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秦岳順著走廊走出來的時候,並沒有趕去翠苦木樹林,而是轉了個方向,向著自己的右方走去。

只是走了不過百餘米的距離,秦岳便是在雜草中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墓碑,秦岳隨手將墓碑前的雜草清理了一下,而後輕輕的將手中的野花放在墓碑前的平台上面。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給你送花,但,既然是爺爺吩咐過的。

吶,給你一朵小花。」 「翠心我已經在幾個月之前拿到過一顆,今天取走一顆之後,三年之內,我不會拿走第三顆。」

秦岳看著眼前沒有任何碑文的墓碑,低聲的向著說著。

這同樣也是爺爺吩咐過的東西,雖然秦岳不太相信如果不照做這些的話,會發生什麼意外的東西。

這個承諾,是秦岳說給自己聽的,秦岳沒有辦法培植翠苦木,只能夠用時間的方式,等待這些翠苦木的自我繁衍。

在做完這些之後,秦岳直接向著翠苦木樹林走去,他在來的路上,已經耽擱了一些時間。

秦岳現在必須要抓緊時間獲取自己需要的荊棘炭枝葉,以及翠心。

現在的時間已然不早,如果秦岳在耽擱下去的話,天黑之前秦岳可能無法到達自己與融田二人約定好的集合地點。

秦岳沒有注意到的是,當他轉身之後,原本放在墓碑前的花朵,就消失不見,一抹微光從墓碑上亮起,隨後又暗淡了下來。

荊棘炭秦岳很快就尋找到了,隨手切下足夠的枝葉之後,秦岳才算是開始打量周圍的翠苦木。

這片樹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成型,從十年份到百年份甚至是更高年份的都有。

秦岳穿梭在這些翠苦木之間,考量著自己的實力,搜尋著適合自己帶走的目標。

因為藥劑煉金的發展,取下翠心已經不需要將整棵樹木砍伐下來,而且翠心的完整度與效用,會變得更強。

此情纏纏纏纏纏 但是,與砍伐結局不變的是,整棵翠苦木在被取出翠心之後,將會失去全部的生命力。

「百年份以上的翠苦木百分百會形成翠心,葉昊大叔好像需要用來實驗,百年份的翠心藥效上可能會低一點。

還是稍微的選取一棵年份高一點的翠苦木吧。」

秦岳不斷的在樹林中搜索著,翠苦木的年份,能夠直接從翠苦木樹榦的直徑上面反映出來。

翠苦木的生長速度相當的緩慢,即使是百年份的翠苦木也只有成年人手臂合抱一半那麼粗。

秦岳在自己的心中考量了半天,終於選中了一棵大概在三百年左右的翠苦木。

秦岳從自己背包中,小心的拿出一個裝有灰色粉末的密封盒子,這些是秦岳上一次接取任務的時候留下來的東西。

這些粉末的具體生產方式,秦岳倒是不清楚,不過他知道的是,只要用著這些粉末,在翠苦木的根部畫上固定的圖案的話。

我的長安探花郎 翠心會自動的從翠苦木中提取出來。

已經接觸到鍊金術的秦岳,自然知道這些特殊而又固定的圖案,是煉成陣的一種。

這些粉末之中應該被人加入了什麼特殊的物質,使得之前沒有覺醒魔法的秦岳,都能夠輕鬆的使用。

當煉成陣被秦岳畫成之後,伴隨著一道道綠色的光芒,一顆碧綠的球體,慢慢的出現在煉成陣中。

秦岳並沒有著急,而是等到所有的光芒完全的散去的時候,才將煉成陣中已經完全露出的翠心用著早就準備好的盒子裝好。

當翠心離開翠苦木的那一刻,原本高大的翠苦木,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便是呈現出一種灰敗的顏色,茂密的樹葉也在不斷的凋零。

秦岳在做好這一切之後,默默地離開翠苦木的樹林。

按照地圖上的標誌,來路與去路完全不同,想要離開,非常簡單。

當秦岳踩上那顆看起來相當普通的石頭的時候,秦岳只是覺得自己腦袋一陣的眩暈,當秦岳的狀態重新恢復過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了岩縫的面前。

在花費了短暫的時間,判斷了現在的時間之後,秦岳找准方向,準備回去匯合。

但正是這個時候,從另一側的樹林中,響起一陣的騷動,秦岳謹慎的站在原地,小心的提防著騷動傳來的方向。

「少年,快點跑啊。」

從密林中傳來一聲提醒,一道人影從秦岳的身邊飛過,而對方的肩膀上面,似乎還扛著一個人。

「你是秦岳?」

秦岳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衝去不遠距離的對方,又折返回來。

「你們是?」

秦岳看著對著自己說話的男子,有些納悶的說著,自己不認識這兩個人啊。

「我是華林,這個是炎子瑜,我們都是洛心學院的,我出現了點狀況,現在沒有什麼行動能力。」

被炎子瑜扛在肩膀上面的華林,快速的向著秦岳說著現在的情況。

「喂喂喂,這都已經是什麼時候了?還談這些?小子,你先跟我們走,路上再說。」

炎子瑜直接打斷了華林的話,有些著急的向著秦岳說著。

秦岳看著二人的方向同自己想要回去的方向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也默默的跟在炎子瑜的身後。

「跟在你們後面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秦岳緊跟在炎子瑜的身後,炎子瑜二人來的方向,是迷霧森林的中部區域,而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在中部區域與外圍區的交接地帶。

再往前走上一段時間,就能夠離開中部區域了。

「已經來了。」

華林低聲的向著秦岳說著,秦岳下意識的向著自己的身後掃了一眼,卻是發現自己身後的半空中有著大量的人頭在跟著自己。

「鬼臉蝠?你們是怎麼惹到它們的?」

當秦岳看到那些模糊不清的人臉之後,速度不禁加快了一點,甚至超出了炎子瑜的速度。

「說來話長,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它們給甩掉!」

炎子瑜大聲的向著秦岳說道。

「這還用你說?」

秦岳不禁有些無語,這些傢伙晝伏夜出,這都能引得這麼大群的鬼臉蝠來追殺他們,秦岳真的想知道炎子瑜二人到底在中部區域做了些什麼東西。

鬼臉蝠只飲血,而且全都是成群結隊的出現,一般的情況下這些鬼臉蝠不會大規模的進入到外圍區域。

因為外圍區根本就沒有這麼多的生物夠它們喝飽一次。

「我看你這麼累,要不要我幫一下?」

秦岳看著炎子瑜並不輕鬆的模樣,快速的向著炎子瑜說道。

「你確定?」

炎子瑜的目光亮了一下,有些不太相信的反問了一聲。

「確定。」 看著秦岳點了點自己的頭,炎子瑜直接在華林的驚呼聲中,直接將華林給丟了出去。

「接著!」

「我xxxx」

涵養一直都相當好的華林,終於還是沒有忍住,大聲的喊叫著。

「喂喂,聲音小一點,這麼搞的話,我們三個人可能都甩不開這些鬼臉蝠的追殺。」

秦岳聽著自己背後華林的聲音,低聲的向著炎子瑜說著。

聽著秦岳的話,一直能夠看到背後情況的華林,頓時不再出聲,保持著自己應有的安靜。

不過,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估計現在的炎子瑜已經被華林千刀萬剮了。

當秦岳踩著樹榦,將華林背起來的時候,秦岳發覺華林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重。

即使秦岳的身上多出一個人的重量,他的速度依然不減。

而炎子瑜在將自己肩膀上面的華林扔出去之後,也是一身的輕鬆,在不斷的飛躍中調整著自己的氣息。

「有辦法清理一下身後跟的太緊的鬼臉蝠嗎?」

華林每隔不長的時間,都會向著二人彙報著身後鬼臉蝠的距離,以及數量。

「如果我們打了的話,估計還得很長時間才能夠甩開這些煩人的東西。」

炎子瑜聽著秦岳的話,大聲的向著秦岳回復著。

很顯然,炎子瑜已經做過這種事情。

「用範圍型魔法阻擋一下鬼臉蝠,我有辦法來甩開這些東西。」

秦岳大聲的向著炎子瑜說著。

炎子瑜遲疑了一下,但是,當炎子瑜看到華林確認的目光之後,身形直接站定。

轉身的檔口,腳下的法陣已經成型,火焰出現的瞬間,秦岳能夠非常清晰的看到炎子瑜所在的區域,濃霧的密度已經下降了很多,原本濃密的葉子已經被火焰引著。

碎裂之火。

火焰就像是飛沙一般,直接與正面衝來的鬼臉蝠相撞,大量燃燒起來的鬼臉蝠從空中掉落。

「你想到什麼辦法了?」

炎子瑜在瞬間釋放這個魔法之後,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在追趕上秦岳之後,低聲而又快速的向著秦岳說著。

「看看前面。」

順著秦岳手指的方向,炎子瑜能夠清晰的看到岸邊生長非常茂密的九頭龍。

「不是吧?」

炎子瑜用著看上去有些驚恐的目光,看著自己身邊的秦岳。

所謂九頭龍,與其生長的環境,形狀並無太大的關係。

相傳在克羅多大陸中,曾經有龍的存在,而一旦龍出沒,聖階一下的魔獸,都會無條件的服從龍的命令。

九頭龍是一種生長在河流等陰暗地方的植物,因為長相有點怪異,而且因為九頭龍古怪氣味的原因,魔獸從不近身。

不知是誰開始傳出這個名字,久而久之就被當成了這種植物的名稱了。

「你愛上不上,要麼你自己先跑著,我就先去了。」

看著炎子瑜哭臉的表情,秦岳並沒有過多的說些什麼東西。

秦岳背包中所帶的荊棘炭枝葉,需要用火烤的處理之後,才能夠達到掩蓋人身氣息的作用。

而且這種作用只能夠在迷霧森林的外圍有效,一旦魔獸超出了四階的等階,荊棘炭將會完全失效。

而九頭龍就不一樣了,它的功效可謂是相當的強悍,除了個別類有著怪異癖好的魔獸之外,是沒有其他的魔獸能夠忍受的了九頭龍發出的氣味的。

當然,人也不例外。

炎子瑜的火焰在迷霧森林裡面並沒有引起什麼火災,甚至,那麼大陣勢的碎裂之火,也只是稍稍的阻擋了一下鬼臉蝠的腳步而已。

炎子瑜已經能夠非常清晰的聽到身後鬼臉蝠拍動翅膀的聲音,已經奔跑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的炎子瑜,已經不想再跑下去了。

自己的小命與那些難聞的氣味相比,炎子瑜還是覺得自己的命更重要一點。

「這個給你的。」

當炎子瑜落下的時候,秦岳似乎早就算到了一般,直接將自己手中剛剛掰下來的九頭龍的莖葉遞給了炎子瑜。

九頭龍的斷裂面上散發著一種濃郁的味道,當秦岳手中的九頭龍遞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炎子瑜差一點把自己昨天吃的東西吐出來。

「抹一抹啊,萬一被鬼臉蝠發現了,我們可就要白忙活了。」

秦岳看著炎子瑜的表情,心中自然知道炎子瑜的想法,直接用力擠壓自己手中的九頭龍,將它的汁液塗抹在炎子瑜的身上。

當炎子瑜苦著臉將汁液隨便的塗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秦岳直接一把將炎子瑜的身形拉了下來。

已經抬高了高度的鬼臉蝠群,黑壓壓的從秦岳三人的頭頂飛過。

大約過了一分鐘的時間,鬼臉蝠群才算是完全的經過秦岳三人所在的位置。

為了保險起見,三個人還是在九頭龍的葉片下面等待了十多分鐘的時間,才算是從裡面出來。

「嘔。」

當聞到新鮮空氣的時候,炎子瑜終於憋不住了,扶著一邊的樹榦,直接吐了出來。

「憑藉你們的實力,從這裡離開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秦岳看著扶著樹榦正在嘔吐的炎子瑜,低聲的向著身邊的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華林低聲的說著。

「你還要留在這裡?」

華林看著秦岳轉身離去的方向,有些詫異的向著秦岳說著。

迷霧森林已經快要天黑,黑夜中的迷霧森林,你會遇到什麼東西都不稀奇。

「當然,還有同伴在等著我,先走了。」

秦岳回身向著華林揮著手,壓低聲音向著華林說著。

「噗通…..」

秦岳手中的鉤爪已經飛出,身形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從秦岳的身後傳來了一個倒地的聲音。

「額……」

秦岳慢慢的走到已經暈過去的炎子瑜的身邊,看著他完全沒有什麼動靜的模樣,頓時有些無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