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把熱乎乎的早餐放到餐桌上后,孫瑩和唐慶國才從卧室里出來。

「陳立,你昨天幾點回來的?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孫瑩打著哈欠,一臉不滿的問道。

「以後你不要招惹那些小混混,昨天要不是夢雲,咱們一家子就遭殃了。」

一想到昨天王寶石和王安被打的慘狀,孫瑩就有些后怕。

「和你說話呢,你這個窩囊廢,在外面就打架厲害,有那個時間你找點事情做,我們家夢雲也不至於為了這個家東奔西跑的。」

見陳立不說話,孫瑩提高了聲音,如果不是陳立先動手的話,那幫小混混也不至於衝進包廂里見人就打。

「媽,一大早又說什麼胡話呢,都和你說了,要不是陳立的話,我就被那幫小混混欺負了。」

唐夢雲一臉不高興,陳立是關係自己的安危才和那幫小混混打起來的,她不允許孫瑩這麼說他。

「好好好,這事兒咱們就不再提了,不過也好,通過這件事兒也算是解決了你二姨他們家這件煩心事兒,要不我還發愁這三十萬上哪兒去給她弄呢。」

孫瑩看到唐夢雲撇著嘴不高興了,趕忙說道。

「你怎麼能認識那幫地痞流氓呢?」

孫瑩想到了什麼,突然問道。

「我真的不認識那幫人,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對我這麼客氣,可能是和上次到工地鬧事兒那幫人有關係吧。」

唐夢雲到現在也糊裡糊塗,不知道那小混混為什麼怕自己,但是她聽到那個人口中提到了黃老闆,想到之前在工地里最後給她道歉的人也姓黃,心裡想著可能就是他口中的黃老闆吧。

「行了,我不和你說了,上班都要遲到了。」

唐夢雲隨便喝了兩口粥,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出了門,陳立跟在她身後一起下了樓。

「以後遇見像昨天的那樣的事,你不要太衝動了,我怕你會受傷。」

開車去公司的路上,唐夢雲猶豫了很久,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說道。

「知道了。」

陳立沒有多說話,而是暖心一笑。

來到公司,兩個人發現門口聚集了一幫人,下了車,唐夢雲走近一看,才發現門口停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怪不得大家都圍在一起觀看。

雖然唐夢雲也沒有看過這麼豪華的車,但她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看這種熱鬧。

今天唐夢雲和東靜房產的總經理天正富約好了一起簽訂合同,這讓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做準備。

「樓下停的那輛勞斯萊斯太漂亮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富公子的座駕,我要是有這樣一個男朋友就幸福死了。」

電梯里,一個犯著花痴的小女孩兒一臉羨慕的模樣。

「開這種車的人,不是老頭子就是老太婆,哪有年輕人會開這樣的車,你不會是想認個乾爹吧?」

旁邊的人立刻揶揄道。

「怎麼,只要他有錢,肯為我花,就算是乾爹也沒有問題。」

小女孩兒切了一聲,拿眼睛狠狠地白了她旁邊人一眼。

「就怕你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在電梯里的唐夢雲不由得笑著搖搖頭,現在的小姑娘都是拜金主義至上,只要錢給夠,她們什麼都肯做。

來到了辦公室,唐夢雲立刻打開電腦,將早就寫好的合同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這次合作關係著唐家在海州的地位,容不得半點馬虎。

半個小時后,唐夢雲才將檢查了無數遍的合同保存,這個時候,秘書突然敲門進來。

「唐經理,老太太那邊說讓你過去一趟。」

秘書恭恭敬敬的說道,手中端著一杯剛沖好的咖啡,小心的放在了唐夢雲的桌子上。

「好的,我這就過去,你把電腦桌面上的這份合同列印兩份放在我辦公桌上,一會兒我去東靜房產的要用。」

唐夢雲點點頭,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說道。

一定是奶奶不放心我,在我去東靜地產之前要囑咐我兩句話。

唐夢雲心裡想著,急匆匆的往唐老太太的辦公室走去。

「我來找唐夢雲,你們不用這樣。」

唐夢雲走到辦公室門口,剛想敲門,聽到裡面傳來一個男人冷漠的聲音。

「天公子,我已經讓秘書去叫她了,您在這稍安勿躁。」

緊接著又傳出了唐老太太的聲音。

唐夢雲推開門,看到對面坐著唐老太太,她的身邊站著唐明運,背對著唐夢雲坐著一個一個年輕的男人,身上穿著考究的西裝,頭髮梳得一絲不亂,身邊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

「夢雲,快過來。」

唐老太太看到唐夢雲進來,立刻熱情無比的把她叫了過來。

「奶奶,您找我什麼事?」

唐夢雲並沒有看這兩個人,而是徑直走到了唐老太太的面前。

「夢雲,這位想必你也知道,就是天家大公子天正富,如今的東靜房產總經理。」

唐老太太十分恭敬的指著對面的年輕人說道。

「天……天公子?」

聽了唐老太太的話,唐夢雲有些吃驚,這才轉過身來看對面的年輕人,果然是那天在唐老太太壽辰中的天正富。

「天……天經理?」

唐夢雲怎麼也沒想到會在唐氏集團的辦公樓里遇見天正富,今天她本來是想去東靜房產找他簽合同,沒想到他現在竟然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好,唐小姐。」

天正富站起身來,十分紳士的伸出右手。

「你好,天經理。」

唐夢雲有點受寵若驚,連忙伸出手和他握手。

「能夠和唐小姐合作,是我東靜房產的榮幸,今天我來的唯一目的,就是儘快和唐小姐簽訂合同,以確保我們的合作能夠順利進行。」

天正富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右手向前一伸,示意唐夢雲坐下,自己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天……天經理,我今天本來打算去您那,和您談合同的事兒,沒想到您親自來了。」

唐夢雲機械般的坐下,看著天正富,有些結巴的說道。 「這麼點小事兒,怎麼能勞煩唐小姐親自跑一趟,正巧我今天有事路過這裡,就順道上來和唐小姐簽一下合同,也免得唐小姐辛苦跑一趟了。」

天正富言語間十分客氣,並沒有因為唐夢雲的身份和職位低下而有半分輕視,相反,他對一直在旁邊賠笑的唐老太太卻視若罔聞,彷彿在他的眼裡只看得到唐夢雲一人,其他人對他來說只是空氣一般的存在。

「哦,那好,請天經理稍安勿躁,我這就把合同列印出來。」

唐夢雲站起身來,想要回辦公室去拿列印好的文件。

「唐小姐,不用麻煩了,合同我已經擬好,您看看,如果沒有什麼意見的話,我們直接簽字就可以了。」

天正富禮貌的攔住了唐夢雲,開口說道。

只見他點點頭,旁邊的那位四十多歲的男子便從公文包內取出了兩份文件,把其中的一份直接遞到了唐夢雲的手中。

「唐小姐,請過目。」

天正富全程保持著微笑,對唐夢雲的態度有著七分尊敬,還有三分恭維。

「好的,我這就看一下。」

對於天正富的有備而來,唐夢雲有些不知所措,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原本以為自己去東靜地產,見到天正富這件事就已經夠瘋狂了。

沒想到更瘋狂的是,天正富竟然親自登門,就是為了和她簽一份合同!

整個辦公室異常安靜,只能聽得到唐夢雲翻紙的聲音,就連平時最話多的唐明運,此時也閉緊了嘴巴,一聲也不再吭。

翻到最後一頁,唐夢雲發現,在千字蓋章欄內,早已經簽下了天正富的名字和東靜地產的公章。

整個合同寫得異常詳細標準,唐夢雲逐篇看下來后心中不禁感嘆,不愧是江省來的人,比自己擬的那份合同要強上不知多少倍。

合同內容合理,在利益分配上也十分公平公正,唐夢雲點點頭,表示沒有什麼問題,天正富旁邊的男子立刻遞上了一隻簽字筆。

唐夢雲在兩份合同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並且加蓋了唐氏集團的公章。

當公章按在兩份合同上時,唐老太太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於塵埃落定了,唐家在海州的崛起已成定勢!

「和唐小姐合作非常愉快,我代表東靜地產向唐氏集團表示祝賀。」

天正富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好像完成了一份重要的任務是的,唐夢雲甚至能夠看到他鬢角上沁出的細密的汗水。

「謝謝天經理能夠信任唐氏集團。」

唐夢雲彎腰表示感謝,天正富連忙也回了禮。

「我們的合作是雙贏,希望唐小姐能夠在今後的交流中不吝賜教。」

「就是,就是,以後天家和唐家就算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了,夢雲,你可得向天經理多學著點,天家可是江省第一大家族。」

唐明運在一旁哈腰點頭的看著天正富,隨聲附和著他的話。

「這是我和唐小姐個人之見的事,就不勞煩你插手了。」

聽了唐明運的話,天正富微笑的臉一下變得冷漠起來,看向唐明運的眼神里充斥著不滿。

唐明運嚇得趕緊噤了聲,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天家在整個江省實力之大令人咂舌,天正富說話的時候,豈能讓一個小小的唐明運插嘴。

唐老太太在一旁看得清楚,立刻給唐明運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別再多話。

唐家傾巢出動,將天正富送下了樓,看到天正富上了車,唐夢雲這才知道,樓底下停著的那輛勞斯萊斯是天正富的座駕。

當天正富的車駛出了眾人的視線以外,唐明運才將揮動的手放了下來。

「這才是大家族才有的氣場,連座駕都是勞斯萊斯,我什麼時候才能開上這樣代表著身份和地位的車啊。」

唐明運不禁感慨道。

「奶奶,看來天公子確實看上了唐夢雲,你沒看到他剛才那個樣,對待別人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看向唐夢雲的時候卻是笑臉相迎,如果說對他對唐夢雲沒有意思,打死我都不會相信。」

看著唐夢雲漂亮的臉蛋兒,唐明運附在唐老太太的耳邊悄聲說道。

「呦,唐夢雲,你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能夠讓天家的大公子親自跑到咱們公司和你簽合同。」

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從人群中走出來,有些輕蔑的看著唐夢雲說道。

說這話的是唐明運的妹妹,唐明蘭,唐夢雲所有姐妹當中生活過的最安逸,也是最看不得其他唐家姐妹好的人。

「就是啊,有什麼好拽的啊,不就是簽了一份合同嗎?」

和她一同隨行的是她的好姐妹,幾個海州小家族的富二代,此時都有些鄙夷的看著唐夢雲。

「都是結婚的人了,還用自己的美色去鉤引別人,真是不要臉,你是不是要給你老公戴綠帽子啊?」

唐明蘭此話一出,惹得眾姐妹哄堂大笑。

啪!

唐夢雲二話不說,狠狠地給了唐明蘭一個耳光,頓時把唐明蘭打的暈頭轉向,不知所以。

「你……你敢打我!」

唐明蘭捂著通紅的臉頰,氣急敗壞的說道,右手一揚,反手就要給唐夢雲一個耳光,然而手腕卻被一個強有力的大手握住。

「敢欺負我的女人,我看你是活夠了!」

陳立怒目圓睜,整個眼睛彷彿要噴出火來一樣,嚇得唐明蘭連忙放下了手。

「奶奶,他們一家子聯合起來欺負我。」

唐明蘭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跑向唐老太太的身邊,希冀唐老太太能夠袒護她。

「怎麼,還要惡人先告狀嗎?」

唐夢雲一改往日淑女形象,惡狠狠地問道。

復仇將軍霸道妻 她早就看不慣唐明運兄妹倆仗勢欺人的行徑,要是像以往那樣說她兩句她也就忍了,今天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嘲諷陳立,這是讓她最不能忍受的。

「怎麼,我說的難道有錯嗎?如果不是天家大公子看上你了,他又怎麼會和你簽下這麼大的合同?你可不要說是看上了你的能力,你這話只有鬼才相信。」

唐明蘭撇著嘴說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天家的大公子會親自登門和唐夢雲簽合同,原來是看上了她的美貌,想和她結婚。」

「是啊,我說的嘛,以他們天家在江省的實力,怎麼會瞧得上唐家這種小門小戶的公司,原來如此。」

「就是,唐夢雲也真是不知羞恥,一個已經結婚好幾年的人了,居然還要靠著自己的容貌上位。」

聽了唐明蘭的話,周圍人開始議論紛紛。

「唐明蘭,你夠了,再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造謠的話,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唐夢雲氣得渾身打顫,比起這份工作,她更看重自己的名譽。

「不要緊,讓她再囂張一會兒。」

陳立淡定的握住唐夢雲的手,示意她消消氣。

「和這種人生氣不值得,小心氣壞了身子。」

沒人注意到,就在唐明蘭肆無忌憚的羞辱唐夢雲的時候,陳立悄悄地撥通了手中的電話。

「和奶奶簽的那份合同在身邊呢嗎?」

陳立忽然在唐夢雲的耳邊悄悄問道,雖然不知道陳立心裡打的什麼主意,但唐夢雲還是點了點頭。

那份合同一直放在她的包里,用來時刻提醒自己努力奮鬥,不要被唐家尤其是唐明運看不起。

「怎麼,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除非是天家大公子親自來證明對你沒有非分之想,否則你鉤引天家大公子的事情就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唐明蘭挨了唐夢雲一巴掌,早就想趁此機會報復,看到眾人一邊倒的支持自己,心裡早就樂開了花,今天非得讓唐夢雲栽一個大跟頭,讓她在唐家所有人面前永遠都抬不起頭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一直沉默的陳立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開口問道。

「我說,除非天家大公子親自來證明他和唐夢雲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才會相信唐夢雲是清白的。」

唐明蘭十分不屑的看了陳立一眼,好像怕大家聽不到,扯著嗓子用譏諷的口吻一個字一個字的又說了一遍。

「你這話大家可都聽到了。」

陳立笑了。

眾人看到他居然在這個時候傻笑,都以為他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搞曖昧后受不了打擊瘋了,紛紛投來了可憐的目光。

「好戲就要開始了。」

陳立壓低了聲音,對著唐夢雲說道。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一輛車安靜的駛入了人們的視線。

「勞斯萊斯!」

「我的老天,天家大公子又回來了!」

「他是不是落下什麼東西了?」

之前所有人把目光都聚焦到了唐夢雲和陳立身上,並沒有關注其他,當勞斯萊斯停到了唐氏集團的大門口時,所有人才發現了它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