修士則是直接怒罵了出聲,目光看向了前面神色從容的離央,心中忽然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

「不能任由這樣下去,都用出全力!」

最後一名修士反倒是冷靜了許多,並且從他的身上有綠光猛地爆發而出,竟是重新恢復了速度,同時手中一柄鬼頭匕首出現,身形一個暴起,直接殺向了離央。

望著身形忽然暴起的那名修士,離央念動間,道衍劍元直接同元良劍融合,手中劍訣一掐,元良劍化作一道青色劍光,率先就將還沒反應過來的矮個子修士以及方臉修士洞穿而過。

緊接著,在那名暴起的修士即將殺到離央身邊的時候,忽然有土黃色霧氣升騰而起,將他給籠罩住。

而這名暴起修士被土黃色霧氣一籠罩,身形立刻遲緩了下來,同時臉上出現了痛苦之色,整個身體更是開始出現了變形。

但下一息,元良劍呼嘯而過,結束了他的痛苦。

從對方的出手,再到離央的反殺,全程不過盞茶的功夫而已,這其中也有著對方的輕視,以及離央為趕時間,而全力出手的因素在內。

離央目光掃過三人臉上凝滯的不可置信以及驚懼神色一眼后,直接就將他們身上的儲物袋給搜了出來,隨後彈指間三朵火苗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后,離央才將土靈玄域一收,身形一動,化作一道光影離開了風庭山脈。 「這是任務的靈石獎勵,至於貢獻點已經劃到師弟的令牌上了!」

長工閣二樓,執事弟子臉上帶著笑意,將一個儲物袋以及身份令牌交還給了離央。

「多謝師兄!」

接過東西后,離央對著執事弟子道了一聲謝后,便告辭離開了長工閣。

風庭山脈距離青庭山的距離並沒有多遠,離央只是花了兩天的時間,便趕回了青庭山,並來到長工閣交付任務。

雖然通過令牌可以直接領取任務,但任務完成之後,還是必須要回長工閣交付,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很快地,離央重新回到了自己在清天峰的洞府,在將洞府防禦陣法完全開啟后,便進入了洞府修鍊室。

一個盤膝坐下后,離央大手一揮,頓時大量的靈石出現在了修鍊室的地上,霎時間整間修鍊室瀰漫了極為濃郁的天地靈氣。

「真是奢侈啊!」

布滿的大量靈石的修鍊中,離央僅是深吸了一口氣,便感到有濃郁的靈氣直接湧入了自己體內,忍不住低聲自語了一句。

緊接著,離央閉上了雙眼,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好后,開始全力運轉起鍊氣訣來。

而隨著鍊氣訣的運轉,擺放在地上的靈石紛紛受到了牽引,大量的靈氣朝著離央的身體匯聚而去,到了後面,整間修鍊室都瀰漫著白色霧氣,那是靈氣濃郁到了極致而霧化的體現。

離央體內,此刻也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如此大量的靈氣湧入他的體內,立即使得離央有一種吃撐了的飽脹感覺。

但這種感覺只不過持續了片刻而已,因為湧入他體內的靈氣迅速的被鍊氣訣煉化,化作精純靈力進入了離央的丹田,進而流入了紫色雲霧中。

下一息,紫色雲霧猛地一震,繼而表面出現了一個小型漩渦,如饑似渴地吞噬著離央的靈力,甚至到了最後,更是透過離央的身體,直接吞噬外界的靈氣。

「這……」

離央一直留著小部分的心神關注著紫色雲霧,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紫色雲霧所生出的變化,吃驚的同時,也不知道這種變化是好是壞。

就在離央心中有所憂慮時,忽然看到丹田中的太儀鼎上有黑白兩色流光交織浮現而出,化作一個半透明的大鼎,將紫色雲霧籠罩在內。

「你只管吸收煉化靈氣,保證在你道基鍛鑄成型前不要中斷就好!」

不等離央傳音詢問什麼,太儀鼎便直接給離央傳達了這句話,旋即離央又看到太儀鼎的器靈從本體飛出,融入了半透明的大鼎中。

霎時間,離央原本流入紫色雲霧的靈力,竟是化作了熊熊的光焰,將半透明的大鼎包裹。

而被靈力光焰包裹的半透明大鼎,有無數莫名的玄奧符文出現,躍動間紛紛沒入了紫色雲霧。

有了太儀鼎的傳音以及介入,再加上此刻的離央也隱約從紫色雲霧中感受到了一種奇特的律動,心神一振,不再有所顧慮,除了及時更換靈石外,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煉化吸收靈氣上……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五年已經過去了,離央依然閉關未出,不過青府卻是迎來了一件關乎宗門未來的大事,那便是開山門招收新一代的弟子。

而不管任何宗門,要開山門招收新一代弟子,都必須舉行極為隆重的祭祖大典,如青府這般大門派,往往舉行祭祖大典時,都會邀請其他宗門觀禮。

所以自然而然的,但凡大宗門開山門之際,也是一次修鍊界的盛會,不過由於離央處在閉關中,無緣得以見識。

相比於青庭山的盛況,以及其他五峰的熱鬧,清天峰依然顯得很是冷清,基本少有其他宗門來賓的拜訪。

雖說清天峰少有來賓的拜訪,但也不代表著沒有。

「在下玄府何青川,第一次來貴峰,勞煩師兄指點一番白秋和離央兩位師弟的洞府所在!」

清天峰山腳下,此刻清冷的迎客堂中,何青川對著有些百無聊賴,值守在這裡的唐然拱手見禮道。

「很不巧,白秋和離央師弟二人正處於閉關的狀態中,何兄怕是要白來一趟了!」

唐然搖了搖頭道。

「原來如此,難怪對我的傳訊一直沒有回復!」

何青川聽言,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在來青府之前,他便已經給兩人發了傳訊,奈何一直沒回,先前還覺得些奇怪,擔心他們是否出了什麼事。

「多謝師兄告知,既如此,便告辭了!」

得知離央兩人在閉關中后,何青川臉上露出了遺憾的神色,旋即對著唐然道了一聲謝,便轉身告辭離去……

隨後的一個月中,青府都處在忙碌熱鬧之中,直到招收弟子結束,各派來賓紛紛回去,才恢復了平常時的模樣。

同樣的,此次通過各種試煉進入青府的弟子,基本選擇加入了其它五峰,而選擇加入清天峰的,不過寥寥數人。

光陰似箭,在新一代的弟子漸漸融入青府的過程中,又是五載歲月流逝而過。

洞府修鍊室中,此刻離央的身上有朦朦的七色霞光緩緩流轉著,加上他身周又籠罩著白蒙蒙的靈霧,仿若真正的仙神一般。

其實在離央身上流轉著的七色霞光,乃是從他的丹田處映透而出的。

丹田中,透過半透明的大鼎,可以看到紫色雲霧已然消失不見,換而之的是一團緩緩旋轉著的七彩漩渦。

驀地,半透明的大鼎忽然一陣劇烈閃爍起來,緊接著竟是一個潰散消失,同時太儀鼎的器靈也重新出現,並飛回了本體之中。

這一變化,立即就被離央感知到了,連忙將一小部分心神沉入丹田中。

然而離央的心神一沉入丹田,就發現丹田中原本緩緩轉動著的七彩漩渦,此際竟然停止了轉動,並且還詭異地在膨脹收縮著。

「這是什麼情況?」

還未等離央緩過神,離央忽然感到從七彩漩渦中跌宕出一種奇妙的波動,這種波動還一波強過一波,最後彷彿浪濤般綿延不絕,沖刷著離央的血肉筋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