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嵐聞言,堅定的搖搖頭道:「這錢本來就是靠你的產品賺來的,你有權利使用它。

如果輸光了,嵐姐就去別的公司應聘經理。

相信以嵐姐的經歷,找份薪資豐厚的工作養你和妞妞絕不成問題!」

鹿一凡聽后,差點沒感動的眼淚都掉下來。

將白嵐的攬入懷中,鹿一凡親了親白嵐拿香噴噴的嬌俏面龐,柔聲道:「你願意出去工作受苦,我還不捨得讓你去呢!

放心,今天保證大殺四方!」

「鹿先生,請問您要玩什麼?」金美妍一看到鹿一凡和白嵐在這裡親親我我的樣子,心中就氣不打一處來。

「哈!當然是國際大玩法歡樂鬥地主了!」

「我倒!」

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金美妍擦著額頭上流出的汗水道:「抱歉,我們賭場沒這種玩法。要不咱們就玩最簡單也是最流行的梭哈如何?」

「哈哈哈,開個玩笑,大家不要介意!梭哈,就梭哈!」鹿一凡笑著道。

梭哈,又稱沙蟹、谷啤,學名FiveCardStud,是撲克遊戲的一種。

以五張牌的排列組合、點數和花色大小決定勝負。遊戲開始時,每名玩家會獲發一張底牌,此牌為暗牌;當派發第二張牌后,便由牌面大者決定下注額,其他人有權選擇「跟注」、「加註」或「放棄」。當五張牌派發完畢后,各玩家翻開所有底牌來比較。

梭哈牌的大小比較也很簡單。

同花順amp;amp;gt;四條amp;amp;gt;滿堂紅amp;amp;gt;同花amp;amp;gt;順子amp;amp;gt;三條amp;amp;gt;二對amp;amp;gt;單對amp;amp;gt;散牌。

Aamp;amp;gt;Kamp;amp;gt;Qamp;amp;gt;Jamp;amp;gt;10amp;amp;gt;9amp;amp;gt;8amp;amp;gt;7amp;amp;gt;6amp;amp;gt;5amp;amp;gt;4amp;amp;gt;3amp;amp;gt;2。

黑桃amp;amp;gt;紅桃amp;amp;gt;草花amp;amp;gt;方塊。

當初拉斯維加斯那場驚天動地的賭聖和賭神大戰,就是玩的梭哈。

荷官已經洗牌牌了。

此時鹿一凡感覺到金美妍的身體骨骼開始有很細微的變化。

她的骨骼在啪啪作響!

雖然聲音很細微,但是逃不過鹿一凡這個修鍊者的耳朵!

無妄法眼開啟,鹿一凡透視了金美妍的身體。

「小妞挺騷的嘛!居然穿嘞屁溝的丁字內褲,難道是喜歡男人在後面上她的時候,隨便一拉開那一根線就直接開始正戲嗎?」鹿一凡猥瑣的想道。

不過當他再往上看時,馬上看出來了門道。

原來那細微的啪啪聲,是金美妍的骨骼在調試衣服內用來出老千的工具!

那工具里,有無數撲克牌,只要金美妍按照一定的動作去動那個工具,它就能將金美妍想要的花色和數字的牌,射到她的掌心中。

因為皇家賭場的梭哈是一場換一副撲克牌,所以只要金美妍在洗牌的時候,以極為驚人的記憶力,記住牌的順序,那麼老千就能穩穩噹噹的出下去了。

「看看是你的老千作弊器厲害,還是嫦娥姐姐送給老子的幸運戒指厲害!」鹿一凡冷笑道。

暗牌發下來后,鹿一凡和金美妍都很自信的沒有看牌。

第二張牌派發完畢后,金美妍微笑著道:「第一把,我先來吧。

十億下注額!

鹿先生要不要跟呢?」

一般來說,梭哈第一把都是試探性的玩一玩,探探對方的實力的。

可第一把金美妍就玩的這麼大,顯然是想給鹿一凡一個下馬威,想殺殺他的威風。

鹿一凡笑的很從容。

第一點么。他聽說過,賭術高手通常都是心理學高手,他們可以從你的臉部表情,你的動作,等等一切細節看出你是否緊張或者欣喜……然後判斷對方的底牌是多少。

至於第二點原因么……

鹿一凡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嘿嘿一笑……

接著,鹿一凡狠狠的將自己前邊一千億的籌碼全部推了出去,淡淡道:「全壓!Shohand!」

全壓!

一千億第一把全壓!

這個動作讓金美妍的嬌軀都為之一顫。

原本在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也僵住了。

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在第二張牌就全壓的!

這就等於說,不看後邊的牌,完全賭運氣!

可誰能保證后三張牌沒有爛牌?

就連會出老千的金美妍也不敢保證。

因為這個老千可不是每一把都能出的,需要對方手裡沒有自己需要的牌。

「金美妍小姐,你跟不跟啊?一千億而已!對於皇家賭場不過是小意思啦!」鹿一凡摟著白嵐,一邊在她身上肆意遊走摸索著,一邊吊吊的諷刺道。

「我……」

「這把我們放棄!」

金美妍被鹿一凡刺激的眼看就要跟注,石建仁卻果斷攔在她面前,不讓她跟。

一千億對於皇家賭場來說也不是小數目,第一把就壓這麼多,就算是心理承受能力很強的石建仁也受不了。

錢不是自己的,金美妍無奈道:「好,我放棄。」

可在心裡,金美妍已經將石建仁罵死了!

賭博其實要賭三個方面,一是技術,二是運氣,三是氣勢!

你這第一把就讓人家把氣勢給壓的死死的了!

以後再怎麼用心理戰術恐怕都很難了!

鹿一凡一摟前方的十塊籌碼,笑著在白嵐紅唇上打了個波兒道:「瞧見沒,嵐姐!

十億元就這麼輕鬆到手!

這他喵的比搶銀行都快!」

??(高考的各位加油啊! 媽咪,爹地在這裏 願你們能順利考上大學,順便祝你們能把手放在心愛人的罩罩里!)

?

????

(本章完) 不到10秒鐘就到手10個億!

饒是見慣了大筆資金的白嵐,芳心也為之狠狠一震!

第二局開始了。

當第二張牌發下來,鹿一凡連瞅都不瞅一眼,直接把身前的一大堆籌碼往前一推!

「全壓!」

金美妍砸吧砸吧嘴,用手扇了扇身上的汗水,顯得有些心煩。

「我放棄……」

第三局。

鹿一凡用腳丫子把籌碼往前一推。

「全壓!」

「我放棄……」

第四局。

鹿一凡用頭頂著籌碼往前一推。

「全壓!」

……

就這樣,整整十局下來,鹿一凡把把第二張牌的時候都是全壓!

金美妍此時已經氣的一張俏臉都綠了!

她明明有很高深的賭術,又帶了專門的老千工具來!

可偏偏這小子根本不安套路出牌,每局都是第二張牌全壓!

而石建仁根本不敢賭千億這麼大的局。

結果就導致,金美妍每局都輸,而且還輸的特別憋屈!

憋的能讓人發瘋那種!

「嘖嘖嘖,十把全省,五十億,雖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夠給嵐姐你買一座私人小島的了!

到時候,就咱倆去島上,不穿衣服,每天都過嘿嘿嘿的和諧生活怎麼樣?」鹿一凡故意在石建仁和金美妍面前炫耀般的摟著白嵐淫蕩的笑著道。

白嵐一顆玲瓏心怎麼能不懂鹿一凡想幹什麼?

她馬上狠狠在鹿一凡嘴上嘬了一口,雙臂掛在鹿一凡脖子上眼神迷離道:「一凡,你真是太厲害了!居然連贏了皇家賭場最強荷官十把!

今晚想用什麼姿勢,嵐姐都聽你的!

再污嵐姐也不會反對!」

尼瑪啊!

贏了錢還在這秀恩愛!

石建仁感覺自己的臉被噼里啪啦的打的生疼生疼的!

他恨不得一刀一刀捅死面前這倆秀恩愛的狗男女!

「鹿先生,你把把都全壓,但是沒把都只能贏不到十億,好像沒什麼意思吧?

難道鹿先生就只會欺負賭場不敢把資金全壓嗎?」金美妍此刻終於憋不住了,陰陽怪氣的說道。

「死棒子你管我呢?」鹿一凡囂張道。

「你!」

「鹿先生,金荷官說的有道理,您這種玩法其實很無聊。

一把贏幾個億有什麼意思?

不如咱們定個規矩,一次最多下注100億,這樣您也不用冒那麼大風險了,而且贏了還能比玩幾十把賺的都多,您看如何?」石建仁眼神微眯的陰笑著道。

鹿一凡也知道再這麼耍無賴下去,估計人家就不跟自己玩了。

於是點頭道:「可以。」

「好!荷官,發牌!」金美妍彷彿生怕鹿一凡反悔一般,立刻吩咐道。

美女荷官發完牌。

金美妍掀開自己的底牌看了看。

三條八,一對九!

而鹿一凡也輕輕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然後按了下去。

金美妍笑了笑,推出去100億的籌碼道:「我壓一百億,鹿先生跟嗎?」

「你笑什麼?」鹿一凡淡淡道。

「我已經知道你的底牌了。除非最後一張牌是紅心A,否則,這把我必贏!」金美妍冷笑道。

「你怎麼知道最後一張牌不是紅心A呢?幾率小,不一定就沒有。」鹿一凡淡淡道,然後他扭頭對發牌荷官道:「我跟100億!荷官,不用發牌給我了,直接亮牌!」

說完,鹿一凡的手輕輕在自己手指上的那枚幸運戒指上轉動了一下。

不經手,直接讓荷官亮牌?

金美妍簡直快要笑出眼淚了!

這簡直就是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上天!

精通賭術的人都知道,牌必須經過自己手才能有使用自己千術或者賭術的可能。

不經過自己手,那就是在作死!

石建仁也笑了。

他偷偷暗示美女荷官多洗幾次牌,一定要確定發給鹿一凡的牌不是紅心A!

小雜種!

讓你囂張!

居然敢不經過自己手就直接亮牌!

既然你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美女荷官憑藉自己高超技術確信紅心A已經被洗到最中間去了,這才從上方抽出一張牌。

翻開牌之後……

綠色的桌面上,赫然擺放著一張紅心a!

「怎麼可能!」

美女荷官震驚的失聲尖叫了出來。

金美妍同樣嘴巴張的老大的看著桌面上那張紅心A,滿臉寫的都是難以置信!

剛剛以她的瞳術,分明看到發出來的牌不是紅心A,怎麼一掀開卻變了?

「喲!看來咱今天運氣不錯嘛!這把貌似我贏了一百億對吧?」

鹿一凡說著,把面前的籌碼全部摟了過來,得意洋洋的笑著道。

「恭喜鹿先生……您的運氣不錯,那麼咱們繼續?」金美妍不服氣的說道。

「來!讓你輸的連丁字勒屁溝內褲都穿不起!」鹿一凡囂張道。

金美妍聞言卻臉色一變。

他怎麼知道自己穿的是丁字勒屁溝內褲的?

接下來的兩局。

鹿一凡帶著戒指,毫不費力的就抓到四條a,而且全部都在牌面上!這幾乎已經是牌局裡除了同花順之外最大的牌了!至於他底牌是什麼,根本就無所謂。

重新開局,鹿一凡再次牌面拿到a一對和k一對,金美妍是想出千都出不了。

結果兩把鹿一凡都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