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秦穆然憤怒地吼道。

「你要是不做,你就是禽獸不如…..」

黑色的秦穆然反擊道。

「不可以!」

「可以!」

「不可以!」

「可以!」

……兩個人很快就因為可不可以扭打在了一起,不過,他們最終都抵不過蘇青竹的誘惑。

因為,他很快就淪陷了!

是的,蘇青竹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都忍受不住,尤其是還是昨天晚上睡了一晚上沙發的秦穆然。

秦穆然一把抱住蘇青竹,蘇青竹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主動了起來,嘴角上揚,更加熱烈的回應著秦穆然。

秦穆然將蘇青竹抱到了床上,因為蘇青竹穿的是睡衣類似於睡袍的那種,很容易便是解開了衣裳

秦穆然的眼睛都快要發光了。

「看什麼….現在我是你的!」

三個小時以後,秦穆然穿好了衣服,看著床上的蘇青竹,得意地說道:「你的聲音也不小啊。」

「呸,流氓!」

蘇青竹啐了一口,但是此時的她真的全身都沒有力氣了。

「不過,現在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目的了吧!」

秦穆然突然臉色一變,盯著蘇青竹問道。

「你知道?」

蘇青竹一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我想聽你說。」

秦穆然點點頭。

「好!那我就告訴你,我知道你能夠給我安全,我蘇青竹雖然說不是什麼好女人,但是也不是誰都會是我的男人!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也會是最後一個。」

蘇青竹認真地說道。

「行,我保證,以後你的安全沒有任何問題,我的女人誰都不能欺負。」

秦穆然看著蘇青竹說道。

「謝謝你……」

蘇青竹聽到秦穆然的保證,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剛才,她多麼害怕秦穆然不答應,如果秦穆然覺得這是交換拒絕的話,那麼她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過好在,秦穆然最終答應了。

「我們的事情,我不希望她知道…..」

秦穆然一想到陸傾城,頭便是大。

都多少次,還是管不住自己這行為,男人啊。

「你放心吧,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的,如果你想我了,可以翻牆來找我。」

蘇青竹笑了笑,這個笑容是多麼的苦澀,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從一開始,蘇青竹就知道,這是一個錯誤,可是她還是控制不住自己。

「嗯,你快穿衣服吧,一會兒我們一起去龍鱗一趟。」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坐在一旁,獨自抽起煙來。 “不,考驗早就開始了!從之前的那場地震開始時就已經開始了!”

崔美美出聲說道。

“地震?你是說我們軍訓前的地震?”趙小川驚訝的說道。

“沒錯!”崔美美點頭,打量了一會兒趙小川道:“從你的反應來看,想必在這頓樓裏面經歷過一些詭異的事件吧?”

趙小川心頭一沉,想起了之前在廁所中發生的事情。

三人見趙小川沉默,立刻知道被崔美美說中了。

“那麼這和小寶有什麼關係?”趙小川想起了之前成浩說話,皺眉問道。

“這正是我接下來要說的!”成浩說道:“那名叫做小寶的男人絕對不簡單!”

趙小川眼中光芒一閃,看向成浩,等待着他接下來的話。

成浩沉聲道:“那個男人殺的不是人,而是鬼物,但令人驚奇的是,我在他的身上也感受到了濃重的鬼氣!”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趙小川心中一沉,問道。

成浩凝重的說道:“那男人絕對不簡單,他是一個很危險的人物!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可以不要接近他!”

“只有這個理由麼?”趙小川皺眉道。

成浩神色一怔,苦笑道:“看樣子你知道的事情確實比我們想象中得多,其實在頂替李大爺的時候,李大爺曾經給我說過,這個叫做小寶的男人需要特殊照顧一下!能讓李大爺說照顧的人,那必定是學院的意思了!”

趙小川眼中光芒一閃,想到了校長,但是卻並沒有說些什麼。

成浩嘆息道:“總之讓你不要接近那個男人,主要是不想讓你的嘴學院上層的人,因爲學院遠比你想象中的恐怖得多!”

成浩說完後,氣氛變得忽然凝重起來,包括趙小川也沉默了下來。

“呵呵,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正當氣氛變得越來越沉悶時,趙小川忽然間仰天大笑起來。

崔美美、成浩、凌風都皺眉看着趙小川不知道他在笑些什麼。

“哼!學院麼?”趙小川目光掃過三人,冷聲道:“學院四大勢力?不知火組織?學院的考驗,現在又叫我不要再管小寶,躲避學院?哈哈,真是可笑!”

凌風臉色一沉,沉聲道:“趙小川,我們是爲了你好!希望你想清楚,要知道這貴族學院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

“簡單?”趙小川冷聲道:“我不管什麼勢力和鬼物,甚至不想知道這座貴族學院的任何事情,我只要我身邊的朋友不受到任何傷害!”

“如果有人想要傷害我的朋友,不論是誰,我絕對要讓他付出沉重的代價!”

凌風三人聽到趙小川冰冷的宣言,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成浩,打開結界!我要出去!”

趙小川沒有理會三人,轉頭說道。

成浩深吸一口氣,看了趙小川片刻,對凌風說道:“打開結界吧!”

凌風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隨即還是聽從了成浩的話。

一道道裂縫出現在周圍漆黑的空間中,向着四周蔓延開來,空間像是碎玻璃一般散落在地上。

趙小川四人再次恢復了宿舍樓當中。

趙小川看着眼前熟悉的環境,衝着四人點點頭,就要離開這裏。

但是就當他快要走出宿舍樓的時候,成浩說話了。

“趙小川,如果下次再見面,我們希望可以得到令我們雙方滿意的答案,而不是成爲敵人!”

趙小川腳下一頓,微微點頭,消失在三人面前。

“最後還是失敗了啊!”

不知過了多久,凌風看着趙小川離開,嘆息一聲。

崔美美反應過來,勸慰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也不算太糟,至少成浩已經突破到玄冥境了!”

成浩微微皺眉,猶豫片刻,忽然說道:“美美,凌風,我這段時間恐怕不能在不知火中繼續待下去了!”

“什麼?”崔美美驚訝的看着成浩。

凌風眉頭皺起,嘆息道:“果然,現在你的力量突破了!又要去找那個男人麼?”

“沒錯!”成浩沉默片刻,語氣冰冷的說道。

崔美美知道成浩和那個男人之間的糾葛,但還是忍不住焦急道:“成浩,現在正是不知火組織需要力量的時候,況且你現在剛剛突破,境界也不穩,要不然在等。”

“我等不下去了!”成浩眼中兩團黑色的地獄火不斷地跳動着,冷聲道:“我知道我就這麼走了很自私,但是你們諒解我!那個男人我絕對要殺死他,絕對要!”

崔美美張張嘴巴,卻說不出任何話,最後只能長長的發出一聲嘆息。

趙小川離開了宿舍樓,便再次向着醫務室趕去。

他現在急切的想知道關於貴族學校的一切,包括成浩一夥人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而這些問題他相信黃大師和沈菲兒絕對是知道的!

“喂!媽咪啊!人家是舟舟啊!你最最可愛的兒子啊!”

“是啊,人家這裏有些麻煩,人家需要五萬塊錢!”

“人家受了一點小傷,沒事,真的只是一些小傷,不過醫生說人家營養有些差,要好好補補!”

當趙小川感到醫務室時,蔣舟舟的胳膊上已經打上了石膏,正在打電話。

郝大寶、沈菲兒、王醫師則圍坐在牀邊,面色古怪的看着蔣舟舟。

“這是怎麼回事?黃大師呢?”

趙小川走上前去,小聲的問道。

郝大寶轉過頭來,搖搖頭,同樣低聲回道:“黃大師已經回去了,而舟舟也恢復了過來,現在正在向家裏打電話要錢呢!”

趙小川眉頭一皺,他還有事想要問黃大師呢!

“謝謝媽咪!”

蔣舟舟“啪”的一聲掛上了電話,轉頭看向王醫師道:“搞定了,欠你的醫藥費很快就會到的!”

“呵呵!蔣舟舟,你是在是太客氣了!要是你早說你是蔣氏集團公子,何必發生這麼多的誤會呢?”王醫師熱情的笑道。

趙小川長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切,轉頭向着好大寶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郝大寶聳聳肩,無奈道:“誰能想到蔣舟舟竟然是那個跨國化妝品財閥的繼承人呢!當真是世事難料啊!”

趙小川迷惑的點點頭。

雖然他不是很瞭解,但是看現在這種情況,蔣舟舟的來頭似乎很大,甚至大到連王醫師都要熱情對待的地步。

“這王醫師之前可還是對安希俊不屑一顧,可是對於舟舟卻很熱情,估計這蔣氏集團可比安氏集團要大許多倍!”

趙小川心中這樣想到,但是對於之間的差別卻並沒有半點感觸。

ωωω▲ttКan▲¢o

畢竟對於他來說,‘集團’還是太遙遠了些。 秦穆然坐著蘇青竹的車來到了龍鱗的總部。

當見到劉嘯等人的時候,劉嘯並沒有什麼意外。

秦穆然回來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了,在盛康集團門口發生了這樣大的事情,龍鱗若是再不知曉,就不配稱為第三大地下勢力了。

「然哥。」

劉嘯,狐狸等人看到秦穆然連忙打招呼道。

「嘯哥,最近龍鱗情況如何?」

秦穆然看著劉嘯問道。

「龍鱗如今與青幫,洪門呈三足鼎立之勢,中海的地下世界,基本都被我們壟斷了。」

這要是放在之前,劉嘯想都不敢想會有今天這樣的場景出現,但是現在,一切都成真了。

他劉嘯,從天狼堂的一個堂主,在秦穆然的幫助下,一步一步成為了龍鱗的掌門人。

道上沒有哪個不見到他叫他一聲嘯爺!

不過,即便劉嘯現在在江湖上的身份和地位很高,可是他卻始終明白一點,那就是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秦穆然給的。

秦穆然能夠給他,自然也能夠收回來。

「嗯,那就好,嘯哥,我就說嘛,你有做老大的潛質,你還不信。」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都是然哥你給的機會,要不然我還是一個小小堂主呢。」

劉嘯很是認真地說道。

「不過咱們中海是穩定了不少,可是近期,有不少的人都將主意打到了盛康集團身上了,然哥,你可得留心點。」

劉嘯突然想到了什麼,提醒道。

「嗯,我知道。上一次暗殺多虧了兄弟們了!」

秦穆然點點頭。

「今晚,帶兄弟們去好好放縱下,所有消費算我頭上。」

秦穆然笑了笑。

「然哥,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龍鱗是盛康集團暗處的一把利刃,保護好嫂子,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不過嘛,你請兄弟們去放縱,正好不用我掏錢了!」

劉嘯看著秦穆然,笑了笑。

「怎麼說現在道上都叫你嘯爺了,你還這麼摳,不符合你的身份和檔次好不好。」

「我也是要養家糊口的嘛,再說了我老婆就給我那麼點零花錢。」

劉嘯小聲地說道。

「想不到你也是個妻管嚴啊。」

秦穆然一臉玩笑。

「哪有,這是尊重…尊重!」

劉嘯臉上有些尷尬。

「對瞭然哥,我突然想起來了,上次青幫杜守成和洪門洪少全說等你回來有一件事要商討。」

劉嘯突然想起了什麼,看著秦穆然說道。

「什麼事?」

「好像是五年大比快要到來了,現在整個中海都有些不安分了。」

劉嘯也是剛剛接觸到五年大比,若是以前,哪怕是青龍幫都沒有資格知曉,只有真正能夠掌控中海的超級大勢力才可以。

五年大比,地下勢力,青幫,洪門,龍鱗,地上勢力,四大家族,紀家,歐陽家,許家,段家。

總共七大勢力,他們將要一起迎接朝廷里的人,根據這五年對中海的貢獻,重新分配資源,重新決定四大家族的位置。

「呵呵,那是肯定的。」

秦穆然笑了笑。

「若是往年,四大家族的位置如鐵桶一般,但是今年不一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