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總統辦公室。

國務卿赫爾正向羅斯福總統報告最新的民意動向:“總統先生,自從路透社戰地記者艾薇爾拍攝的記錄片在各大城市公映之後,整個美國再次掀起了中國熱,可以說,中國遠征軍的事蹟已經感動了整個美國。”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羅斯福點了點頭,道,“這次中國人的確幫了我們大忙!”

“嗯,我也是這樣認爲的。”赫爾深以爲然道,“中國遠征軍深入巴丹半島,不僅救出了美國陸軍的旗幟麥克阿瑟,更救出了兩萬九千餘名美軍官兵,這不僅一定程度上保存了美國的軍事力量,更極大地提振了美國民衆贏得戰爭的信心,這點尤其重要。”

“按說我們應該順應民衆的呼聲,可是……”羅斯福攤了攤手,說道,“對緬甸實施大規模的工業援建非同小可,事關美國的國家利益,我們不能不慎重啊。”說此一頓,羅斯福總統又道,“史迪威將軍還沒到嗎?”

“應該快到了吧?”赫爾聳了聳肩。

羅斯福總統雙手撫案,像是對赫爾說又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史迪威將軍在中國生活多年,本身又是中國戰區的總參謀長,想必對嶽維漢還有整個中國有着更深入的瞭解,在做出決策之前先聽聽他的意見,我想還是很有必要的。”

話音方落,漂亮的女祕書就進來報告道:“總統先生,史迪威將軍到了。”

“太好了,請他在會客室裏稍坐片刻,我馬上就過去。”羅斯福總統揮了揮手,等祕書走了,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自己推着輪椅出了辦公室。

…………仰光,遠征軍司令部。

拯救老兵麥克阿瑟行動結束已經一個多月了。

這一個多月來,東南亞基本沒有大的戰事,南造雲子倒是在幾天前傳回消息,緬甸曰軍終於走出了撣邦高原,不過,十萬大軍上高原,最終能夠活着走到暹羅清邁的卻只有不到五千人,緬甸軍團的十萬曰軍幾乎可以說是全軍覆滅了。

不過,嶽維漢現在最關心的顯然還是美國政斧的態度。

算算時間,史迪威差不多也該到華盛頓了,羅斯福在召見史迪威之後,估計就要做出決定了吧?他究竟會不會答應呢?嶽維漢自詡鎮定如山嶽,此時此刻,心裏也不免有些忐忑不安起來,沒別的,因爲羅斯福的態度對於中國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嶽維漢向美國政斧提出的援助計劃可是不得了啊,這不僅僅只是幾座鋼鐵廠、發電廠或者幾條武器生產線這麼簡單,嶽維漢提出的在緬甸興建後勤基地的整個計劃中,包含了大規模的一攬子援助設想!

按照嶽維漢的要求,美國政斧不僅要向中國遠征軍的緬甸基地提供大量的工業設備,更需要無償提供大量的技術資料和文獻,再派譴大量的美國專家和技工來緬甸工作,同時還要負責幫助中國方面培訓大量的專家和技工人才!

歷史上,蘇聯只對新中國實施了短短七年的工業援助,就讓一窮二白的新中國擁有了良好的重工業基礎,而美國的工業能力、技術力量相比蘇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中國能夠得到美國的全力援助,絕對可以在五年之內實現工業化!

當然,實現工業化的並不是仍在曰寇統治下的沿海本土,也不是蔣委員長治下的西南大後方,而是中國遠征軍治下的緬甸!不過,只要緬甸實現了工業化,等到抗戰結束,中國很快也會跟着實現工業化,因爲工業有了基礎之後,銜生和擴展是很快的。

至於緬甸的主權,根本就不是問題,隨着中國遠征軍與美國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密切,隨着嶽維漢在美國的聲望越來越高,英國政斧已經拋掉了不切實際的幻想,不再整天念叼着要拿回緬甸的統治權了,史密斯總統也已經高高興興地去南非履新了。

美國政斧最終能否向緬甸實施大規模的工業援助,關鍵還在於羅斯福總統,而現在能夠影響到羅斯福總統態度的,除了美國民衆的呼聲,那就只有史迪威了!

…………華盛頓,白宮會客廳。

面對着美國總統羅斯福和國務卿赫爾,史迪威正在侃侃而對:“關於國民政斧,我就不再多做評論了,此前向國防部提交的兩份報告裏,我已經清楚地說明了一切,現在我要重點說明的是嶽維漢這個人。”

“很顯然,嶽維漢是個典型的東方人,他忠於東方的儒家文明,但是他對西方的基督文明也頗爲認同,至少他絕不排斥基督文明,他尤其讚賞美國式的明煮制……”

羅斯福忍不住打斷史迪威道:“很抱歉,史迪威將軍,您是說,嶽維漢很欣賞我們美利堅的明煮制度?也就是說,假如,我是說假如,如果有一天嶽維漢取代蔣成了國民政斧的最高領袖,國民政斧就有可能實施美國式的明煮制度?”

“哦不,總統先生,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我,神明,救贖者 史迪威聳了聳肩,苦笑道,“嶽維漢的確很讚賞美國式的明煮,不過他並不認爲這種制度就適合中國,因爲中國經歷了兩千餘年的帝制統治,短時間內是很難從讀才制度過渡到美國式的明煮體制的。”

“哦,原來是這樣。”羅斯福聳了聳肩,說道,“這真叫人遺憾。”

說罷,羅斯福又非常認真地問道:“那麼史迪威將軍,你認爲美國政斧應該支持嶽維漢嗎?”

“我認爲應該支持。”史迪威毫不猶豫地道,“首先是民意不可違,嶽維漢和他的中國遠征軍已經感動了整個美國,如果美國政斧不支持,肯定會遭受信任危機!其次,當今世界正面臨邪惡軸心同盟的空前威脅,爲了挫敗邪惡軸心同盟巔覆世界秩序的圖謀,美國應該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而中國遠征軍,是美國在亞洲戰場上唯一可以依賴的盟友!”

羅斯福總統聞言微微色變,說到底民意只是浮雲,如果有需要,羅斯福總統很容易就能利用輿論導向轉移民意的風向,可是,史迪威所闡述的第二個理由卻讓羅斯福不能不認真考慮,因爲中國遠征軍的確是美國在亞洲戰場唯一可以依賴的盟友! 冷若雅微笑道:「好劍。」

這的確是柄好劍,劍光流動間,森寒得直逼人眉睫。

顧劍五一劍在手,態度還是那麼優雅安閑,從容不迫。就好像他掌中所握是寫字筆,而非殺人劍。

舟行早的手緊握劍柄,指節已因用力而發白,手心已有了汗。他的劍只不過是柄很普通的青鋼劍,絕對比不上顧劍五手裡的利器,他也沒有對方那麼鎮定優雅的風采。

所以他雖然相信自已那一招「天外飛仙」,必定可破顧劍五的「春水劍法」,卻還是覺得很緊張。

莫名的緊張。

十月十五,正午,小雪初晴。

用細砂鋪成的地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劍的光芒更耀眼。

顧劍五橫劍平胸,道:「少俠請!」

舟行早回行劍禮,道:「莊主請!「

話未落,舟行早劍已出。

在旁觀的三位客人看來,舟行早的劍法除了那一招「天外飛仙」之外,最多只能得一個「平」字,平凡,平實,平穩,實在是很平常的劍法。

顧劍五的劍法卻是深得「聽雪樓」樓主顧西樓先生真傳,輕、靈、玄,妙,一把「春水」寶劍在顧劍五手裡使出來,更是流動莫測。

他只用了挑、削,刺三字決,可是劍走輕靈,身隨劍起,已經將舟行早逼得透不過氣來。大家對這位剛剛在江湖中崛起的少年劍客都有點失望了。

舟行早自已卻對自已更有信心,他此時至少已看出了顧劍五劍法中的七處破綻,只要他使出「天外飛仙」那一招來,要破解對方的劍法,真如快刀劈腐竹。

他本來還想再讓顧劍五幾招,他不想要這位前輩劍客太難堪。但對方劍一出鞘,是留不得情的!

他只能改變內心的想法,那平凡、平實、平穩、平常的劍法忽然變了,一柄平凡的「青鋼劍」,忽然化作了一道光華奪目的仙芒。

從天外飛來的芒刺,難以捉摸,不可抵禦。

——天外飛仙。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舟行早心裡忽然又覺得有點歉意,因為他知道顧劍五必將傷在他這一劍下!這時忽聽有人叫了一聲:「相公。」

顧劍五回過頭去沉喝:「小仙,快回去!」

叫「相公」的人兒,站在梅花樹下的前面,鮮艷欲滴的梅蕊,比不上這女子的一分媚。

——小仙!

舟行早心頭髮出了一聲半是痛苦半是幸福的低吟。

——原來小仙就是名聞江湖的「試劍庄」夫人上官小仙!

小仙是顧劍五的妻子!

他的「天外飛仙」再也飛不起來、再也仙不起來,劍就像嵌在石頭上,凝在空中,茫然不知所措。

在他分心失神之際,顧劍五已搶身倏進,一手繞搭在他肩上,彷彿是多年知交,很親呢的樣子。只有舟行早自己知道,他的頸上六處要穴,全在顧劍五的控制下。

顧劍五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年輕人,你敗了。」

舟行早喃喃重複了這一句話:「我敗了。」

顧劍五輕輕放開了他,輕聲道:「你走吧,你還年輕,我不殺你。」

他轉身向上官小仙道:「夫人,你這一喚,真是險極,我這一分心,差點為人所敗,還好……」

小仙站在顧劍五背後,像在眾生里一朵冷艷無聲的幽魂。

舟行早只覺得心在往下沉,整個人都在住下沉,沉入了一個又黑又深的洞里,全身上下都已被緊緊綁住,他想掙扎,卻掙不開,他想吶喊,也喊不出。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光明燦爛的遠景,已經變成了一片黑暗。

現在一切事都已明白了,他永遠想不到整件事的真相竟是如此卑鄙,如此殘酷。

他忽然在笑,看著這位顧夫人上官小仙大笑,他的笑聲聽來就像是野獸垂死前的長嘶。他指著她大笑道:「原來是你。」

在座的每個人都往吃驚地看著他。

舟行早本該將一切經過事實都說出來的,可是他不能說。這件事實在太荒唐,太荒謬,如果他說出來別人一定會把他當成個瘋子,一個淫猥而變態的瘋子。

現在他才知道,自已掉下去的這個陷阱,是一個洞,好大、好大、好大、一個黑洞。

因為他的出現和戰書,已經威脅到這一對君子和淑女,因為這一戰他本來一定會勝的。現在他本來應該名動江湖,出人頭地,可是現在……舟行早忽然撲過去,用盡全身力量向這位顧夫人上官小仙撲了過去。

——現在我已經完了,已經徹底被毀在這個女人手裡,我也要毀了她!

可惜一個像顧夫人這樣的名門淑女,絕不是一個像舟行早這樣的無名小子能夠毀得了的。他的身子剛撲起,已有一刀一劍向他刺了過來。

孟四海在厲聲大喝:「我一直沒有開口,只因為顧莊主是我的兄弟,但是現在我已忍無可忍。」

卓展白在大聲呵斥:「賭得起,就要輸的起!你這是像什麼樣子?!」

冷若雅在嘆息:「各位前輩,不必為這無知小子惱火了,把他扔出去也就是了。"

孟、卓二人心中幾十萬分不願意,也不敢公然開罪忤逆冷若雅的意思。二人會意的對視一眼,刀光劍影一閃電交擊,舟行早的衣服已被鮮血染紅。接著,他像一條死狗般的被扔到了「試劍庄」庄外的雪地上,再無人理會。

——如流星般崛起江武林的少年劍客舟行早,敗走「試劍庄」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傳遍了江湖,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和笑料。

江湖和市井一樣,有著比七大姑八大婆九大姨媽加起來還要快、還要廣的八卦諮詢和花邊新聞。很多人都在稱讚顧劍五盛名之下無虛士,更多的人在譏諷嘲笑舟行早少不更事,自不量力。

時間就這樣在人們的說說笑笑中溜走,不留一點痕迹。雪花揚灑,鞭炮聲聲,大街上穿紅帶綠的姑娘和孩子漸漸多了起來,轉眼年關將近。

這一日,「西風鎮」鎮尾「吉祥賭坊」外,一群流里流氣的市井無賴,正將一名衣衫襤褸、滿身酒氣的少年按在地下,拳打足踢,片刻間便把那少年打得鼻青目腫。 民國31年(1942年)3月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發佈公告,決定幫助國民政府在緬甸興建大型工業基地(類似歷史上蘇聯援助新〖中〗國建設的東北老工業基地)。

援建項目主要包括2座大型鋼鐵廠、4座大型火力發電廠、3個大型煤礦,2個大型油田,1座大型煉油廠、2座大型煉焦廠、1個大型造船廠,2條P-51野馬生產線以及相應的圖紙以及文獻,再有就是派譴50多萬美國專家以及技術工人前來緬甸工作。

當然,諸如M4中型坦克、各式美式槍械以及火炮的生產線那都是必須的。

此時的美國,在羅斯福的努力下雖然已經擺脫了西方工業史上最嚴重的經濟大蕭條,但許多閒置的礦山、工廠仍然沒有復工,不少工人也仍然處於失業之中,因此美國政府很容易就籌集到了足夠的工業設備以及足夠的技術工人。

戰爭年代,美國政府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

再加上共和黨這個反對黨也沒有加以阻撓,因此,僅僅是在公告發布兩個月後,絕大部份工業設備就已經從美國東海岸的各大港口裝船啓運了,其中也包括50餘萬即將遠涉重洋前往緬甸工作的美國專家以及技術工人。

重慶,蔣委員長官邸。

蔣委員長陰沉着臉走進客廳時,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陳果夫等黨國高官政要趕緊站起身來,紛紛向蔣委員長和隨行的蔣夫人欠身致意。

“大家都坐吧。”蔣委員長擺了擺手,示意衆人入座。

這次討論的事情與軍事無關,所以蔣委員長只召集了宋子文等高官政要。

此時的國民政府,關乎國計民生的所有要害部門已經全部掌握在了蔣、宋、孔、陳等四大家族的手裏,再加上這四大家族之間又有着盤根錯節的姻緣關係,因此,蔣委員長只需要召開一次家族會議,就相當於是最高規格的國務會議了。

待衆人落座,蔣委員長才最後入座,然後強自壓抑着胸中的怒火,說道:“關於美國政府援建緬甸工業基地的事,大家都說說吧。

“這事美國政府做得確實有些過了。”宋芋文重重地敲了敲椅子扶手,沉聲道,“〖中〗國遠征軍只是國民〖革〗命軍下屬的一個戰略集團,而不是一級政府,他有什麼資格代表國民政府接受美國政府的工業援助?”

“就是,這個工業基地要建也不能建在緬甸”應該建在雲南!”

“嶽維漢這廝尤其可惡,他有什麼資格代表國民政府與美國政府談判?”

“更可氣的還是羅斯福這個死瘸子,居然真就承認了嶽維漢這廝的資格,這他孃的叫什麼事?這不是赤(裸)裸的干涉〖中〗國的內政又是什麼?這些個西方人,行事處世的時候,總是免不了高高在上的洋大人習氣!”

宋子文一席話頓時就引爆了孔、陳兩家的怒火。

聽着宋子文等人對美國政府和羅斯福的聲討,蔣委員長心裏卻是無比憤怒”沾染美國經援的時候,這些傢伙表現得一個比一個能幹,可真遇到棘手事了,一個個就立刻變成只能發發牢騷的蠹蟲了,就沒一個能提出半點建設性的意見來!

最高規格的“國務會議”最終不歡而散,蔣委員長半個主意都沒詩到。

說起來,羅斯福和美國政府這次做得的確是有些過了,他們完全就撇開了國民政府,公然與嶽維漢展開了軍事、教育、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全方位合作,雙方也就是在政治上還沒有建立外交關係”這讓蔣委員長情何以堪?

不過,蔣委員長怒歸怒,卻是敢怒而不敢言。

有什麼辦法呢?此時的國民政府雖然還統治着西南數省,人口也還有兩億多,軍隊也還維持着將近400萬的龐大基數,可這兩億多人口的吃穿用度,近400萬大軍的糧餉開支以及軍需給養,全都是由美國政府提供的,吃人家的嘴短哪。

再說了,美國政府一旦切斷援助,國民政府的經濟立刻就會崩潰,近400萬大軍很快也會因爲缺乏武器彈藥而成爲任人宰割的魚肉,到時候蔣委員長拿什麼抗日?難不成效仿汪精衛曲線救國?蔣委員長還真不是這種人!

最終,國民政府只是在〖中〗央日報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刊登了一則抗議聲明,以此表示對美國政府的不滿,然後就默認了美國政府與〖中〗國遠征軍全面合作的既成事實。

仰光,緬甸聯邦共和國首都。

在嶽維漢的一手操縱下,緬甸臨時政府正式“掛牌”成立了。

經過大選,克欽黨黨魁米雅“當選”爲緬甸聯邦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克欽黨重要首腦昂山被米雅提名爲聯邦政府內閣〖總〗理,並於次日正式組閣辦公,而南洋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則被緬甸政府任命爲實業部長。

事實上,誰都知道緬甸聯邦政府不過是個幌子,緬甸真正的大權其實掌握在以南洋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爲部長的實業部手中,許多政令其實都是從實業部直接下發的,根本就不必經過內閣批准,因此,許多人私底下稱呼實業部爲“影子內閣”。

對於這樣的尷尬事實,米雅和昂山也只能接受,因爲〖中〗國遠征軍的50萬虎狼之師就駐守在緬甸各大城市,除了這50萬〖中〗國正規軍,還有近60萬準軍事武裝,面對如此龐大的〖中〗國武裝,緬甸聯邦政府還能有什麼作爲呢?

仰光,〖中〗國遠征軍司令部。

衛立煌上將大步走進嶽維漢的辦公室,〖興〗奮地道:“忠恕,美國方面傳來消息,第一批工業設備已經過了好望角了,最多再過半個月就能運到仰光港了。”

衛立煌將軍是在上個月到任的,對於〖中〗國遠征軍副總司令的職務,衛立煌將軍內心並無多少牴觸情緒,甚至還有些期待,因爲他和嶽維漢在第二戰區也曾有過一次合作,互相之間配合得還算默契,彼此之間也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是嗎,這敢情XX嶽維漢欣然招手道,“俊如兄,快坐,坐下說。”

對於衛立煌將軍,嶽維漢還是極爲尊敬的,因爲他知道這是一名真正的軍人!

衛立煌將軍也不推讓,在嶽維漢對面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旋即又道:“忠恕哪,關於美國政府對緬甸的工業援助,重慶那邊有不少人在說怪話”你可千萬不要往心裏去,這些人哪都是些鼠目寸光之輩,又豈知你的鴻鴆之志?”

“我哪有什麼鴻鳩之志,不過是希望〖中〗國能夠早日強大起來,少受些欺凌罷了。”嶽維漢擺了擺手,旋即轉移話題道,“俊如兄,各大營的部隊訓練得怎麼樣了?還有高級將官班的那幫黃埔精英沒有再鬧事吧?”

此時,陸續進入緬甸的壯丁加上青年學生已經超過了百萬!

嶽維漢先期挑選了30萬身體素質出衆的壯丁,再加5萬學子以及第11、第20集團軍的15萬老兵(實際開赴緬甸的只有15萬人,其餘5萬爲空額,各級軍官吃空餉用的)混編成了5個大營,展開了高強度的軍事訓練。

對於嶽維漢的混訓計劃哼,宋希濂和霍揆章當然不同意。不過嶽維漢有招,他在仰光辦了個〖中〗央陸軍大學高級將官班,專門從美國西點軍校聘請教官講課,同時嚴厲聲明,〖中〗國遠征軍所有少將以上將領必須進入高級將官班學習,只有考覈合格才能回部隊帶兵”考覈不合格者一律就地解職!

宋希濂和霍揆章除非帶着部隊回國,否則就只能接受命令。

面對國內輿論的巨大壓力,宋希濂和霍揆章只能屈服,最終帶着兩大集團軍所有少將以上軍官飛赴仰光進修,就這樣,嶽維漢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第11、第20集團軍的上百名高級將領與他們的部隊給分開了。

嶽維漢話音方落,衛立煌將軍就笑了起來,道:“高級將官班的那幫傢伙都是刺頭,不過真要收了心,學習起來也是真用功,主要是美國教官的現代軍事理論把他們給鎮住了,尤其是剛剛開設的大兵團大縱深作戰理論,更是讓他們迷戀得很哪。”

嶽維漢聞言不禁點了點頭,事實上,黃埔前五期的學員的確堪稱是精英,他們能從當時〖中〗國數以千萬計的青年中脫穎而出,不是沒有道理的,真正造成他們眼界狹窄,指揮能力跟不上時代的其實是黃埔軍校所開設的舊式陸軍課程。

而嶽維漢安排他們進入〖中〗央陸大高級將官班進修,一方面是爲了藉機整合部隊,消滅〖中〗國遠征軍內部的小山頭小派系,另一方面也是真心希望這些黃埔精英能夠再上一個臺階,儘快完成自我救贖,成爲一名能夠指揮並且打贏現代戰爭的優秀將領。

衛立煌將軍頓了頓又道:“至於五大訓練營,各步兵單位的訓練情況很好,甚至都可以拉到戰場上去跟小鬼子練了,但是各技術兵種的訓練情況卻不盡如人意,主要是我軍的學員們還沒有克服語言障礙,很難與美國教官進行自如溝通。”

“是啊,語言障礙的確是個問題,慢慢克服吧。”嶽維漢對此卻是早有心理準備。

不過嶽維漢相信,最多再過兩個月,這個障礙將不復存在,因爲所有的技術兵種都是從國內各大高校動員過來的青年學生,這些學生都受過高等教育,只要給他們一點時間,肯定能夠學會英語,至少與美國教官進行交流是不成問題的,到時候就能事半功倍了。

衛立煌將軍想了想,又道:“忠恕,我聽說〖日〗本方面最近又進行了一次戰爭動員?”

“這個我知道。”嶽維漢點了點頭,淡然道,“內線已經給我送來了詳細的情報,就在三天前,〖日〗本政府發佈了抗戰全面爆發以來的第三次動員令,將動員20個三單位制師團,主要用於補充南方軍”至此,〖日〗本的陸軍已經擴充到260餘萬人了。”

“哼。”衛立煌將軍輕哼了聲,道,“小小〖日〗本,彈丸島國,估計快到極限了。”

“那還不至於。

”嶽維漢擺了擺手,道,“〖日〗本擁有七千萬人口,如果下達總動員令,至少可以動員上千萬軍隊!而現在,〖日〗本陸海軍相加也還不到五百萬人,遠還沒到他們承受的極限,不過,這次動員令之後,〖日〗本國內的工業生產怕是要大受影響了。”

見衛立煌將軍有些迷惑,嶽維漢又道:“因爲i本楚工業大國,至少有數百萬工人在各行各業工作,現在日軍前線吃緊,兵源短缺,那就只能把這些熟練工人徵招入伍,派上前線了,這樣一來,〖日〗本國內的工業生產當然就要大受影響了。”

“這些熟練工人一經損失”可是很難培訓的,尤其是那些高級技工,更是需要至少十幾年的時間才能夠成長起來,損失了這些高級技工,〖日〗本的軍艦、坦克、飛機等製造業將會大受影響,不僅產量會下降,產品質量也將嚴重下滑,〖日〗本工業就要進入惡性循環了。”

看着嶽維漢侃侃而X的樣子,衛立煌將軍由衷地道:“忠恕,你懂得可真是不少。

“這些不述尖課本上的知識,我也就是平時愛看書而已。”嶽維漢擺了擺手,他可不敢將自己是穿越衆的事實公諸於衆,旋即又轉移話題道,“俊如兄,〖日〗本政眉纔剛剛發佈第三次動員令,到部隊編組完成至少也要兩個月的時間。”

說此一頓,嶽維漢又道:“還有”〖日〗本海軍剛剛又在中途島海戰中大敗,山本五十六的聯合艦隊主力已經遭到重創”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已經奪取了太平洋的控制權,東南亞海域的航道也已經處在美國海軍的威脅之下,日軍要想增援東南亞沒那麼容易!”

“所以,我們完全不必急於進攻,等到各集團軍的技術兵種訓練完成,再向東南亞日軍發動總攻不遲!既便到時候20今日軍師團增援到了東南亞戰場,那又怎麼樣?難道我們精心訓練的50萬精銳,還打不過區區20個倉促組建的四等師團嗎?”!~! 挨打少年頭髮散亂,萎縮在雪地里,臉上髒兮兮的,仍自不住的往嘴裡灌著黃酒,也不招架還手,無賴們打得累了,嘲笑一番,一鬨而散。

街對面的酒鋪里生著暖爐,滿頭銀色長發的冷北城坐在爐邊,朝爛醉如泥的少年招了招手,輕咳道:「小兄弟,你已經喝了一個月的酒,也醉了一個月,難不成你想就這麼一直醉生夢死下去?你的理想呢?你的志氣呢?你的劍呢?」

他的聲音和笑容,比冬日午後的陽光還要溫暖。

少年舟行早伸出發抖的手,搖頭道:「我現在連劍都握不穩,我拿什麼去名滿江湖,出人頭地?呵呵,我就是一個廢人……」

「那夜在客棧里我就覺著上官小仙有些面善,當時沒有想起來;所以我安排若雅去參加『試劍庄』比武大會,為的就是防止你這傻小子毀在顧劍五夫婦同卓、孟等一伙人人手裡。」

舟行早苦笑:「可我還是敗了。」

「我可以幫助你,」冷北城從懷中變戲法般,掏出一個銀光流動的圓筒,緩緩的道:「這是江湖僅存的三具『暴雨梅花針』中的一個,我現在借給你,去跌倒的地方討回自己的公道;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少年舟行早灰敗的眼眸燃起一絲希望的光亮,道:「你說。」

冷北城懶散的伸了一下腰,然後暖暖地笑:「打贏了顧劍五,請我喝酒。」

「好!」舟行早接過圓筒,好似渾身都有了無窮的力量,他挺起胸膛,邁開大步,向歡聲笑語中的「試劍庄」,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