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也別想着復活,畢竟身體的器官都已經死了嘛。”

李小七今天有時間,一直的在和周星講着一些東西。

時間到了晚上,沈忠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周家,“***,東西都準備好了。”

李小七站起身來,“那就走吧。”

跟着沈忠來到屋外車裏,同行的還有周星,至於大白和小白,就被留到了周家,還叮囑了兩隻狐狸,出去玩可以,別跑太遠。

這次的事情,是不能在周家的,畢竟地方也不對。

三人驅車,找到了一個沒有人,又很偏僻的十字路口,“從現在開始,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要說話,你二人一個字也說,直到回到周家,明白了嘛?”

見沈忠二人點頭,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元寶。放在了地上。然後點了三注香。插在了地上。

“出來吧,別躲了。”

李小七的話音剛落,從沈忠的身體裏鑽出了一個靈魂,當然了沈忠是看不到這個靈魂會的。周星能看到,畢竟是老仙兒嘛。

“你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這又是何苦呢?”李小七問道。

“老仙家您說的是,可我死後,沒人接我入地府啊。我和他也只是偶然。”

“沒人接你?”李小七很奇怪,不應該啊,下到惡人,上到仙人,死後都是會有地府之人來接引的。

“那你現在可願意入地府?”李小七又問道。

女鬼有些猶豫,就這樣看着沈忠,一臉不捨的樣子。

“你不入地府,對你和對他都沒有好處,他和你在一起的這一年,已經減少了三年的陽壽,你要真對他有情,就應該放過他。”李小七這不是在說謊,女鬼和沈忠在在一起,會吸收沈忠的陽氣,從而沈忠的陽氣越來越弱,運氣會越來越不好,還會折損陽壽的。

“我願入地府。”女鬼回答道。

李小七的得到了女鬼的答覆,從手機拿出了一張符。這是李小七閒着沒事時畫的,畢竟也不知道會不會用的上,就多畫了一些,反正有空間戒指,也不會佔地方。

本來事情很簡單的,都不用和女鬼商量,強行把她打入地府就可以了,可是她死的時候沒有鬼差接引,這也是她第一次入地府,要是沒有鬼差跟着,或許到了外面,就會被餓鬼分食了。

手中的符紙點燃,一陣冷風颳了過來。沈忠打了個哆嗦。不過他也知道必須聽李小七的,不能說話,沈忠什麼也看不見。只能聽到李小七再說什麼,至於女鬼說什麼,他是不知道的。

“見過小爺。”一陣冷風過後。吳青和袁亮就出現在了李小七的年前。

“你二鬼近來可好?”李小七問道,畢竟求人家辦事嘛,總要客氣一下。

“小爺,我們最近挺好的。”二鬼最近不但挺好,而切生活可謂是挺滋潤的。上次抓到的那個邪修,天道可是獎勵了很多的好處啊。

“找你們來,也沒什麼事,這不是有一個你們忘了帶走的靈魂嘛,你們看現在是不是給帶下去?”

“忘記帶走?”兩個人往旁邊看了一下。看了看女鬼,有些驚訝,“先天靈體?”吳青驚訝道。

“不對,是僞先天。”袁亮也接着說到。

“先天靈體是什麼?”李小七很奇怪。怎麼每次碰見二鬼都能發現特別的東西。

“小爺,先天靈體被稱爲最強鬼修,她們是自然孕育而成,在陽間只是一個鬼魂,可是到了陰間,那修行就可謂是一日千里了,不過先天靈體世間少有啊。

不過這個僞先天也不錯,僞先天就是在人死的時候,死在了陰陽交錯之時,而又在三百年一次的陰氣最濃郁之時正好在附近,吸收了全部的陰氣,這樣的人被稱爲僞先天,到了地府,能當個鬼差。和我們一樣。”

“我還以爲多厲害呢。行了,你們把她帶下去吧。”

本來吳青還想說點什麼,可是被李小七打斷了,也只好告辭了。

鬼差走後,李小七就讓沈忠開車,帶着自己和周星迴到了周家,這一路上,沈忠和周星都沒有開口說話。

到了周家。“你們可以開口說話了。”

“多謝***,這是今天的報酬。”說着沈忠還遞過來一張銀行卡。

李小七也沒有推辭,而是接過了卡,辦事收錢,天經地義。

在沈忠走後,周星臉上還帶着興奮,“師傅,剛纔那個是黑白無常嘛?”

李小七搖頭,“不是隻是普通的鬼差。知道這一路,我爲什麼不讓你們說話嘛?”

“不知道。”

“其實你說話倒是沒什麼事,可沈忠不能說話,那女鬼本就對沈忠念念不忘,如果沈忠開口,女鬼會誤以爲沈忠捨不得她,而掙脫鬼差的束縛,回到沈忠這裏。”

聽了李小七的解釋,周星若有所思。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這就回去了。”說着站起了身。

“師傅,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李小七拒絕了周星,叫上大白小白就走出了周家,畢竟已經體驗過飛行的李小七,覺得車太慢了。

在有就是已經很晚了,周星送他,李小七也有些不放心。

幾分鐘,還是李小七放慢了飛行速度的結果,就已經回到了家裏。


來到家裏的李小七,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做着一人,還在那裏喝着酒。此人當然是喬娜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喬娜,喝的已經醉醺醺的了,舌頭都大了。看到李小七回來,把李小七叫了過去。

“小七,今天的事,真是抱歉,我也沒想到,小米會這樣做。”

“沒事,我都沒放在心上。”

“沒放心上就好,陪我喝點酒。”喬娜說着,還從旁面拿了瓶酒。

李小七看着喬娜喝的已經醉了,本是不想陪她喝酒的,可喬娜拉着李小七的手臂,就是不放開。 看着不放開自己的喬娜,李小七索性就陪喬娜喝了起來。

二人邊喝邊聊,一直都是喬娜在說話,李小七也就隨口插幾句,聊着聊着。李小七有點忘了用道力把酒逼出體外了。

陪喬娜喝了一個小時,李小七也有點微醉了,喬娜擇是自己喝倒在了地上。李小七隻能抱起喬娜回了房間裏。

房間裏,本來放下喬娜,要回房間的李小七,卻被喬娜抱住了脖子。

李小七活了十八年,哪裏經歷過這樣的狀況。加上少許酒精的麻醉,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喝醉了,臉色潤紅的喬娜,特別的美,這個美也在他的心裏埋下了一顆種子。

第二天清晨,喬娜從睡夢中醒來,她感覺昨天一晚上睡的很舒服,特別還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躺在一個特別溫暖,又舒服的懷抱裏。

伸了個懶腰,翻了個身,一張不算特別帥的臉,就出現在了她的眼睛裏。

“啊……”一聲尖叫聲傳遍了整個房間,牀上的李小七也悚然驚醒。

有些迷茫的看着喬娜,昨晚自己睡在喬娜的牀上了?臥槽。


喬娜身體顫抖,手指着已經坐起來的李小七,“你……你……。”

“那個喬娜姐,你先別激動,有話好說。”現在的李小七完全處於懵逼的狀態,不過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沒有解開的痕跡,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會在我牀上,你對我做了什麼。”說着喬娜的眼角,還劃過了淚珠。

李小七感覺自己真的很冤枉啊。“我什麼也沒做啊,不信你看,我們的衣服都還好好的,昨晚你喝多了,然後……”

“停,你別說了,趕緊滾去出。”喬娜似乎也想起了自己昨天的樣子。

李小七逃一樣的出了屋門,心裏還罵道,“MD,這叫什麼事啊,自己怎麼就躺在她牀上睡着了呢。”

喬娜看着出去的李小七,心裏也是懊悔,自己怎麼就喝多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幸好是在家裏,要是在外面指不定會怎麼樣呢。

喬娜沒有出屋,李小七也沒有出去浪,然而就在二人都想平靜的度過這一天的時候,樓房傳來了一陣的晃動。

這個時候,喬娜才從屋裏跑了出來,“小七,快跑,地震了。”說完拉着李小七就要往外跑。

看着李小七沒有被她拉動,喬娜很焦急,“快和我走,地震了。”在喬娜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晃動停止了。

“喬娜姐,這不是地震,放心的在家呆着吧。”說完手裏還出現了一張銀行卡,放在了喬娜的手裏,“卡里有錢,沒密碼。幫我照顧下大白小白。我要去辦點事。大白小白,在家呆着,那都不許去。”

不等喬娜再說什麼,李小七快速的出了門。李小七知道,這不是地震,地震沒有這麼大的威壓,這是靈氣外泄造成的。

雖然聽周力說,這個世界不可能有修真者了,可是李小七是不信的。

真氣的能量他知道,不可造成這樣的場面,這股力量,比道力的層次還低了一級,只能是靈氣。只是現在的李小七不知道這威壓是人爲的,還是自然的靈氣。

在李小七的感知下,靈氣外泄的地方距離他大概有一千五百公里,如果是人爲的,那麼此人的實力,不在李小七之下啊。

白蛇的記憶裏,雖然沒有修真者的境界劃分,可他還是能憑藉着自己的道行感知出來的。

出了門的李小七立刻隱身,飛上了天空。他現在很慌,特別是小天和他說了宇宙即將大亂,自己的親人還都在這顆藍星上面呢。


李小七第一次把自己的飛行速度,發揮到極致。隨着感知,李小七來到了一處大海之上。

此時的海上,波濤洶涌。在海面之上,還形成了一道漩渦,裏面的靈氣,正在向空中飄散。一聲聲的吼叫之聲,從漩渦之中傳了出來。

李小七站在空中,此時的他,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就算有白蛇的記憶,可是他也纔是活了十八年的少年啊。

漩渦之中的吼聲越來越大,感覺就像是有什麼猛獸要衝出這個漩渦一樣。

可李小七依然沒有進入漩渦的打算,只是在空中看着。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以後。忽然李小七感知有人靠近。他立刻用了隱身術,把自己隱藏了起來。

接着,一個人就出現在了海面之上。此人面色蒼老,看樣子能有七八十歲左右。

等他到了幾分鐘後。又有人來到了這裏。接着一個個的人出現,能有近百人,他們都有着一樣的特點,就是都飛在空中。

看到這一幕的李小七都驚呆了,在這顆藍星之上,竟然還有着這樣的一羣人。李小七感知了一下,他們竟然都是修真者。沒有修煉內力的。

這時又飛來了一個老人,剛到現場就對着衆人抱了抱拳,然後看向了第一個到這裏的人。“火老鬼,你還活着呢?”

第一個來的人,撇了撇嘴,“你這個才大宗師的人都沒死,我怎麼能死呢。怎麼今天來這裏?想要突破嘛?”

被說的那人也不生氣,“是啊,停在這個境界好多年了,這次正好突破。不過看這裏的情況,今天可是不那麼好擺平的啊。”

火老鬼也點了點頭,“只是封印就可以了,真要對付裏面傢伙,這顆星球的人死沒了也對付不了。”

聽見他們的對話。李小七不禁想起周力說的話,大宗師的境界以後,他就不知道了。很有可能,大宗師以後就是修真了。

不過他們好像知道里面的是什麼東西。聽他們話的意思,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吼……”在他們還在說話之時。漩渦的裏面又傳來了一陣吼聲。

這時周圍人的臉上,都沒有了剛纔的笑臉了。而是一臉驚慌。

“不好,這傢伙衝破封印的速度又快了,人還沒到齊嘛?”

“沒有,離的遠的人最少還要一天的時間能不能趕到。”

“來不及了。”

隨着這人的話音落下,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直衝天際。海面上的海水也在這一瞬間,炸裂開來。 炸裂的海面,隨着紅光,掀起了幾百米的高的巨浪。

海面之上,一條血紅色的百米巨龍盤旋在空中,一聲聲吼叫震耳欲聾。

巨龍的身體透明,看着樣子應該是龍的魂魄。龍魂的中間,還有着一把血紅的劍。

海面上的人,看着飛出來的巨龍,第一想法就是逃。

可藍星就這麼大,就算逃了,又能逃到那裏呢?身後就是自己的家,這個時候逃了,不就等於把自己家人送入巨龍之口了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