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那道亮光就是帝玲瓏,就是帝玲瓏撕開了虛空打開了通往這祖界的裂縫,順帶着把你我二人也帶了進來……”美女給師傅回憶道:“當時不知是不是巧合,我睜開眼后帝玲瓏就在我身邊,我當時欣喜若狂,你應該能想象出我當時的心情……”

“我能想象。“冰兒點頭,如果是自己,肯定也會欣喜若狂。

美女師傅苦笑:“可是我的欣喜沒堅持多久就變成了哭喪,不但發現這不是我的世界,甚至那帝玲瓏我雖然得到卻根本沒辦法感悟和吸收,除了看上去很好看在我手中根本就是一塊發光的石頭……”

冰兒下意識的撇撇嘴,卻沒出聲,等待着美女師傅繼續說下去。

“再後來我就發現這裏竟然是隻存在於傳說中的祖界,而這裏的天地規則壓制一切超過的修爲,剛開始那段時間我差點被這規則壓死……”美女師傅苦笑,露出一絲無奈。


冰兒動了動嘴脣,她能想象美女師傅當時的鬱悶心情,自己又何嘗不是一樣,這個地方的規則簡直太霸道。

“慢慢接受這個現實後,我開始想辦法離開這裏,唯一的方式就借住帝玲瓏,是帝玲瓏帶我來了這裏,帝玲瓏肯定就能帶我離開,只是……”微微一頓,美女師傅繼續說道:“帝玲瓏根本使用不了,在我手中就是一塊會發光的石頭,於是我不斷的想辦法,在這個繁華世界遊蕩,尋找方式,一直到那一天我看見荊飛那臭小子被人打的殘廢的時候,我手中的帝玲瓏竟然自動的發出了熱量……”

“所以你就帶走了荊飛?”冰兒已經猜到了什麼。

“當然,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帝玲瓏有反應,怎麼會錯過,於是我就勾引臭小子跟我私奔,沒想到臭小子真的點頭了……”想起曾經的一幕,美女師傅臉上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原來你只是利用他。”冰兒的目光卻冷了下來,死死盯着美女師傅。

美女師傅瞥了冰兒一眼,繼續說道:“我開始確實是這個目的,我以爲既然他能讓帝玲瓏有反應,或許能開啓或者打開帝玲瓏的奧祕,只要帝玲瓏有反應我就有可能打開界限回到曾經的世界,當然,我也不會讓他白白幫我,我會幫助他成爲這個世界上的真正高手,只是……”

“只是你沒想到荊飛竟然可以融合帝玲瓏?”冰兒追問道。

“是的,我怎麼也不會想到,他竟然可以榮而很帝玲瓏,我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帝玲瓏化作了一片水霧鑽進了他的體內消失不見,不只看不見帝玲瓏,甚至連氣息也消失不見,我當時直接傻眼了……”美女師傅說道這裏頓住不語。

冰兒的表情也是一陣古怪,如果不是美女師傅說出,她也絕對不會相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美女師傅忽然看向冰兒:“你之前不是說荊飛的龍陽體質只能玩女人沒有別的能力嗎?現在你總該相信龍陽體質的特殊了吧?”

“你是說荊飛吸收融合帝玲瓏是因爲他的龍陽體質?”冰兒一怔。

“除了這個原因你還有別的解釋嗎?”美女師傅反問。

冰兒沉默。

“而且,傳聞中的九陽天帝陽剛霸氣,或許他本身就是龍陽體質,也只有龍陽體質的男人才能傳承他的衣鉢。”美女師傅又道。

冰兒卻沒說話,而是眼珠轉來轉去,她現在忽然有點明白爲什麼自己和荊飛雙修後會逐漸的釋放出修爲不怕這源界的天道規則了,這一切除了荊飛個人外還有帝玲瓏,荊飛就是帝玲瓏,而自己和荊飛雙修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等於繼承了帝玲瓏的氣息,這也是唯一能從荊飛身上獲得帝玲瓏氣息的方式……

帝玲瓏連源界裂縫都可劃開,其氣息自然可以抵抗源界規則……

原來如此!

就在此時,冰兒忽然看見美女師傅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顯然是也想到了自己一樣的地方……

要獲得帝玲瓏的氣息,只能和荊飛雙修,因爲帝玲瓏就是荊飛,荊飛就是帝玲瓏,和荊飛雙修就等於間接和曾經的九陽天帝雙修,自然可以獲得帝玲瓏的氣息……

這妖女,不會真的去勾引荊飛吧?

冰兒心裏忽然有些不舒服…… 第33章:妖仙兒是精靈

燃燒的篝火,讓整個木屋裏溫暖如春,絲毫感覺不出丁點寒氣。

荊飛慵懶的靠在牀上,身邊左擁右抱,神女和薇拉在兩側,可是他的心情卻沒有絲毫輕鬆,反而很沉重,美女師傅和冰兒已經離開大半天了,怎麼還不回來?

因爲擔心,甚至他都沒去找小姨媽姬雪熙,一直在這裏等待。


克里斯蒂娜和薇拉也看出荊飛的心事,很乖巧的沒有出聲打攪,木屋裏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嘎吱!”

就在此時,木屋的門刷的推開,一股寒風吹進來……

門口出現一道妖嬈無限的身影,黑色裸露的蕾絲短裙,露出修長的雪白的美腿和雙臂,典型一個人間尤物,尤其是在這冰山雪地中,更像是一個鬼魅精靈,雖然臉上依舊蒙着那層薄薄的面紗,可是卻依舊不能遮擋那無限風情……

正是美女師傅妖仙兒。

站在門口卻並沒走進……

“師傅!”

荊飛刷的一下從牀上跳起來到門口,往後看了一眼發現只有美女師傅一人,頓時心中一動,問道:“冰兒呢?”他可是清楚的記得之前美女師傅和冰兒大戰的激烈場面,太嚇人——

“她還有點事兒需要處理,一會纔回來。”美女師傅嫣然一笑:“怎麼?你就這麼擔心她?還怕我吃了她不成?”

“嘿,師傅您當然不會爲難冰兒。”荊飛尷尬笑道。

美女師傅頓時一撇嘴,心說我倒是想爲難,那小妮子被你滋潤的現在輕鬆吊打我,我爲難的了嗎?

不過卻沒說出口,而是再次露出一個嫵媚衆生的笑臉:“我現在有點事情要告訴你,你跟我出來一趟。”說完不等荊飛答覆又對房間內的神女和薇拉道:“借你們男人一個晚上沒意見吧。”

兩女的臉色一紅,即便是神女克里斯蒂娜也有些不自在,不過卻都沒出聲,而是看向荊飛,很顯然,兩女完全以荊飛爲主。

荊飛苦笑,他不知道美女師傅叫自己有什麼事,但是卻沒多想,回頭對兩女道:“你們兩個先休息吧,我儘快回來找你們。”

“小心點。”

薇拉點頭,神女卻出聲提醒,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覺,她總覺得荊飛這個美女師傅看荊飛的眼神跟狼看見肉似的,讓她有種瘮得慌的感覺,不過很快就將這個不正常的思緒壓下。

就這樣。

荊飛隨着美女師傅離開……

與此同時,在右側山峯荊飛大師傅閉關的洞窟深處,冰兒正在眉頭緊皺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然後再次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慢慢睜開,喃喃自語道:“果然是她的氣息,可是這怎麼可能?”臉上竟然露出濃濃的迷惑和不解,還有震驚……

——

漫無邊際的冰山雪地,荊飛和美女師傅靜靜的行走,卻誰也沒說話,荊飛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美女師傅則是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安靜的往前走……

“師傅,你叫我出來到底什麼事?”

荊飛終於忍不住開口,他發現如果自己不說話美女師傅估計會一直沉默。

“荊飛,你覺得姐姐對你怎麼樣?”妖仙兒站住腳步,回頭看向荊飛,眼神很複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師傅你對我有再造之恩,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荊飛想也不想的說道,這是實話,如果沒有師傅就沒有自己的今天,或許自己現在早就變成一個殘廢,甚至早就死了也不一定。

“什麼再生父母?姐姐可不想做你的父母。”美女師傅笑的十分妖嬈,即便是輕紗遮掩也掩飾不住那掉到衆生的媚態,極品尤物已經不能形容美女師傅的妖豔和魅惑……

“嘿——”荊飛傻笑兩聲,沒說話,心中卻更納悶,不知道美女師傅到底要說什麼,總覺得現在的美女師傅有點不對勁。

“小傢伙,姐姐帶你去個地方。”

美女師傅忽然說道。

然後不等荊飛反應,忽然身後抱住了荊飛的腰部……

荊飛只感覺一隻柔軟的小手抱住自己的腰間,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身子騰空而起,卻是美女師傅直接抱着荊飛飛上天空,如同一道流光般直接飛向蒼茫的雪山深處……

這一幕正好被剛剛走出荊飛大師傅山洞的冰兒看見。

“妖女!”

冰兒咬牙罵道,差點直接飛起追去,不過最後卻嘆息一聲放棄了這個念頭,而是默默的坐在一塊冰石上發起呆來,看着說中一塊古樸無華的玉佩,似乎陷入回憶中,同樣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

荊飛只感覺寒風颳在臉上,可是卻感覺不到絲毫的寒冷,不只是他現在的修爲已經能不在乎寒冷,更因爲身邊暖玉溫香被美女師傅抱着,這種感覺很奇怪,如果男人抱女人沒什麼,可現在卻反過來了……是女人抱男人……

不過荊飛卻沒任何不滿,沒辦法,誰叫自己不會飛。


就這樣,足足飛了半個多小時,荊飛感覺美女師傅至少飛出了上百里才停住身形,身子一沉,落在一座山峯上,這裏距離美女師傅居住的大雪山已經看不真切……

站在地上的荊飛眼睛就是一亮,不爲別的,只因爲眼前的一幕太過震撼,這是一座高聳入雲的雪山之巔,只是卻沒有寒冷的冰霜寒雪,反而一片翠綠……

準確的說,這裏並不是山頂,而是山頂中間的一個小盆地裏,應該是一個火山口,而這個方圓只有二三裏的小盆地中鬱鬱蔥蔥,不只生長着綠色樹木,甚至在草叢間還點綴着另行的一些小花,偶爾還有幾隻小動物出沒……

居中則是一個晶瑩剔透的綠色小河,上面冒出騰騰白氣,竟然是一道溫泉暖河,只是不知道流向何處……

太神奇了。

茫茫冰山之巔竟然有這樣一個溫暖如春的小盆地,造物主的奇妙真是不可謂不神奇。

美女師傅放下荊飛後就輕輕的走到河邊,隨意坐在一塊爬滿青草的石頭上,將一雙潔白玉足輕輕探入水中,她本就不穿鞋子,此時卻是方便,一雙欺霜賽雪的玉足在佈滿水霧的水汽中輕輕晃動……然後口中放出一聲口哨,只見不換出的小樹林裏馬上竄出幾隻小動物,聚集在了美女師傅身邊,神態親暱,不只如此,喝水中也冒出幾條魚,在美女師傅的雙足間有來尤其,似乎是在玩耍……

這一幕看的荊飛目瞪口呆……

這一刻的美女師傅看上去再也沒有任何的高深莫測和神祕,儼然就是一個美豔動人的精靈,純潔而靈動……

荊飛直接看直了眼…… 第34章:姐姐要做你的女人

“臭小子,你站那麼遠幹什麼,怕我吃了你嗎?”

美女師傅回過頭對着楚飛瞪眼道……

“嘿,師傅你什麼時候發現這麼個地方?”楚飛笑着走了過來,儘量不去看水中那雙精緻玉足,那樣讓他心頭亂跳……

“我剛發現這個地方的時候你還沒出聲呢?”美女師傅嫵媚一笑,躺在了草地上,只有一雙玉足在水腫盪漾……

荊飛的眼睛眼睛就是一熱,美女師傅穿的實在是太少了,胸前的規模更是有點誇張的嚇人,這個慵懶的姿勢,幾乎全身都暴露出來,尤其是一雙美腿全部暴露在空氣中,隱約可見下面一條黑色的鏤空小內內……

太吸引人了……

荊飛趕緊控制自己收回目光,剛要說話,美女師傅的聲音卻在耳邊響起:“好看嗎?”

“嘿——”

荊飛尷尬的沒有吭聲,而是反問道:“怎麼可能?我沒出聲的時候師傅你有多大?”雖然自己第一次看見美女師傅時=就是這個樣子,十來年過去一點變化沒有,這讓荊飛相信美女師傅不簡單,沒準和央無殤一樣可以返老還童,可是卻依舊不相信他的話,自己可是快三十了,按照美女師傅的話,豈不是三十年前……

“你覺得姐姐有多大?”美女師傅笑嘻嘻的問道。並身手拉着楚飛坐在旁邊,然後一翻身躺在了楚飛大腿上,擡起頭眨巴着一雙魅惑的眼睛……


“師傅你看上去就像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荊飛笑道。

“油嘴滑舌。”美女師傅笑的更加動人,接着卻是眼睛一瞪:“不過我卻不喜歡聽,這些甜言蜜語留着去哄你那些小情人吧?”

“哈。”荊飛又是一陣尷尬。

“說實話,你覺得姐姐有多大?”美女師傅繼續問道。

“師傅你也就三四十歲吧?”荊飛不確定的說道,這次沒有胡說八道,不過卻儘量把年齡往小了說,按照規律,任何女人都不希望被人說大了……

“三四十歲?”美女師傅笑的很古怪。

“難道師傅你有四五十歲了?”荊飛誇張的說道。

“臭小子,你不老實哦,姐姐可比你說的大多了。”美女師傅嬌哼一聲,其風情迷人。

“是嗎?”荊飛搖頭,完全不信,雖然修煉達到一定境界可以返老還童,央無殤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是每個人都會隨着年齡增長留下一定的痕跡,就算外表沒有,心理上也會存在,央無殤現在看上去跟二十多歲正旺盛的青壯年一模一樣,可是他身上卻有一種歲月的氣息留下,眼神和神態也會不自禁的流露出來……

可是眼前的美女師傅卻不同,無論外表還是心裏年齡怎麼看都是一個十八九歲的煥春少女,如果不是因爲在一起生活了十來年,荊飛絕對不會相信美女師傅的年紀超過二十歲……

美女師傅看出荊飛不信,不過卻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擡頭看着已經漆黑下來的天空,偶爾可見天空閃爍的一顆顆星辰,眼中露出迷離的色彩,幽幽說道:“臭小子,姐姐想家了,怎麼辦?”說完收回目光看了荊飛一眼……

“想家就回去,師傅你的家在哪兒,我還不知道呢,要不要我陪你回去。”荊飛笑呵呵的說道,美女師傅眼底的那抹悲傷讓他心中一疼,下意識的身手撫摸住了美女師傅的秀髮……

“姐姐也想回去,可惜回不去,姐姐的家太遠了。”美女師傅忽然坐起身子,注視着荊飛:“只有臭小子你才能幫姐姐回去,你願意幫姐姐嗎?”

“當然,師傅你要我做什麼,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無論你要我做什麼都行。”荊飛認真說道,絕對不是開玩笑,他已經隱約猜到美女師傅培養自己似乎有所目的,只是他卻不在乎,正如他心中所想,美女師傅成就了自己,自己現在的一切都是因爲美女師傅,就算美女師傅收回去,讓自己去死,他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