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還有人專門焊制了兩個鋼架,準備加固竈臺。

這種修復工作不難,差不多一個下午就能搞定,而到了明天,新增的面積與餐館就能投入正式使用。

而直到此時,陳沖才端出自己的午餐,慢悠悠的吃了起來。

……

美食江湖吃貨羣。

“9級吃貨雷蒙:兄弟們,出大事了!”

“9級吃貨劉洋:【疑問】”

“9級吃貨沈峯:什麼事?是餐館出大事了嗎?”

“2級吃貨張亮:表示一臉懵逼。”

“0級吃貨袁山:各位大佬好,本人萌新一枚,求保護。”

“9級吃貨蔣新:@雷蒙,又有人在餐館鬧事嗎?”

“9級吃貨雷蒙:不是不是,不是餐館出事了,是我們出事了!”

“9級吃貨沈峯:你也見網友了?手動滑稽。”

“管理員周飛:【囧】”

“管理員王雄心:@雷蒙,兄弟,給你看我的自拍照。【圖片】看見了嗎?這就是見網友的下場。”

“管理員張萌:哈哈哈,照片上的人是誰啊?小臉腫得跟車禍現場一樣。”

“9級吃貨雷蒙:別鬧,聽話。”

“9級吃貨雷蒙:我好餓啊..”

“管理員張萌:咋了,沒吃飽?不知道偷偷找我給你加點量?”

“9級吃貨雷蒙:不是沒吃飽,是根本沒吃。【委屈】”

“管理員王雄心:@雷蒙,你TM一個吃辣椒的猛男別整那些女生髮的表情,忒驚悚了。”

“管理員張萌:別人發什麼表情管你P事,趕緊擦藥去。@雷蒙,不對啊,我記得中午好像看見你了啊。”

“9級吃貨雷蒙:我也看見你了,但我在隊伍中後段。唉,一步慢,步步慢。我每次都是相同時間過來吃飯,結果今天硬是沒排上。本來以爲前面那些人會熬不住撤退..可恥的是,居然全都在死撐!氣死我了。”

“管理員張萌:我去,不是吧?。”

“9級吃貨雷蒙:所以我才說出大事了。雖然我們學校佔據地理優勢,但架不住排隊的人越來越多,以後想吃飯,估計越來越難了。”

“管理員林甜甜:的確,我們三個今天到餐館的時候都嚇了一跳,還沒到營業時間呢,外面就拍了一百來號人了,而且全是陌生面孔。”

“9級吃貨沈峯:我這纔出差兩天,餐館的生意就這麼好了?我靠!我那公司比你們學校還遠,豈不是連排隊的資格都沒了?完了完了,我的五色糯米飯啊,我的酸菜魚啊!!”

“9級吃貨雷蒙:@張萌,你們和陳老闆反應反應唄,再這樣下去,我們快餓死了。”

“管理員張萌:這要怎麼反應,總不能讓你們光明正大的插隊吧?這得多讓人寒心啊。”

“9級吃貨雷蒙:那咋辦..難不成..翹課麼,我這馬上要考試了,不敢翹啊。”

“9級吃貨劉洋:這可不好辦,只能拼腿力了【握拳】。”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還有這樣的事?”

“管理員楚瀾:【歡呼】【歡呼】”

“9級吃貨雷蒙:小的們,還不快來拜見大佬!”

“9級吃貨劉洋:參見大佬,請收下本人膝蓋!”

“9級吃貨蔣新:參見大佬!大佬萬歲!”

“管理員王雄心:【叩拜】【叩拜】”

“管理員林甜甜:歡迎歡迎!”

“0級吃貨袁山:請問這位大佬是何人?”

“2級吃貨張亮:誰把樓上的拖出去斬了。”

“2級吃貨李明明:【舉手】”

“0級吃貨周..”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太熱情了,太熱情了,手機卡了。”

“9級吃貨雷蒙:陳老闆,救命啊,快餓死了。”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的確是個問題,再餓也不能餓自己人啊。”

“9級吃貨劉洋:感動,是友軍,是友軍【流淚】”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這樣吧,從明天開始,但凡級別達到九級的吃貨,都可以享有特殊待遇。我會在新增加的門面二樓設立特殊區域,所有的九級吃貨都可以進入其中,並且不用排隊。”

“9級吃貨雷蒙:【震驚】!”

“9級吃貨沈峯:【震驚】!”

“9級吃貨劉洋:【震驚】!”

“9級吃貨蔣新:盟主威武!”

“管理員楚瀾:【偷笑】【偷笑】【偷笑】”

“2級吃貨李明明:羨慕,超級羨慕!!”

“0級吃貨袁山:爲毛我才0級!【抓狂】”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全體管理員,你們五個商量商量,把晉升規則修改一下,別第二天冒出一大堆九級吃貨,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管理員王雄心:明白!”

“管理員周飛:收到!”

“管理員楚瀾:我們晚上就商量,然後把內容發給你看。對了,我們這個羣的人數上限已經滿了,要不要多開幾個五千人的大羣?”

“美食江湖盟主陳沖:可以啊,你們看着辦吧,我先撤了。”

“管理員張萌:這就走了?【尷尬】”

“管理員林甜甜:陳老闆估計不知道申請上千人的羣需要錢吧..【偷笑】”

“9級吃貨蔣新:我剛纔申請了四個五千人的大羣,羣號已經私底下發給你們了,需要改什麼規則之類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0級吃貨袁山:膜拜土豪!我輩楷模!”

“2級吃貨李明明:此羣,水深!鑑定完畢!”

……

餐館,前堂。

“老闆,你可真夠霸道的呢。”見陳沖放下手機,冰屍抽空說了一句。

“這不叫霸道,這叫感恩。”陳沖撇撇嘴,“當初餐館剛起步的時候,要不是這幫傢伙每天都來撐場面,哪會發展這麼快啊。”

“咯咯。”冰屍坐在陳沖對面微笑兩聲後便不再回答,專心的鼓搗手機。

“你又在買衣服?”陳沖問道。

“沒有呢,在玩你上次教我的遊戲。”冰屍一臉認真的回道。

“哦?你還喜歡玩這個?”陳沖打趣兩句。

“你不是嫌我技術不好麼,所以我最近沒事的時候都在練習呢。”冰屍在說話的時候雙手就沒有停過,而且划動屏幕的平率相當高。

“噗嗤。”陳沖完全能想到對方一通亂操作之後依舊被對手擊殺的畫面,嘴角不由露出幾分得意,“如何,要我帶你上分嗎?”

“好啊。”冰屍想也沒想直接回答,“不過,你的段位是白銀,我已經白金了,好像排不到一起吧?”

“啥?白金?”陳沖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這遊戲的段位分爲青銅、白銀、黃金、白金、鑽石等等..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陳沖明白,青銅、白銀這兩個段位完全相當於菜雞互啄,輸了還死不承認,非得和隊友噴個誰對誰錯的那種。

黃金之上就不同了,戰術、個人技巧、隊友之間的配合纔是決勝之道。

而冰屍,已經超過自己兩個等級了!

“明明前段時間還是自己幫她申請的賬號來着..”

陳沖想着如何避開接下來即將面對的尷尬時,忽然看見半開的捲簾門下方露出一個探頭探腦的人影,正是李胖子!

“你怎麼現在纔來,我都等你好久了。”

雖然面上有些不滿,但心裏卻是悄悄鬆了口氣,趕緊對着李胖子招了招手,然後率先朝廚房走去。

冰屍偷瞄了陳沖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嘿嘿,實在不好意思,今天的客人比昨天還多,我也是沒有料到。”李胖子沒有推門,而是彎下肥胖的身軀,硬是從捲簾門下方擠了進來。

“喲,玩兒遊戲呢。”路過冰屍時,李胖子熱情的打着招呼,但對方根本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撇了他一眼。

“行,你慢慢玩。”他尷尬的撓了撓頭,識趣的退走。

“喵嗷!”

突然,一聲極度低沉、如同嬰兒哭泣的貓叫在耳畔炸響,李胖子嚇得手腳冰涼,轉頭一看,竟是看見一隻黑貓在站在樓梯的上半部分俯視自己,那雙沒有溫度的貓眼就像在盯着獵物,隨時準備撲出。

本來他也不會這般一驚一乍,主要是心理陰影太大,讓他對陳沖的餐館有種難以形容畏懼。

“愣着幹嘛,快進來。”

好在陳沖平穩的聲音將他的注意力拉了回來,當下不敢磨蹭,趕緊走進廚房。

而直到這時,李胖子才發現掌心全是冷汗,一邊在衣服上蹭幹水跡,一邊掏出兜裏的小本和筆,做好記錄的準備。

陳沖詫異的回頭看了一眼。

“哦哦,我是怕我記不住,想用文字記下來。當然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馬上收起來。”李胖子說着就往兜裏揣。

“不用不用,你隨便寫。”陳沖笑道,“我是在想你這麼大個人,怎麼買個如此小的筆記本,還沒你半個手掌大吧。”

“是麼,我覺得挺順手的。”李胖子嘿嘿笑道,順手拿出煙盒就要散煙。

“廚房別抽菸,這是對食物的基本尊重。”陳沖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聞言,李胖子自慚形穢,趕緊放了下去。這算是第一次與對方正式接觸,但不得不說,這小子的確獨特的人格魅力,至少這種自我約束的能力,他肯定是沒有的。

而也從這一刻開始,他徹底拋開了年齡上的顧忌,以求學者的姿態,認真起來。

“聽說過鮑魚汁嗎?”陳沖一邊在腦海中整理着‘鮑汁極品豆腐’的配方,一邊開口問道。

“聽過,是發制鮑魚時所得到的原汁,市面上有賣,但是價格不菲。”李胖子一五一十的說道。

“聽說過就行,我今天教你做的,便是這個東西。”陳沖拍了拍手,走到水池邊,將裏面一個裝有水的鐵盆端了過來。

“那還不如直接買呢。”李胖子心裏嘀咕一句。

“我們老闆教你的,可是市面上買不到的。”冰屍像是能聽見他的心聲,直接在前堂那邊鄙夷了一句。

我可以無限升級 “來看看。”陳沖心無波瀾,將鐵盆放在李胖子面前。

“這麼大的鮑魚?”李胖子盯着盆裏六個和筆記本一樣大小的鮑魚,尤其發現貝殼之中的肉足還在蠕動後,頓時震驚不已。

鮑魚可是名貴的‘海珍品’之一,其味道鮮美肉質細嫩不說,營養價值極高,素有‘海洋軟黃金’、‘餐桌黃金,海珍之冠’的美譽,因此,它的價格也是極貴的。

“這可不便宜吧。”

“的確,六個鮑魚足足花了我五百塊。”陳沖砸了砸嘴,然後拿起一根勺子,直接將鮑魚裏的肉足從貝殼上剜了下來。

李胖子在心裏不斷提醒自己少問多看,然後開始在筆記本上記下重點。

“剜下來的鮑魚用十字刀法清除內臟,也就是在鮑魚的表面橫豎各一刀,但不破壞其完整,畢竟,一會兒還要撈出來。”陳沖拿起鏽刀慢慢演示,儘量讓李胖子看得清楚一些。

“撈出做進一步處理嗎?”

“呃..不是,撈出來自己吃。”

“自..自己吃?”李胖子汗顏,將剛寫在紙上的‘撈出來’三個字劃掉。

“因爲對於整個鮑魚汁來說,鮑魚提供精華之後,便沒了作用。當然,如果你錢多,扔掉也行。”陳沖打趣一句,旋即將六個開了口的鮑魚拿到水池裏沖洗,邊洗邊清理內臟,確保沒有任何殘留。“記住了,鮑魚的內臟是苦的,不清理乾淨的話,會嚴重影響味道,不可大意。”

李胖子擦了把額頭的冷汗,拿比記錄。

扔掉?瘋了吧?那可是餐桌黃金啊!

“當然了,如果你不追求極致的話,也可以用幹鮑魚,相對便宜,但光是侵泡,就需要兩天時間,而且鮮度不及新鮮鮑魚。”陳沖把清理好的鮑魚放在一旁瀝乾水,又從冰箱裏拿了一隻宰殺過的土雞以及一隻宰殺過的鴨子,“這道菜會用到很多食材,你別記漏了。”

“好好。”李胖子看得眼皮急跳,這又是鮑魚,又是雞鴨的,對方真的只是教自己做一道配料,而不是成品菜?

不過,雞鴨剛剛記下,李胖子徹底無語了,只見陳沖又在冰櫃裏鼓搗了半天,拿了一大堆東西出來,粗略觀察,竟然全是肉類食材!

“這是豬蹄膀、三斤重;這是豬龍骨,兩斤重;這是筒子骨,兩斤重;這是豬肉皮,一斤半重;這是乾貝,用量不大,三兩左右;這是蝦米,只取一兩。”

“陳老闆,你是在教我做配料吧?”李胖子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對啊。”陳沖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這些東西,怕是都能做一整桌宴席了吧..”不是李胖子吹牛,光是那一隻雞,他就能能個做好幾個菜出來。比如雞腿可以炒個尖椒雞,一半雞身加雞頭、雞爪、雞翅可以燉個雞湯,而剩下的一半則用來做成芋兒雞完全不成問題,若是雞雜還在的話,還可以整個泡椒雞雜!

這已經是四個菜了!而且都是大菜!

“原來你是在考慮這個啊。”陳沖恍然大悟,旋即認真的說道:“不過我必須告訴你,你現在看見的所有東西,都和鮑魚一樣,只取精華。換句話說,它們到最後都會被撈出來的。”

“咕嚕。”李胖子狠狠嚥了口口水,依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坦白講,他的廚房裏,可能最貴的配料也沒超過五十塊吧,而陳沖的廚房呢?恐怕那一小包乾貝的價格就超過了五十。

“你也不用急着下定論,等東西做完,你就會明白物有所值了。”陳沖沒有多說,將雞鴨洗淨之後,放在菜板上宰成大塊狀,處理得很粗糙。

啪。

啪。

“雞鴨除了肉質珍貴外,其骨髓也是如此,所以每一塊都要用刀背拍一下,儘量讓骨頭開裂。”

“知道了,那豬龍骨和筒子骨也要拍裂吧?”李胖子額頭全是冷汗,指着桌上另外兩個‘狠角色’說道。

“沒錯。”陳沖點頭之後,將豬龍骨、筒子骨、豬蹄膀、豬肉皮在水池裏清洗一下,一一將其拍爛。

豬龍骨是豬的背脊,其內蘊含着大量骨髓,和筒子骨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唯一的區別在於,豬龍骨上面附帶着少許瘦肉,這種肉不適合紅燒,也不是適合炒菜,反而很適合用來燉湯,增加鮮度與亮度。

豬蹄膀的特點在於皮厚、筋多、瘦肉多、膠質重,肥而不膩,口感層次鮮明,既能用於燒菜,也能在慢燉中流露出淡淡的油汁與膠質,增加粘稠度,肉香味很重。

“接下來是氽水,這個不用我多說了吧?”陳沖把雞、鴨與豬龍骨、筒子骨、豬蹄膀、豬肉皮分開盛裝好,問道。

“氽水我明白,是一種烹調技藝,等於是把食材先在水裏進行加熱處理,方便之後成菜快。”李胖子沾沾自喜,難得說了些自己瞭解的東西。

不過,陳沖卻是搖了搖頭,“你說的是那是處理蔬菜的方法。處理這種肉類,主要是爲了水開後,將頑固的血沫拍打出來。否則的話,直接用焯水的技藝不是更好?”

聞言,李胖子徹底沒了脾氣,趕緊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來。

陳沖沒有嘲笑對方的意思,若不是掌握了凝神(基礎篇),他也不會知道這些內容,只能照着急記憶方法按部就班,無法理解其中真意。

“我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李胖子苦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