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血骷髏李木覺得周峰實力不夠,這計劃太過冒險,所以才離開血骷髏鎮半途截住周峰打了一場。 這一場試探后,影子就此問過血骷髏李木,而他的回答是「還是太弱啊!」

血骷髏李木雖然覺得周峰還是太弱,但是最終還是接受了這一計劃,因為雖然在這個環節要冒一些險,但是其他方面更為保險,只要這一環節成功,最終他們的計劃成功率將會提高几倍。

而如果使用其他方案,比如清洗控制這一區域的非己方人員。先不提其中難度,在如此時機大規模清洗,想要不漏風聲談何容易。雖然他們會找借口掩蓋,但是沃羅難免有所警覺。這次的計劃想要成功就非常困難了。

而現在如果周峰失敗,他們出手,那沃羅豈止會警覺,幾乎可以肯定其中有鬼。這次的計劃成功率還不如搞個大清洗。

所以,到了此時影子依舊不願啟用後備計劃。

「他的那雙眼睛能不能繞過沃羅身上的防禦手段誰又能知道呢?這隻不過是我們一個大膽而毫無根據的猜測罷了!怎麼能寄希望於它!就因為這樣,在你們和他商量這次引誘計劃時不是將它放在了進入目標區域后試用么!為什麼?不就是對這不報希望,反正到了目標區域后失敗了也無所謂,成功了就可以讓局面向我們所希望的方向進行。」

血骷髏無奈的笑了笑:「這本是無所謂的嘗試而已,但是現在我們不能冒險的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是我們必須行動了。一旦他落敗,我們面對的局面將更加困難,加緊行動吧!」

影子站起身不甘心的又向外面看了看,然後眼睛一亮。

周峰使用了寫輪眼!

一定要成功啊!影子心中喊道。

血骷髏李木看到影子已經站起來,怎麼突然又站住不動了,也順著他的視線看向外邊……


周峰眼中的勾玉瞬間變得清晰,映入了沃羅的眼中,沃羅頓時停了下來!周峰繞過沃羅迅速的向目的區域跑去。

影子看著周峰轉身向目的區跑去的背影激動不已,還不待影子說話,影子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

影子看到周峰還沒跑幾步,沃羅的身體就又開始動了。

「……走吧!」血骷髏李木剛剛升起一絲希望又迅速的破滅了,「這次沃羅真的要發飆了,再不抓緊,我們就……」

血骷髏突然再次愣住,沃羅剛剛轉身還沒來的及動作,一道道水流憑空而生,急速流轉舞動,將沃羅困在中間不能行動。


血骷髏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一個什麼表情,今天這事還真是一波三折,大喜大悲啊!

對於周峰來說,寫輪眼效果怎麼樣,他同樣沒底,但當時的情況周峰已經別無選擇只能一試。但當周峰寫輪眼用出時,周峰就隱約有了感覺,自己限制不了對方多久。

周峰繞道而行,一邊是向目的區域前進,一邊卻報著拉大距離拖延時間以便使用龍語魔法百流起舞。雖然知道這拖不了什麼時間,但是周峰還是儘力去做了。

事實上,沃羅恢復的比周峰預期的還要快,但所幸周峰的龍語魔法也施展了出來。這麼短的時間對於人類魔法師來說或許是個問題,但龍語魔法大部分都發動起來很快。龍咒也大都簡短,周峰這次用的百流起舞也是如此。

周峰這段時間曾經小心的試著使用過綠巨人能力,更是不斷的練習過百流起舞。但是周峰從來沒有在綠巨人的狀態下使用百流起舞。

以前周峰就發現了綠巨人狀態下,會激發各項異能的能力並促進彼此的兼容,而這次又一次的證實這這一點。飛舞的激流足足近百條,而且力道,大小都極大的提高了。

周峰很開心,瓊斯很開心,影子很開心,血骷髏也很開心。就這樣,不出意外就會順利的進入目標區域了!

會有意外么?

沒有人知道,也顧不得這些了。他們都開始為下一步計劃開始忙碌了。

瓊斯看到了這一幕,他旁邊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了,只是心情就不一樣了。幾人面面相覷,現在怎麼辦,怎麼也沒想到沃羅面子頻丟。現在要是去幫忙會不會讓他覺得更加的難看,甚至遷怒於他們,但如果無動於衷,似乎也有可能觸了霉頭,要是以為他們在看他的笑話的話那就更慘了。

有人卻直接開始向那邊走去,一邊走一邊還冷哼道:「這種時候還在這看什麼,難道在這看沃羅笑話不成!」

這是個美艷的女人,前凸后翹,衣著暴露,美的張揚怒放。在黑森林敢於這麼肆無忌憚展露自己的美女都不一般,要麼實力強大,要麼後台強大。而她二者兼有,不過相比於她的實力,她的後台更硬,她的後台是微笑骷髏,更準確的說是微笑骷髏的首領沃羅。

她叫凱莉,她是粉骷髏,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沃羅的女人。就算沃羅惱羞成怒,也頂多會遷怒與我們,你自然不怕,眾人如是想。不過他們也確實不好站在這裡不動,瓊斯率先向前走去:「走吧!總不能站在這裡不動,沃羅大人的脾氣大家也都知曉,在這看戲可不行。至於過去后怎麼行動,這不是還有她么!」

也對!跟著她走總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論了解,自然是她最了解沃羅,就算猜錯了心思,錯也是大家一塊犯下的,不會有太大問題……吧?

會有意外么?

周峰一邊跑一邊不安的想,成功在次一舉。周峰已經孤注一擲,就在剛才擺脫沃羅時周峰已經使用了急速符的另一種用法,超負荷用轉,這會極大的提高急速符的功效,時間也只是略有縮短,唯一的壞處就是超負荷使用后將徹底的報廢。

周峰不在乎以後還能否使用,生死存亡都寄託於這個計劃,還有什麼不能捨棄,哪怕它是難得的增益型裝備。

周峰只是盯著前方!

近了!近了!近了!

啪!周峰踏到了目標區域的邊緣!同時也有所感應,扭頭向後看去,那裡是沃羅的所在。

沃羅這一次真正的惱了!一隻螻蟻竟然會連接失手,顏面何存?

不過區區百流亂舞就想困住我沃羅?

與此同時先一步向沃羅靠近的凱莉也已經到了近前,不過沃羅完全沒有注意到,因為他的眼裡現在只有周峰! 百流亂舞不足以困住沃羅,雖然製造了點麻煩,但是沃羅有許多的手段可以脫困。沃羅需要做的是選擇哪一種手段而已,本來這不需要多想什麼,隨便哪種都可以,但是沃羅生氣,所以很著急,尤其看著全力飛奔的周峰,他就更著急。

雖然他並不知道周峰在趕時間,但是惱羞成怒的他迫切想要發泄心中的怒火。所以他要挑選一種最快的解決辦法,然後他做出了一個選擇。

左手用力一拍,拍碎糾纏著左手的水柱,在水柱恢復前又一拍腰間的玉佩,頓時一道白光擴散出來,將身周的水柱推開,使得沃羅不受影響。同時右手探入懷裡,從空間囊中取出一個奇怪的木雕,好似兩個並肩而立的鬼怪。

沃羅右手一松,手中的木雕還未落下就化為兩蓬黑霧,黑霧凝結幻化為兩道鬼影一左一右站到沃羅身後,各伸出一隻手抓著沃羅的一隻肩膀。

刷的一下!沃羅就消失在了原地。

周峰心下一驚,猛地回頭,沃羅以近乎於瞬移的速度到了周峰的身前。

身為微笑骷髏的首領,又與瘋巫關係不一般,沃羅自然擁有很多的裝備。雖然由於精神方面的弱點,沃羅更喜歡收集相關的防護用品,但並不意味著沃羅就沒有其他的裝備。只是相對於精神方面的防護用品而言非常的少而已,但是這些裝備雖然少卻絕對都是精品,否則沃羅又怎麼會看的上眼。

一套護甲,如果本身的防護力還沒有沃羅的皮膚強,沃羅自然不會使用。而已沃羅的強大就可以知道,這些非精神防護類型的裝備之強大。

而且由於沃羅其他方面的強大,這些物品使用的次數極少,甚至有些從他獲得后就沒有使用過。比如剛才沃羅使用的鬼雕以前就沒有使用過,所以在瓊斯的情報中完全沒有提到。

沃羅此時驟然出現在在周峰面前,周峰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更何況沃羅的實力本就在周峰之上,雖然沃羅還沒有使出全部力量。

一腳橫掃,重重的踢在周峰的腰間,本來高速向前沖的周峰直接橫飛了出去。

沃羅卻並沒有因此高興。鬼雕不是特指哪一件物品,而是某一類物品,或者說某一系列物品。這是由強大的巫師鬼巫製作的系列作品,功能非常強大,沃羅手裡的只是其中一種,名為鬼行。

鬼行速度很快但並非瞬移,但是它的前進方式非常詭異,就連使用者都不清楚。使用時只是設定想要到的地方,然後身後的雙鬼就會以某種不明的方式帶著使用者到達設定地點。

這種詭異的行進方式,用來趕路絕對是大材小用,他在突然襲擊,危機逃生方面有極大作用。尤其是在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使用,沒想到卻在今天用了出來。

面對沃羅完全沒有放在眼裡的人,卻用出了如此強大的裝備。沃羅如何能夠高興起來,雖然起初只是惱羞成怒的想要快些發泄怒火。但是使用了后卻讓沃羅覺得更加惱火,為了區區螻蟻竟然失態的使用這件強大的裝備,這本身就是一件讓沃羅覺得惱怒的事情。

沃羅不準備在給周峰反抗的機會,身體開始扭曲蠕動。熟悉沃羅的就知道沃羅動了真怒要變身巨人形態了。

周峰是知道沃羅變身的前兆的,但是此時被踢得視線翻轉,暈頭轉向,所以並不知道沃羅要變身了。


沃羅一邊準備變身,一邊發動鬼雕,準備去追上被踢得橫飛出去的周峰,準備抓住他。

可是當他從原地消失出現在周峰橫飛出去的地方時,卻意外的發現,周峰不見了。

此時的周峰正朝著他原本奔跑的方向飛了出去,也就是目標區域的更深處。

「你這是幹什麼?」沃羅有些不滿的對凱莉道。

卻是凱莉在沃羅到達前,一腳將周峰踹了出去。而在凱莉身後不遠處是其他的微笑骷髏高層,一個個顯得有些無措。他們本以為凱莉是過去幫沃羅脫困,豈知凱莉直接奔著周峰去了,根本沒有理會沃羅。


看當時的情況一定是凱莉先追到周峰,看樣子凱莉要替沃羅解決掉周峰,他們略一猶豫就按之前他們做出的決定,跟著凱莉走。

結果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就在凱莉快要追上周峰時,沃羅使用了鬼雕之鬼行,這個他們完全不知道的裝備,然後在凱莉之前截住了周峰。

他們以為凱莉會和之前一樣,和他們一起選擇圍觀。但是凱莉沒有,她繼續前進。他們又以為凱莉失去幫把手,或者安慰沃羅時,凱莉在沃羅擊飛周峰后橫插一腳,完全沒有配合的將周峰踹飛,讓沃羅撲了空。

再聽沃羅語氣不對,頓時無措起來。凱莉倒是不以為意的眨了眨眼睛,看著沃羅道:「我來幫你收拾他呀!」

沃羅臉色不好道:「難道你還怕我對付不了他不成?我之前只是一時大意,螻蟻一般的人物,還能咋樣?」

「嗨!」凱莉輕佻的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他當然不是你的對手!不過對付這種小嘍啰還用得著你變身嗎?交給我算了!」

凱莉輕輕的拍著她飽滿的胸部說著,一邊輕輕揚起下巴,好像在說包在我身上了,保證完美完成任務。

「哼!我只是氣急而已,對付他就算不用變身也是輕而易舉。你不會覺得你實力比我還強吧!哪怕我不變身!」

「哪有?」凱莉輕輕白了沃羅一眼,拉長聲音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厲害么,你可是我們的沃羅大人喲!」

沃羅突然覺得不對,凱莉自己都有信心對付對方,自然不會對自己的能力有什麼懷疑。她這行為難不成只是單純的過來幫一下而已?

「你……」沃羅用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凱莉。

「看什麼……」凱莉假假的雙手護住胸口,故意一副怕怕的樣子。

「我看……」沃羅沒有理會凱莉的動作繼續道,「是你想和那傢伙玩玩吧?」

「啊哈!」凱莉扭頭左右看了看笑道,「今天的天氣真好啊!」

「……」沃羅 沃羅反應了過來,感情是這樣啊!

「不行!本來沒什麼,你想玩就讓你玩玩,但是這次在這個小子身上三番五次失手,必須我來,要不然我的面子往哪隔?」

對於這個從瘋巫堡逃出來,並屢屢逃脫追捕的傢伙沃羅確實有些興趣。但是其實最感興趣的本來就是她,就連起初注意到這傢伙也是從凱莉的口中得知。以凱莉的個性,對於感興趣的東西自然不會視若不見,親自動動手才甘心。只是這次沃羅真的窩火的很,非要親自動手才覺得解氣。

不過被凱莉這麼一打岔,心情倒是平復了不少,本來準備發動的變身也取消了。確實,對付對方完全用不著變身,不過是多掙扎一會,這樣也有點意思。反倒剛才氣急使用鬼雕顯得有些過激,看來自己真是被刺激的不輕。

沃羅其實本來只是一個普通人,因為被巫術改造才有了如此實力,但是這些巫術對他的精神造成很大的影響,這也是他精神層面虛弱的一大原因。而外在的表現就是暴躁易怒,有些神經質。

這些事情或許有人有些猜測但是沃羅從來不提,也非常的反感這種狀態。雖然通過瘋巫的改造使他有一些好轉,但依舊是很大的缺陷,這是他的一大痛處並且一直想要克服。

不過他也知道這種缺陷根深蒂固,所以對於自己有時候失常的表現並不奇怪,但是依舊深惡痛絕。只有依照自己真實的想法行事才算是真正的自己,不是么?

按自己心中想法辦事,哪怕辦的效果並不好,沃羅也會覺得滿意,如果只是混亂的做事,哪怕最終結果好的又有什麼意義?

就比如今天這件事情,依他本意性情,自然是高高在上,不慌不忙的玩弄對方。只是幾次出乎意料卻失了方寸,像個瘋狗一樣追在後面咬,真是失態!噁心!

這本來就只是一場遊戲,自己究竟怎麼了?他還能逃到哪裡去!尤其讓沃羅不滿的是竟然為了追求速度把鬼雕都用出來了。那可是自己不為人知的底牌之一啊!

沃羅越想越是對自己的表現不滿,所以他決定不再變身就這樣去抓捕對方,要像貓戲老鼠一樣慢慢的玩弄對方,這才是真正的自己!一定要活出真正的自己!

被踢飛的周峰撞破一面牆壁后就徹底消失在了沃羅的眼中,但這並不會讓沃羅失去方向。雖然在這裡浪費了不少的時間,但是被沃羅放出的肉條一直追著逃離的周峰,雖然不能攔住周峰但確定周峰所在的方向還是可以的。

雖說這一耽擱心情平復了一些,但沃羅的心情此時依舊不爽的很。扭頭冷冷的看著和凱莉一塊追過來的諸人道::「你們過來幹什麼!你們來的話是不是已經抓住他了?恩!覺得你們比我強?」

「不是!不是!」眾人大汗,真傻!怎麼學凱莉呢?人家和自己是一樣的嗎?你看現在,人家一腳把沃羅的獵物踢飛了什麼事都沒,他們在這站著都惹一鼻子灰。

「哼!也好,跟著看看我怎麼對付他!看看我究竟有沒有本事!」

眾人都是默然不語,唯有凱莉拍手稱是,一臉感興趣的催促沃羅。

沃羅搖了搖頭向周峰消失的方向追去。

凱莉自然緊跟而上,而其他人又有些糾結了,跟還是不跟?跟,你還真要去看看沃羅大人有沒有本事?不跟,叫你跟你竟然不跟?這叫什麼事!

「跟上吧!沃羅大人自然可以對付對方,而到了那時相必心情會好些,我們在旁看著反而會讓他高興吧!」瓊斯對其他人說道。眾人覺得有理這才跟了上去。

沃羅和凱莉等人糾纏給周峰了很好的機會,無奈沒過多久急速符的時效就過了,徹底的報廢了。本來速度就不如沃羅的周峰這下更是不如,沒過多久就被追上了。

不過已經無所謂了,此時的周峰已經到達了目標地點,而且是最佳的目標地點,周峰還有時間觀察一下周圍。這是一個七條街道相匯的小小廣場,然後周峰就完全看不出這地方有什麼特別。

「怎麼不跑了?」沃羅大馬金刀的走到小廣場中心站定,看著站在小廣場另一邊站著不動的周峰道。

周峰一臉無奈的掏出布滿裂紋的急速符仍在地上:「你難道沒有發現不久前我的速度下降了很多嗎?既然跑不了自然就不跑了!」

這傢伙不會直接認輸,準備接受現實做試驗品了吧!這可不行!

這樣的話還怎麼出氣。

沃羅不在給周峰說話的機會直接沖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