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道玄雲淡風輕的開口,他雙手隨意的揮動,一道道寒冰之力迅速在虛空之中凝結,輕易的將五長老擊飛出去數十米,而後化作枷鎖,將他整個鎖在其中。

寒冰之力刺骨,像是一柄柄鋒利的刀刃,一下又一下的割在五長老身上,眨眼間將他身上開出密密麻麻的口子,渾身都在淌血,悽慘無比。

“啊……”

五長老被寒冰之力控制,任由軀體被劃出一道道傷口卻不能動彈分毫,他發出驚天的慘叫,試圖引起乾坤門其他長老的注意。 乾坤門一處寬闊的道路之上,五長老身形狼狽的被寒冰之力禁錮於高空之上,他身上不時的出現一道口子,頓時,血光泵濺。

一聲又一聲悽慘的嚎叫自五長老口中傳出,企圖能夠引起乾坤門其他強者的注意。

但是今天不知爲何,那些平時一有風吹草動都能感受到的長老、供奉們此刻愣是一個沒來。

轟……

一陣更恐怖的氣勢徒然自五長老體內爆發而出,寒冰枷鎖瞬間被打破,在枷鎖破碎的一瞬間,一枚皇印迅速在虛空凝結,帶着九條十幾丈的黃金蟒與濃郁的皇道氣息轟向白道玄。

“竟然隱藏了實力?”

白道玄眼神微凝,但是也沒有多麼擔心,他體內亦是爆發出驚人的皇道氣息,比之五長老釋放出的要濃郁太多。

一枚皇印迅速凝結,長寬都不下於十米,五長老那三米高的皇印與之相比較之下,瞬間弱了不止一籌。

皇印之上亦有九條黃金蟒蛇,並且更長,足有數十丈,它們纏繞在皇印之上,在一瞬間齊齊的睜開雙眼,彷彿活物一般發出驚天的嘶吼,震動整個乾坤門。

下一刻,九條數十丈的黃金蟒猛然張口,各自噴出一道寒冰之力,化作一條條藍色的匹練,在半途中將那三米高的皇印轟的粉碎,而後直指滿臉駭然之色的五長老。

五長老面色驚恐到了極點,眼前的少年竟然擁有皇天境界,最起碼也是一星修爲,這是何等妖孽!

“天鬼橫行!”

經過最初的驚恐,五長老慢慢的逼迫自己鎮靜下來,他徒然發出一聲驚雷般的暴呵,一陣黑色氣流自他體內透出,氣流中充斥着森然的氣息,

黑色氣流迅極無比的蠕動,瞬間化作一道百米高的厲鬼的虛影,烙印在他背後的天穹中,遮天蔽日。

“不得了,五長老竟然會天鬼大法!”

“他竟然叛宗。”

“嘿嘿,二貨一般的人而已,竟然敢在乾坤門內使出天鬼大法,看他怎麼走的出去!”

暗中圍觀的乾坤門弟子譁然,一個個不可置信的發出驚呼,其中最多的是厭惡與幸災樂禍。


那紫峯平常丈着五長老的名頭可沒少欺凌他們,若是五長老這座後臺倒塌,那麼紫峯就什麼也不是,到時候他們就可以有仇的報仇,有怨的抱怨了。

“小子,今日之仇,他 日 我天鬼必定千百倍奉還!”

五長老聲音很怨毒,讓人聽了如墜冰窟,他臉上亦有一條條漆黑並且不停蠕動線條,駭人無比。

他伸手將躲在遠處的紫峯攝入手中,同時,背後百米高的厲鬼虛影彷彿復活了一般,一雙燈籠般幽綠的眼睛驟然睜開,而後帶着響徹天際的鬼嚎,張牙舞爪的對着白道玄等人轟去。

眼中閃過一抹詫異,而後歸於平靜,白道玄面對百米高的厲鬼不閃不閉,他一拳轟出,虛空中的皇印頓時沸騰了,好似要將天穹洞穿一般,發出一聲驚雷巨響,一路向着厲鬼虛影碾壓。

轟隆隆……

這一刻,皇印在奔騰, 冷麪醫生的狐狸小姐 ,到達厲鬼虛影之前,九條黃金蟒齊齊脫離了皇印,爭先恐後的纏繞在百米高的厲鬼之上,任憑後者如何掙扎與咆哮,黃金蟒都不曾放鬆一絲一毫,反而愈發的用力。

砰。

皇印像是一顆小太陽般耀眼,渾身繚繞着金燦燦的光芒,帶着熾熱的氣息,帶着不可侵犯的威嚴,猛然砸在厲鬼虛影之上。厲鬼在一聲淒厲的哀嚎聲中湮滅,化作一縷縷黑色氣流,緩緩隱匿虛空。

“周巖,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投靠天鬼,蟄伏我乾坤門數十年!”

乾坤門深處,突然傳出一聲充滿了暴怒的呵斥,而後三道身影剎那間出現在正逃向遠處的五長老,一人轟出一掌,將他打落虛空,而紫峯則在三道掌風之下爆碎成了漫天的血霧。

“太上長老?”

周巖面色駭然,眼睛睜的大大的,滿是驚恐,看着眼前三個老者,他的心在瞬間沉入了谷底。

“哼,周巖,這些年我乾坤門待你不薄,你卻忘恩負義,投靠天鬼,潛伏在我宗門之內,你意欲何爲?”

陳軒踏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看着周巖,這一刻他沒有了從前的淡然出塵,眼中不時的露出一縷森然的殺氣,令他周身空氣微微凝固。

“你們早就發現了吧?”

周巖此刻臉色蒼白,他緩緩站起身軀,也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下場,他沒有如何去狡辯,而是一臉的淡然。

“哈哈,陳軒太上長老,乾坤門門主本該是我的吧,可是爲什麼被風無極那小子奪了去?這就是你們說的待我不薄麼?”周巖突然發出嘲諷。

“乾坤門門主只需要實力,他實力比你強,資質比你出衆,這就是理由!”另一名太上長老搶在陳軒之前開口道。

“呵呵,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有必要對我遮遮掩掩的麼?風無極之所以能夠坐上門主的位置,不就是因爲他有一個厲害的老爹麼?你們乾坤門上任門主……”

“死!”

周巖還想要繼續說着什麼,那名引路老者眼中殺意暴漲,徒然拍出一掌,將他丹田擊的粉碎,連他體內經脈也被震斷,最後他只得帶着不甘的神色轟然倒地。

做完這一切,那名老者再次佝僂着身軀,一副顫顫巍巍的樣子,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陳軒看了老者一眼,沒有表示什麼,他吩咐幾名乾坤門弟子將此地處理乾淨,而後帶着另外兩名太上長老來到白道玄身前。

“白小友,此次之事也算是我們有意而爲,給你帶來麻煩,真是抱歉了!”

陳軒略微有點尷尬。

其實在周巖與白道玄碰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感受到了,只不過想到周巖的身份,他們並沒有現身,而是希望藉助白道玄之手逼迫周巖暴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天鬼在中州?”

白道玄沒有理會陳軒的尷尬,也沒有多加理會引路老者的強悍實力,而是聲音冷冷的問道,他眼中不時的溢出一抹殺意,看的對面的陳軒心驚肉跳。

前段時間他在萬壑宗得到至尊玉牌之時有衆多勢力對他展開追殺,其中有一個叫做陰風山的勢力,據說是天鬼組織中的一員。

最後一隻神祕的黑手突然出現,救走了陰風山的一名宗主強者,並且差點使白道玄喪命,那黑手的主人也許就是是天鬼中的強者,哪怕不是,也必然與天鬼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想到着,白道玄眼中殺意更濃,恍如實質,切割在空氣之中,引起一陣動.蕩。 “天鬼的總部就設立在南域中州!”

陳軒如實回答,雖然他不明白白道玄爲何有如此大的殺氣,但是也沒有多問,只是看向白道玄的眼中卻透露出幾許狐疑。

“嗯,他們大概的實力你知道多少?”

渾身殺氣消散,白道玄雲淡風輕的問道,顯得那般不在意,但是那微眯的眼睛中卻不時的溢出點點森然。

陳軒儘管疑惑,卻始終沒有多說什麼,只要白道玄問,他都如實回答,大概過去半個時辰,白道玄方纔重新跟在那名老者身後走向自己接下來幾天的住處。

一間古色古香的客房之中,白道玄站在窗前,眼神眺望遠處,彷彿透過了無盡的虛空,落在了天鬼組織總部,那眼中實質性的殺意,讓天地間溫度驟然下降。

天鬼,南域中州超級勢力之一,由衆多南域小勢力組成,他們單個勢力也許不強,但是論及整體,那可是連南域中州那些暗宗勢力都忌憚無比的龐然大物。

傳聞中,那裏面的初級皇天強者有十多個,中級皇天也有幾個,甚至連高級皇天境界那裏面也有,對於目前的白道玄來說,不亞於龍潭虎穴,想要報仇,現在顯然不是個好時機。

“哼,天鬼麼?等着吧,遲早要讓你變成死鬼!”

白道玄深呼一口氣,而後轉身盤坐在客牀之上,數個呼吸之後便進入修煉狀態,一絲絲一縷縷的天地靈力被他吞噬。

而他識海之中,此刻一個晶瑩剔透的小巧靈體正睜着大大的眼睛,吞噬着繚繞在他周身的股股皇氣,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絲皇道氣息被攝入靈體之中。

雖說很少,但是聊勝於無,積少成多之下,總有一天靈體會將他周身皇氣吞噬乾淨,而到那時候,也就是白道玄達到皇天境界大圓滿之時。

轉瞬間,三天過去……

這三天中白道玄一直在修煉中度過,如今可不比從前,以前他僅僅需要突破境界,便能夠擁有與之對應,甚至超越本身境界所能擁有的力量。

如今他體內那股寒冰之晶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他必須如他人一般自天地之間汲取靈力,加以煉化,方能在境界達到之時嘗試突破。

咔嚓。


房門被推開,寧玉顏緩緩走到牀頭,看着依舊閉着雙眼的白道玄,俏臉露出古靈精怪的樣子,她背在身後的手中藏着一隻鳥類的翎羽,此刻被她拿出,輕輕的在白道玄臉上來回掃動。

“停,有事說事,別鬧騰!”

豁的睜開雙眼,白道玄語氣無奈,對於寧玉顏這個脾氣古怪的小魔女,他沒有絲毫辦法。

“呀,你醒着吶?”

寧玉顏輕笑,臉上故意做出吃驚的樣子,其實當她進入房門的一瞬間便感覺到白道玄已經退出了入定狀態,只是沒有說穿罷了。

“那個陳軒老頭叫人跟我說今天要出發去參加宗門考覈呢。”

她如此說道,聲音依舊俏皮清脆,隱隱的還有一點期待。

“對了道玄哥,此次考覈你一定要努力了哦,如果能夠得到第一名,獲得一個進入化龍祕境的名額,那對你有莫大的好處呢。”

寧玉顏嘴角勾起一抹神祕的微笑,她特意叮囑,卻沒有說出進入化龍祕境的原因。

白道玄奇怪的打量了她幾眼,最後什麼也沒有問,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二位,太上長老有請!”

門外不知何時多出一個青年男子,他看向寧玉顏以及白道玄二人,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

那日白道玄出手對付周巖時,他剛好在場,躲在一個隱蔽的角落,目睹了全過程,對於強者,他抱着應有的尊敬,哪怕這位強者年輕的似乎有點過分。


“好,麻煩帶路。”

客氣的出聲,白道玄跟在青年身後行走,寧玉顏則像是一個乖巧小媳婦,低着頭跟在他後面,行走間,偷偷的伸手扯住他的袖子。

對於這小魔女白道玄根本沒有辦法,因此也只能聽之任之了。


當他們來到乾坤門大殿外的廣場,陳軒以及另外兩名太上長老都已經等候在此。

“小夥子,真是不懂得尊老愛幼哇,竟然讓我們幾個老傢伙等了你這麼長時間!”

這是與白道玄有過幾面之緣的邋遢老者,乾坤門太上長老之一,他依舊穿着一件破舊的黑色道袍,光着腳丫子,此刻舉着一個硃紅色的葫蘆,狠狠的往嘴裏灌酒,不時的咂吧咂吧嘴,顯得極爲享受。

“呵呵,你這老頭,蠻有趣的嘛,比那兩個老頭子要好玩多了。”

寧玉顏輕笑道,她先是誇獎了邋遢老者一番,而後轉頭鄙視的看向陳軒以及另外一名乾坤門太上長老,二人面面相覷,滿是無奈。

邋遢老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與他黝黑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哈哈,小女娃娃,你也不錯啊,比你旁邊那個冰塊一樣的小娃娃要順眼多了!”

“小友,你一切準備妥當了麼?”

陳軒出聲詢問,打斷了還要繼續胡扯下去的邋遢老者與寧玉顏二人。

“嗯,一切沒問題。”

白道玄回答道,聲音中滿是自信。

踏入皇天之境的他雖然只有一星修爲,但是憑藉寒冰之力的特殊,他自信能夠硬抗老牌二星皇天而不落下風。

如果用出金炎以及雷霆之力,他甚至可以大戰三星皇天,那可是接近於中級皇天的存在啊。

此次宗門考覈雖然出現了變化,參賽人員的要求被規定在了一百歲一下,但是在一百歲之上能夠成就皇天之境的天才很少見。

尤其這裏只是人族南域而已,一域之地雖然廣闊,但是對於整個源界來說,那只是九牛一毛,相對的,這裏的天才也不會有多少。

“好,哈哈,既然沒問題就好哇,我們在此等候一段時間吧,等其他也要參與考覈的勢力到來,我們一起出發。”陳軒笑了笑道。

淡淡的點了點頭,白道玄沒有多說什麼,隨意的站在廣場之上,等候着陳軒所說之人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