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聽見一聲巨響,食堂的大門被關上,我心裏一晃,他們兩個已經出去了!

現在整個食堂大廳就只有我一個人了!

想到這裏我忍住向身後看去,生怕哪裏會串出什麼東西來!

四周很安靜,只有櫥窗裏的排氣扇呼呼的吹着,速度很快,把我帶的心臟也跟着噗噗的跳動,正想用力打開門看看裏面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就感覺脖子上涼嗖嗖的!

這一感覺讓我渾身一僵,這…這場景不是在鬼片裏必然出現的場景嗎?

現在是要在我這裏也要上演嗎?我雙手打顫,手顫巍巍的抓住胸前的銀釵,費了不少力氣才把它拿出來!

呼出一口氣,一個轉身閉上眼睛就胡亂的擺動!

瘋了一般的耍了一翻,竟然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這讓我有些疑惑,慢慢的睜開雙眼就見艾良言不知道從哪裏出來的,正站在一旁,眼神裏露出嘲笑的表情。

“你…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我有些尷尬的問道,剛纔那瘋子一般的動作他肯定全部看到了!

他沒有說話,只是對我勾勾手指,我愣愣的看着他。

他這是要幹嘛?他不是在廚房裏捉鬼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我仔細的打量這他,心裏有些防備,突然我無意間低頭看見他的皮鞋竟然離地面有一段距離,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這是!鬼上身!

這三個字在我腦子中瞬間炸開,我一個後退就緊貼在了門上,瞪大眼睛防備的看着他。

雙手緊握着銀釵,心裏還唸叨着這銀釵可是一定要辟邪呀!不然今天可真的是要死在這裏了!

“我讓你過來,你還往後面退,是想要死嗎?”

他的語氣還是那樣淡然,但是我卻聽出了一絲絲戾氣,臥槽,艾良言這傢伙不會是被鬼給殺死了,又上了他的身吧!

平時看的鬼片經典情節立馬浮現在腦海,但是我顯然是我想多了,因爲這根本就不是艾良言,只是一個我能看的見得鬼魂罷了!

我貼着牆慢慢的向食堂的大門口磨蹭,希望他的智商能低一點,看不出我在慢慢的逃跑,但這隻能出現在一個二貨的腦子裏!而我——就是這個二貨!

他應該知道了他自己露了餡,臉色瞬間變得詭異難看,隨着他改變的還有整個食堂大廳的電燈,忽明忽暗的閃動,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最後我只能在一眨眼的瞬間看見離我不遠處的“艾良言”

“你是誰!你…你想要幹嘛?”我壯着膽子問道,卻聽見他的抵笑聲!

“你猜猜呀,纔對了有獎哦!將你兩顆眼珠玩好不好!”

話音剛落我就感覺我旁邊有什麼東西在向我襲過來,速度極快,我也來不及站在原地害怕,根據自己的感覺往旁邊一閃,可是腦子不聰明,就連身子都不靈活,閃開的同時,我噗通一聲被什麼東西拌到在了地上。

我慌亂的想要爬起來再跑,卻感覺自己渾身都被一個重物壓得喘不過氣來!

整個大廳的燈一瞬間都滅了,我眼前一片漆黑,最終什麼都看不到,但是我我還是奮力的反抗,抓着銀釵得手一轉彎便刺向我身後看不見的地方,一聲慘叫在我耳邊想起。

震得我的耳朵都要聾了,腦袋也被這一聲叫的嗡嗡做響。

伴着這聲慘叫隨之而來的是四周空氣的下降,還有呼呼的陰風不知道從那裏吹進來的,我竟然聽見廚房的鍋碗瓢盆哐哐作響,像是在預示着什麼東西正在發怒的邊緣!

聲音敲打的越來越響,我身上的重物已經隨着那一聲慘叫消失,我緩緩的站起身,在黑暗裏,看不見任何東西,竟然沒有任何光亮照進來。

不可能!就算是燈滅了,但是四周都是有窗戶的,外面此時正陽光明媚,怎麼可能一點光亮都射不進來呢?

這個想法只在我腦子中瞬間閃過,我沒有敢站起身停留太長時間,現在我也看不清我站在哪裏,那就相當於四周受敵,很不安全,我慌亂的往後面退。

剛纔我就是貼在牆上想要移動到食堂門口,現在應該只要後退好幾步就可以碰到牆壁的呀!

可是沒有,我沒有碰到本來應該存在身後的牆壁,這使我更加的慌亂,四周時不時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在整個空曠的食堂裏響起,也聽不出是在哪裏發出來的!

我正不知所措的時候,右手腕被什麼東西抓住,在我還沒有來及甩開那是人是鬼的時候,我就感覺被人拖進了什麼東西里面,我還聽見一聲玻璃碎裂的聲音!

這次不是剛纔艾良言踢碎的嘩啦啦玻璃掉落碎裂的聲音,而是感覺玻璃裂開的聲音,只是裂開沒有碎裂!

我心裏鄙視了自己一口,都這時候了,竟然還能神經的仔細聽那是不是玻璃裂開的聲音。

我被人快速的拉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一個趔趄我竟然從櫃子上摔了下來,痛的我悶哼一聲。

好一會才爬起來,發現我竟然不在食堂裏面,而是一個昏暗古老的房子裏面!

我一擡頭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剛纔摔下來的血紅的櫃子,不,應該是梳妝桌,上面擺着一面金黃色的橢圓形銅鏡。

我驚訝的呆愣了一秒,剛纔我不會就是從這裏面出來的吧!

我忙起身,打量起四周,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想要趕快從這裏逃脫出去。

可是四周確實古香古色的擺設,正廳中間擺着一臺血紅的圓桌,旁邊擺着紅色的圓凳,就連拉着的紗帳簾子都是血紅血紅的,嗆鼻的血腥味也飄進了我的鼻孔,紗帳簾子後面是一個高大的屏風,屏風裏面閃爍這點點星光。

我站在原地沒有敢動,橢圓的銅鏡裏面顯示出我蒼白的面孔,四周的血腥味越來越衝,最後餓哦聞得胃裏開始犯惡心,頭也跟着眩暈起來!

這是夢!這一定是夢!

我這樣告訴自己,可是還沒有想兩分鐘,一個念頭在我腦海裏閃過。

也有可能是我死了,下了陰間地獄!

這個想法讓我咯噔一下,心裏開始恐懼,終於忍不住,開始原地打轉,想要找個門衝出來,看看外面是什麼情況!

我心裏越是着急,屏風後面的燭光越是跳躍的快,總有感覺我要是嚇暈了,或者嚇死了,那燭火也會滅掉的意思!

終於忍不住我向前邁了兩步,想要看看那燭火是怎麼回事?

可是面前這紅色的朱紗帳我實在是不想碰,我看見上面不光只是顏色是紅色,甚至還有絲絲血跡還在往下面滑動。

弄得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可是那燭光像是能吸引我一般,我腦子裏只想着過去,仔細看看那燭光是什麼情況!

越看那屏風後面那隱約的燭光,我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

我竟然掀開了那噁心的簾子走了出去,左手上沾滿了粘稠的血液!

雖然我心裏雖然嫌惡,但是身體卻沒有在意,直直的走過來,繞過屏風,我看了眼桌子上的燭火。

看到的一瞬間渾身一顫癱倒在地,桌子上放竟然掛着一個女人!身穿大紅色的喜袍,但是長髮垂腰,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正當我死盯着這具紅衣屍體不知道該作何動作時,不知道從哪裏吹來一陣風,竟然將掛在樑上的屍體吹得轉了個圈!

洪荒之蚩尤 我眼睜睜的看着她轉過身來,清楚的看見青絲長髮之內是毫無血色,蒼白如白灰的面孔。

佈滿血絲的眼珠爆突,舌頭伸的老長,軟遢遢的垂在下巴上。

看着異常的嚇人,我渾身顫抖,不知道要做什麼什麼反映出來!

竟然直愣愣的等着她的眼睛看,紅色的血絲布滿了眼球,幾乎隨時都要突出眼眶掉下來。

正當我傻愣愣的看着她時,她的嘴角竟然微微彎起,形成一個幅度!

讓我渾身一震,才反應過來,尖叫一聲,連連後退,可是紗帳後面緩緩響起委婉哀怨的琴音,伴着柔弱低泣的聲音。

我條件反射的轉過身去看,這一眼看的我實在是站不住,顧不得屏風框上全是鮮血,緊緊抓住,才使得我沒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血紅色紗簾之後,一位紅衣女子坐在我剛纔摔下來的梳妝檯前,手裏拿着一把梳子,在紗帳的映照下,我看着還是血紅血紅的!

一點一點的梳着青絲長髮,可是我卻看見那把梳子在滴血!

我恐懼的上下牙齒在打顫,身後是懸掛在樑上的紅衣女鬼,死像難聽,前面是不知什麼東西梳着頭髮竟然還在滴血。

倒黴成我這樣也不是一般人了!

我現在後悔莫及,剛纔我他媽裝什麼好人,要是跟他們兩個出去,拿來這麼多事情!

現在倒好,在一個恐怖的古宅房間就算了,竟然還要和女鬼,屍體呆在一塊!

我也不知道那裏飄出來的琴音,本是訴苦悲傷的曲子,在我後悔莫及的時候放出來,尼瑪還真的映心情映情景! 收回思緒,墨九狸看向了面前整整一棺材的黑色精華液體,她還是覺得這個大錦盒,怎麼看都是一個正常的棺材……

墨九狸直接走到錦棺旁邊,手輕輕探入黑色液體中,原本她只是想感受一下這黑色精華液體究竟如何修鍊罷了……

卻沒有想到,她的手才剛一觸碰到錦棺中黑色精華液體,那些液體便如同找到歸宿一般的,自動的順著她的手臂鑽了進去。接著墨九狸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力量,衝進了體內……

她一驚,立即收回了手,可即便她收回手的速度很快,那些黑色精華液體也有不少鑽入了她的體內。狂暴的帶著壓抑的力量,充斥在她的經脈中……

讓她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額頭瞬間就布滿了細汗!

「娘親,你怎麼了?」

「主人,你怎麼了?」

寶寶和小書同時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要閉關!你們不要擔心……」墨九狸說完,也不等兩個小傢伙兒反映,直接心念一動,回到了平日自己閉關的房間。

看著墨九狸消失的身影,寶寶有些擔心的問道:「小書,娘親沒事吧?」

「不會的,主人既然說要閉關,應該是有辦法的!我們在這裡等著她就好了!」小書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因為這黑色的液體,就連它都沒有見過!不過,他卻從裡面感受到一股非常龐大而熟悉的力量,這力量根本不是這裡修鍊的玄氣,更像是那個地方的力量!看著面前錦棺中的黑色精華液體,小書難得的陷入了沉思中……

寶寶並不知道小書心裡在想什麼,只是從小對於小書的信任,讓她對小書的話幾乎不怎麼懷疑。既然小書說沒事,她就在這裡等娘親好了,寶寶心裡擔心,所以選擇了一個向著墨九狸閉關房間方向的位置,坐了下來,安靜的等著自家娘親出關……

空間外

墨將軍府雜物房的地下密室中,一個女子獨自站在中間,有些不安的來回走動著,時而向著西面的牆壁,不斷的張望著,似乎在等什麼出現……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在林月眼前忽然被一陣黑煙捲走的墨彩雲。此刻,她所在的密室是一處密封的幾平米大的地下密室,位置就在墨家的雜物房下面,估計整個將軍府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雜物房地下,還存在著這樣一處密室……

許久,墨彩雲面對的牆壁忽然閃了閃,上面直接出現一個黑衣人的影像。見到牆壁上的黑衣人後,墨彩雲立即跪倒在地上恭敬的說道:「見過左使大人!不知道左使大人喚我來有何事?」

「彩雲,你可知罪?」黑衣人停頓片刻問道,聲音有些沙啞,根本聽不出男女。

「我……我……不知,還請左使大人明示!」墨彩雲頭也不敢抬起的說道。

「不知?那我問你,我放在你身邊的黑煞哪去了?」黑衣人語氣有些不滿的問道。

「左使大人恕罪,黑煞一直放在我女兒天琪的身上,可是卻不小心被墨家的四位先祖發現了!所以才……」墨彩雲聞言立即解釋道。

「墨家的先祖?你是說墨家禁地那四個老傢伙?你可是親眼看到他們將黑煞消滅了?」黑衣人有些慎重的問道,顯然對墨家四個先祖也是有點忌憚的。

墨彩雲聞言一頓,心裡猶豫著該如何解釋才好!她並沒有看到黑煞如何被人滅掉的,只是因為她和黑煞的聯繫,知道黑煞已經不存在了!可是,除了墨家先祖,別人似乎也沒有那個能力了……

想到這裡墨彩雲直接說道:「是的,我親眼看到墨家先祖抓到了黑煞,之後我就因為黑煞消失被反噬受傷了!」

「沒想到墨家四個老傢伙的實力,竟然如此厲害!既然如此,你這段時間先不要隨意行事。仔細觀察一下他們四個有什麼弱點,一切事情等待他們四人閉關后再說!」黑衣人想了一下說道。

「是,左使大人!」墨彩雲聞言終於鬆了一口氣道。

「一個月後凌天大陸會出現一個強者秘境!鑰匙就是風雲國的太子,到時候你讓你的女兒想辦法跟在太子身邊,便能夠找到秘境的入口,順利進入秘境當中。這是秘境裡面藏有至寶的地圖!無論如何都要將地圖上面的寶貝拿到手!不然,你們母女的命我不介意收回來的!」黑衣人聲音冷冷的說道。

「我知道了左使大人,我會讓小女想辦法的!」墨彩雲恭敬道。

「這些東西是送給你女兒的!主上對秘境中的至寶志在必得!這是他贈送給你女兒的,到時候可以在危險的時候救她的命!也會幫助她準確的找到至寶的下落,並且成功取到至寶!」黑衣人說完,牆壁再次一閃。

墨彩雲抬起頭時,牆壁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是地上多出了一個小箱子,她沒有打開看裡面是什麼,而是直接收起小箱子,再次拿出一個黑色的圓盤捏碎,隨著一股黑煙出現,她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

空間內

墨九狸現在是非常的煎熬,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晉級到了紫玄巔峰的實力,這黑色的精華液體就算狂暴,自己也能收拾的了……

沒有想到,卻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這黑色的精華液體所含的力量,簡直就是恐怖的!她早就知道自己擁有黑暗屬性的玄氣,只是這幾年她很少聽說關於黑暗屬性玄氣的事情,應該是幾乎沒有聽說過。

加上她的修鍊功法是沒有屬性的功法,她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去修鍊那種屬性,只要正常的修鍊就好了……

因此,對於黑暗屬性玄氣的事情,她真的是知道的非常少……

卻沒有想到爹娘這一次,留下一整個錦棺的黑色精華液體,竟然是這麼霸道的東西!果然,好奇是會害死貓的……

早知道,她就不好奇的把手伸進去了!不過,墨九狸可不是輕易會妥協的性子,既然爹娘把這東西留給她來修鍊用的。沒理由她一個神醫,連這黑乎乎的液體都搞不定啊!無論如何,她也想辦法將體內的力量都吸收了才行…… 我也不知道那裏飄出來的琴音,本是訴苦悲傷的曲子,在我後悔莫及的時候放出來,尼瑪還真的映心情映情景!

我轉頭看了眼四周,終於在紅衣女屍身後看到了一扇看似是門的東西,這讓我欣喜若狂,顧不及梳妝檯上和樑上懸掛的女屍,快步的走過去,也不在乎滿是鮮血的門框,抓住就開!

本來我已經做好了外面是我意想不到的情景,頂多是外面還會古香古色的宅子,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我打開了門之後不但是古香古色的宅子,還附帶了一位身穿大紅色喜袍的鬼新娘呀!

我尖叫一聲,連連後退,感覺肩膀被什麼東西碰着了,轉頭一看竟是一雙繡着鴛鴦的繡花鞋,我順着鞋子看上去。

我哩個草,吊死的紅衣女鬼竟然正低着頭還是那副猙獰的樣子看着我!

我再次尖叫,腦子嚇得一片空白!

不管不顧的就從門口那女人身邊跑過去,身後卻是傳來詭異的尖笑聲,聲音在整個宅子裏響起。

我捂着耳朵不管不顧的向前跑去!

嘴裏還大聲的尖叫着,希望這樣能夠減輕我心裏的恐懼,這是什麼狗屁地方!

尼瑪,這就算是閻王地府,我也不要在這裏,我要跑出去,我要跑出去!

可是,事實上卻是我捂着耳朵低着快速的往前跑着,身後的小聲彷彿就在我耳邊,終於我跑的雙腿抽搐,癱軟在了地上!

門口站着對我微笑的女鬼離我只不過只有幾十米遠而已。

我看到這種情況,心裏不由的一慌,剛纔難到——又是鬼打牆!

想到這裏,我實在忍不住,長大嘴開始哇哇大哭起來,一是宣泄心中恐懼的情緒,二來是我還抱着外面或許有人能聽到的想法。

“這恐懼絕望聲音真的實在是太好聽了!哭呀!聲音在大一點!你怎麼不瘋呢?就像我當初遇到這種情況一樣,快瘋了吧!繩子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我們一起呆在這裏好不好!”

我整個背後都傳來陰冷的氣息,脖子上傳來的冰冷直接將我脖子圍繞,聲音輕柔卻陰冷之極。

我被她這麼一說,竟然不想哭了,吸了吸鼻子,聲音沙啞的問:“你是被這樣嚇死的嗎?”

我身後的陰氣更加陰冷,聲音變得有些幽怨:“爲什麼?爲什麼你還不瘋呢?難道你不害怕嗎?”

我沒有開口,說不害怕,那他媽真是假裝的!

這種情況不害怕的除非是鬼!我在這個時候竟然還在想,要是艾良言遇到這種情況會怎樣?

是不是也被嚇得和我一樣癱軟在地,就是不知道就他那樣的性格會不會被嚇哭!

甚至還把今天癱軟在地嚇尿的楊副校長想象成艾良言,可是怎麼想都覺得怎麼怪異!

“你是不是也嚇傻了?來,送你跟繩子,屋裏面有掛繩子的地方,快點進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着事情時,呆愣的表情讓她誤會我是嚇傻了,本來幽怨的語氣之中我竟然聽出了一絲絲的興奮。

這讓我很無語,這人看着這麼柔弱,怎麼想人死的時候,就這麼變態的興奮呢?

“這繩子還是你自己用吧,她不需要!”

一個溫潤的男生突然響起,讓我和那女鬼都是一愣!

我轉頭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眼前不由的一亮,我竟然看見艾良言微笑的從門外走進來。

我高興的想要站起身,脖子上卻突然變得冰冷,竟然制止住了我起身的動作!

我這纔想起來,我後身還有一位一直想要我陪着她吊死的紅衣女鬼!

臥槽,沒想到艾良言來了,我還是死路一條!

今天我這條小命算是交代在這裏了!

我正這樣想着卻聽見艾良言一個冷哼,就往屋裏面走,我一下子愣住了。

這貨竟然不是救我的!我他媽可是在一個吊死的紅衣女鬼手裏呀!這貨是上天派來逗我玩的吧!

我腦子中閃出一個想法!

這貨不會是想從這裏逃跑吧!我可是從那面銅鏡裏掉出來的!他不會是想通過銅鏡回去吧!

尼瑪,就算是要回去,也要把我給帶上呀!好歹我也是好心的擔心他才留在那麼詭異的食堂裏的呀!

想到這裏,我顧不得我身後的女鬼,就想追上那個忘恩負義的艾良言!

可是,事實說明,我又他媽想多了!

我努力了半天也沒有邁開一步,他就已經再次走了出來,手裏還多了根還在滴血的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